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二零六节 燕国在选择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7/08 19:06字数:437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燕王问邹衍可是为了秦对义渠之战。

  邹衍点了点头:“王上,此事并不普通。”

  燕王回答:“重臣们讨论过,也没什么不普通的。秦国与五国盟约十年不攻,秦军总不可能真正的回家种田,所以攻打他们周边可以打的戎狄各部,也是常理之事。”

  “王上,虽然是常理,但臣却不这么认为。”

  “老师,先休息一下。”

  “也好。”

  邹衍知道这城门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去洗漱更衣之后,来到了燕王宫内。

  燕王已经备下酒菜,屏蔽左右之后,燕王才问道:“这次攻齐,秦对燕国有大恩。虽然燕国贫苦,寡人还是打算派人送去一些粮草、军械以示对秦国的支持。”

  “王上,臣想问的是,王上认为秦国在十年后会作什么?”

  “十年后?”燕王托着下巴思考了好一阵,摇了摇头:“有些不敢想十年后,寡人认为十年后,秦、魏必会一战。”

  邹衍再问:“那么,一战之后呢?”

  “请老师指点。”

  邹衍回答:“臣不擅长军政之事,但臣主管燕国农桑、粮草之事。王上难道没有发现,这是秦国的二次变法吗?”

  “二次变法?”燕王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

  邹衍说道:“秦国第一次变法是商君,他真正鼓励的是征战与耕种。研究秦国之前的变法,秦国以重刑约束秦人,鼓励征战,次鼓励耕种。而这次,秦国已经正式开始讨论废除肉刑中除大辟之外的四刑。”

  “恩。”这一点不是秘密,燕王自然是知道的。

  五大肉刑,就是宫刑、割鼻子、砍手断脚、脸上烙印以及大辟。

  大辟就是砍头。

  邹衍继续说道:“秦国请了荀况去咸阳,请荀况为相国,但这个相国却不再是王上理由的相国。”

  “是,这个相国根据燕国派到秦国的使节汇报,权利不足原先的三分之一。”

  “正是,秦国在改变,首先是废除酷刑,然后分权于十七臣,集权于国君,看似只是白晖此子与秦王儿戏之言,但细思极恐。”

  燕王仔细的思考之后,默默的点了点头:“老师说的是。”

  “还有,秦国眼下最大的改变就是行商,这与商君法令是冲突的,但行商却成为了秦国眼下最受资助的事情,若依旧秦律,白晖此人当处极刑,因为他破坏了商君对行商的定下的规矩,可事实呢。”

  燕王接口说道:“白晖在秦国,如日中天,二十岁出头非公子而靠功勋封君者,他是头一位。”

  “还有,兴修水利。王上可有想过,秦国会增加多少良田,十年后秦国的粮仓内会增加多少粮食?”

  “这……”

  邹衍这才回归主题:“王上,燕国有两条路可以选。”

  “请老师指点。”

  “一,将来某一天,王上依然是国君,但秦王就有可能是天子,燕国归附于秦。二,燕国与六国齐心抗秦,最终力战而亡。”

  燕王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力战而亡?”

  “王上,我燕国可有能够对抗白起、白晖两兄弟任何一人的将领吗?臣不懂兵,但在此次攻齐的过程中,我听到军有议论,燕军上下都认为,秦军强,强于六国。秦军白起、白晖任何一人领军,六国无将可敌,更何况此兄弟二人常会联手领军。”

  听完邹衍的话,燕王感觉后背后凉,额头上有汗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

  确实,燕国找不出能够对抗白起、白晖任何一人的将领来。

  乐毅算是良将,但……

  燕王不由的摇了摇头,乐毅别说能够指挥出奇袭临淄的战役,怕是连想都想不到。

  “老师,你是说,秦想代天子?”

  “臣以为,不是想,而是已经在这么作了。天子以及天子的近臣就是白晖手中的傀儡,难道不是秦王的傀儡吗?相信用不了几年,魏、韩、赵、楚四国的间者就会想尽一切办法,离间白起、白晖两兄弟在秦王那里的信任。”

  “我燕国当如何?”

  邹衍反问:“那王上如何选?”

  一边是归附,一边是亡国,燕王如何选。

  邹衍又说道:“王上要送粮草、军械给秦国,臣以为是妙计,无论怎么选,眼下是盟约刚刚开始,先交好没坏处。接下来,看秦军有多强,看四国有没有可能挡住秦军。也要看……”

  邹衍停下了,他在思考自己的猜测。

  邹衍不是军政强者,他是一个阴阳家,也是一位优秀的农业及内政管家。

  燕王问道:“想想,论战功,白起、白晖两兄弟在攻齐之后应该足以封君,此时未封,绝对不是秦王对这两兄弟不信任。”

  邹衍猛的一点头:“王上英明,臣想的正是此事,臣以为,不是不封,是在等。”

  “对,是在等。那么在等什么?”

  “不如我们等,看秦王给这两兄弟什么样的封号、食邑。”

  “好。”燕王相信,这个结论很快就可以看到。

  秦对义渠之战,最多也就是三至五个月,到时候就会有结果。

  燕王不知道的是,秦与义渠的战争已经结束了。

  白晖独自一人在义渠北防军的大营前搭上帐篷、支起桌子、摆上酒菜。

  有雨后在义渠北防军外高喊:“有人能说话的,我家少良造有请。”

  义渠人早就注意到了白晖的举动。

  正如白起所猜测的那样,秦军的动作太快,在义渠北防军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整个义渠所有的战略要地都被秦军攻占,或是正在攻占的过程中。

  而秦军主力已经到了义渠王城,可以说义渠已经亡了。

  出来的是三个人,为首的一人叫翟奇。

  此时,这个字念(狄音)也通狄。

  “翟将军!”

  “少良造。”

  双方见礼之后,翟奇坐了下来。

  白晖倒上酒后说道:“一般来说,长年戎边的都是不被核心贵族喜欢的人,是这话吧。”

  “是!”

  白晖举起酒杯:“换个姓氏如何?”

  翟奇愣了一下,很多人都以有姓氏为荣,义渠是一个很普通的部落,九成以上的人别说是姓,连个正经的名字都没有。

  “赐姓翟,不如改姓义渠。”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