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二二六节 邯郸城内一条狗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7/14 19:03字数:455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可否一试?”赵王章有点象故去的秦武王,喜欢武力,喜欢奢华,喜欢排场。

  白晖回答:“当然。”

  一根碗口粗的木柱给抬了上来,立在殿中。

  赵王章挥刀斩向木柱,却只斩入寸许。

  “这……”赵王章心说,自己用自己的宝剑都可以斩断比这个稍细一点的木柱,白晖这武器竟然不行。

  刀与剑同样是劈,但发力的方式不同。

  剑的发力技巧是斩,刀却是砍。

  秦军普通士兵多用的是矛、戈。近距离用剑时,使用的多是刺,然后是削,斩。

  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砍成两半,白晖有心理压力,但把一根木头砍成两半,这个白晖表示自己很擅长。

  白晖叫人换了一根更粗的。

  赵王章用的是单手握,白晖则是双手。

  赵王章发力靠腰,白晖则是从脚跟发力,仅这两点就有巨大的区别,白晖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刀身前三分之一的位置,加上挥击的力量。

  当真是只见刀影不见刀。

  白晖收刀入鞘之后,才见木柱断开。

  “好,好,好。”赵王章连连击掌,他看得出,是自己不会使用这武器。

  宴会没什么特别。

  至少在秦王眼中,这宴会很普通,比不得白晖的宴会。

  这宴会只能说是一个礼貌性的活动,不是真正吃喝的地方,何况赵王宫内的厨师,太差。

  次日,原本计划的第二次宴会推迟了。

  赵王给的理由很有诚意,就是听了公子胜的建议后,需要思考数日,不过会在三日后,再次宴请秦王,并且初步商讨公子胜的建议。

  白晖一听宴会取消,穿好的礼服也没脱。到秦王那里后说道:“王上,我出去转转,拜会一下赵国的名臣。”

  “去吧!”秦王摆了摆手。

  外面很热,秦王坐在屋内,四周摆了四个冰盆,他根本就不想离开这个软榻。

  白晖出门,拜会的第一个人就是赵相国田不礼。

  白晖是公开拜会的。

  前来赵国,拜会赵国的相国这种事情很正常,也不会有任何人多想。

  白晖到,田不礼却只在二道门迎接。

  “少良造,咱们不进去了,赵相无礼……”白小鹰话没说完,白晖就示意白小鹰闭嘴,依然走进了赵相国府。

  在二道门田不礼迎上了白晖。

  “久仰少良造威名,今日一见果真气宇轩昂。”

  “赵相有礼了。”白晖长身一礼。

  到了正厅门前,白晖却没进去。转头对赵相说道:“听闻赵相好客,喜爱美食,在下倒有些不俗之物想和赵相商讨,是否在邯郸城开个店铺什么的。不如在书房一谈。”

  “请!”田不礼请白晖往书房走去。

  书房门前,白晖给白小鹰打了一个眼色,白小鹰站在门外也挡住了田不礼的食客。

  田不礼见状,对食客吩咐道:“你们在外等候,我与少良造有些生意要谈。”

  门关上了。

  就在门关上的瞬间,田不礼看到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头冠,然后一块布塞进了自己的嘴里,没等田不礼反应过来,肚子上就重重的被打了一拳。

  “你……”

  田不礼指着白晖,迎接他的却是又一拳打在肚子上。

  这一拳打的田不礼差点连昨晚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捂着肚子想惨叫,又一块布塞进了他的嘴里。

  白晖走上主位,大大咧咧的坐下后吩咐道:“你,跪在案角和我说话。”

  “你,大胆!”

  “自己掌嘴,你知道我是谁?”

  田不礼蒙了,你秦国的少良造在秦国也算不上顶尖重臣,我可是赵国的相国,你凭什么敢这样对我。

  田不礼想喊人,却见白晖解下刀放在案上。

  “你,你,你!”田不礼指着白晖却说不出话来。

  “想死就喊,若不想死,这个赏你。”白晖从袖子里摸出一块玉璧,以及一块丝帛放在案上。

  那玉璧,田不礼只看了一眼就移不开眼睛了,正宗的昆仑美玉,洁白柔滑,而且那花纹充满着上古气息。

  田不礼伸手去拿,白晖用刀鞘打在田不礼手背上:“跪着。”

  “你!”

  “赵雍怎么死的,估计天下间!你、我,都知道详情。我不怕,我是秦国少良造,回咸阳之日就是封君之日,我不承认天下无人敢找我质问。而你,行吗?”

  白晖的话音落下后,田不礼跪了。

  “这就对了,对我你要恭顺些。我也会让你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反之,你连只野狗都不如,毁掉你只在举手之间。你懂吗?”

  “我!”

  田不礼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这个话。

  想当年,他是宋臣,被派到赵国为相,这是宋赵两国友谊的一种象征,这种级别的相,是虚名,不是真正的相国。

  白晖又说道:“你以为,你怎么当上这个相国的?”

  “我!”

  田不礼倒还真知道,前前后后一思考,田不礼惊恐的看着白晖。

  楼缓是秦国派来的使节,那么公孙龙是白晖的门客。难道说,这一切都是阴谋。

  汗从田不礼全身上下涌出,他越想越是感觉可怕。

  “送你个大功劳,我保你相位更稳。”

  “谢……主上!”田不礼咬紧牙关,称呼了一声主上。

  白晖愣了一下,很显然白晖也小看了田不礼的无耻底限,不过很快白晖就反应过来,将那块丝帛扔在田不礼怀中。

  这是一份礼单,仅上上等瓷器就有一千件。

  瓷器,作为战国贵族的新宠,天下间只有白晖有,而且听闻烧制非常的不容易,往往一炉数百只,只有十几只成功。

  夹邑,城不设防。

  但白晖的陶工坊区,却是白晖部下精锐秦军守护,别说是人,就是只兔子都跑不进去。

  而且顶级工匠是白晖的食客,享受着不低地列国贵族的待遇,普通工匠与坊工,多是白晖部下秦军的家眷,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背叛。

  别小看这一千只瓷器,在列国的价格已经到了有市无价的地步。

  田不礼跪着往前移了几步:“主上,主上。不知道主上给门下什么样一份大功劳。”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