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三六三节 麻将决定燕王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8/27 12:08字数:279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看着韩王一脸的正义,楚王在一旁催道:“你玩不玩。”

  “玩,这么有趣的事情怎么能少了本王,本王只要是加注。”韩王马上换上一副笑容坐在桌前。

  魏冉扔下一副水晶骰子:“我们把燕国当什么了,有你没。”

  “当然,我韩国被欺压多年,这次你们要让着我韩国一些。所以,要加注。”韩王在麻将桌上的信心远高于他在战场上的。

  楚王问道:“加注?你要加什么。”

  “加一成秋裤、加一成军械的交易权。”

  魏冉的眼睛眯起来了,这事他没想到,原本就没想过。可此时经韩王一提醒,魏冉突然发现这赌注还真的不小。

  依白晖定下的协议,为了支援燕国,那么秦国会转让一些技术,比如秋裤的生产等等,从水路运往燕国的货物在协议中的有几十样,大部分秦国占四成,其余三国各占两成,也有一些秦国最高占的到六成五,最少占到三成。

  这一成秋裤的生意可不是小生意。

  “赌了。”楚国没二话就答应了下来,然后又说道:“我楚国不要你们的秋裤,我楚国要轻铠的半成。”

  魏王也说道:“魏国拿出半成的箭支。”

  三王说完之后齐齐的看着魏冉。

  魏冉怕什么,论赌他也从来不会胆怯,当下表示:“无论你们赌什么,我秦国奉陪。”

  “打八圈!”

  八只手开始在桌上搓牌。

  燕国的燕宫内此时已经是刀刀见血的生死斗,每一个公子背后的人都不介意杀死其他的公子或是其背后的人,血流成河也无所谓。

  只要燕国王位在手。

  他们永远也想不到,燕国的这个王位正在牌桌上被决定命运。

  弱,既是原罪。

  燕国的国都充满着血色,而辰国半岛却充满了金色。

  终于,一座金矿被发现,差不多三千奴隶被押在矿区进行毁灭性开采。

  远处的一处丘陵上,白晖手里把玩着一对金胆,远远的看着成片成片的树林被砍倒,然后是成千上万只大小野兽被打死,然后运到营地。

  文萝在一旁问道:“主上,你不是一直在说,森林是祖先留给我们的财富,不要轻易破坏。还有,不要破坏生灵,猎人都不搏杀怀仔的母兽。眼前这样的搞法,怕是五十年这一片山林都没有办法恢复生机。”

  白晖手上的旋转的金胆停下了。

  金胆要比铁胆重的多,不过依白晖的手劲来说,却是刚好。

  听了文萝的话后,白晖点了点头:“你讲的没错,但这里不是咱们自家的地盘,能不能在这里长期的,甚至是永久的占领,我不知道。”

  “以主上的英明,怎么可能无法永久占领?”文萝完全不理解了。

  白晖在思考。

  文萝的话完全没错,这里是有办法永久占领的。但不是现在,秦国眼下没有足够的人口,在人口基数没有上去的时候,是没有足够的人力占领这么多地方的。

  “主上,这里是一处宝地,不可丢。”文萝再次苦劝。

  在文萝的心中,白晖打算放弃半岛。

  “好吧。”白晖被文萝说服了:“这一处先这样,我们需要钱币。而且也需要足够的木料修建码头,城池。其余的地方,可以缓和一些。”

  “是!”文萝心中松了一口气。

  他虽然是文官,却看得出来这一处的重要性,占据了这里对秦国有巨大的好处。

  白晖在文萝肩膀上轻轻的拍了两下:“你很好,你说的没错。是我想错了,以后有什么尽管说,说错了也无所谓。”

  文萝再施一礼后退离。

  白晖远远的看着那依旧一片片倒下的大树,心中想的却是这里将来会不会依旧出现一代又一代的各种棒子呢?

  这里距离中原太远,远到王权无法触及这里。

  然后呢?

  白晖感觉还会有一代又一代的棒子出现在这里,所以打算挖空一切好处,然后毁掉这里。

  不过,文萝的话也不算没有道理。

  所以白晖决定再看看,占领一段时间再决定,到时候是毁灭还是占领再作决定。

  白晖到营区。

  白平迎了上来:“二将军,眼下咱们这营区已经有点样子,与他们商量过,把营区分成了数块。最中心的是各级官吏的居住以及办公区,外围是军营区,然后是杂役区,最外围叫外宅区。”

  白晖问道:“什么叫外宅区?”

  “二将军,大部分普通士兵在不当职的时候,都会住在外宅区。那里就是外宅区,没什么特别的。”

  白晖问:“你住在那里?”

  “内营,辰女还入不得我的眼,我可是马上就要成为领将的人。”白平的语气之中带有几分傲气。

  事实上不止白平,无论是秦、楚、韩、魏领兵一千以上的军官,就没几个看上辰女的。

  白平又补充了一句:“楚国听说会送几队歌姬、舞姬过来。若是二将军不反对,我打算给自己挑一个楚女作妾室。”

  “我立一条规矩,魏、韩、楚他们怎么作我不管。秦军这边,妾室入门须正夫人认可,否则不行。我不希望看到谁家里后院葡萄架倒了。”

  白平抓了抓头皮:“二将军,这葡萄架倒是什么典故?”

  白晖笑着答:“某天,某位大夫上朝,脸上被抓的满是血印子。有人问他,你被人打了吗?他说,家里葡萄架倒了。就这个意思。”

  白平笑的合不上嘴。

  突然,白晖一指远处:“那是什么?”

  大约二百步远,只见一个身高至少有八尺的女兵肩上扛着两个人就往营区走,再仔细看,后面还用绳子绑了两个,往揪。

  “这个”白平仔细看了看后说道:“看军服,应该是辎重营的百将。”

  “我是问,那是怎么事?”

  白平答道:

  “还能怎么事,辎重营有不少老姑娘。也不是嫁不出去,而是家中无男丁,想招婿上门,这事就变的有点难了。在这里咱们杀掉不少贵族,不过有年轻的、白净的倒也留下了些,魏国、楚国都要。”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