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二七三节 秦王助力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7/29 19:01字数:432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韩王咎是好意,他看得出来燕王眼中的忌妒,三大名姬之首的文熹,也有资格进白府。但楚王却真正是恶意了,他有他的阴谋。

  魏王大笑:“没错,当为美谈。”

  文熹悲由心生。

  三大名姬又如何,名满天下又如何,无数人追捧又如何。

  在真正的权势面前,依然如一株小草般,生存之地是赐予的,而不是自己的。

  文熹内心苦,她算是头一次意识到自己那份荣华背后的虚弱无力。

  如果说最初被贬为奴赐予白晖是想活命,此时,她只想找个人依靠。

  白晖呢?

  连续三次打眼色向秦王求助。

  秦王很无奈的拒绝了白晖的求助,并非秦王不想帮白晖,而是此时他找不到一个理由来拒绝。

  没有秦王的帮助,白晖很清楚在这件事情上自己根本没办法。

  所以,白晖猛打眼色,然后暗指楚王。

  看白晖暗指楚王之时。

  猛然间,秦王想到了一个典故。

  数百年前,齐景公时有一个二桃三士的典故,楚国近来连续对白起、白晖两兄弟出手,先是使用离间计,接下来想凭借一个女子来分化白起、白晖吗?

  列国都知道,白起、白晖并没有分家。

  那么,这个文熹入了白府……

  可恶!

  秦王想到这里之后站了起来,那怕是无理取闹,那怕强硬拒绝,这个文熹也不能靠近秦国半步。

  “寡人认为韩王说的没错,我大秦的武安君、大河君府,自然是要精益求精,至于武安君到此,怕是楚王你误会了。那一眼或许在看文熹姑娘,只是一种不屑。所谓的三大名姬不知是何人所封,有问过我大秦吗?”

  白晖眼睛一亮,真的很想立即给秦王点上六百六十六个赞。

  秦王威武。

  楚王笑问:“噢,秦王看不上三大名姬?”

  “楚王是否在说笑,你在问寡人眼中是否有三大名姬,是不是此意?”

  “当然,三大名姬名满天下。”楚王自信满满的说着,说完后却不由的吞了一口唾沫,让文熹进白府,楚王的内心有一种当年西施入吴的悲壮。

  可再一想,一个美人罢了。

  想想古时的褒姒、西施。楚王心中也就释怀了。

  秦王换了一个坐姿后转身白晖:“大河君,你新提拔的那个军候何在?”

  “传王陵!”

  王陵,虚岁十七岁,原本属于围观的吃瓜群众类的他,听到招呼赶紧抢过身旁几位的头盔、袖甲等物,把自己装扮整齐后小跑着走进广场:“末将王陵在!”

  白晖点了点头。

  秦王问道:“王陵,告诉寡人。你为何会升为军候,享第五级大夫爵。”

  “报我王知,末将在十人长大比之中以武勇得到第一,在五十人长大比当中得到第一,在百将比武当中,有幸得到四卫之外第六名,得实职百将军衔。”

  “而后在对匈奴一战,末将单挑南击杀匈奴百户一人,在决战时,末将得七十三首,排全军百将第四,四卫之外百将第一,并斩敌千户一名。所部,斩首一千四百二十一,俘敌八百六十人。”

  王陵此时向白晖一礼继续说道:“蒙武安君亲点,大河君给予考验机会,现为军候阶,实职秦戟卫某营百将。”

  秦王吩咐:“某营是何意,讲给诸王听!”

  “列王尊上,某为代称,意为营号模糊化,四卫编制是秦军绝密,非秦军外不可闻!”

  秦王笑着一指楚王:“楚王,寡人的这个小将军如何?可比得上三大名姬。”

  别说楚王给雷的外焦里嫩,就是另外的四王都表示无语。

  楚王讲的是美人,讲的是名姬,你拉出一个小将是什么意思,这两个人可以比吗?

  白晖很正色的给秦王施了一礼:“王上,臣以为王上有错。”

  “有错,何错之有。”秦王能说,我在帮你,你不能拆我的台。

  楚王却是乐了,他感觉白晖想让文熹入府。

  却听白晖说道:“臣要为秦军将领讨一个公道,我秦军征战流血,杀敌而保家卫国,区区一个舞姬,有何资格与我秦军悍勇之将相比,臣代秦军请王上收回刚才的话。”

  秦王先是愣,转而反应了过来。

  白晖的话没错,一个舞姬有什么资格与我秦军悍将相比。

  当下,秦王整理衣袍起身走到王陵面前,当着诸王、当着天下万民的面长躬一礼。“嬴稷错了,嬴稷向我大秦所有军士致歉。”

  王陵卟通一下就跪伏于地。

  他只是普通的秦将,那见过这架势。

  秦王走回高台,走到白晖身旁:“这样如何?”

  白晖当下扯着嗓子高喊了一句:“秦国书吏可以,传秦王诏令。王上扣减王宫支出百万钱,在新城中心修镇灵台,以告慰我秦军历代为我大秦战死的英灵。”

  喊完之后,白晖长身一礼:“臣请王上,臣想捐钱九十万,再代我兄捐九十一万钱,用于修建镇灵台。”

  秦王是背对着广场的,白晖的话让他一个激冷。

  这个白晖果真很诡,什么机会都不放过,区区几百万钱能告慰秦军,值当。

  “寡人准了。”秦王这才走回自己的座位上。

  楚王懵了,这是秦王和白晖找机会拉拢人心的吗?

  没等楚王回过神来,就听秦王高声喊道:“原本以为,区区什么名姬是比上不我大秦乐舞,寡人却在无意间伤及我秦军之心,确实不应该。镇灵台建成之日,寡人当沐浴静心七日,祭祀天地为英灵祈福。”

  “至于这文熹。”

  秦王淡然一笑,转身文熹:“文熹,寡人问你,可会天仙配、可会牛郎织女、可会白蛇传、可会蔡侯别息、可会五女拜寿、可会墙头草等名戏?”

  文熹懵了,这些个她一个都没听过。

  她会的相当多,她懂效杜、食飨、乡射、大献。懂郑、卫、鲁、赵、越甚至是失传的吴乐等等,却完全不知道秦王在说什么。

  秦王见文熹惊呆的样子后,信心更足对楚王说道:

  “怕是她连什么叫大雅交响乐也不懂吧。若是论美貌,怕是寡人把要大河君的侍女叫出来几位比一比。若是论才华,我秦国大河君的侍女精通天文、地理、算学、织术。她有何才华?”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