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三三零节 这是那里?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8/16 12:01字数:418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秦虎一路狂奔就过来了,听到白起召唤他比任何人都迅速。

  一路跑过来差不多三里多地,秦虎大气都不喘一下。

  白起把战报递给了秦虎后说道:“首战,你带三千人出战,战损超过一百人,扣你半年的酒。”

  “领命。”秦虎一声吼。

  秦虎看过战报就知道,肯定是教官营出战了,教官营并非是正式的编制,而是受训的士兵给起的名字。

  秦虎已经是天生神力,而且武艺惊人,他在教官营的那些教官面前都撑不住五十招,那些人强到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见过教官与教官比武,但秦军都清楚一点,教官营一但出战,但是无敌。

  看到这战报,秦虎兴奋的寒毛都立起来了。

  终于见识到教官们的英武,杀的两万五千人全灭,零战损。不愧是他们这些人的教官。

  韩赵终于停战了。

  从来没有打过冬战的赵军也从楼烦以及秦国得到大量秋裤。

  廉颇带兵北上,先到了冶河。

  “这里是冶河?”

  廉颇很怀疑自己的双眼,因为他看到的不是残垣断壁、也不是一个废弃的城镇,而是……

  一片空无。

  向导也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甚至找不到有过恶战的痕迹。

  战场是什么样?

  无数的尸体,血染红了地面,有着数不清的断戟断剑。

  更何况,这里原本是一处大镇,虽然没有修城墙,但却有着赵国最大的铁器作坊,无论是私坊、还是军坊,这里的铁匠有近千户,再加上周边的产业,冶河也是一个有八千人的巨大村落区。

  因为铁匠的工坊过于分散,所以没可能建城。

  但眼前是什么?

  什么也没有,连炭灰都找不到,更别说是铁匠的作坊了。

  还有,战报上说这里经历了一天一夜的恶战,那么血呢,尸体呢,残存的兵器呢?

  廉颇站在空地很久,身边的文吏与低级军官开始带人四处查看。

  终于,有人找到一块石碑,还有人找到一处已经废弃的铁矿。

  “报,这里就是冶河。”

  廉颇脸都黑了,他去过临淄城,却没去过被白晖占领过的临淄城,他是想不出来大河卫的手段的。

  想来想去,廉颇用马鞭一指亲卫:“三百人,随本将去苇泽关。”

  “将军,只有三百人怕有危险。”

  “韩、赵已经停战,韩军若敢伤本将会失天下大义,他们不敢。”

  事实上,连韩相之子张平想不明白,要说铁匠的炉台砖拉回来可以修城防,但大河卫为什么连木炭灰都打包安排人拉了回来。

  大河卫的人可不会给韩军解释这些。

  木炭灰可是宝,这东西是葡萄等果树育苗的宝,拉回来费人力?

  这些将会往北送,送到距离这里不太远的雁门关,那里会有一个军属葡萄园、柿园、桃园。这些是育苗的上上等肥料,特别是赵国铁匠专门挖大坑来处理这些木炭灰,让大河卫更容易收集。

  至于残破的刀剑之类,那都是金属,大河卫俘虏过来的赵国铁匠,有一部分已经投降,就在平坦城用抢来的物资修一个工坊区,然后由大河卫的铁匠带着干活,打造出来的武器转手就卖给韩军,收了钱后再回家。

  正当张平准备询问许多疑惑的时候,廉颇到了关下。

  廉颇叩关。

  此时已经停战,廉颇到来就是客。

  廉颇,不愧为战国后期的名将,只带着两个护卫就来到了王龁与张平面前。

  “王龁,我见过。在齐国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军候,领千人。这位相必就是韩相的长子张平。”

  “见过廉将军。”张平先一步施礼。论年龄他是晚辈,论身份他眼下并没有正式的官职。

  王龁却是侧开半步,显出以张平为主。

  廉颇回礼:“韩军厉害,本将佩服。”

  张平再次施礼:“蒙将军称赞,晚辈欢喜。”

  还欢喜呢,廉颇心说你就没听出这是反话。

  张平听出来的,但他却依然坚持,毕竟韩军战死了三万多人,特别是冶河血战一天一夜,杀的血流成河。

  而秦军前来支援的白平等猛将,因为赵军的援军并没有到,他们并没有出战。

  廉颇不再理会张平,盯着王龁:“王将军,敢问冶河为何战后变成如此模样?”

  “本将不解,变成什么模样了?”王龁把话顶了回去。

  廉颇脸上出现一丝不悦,论身份,他带兵的时候王龁还是一个奶娃呢,眼下王龁还没资格和他廉颇平起平座。

  廉颇压着火气:“冶河莫说房梁,砖石,炭、粮之类,为何地面不见血迹,我赵军战死的尸体何在,难道说我赵军皆亡?”

  “廉将军,我家二将军经常说一句话,战争并非人愿,不得以而战也要尊重生命,对生死要有敬畏。廉将军请……”

  廉颇不知道王龁要带他去那里,张平事实上也没去过大河卫的营地。

  不过尸体运进了大河卫的营地这件事,他是知道的。

  大河卫的营地内有十几个临时的陶炉正被煤烧的火红,这不是用来烧人的,就是用来烧陶的。

  此时天气已经寒,绕过这片陶炉区,却是一片空地,那里堆着一只只巨大的陶盒。

  王龁这才说道:“对生死要有敬畏,韩军的尸体正往回运,总要送他们回家。战场上敌人,但战争已经结束,赵军也和我们一样,都是炎黄子孙,本为兄弟。死了,总不能暴尸荒野,被野兽伤及便是对生命的不尊重。”

  “恩,这话在理。”廉颇点了点头:“大河君的为人,本将还是佩服的,若在我赵国,我廉颇也要称其白子。”

  子是一种尊敬,代表有道德、有学问并且深受尊敬的人。

  王龁指着其中一只陶盒:“这是挖来战场的土,有血有泥,血是韩、赵两军将士的血,用他们烧制陶盒,虽然是粗陶,但也可以收敛尸体。还好眼下天气寒冷,尸体不会腐烂。”

  说完后,王龁命两个亲卫抬起数只陶盒,每一个陶盒里面都躺着一名身穿赵军军服的尸体,身旁还有一把断剑,或是半根戟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