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一九八节 彪悍的太后(加二)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7/06 19:11字数:419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面对这个彪悍的亲娘,秦王很惊讶。

  谁想,这亲手整死义渠王之后,当年那个彪悍的娘又回来了。

  “去杀人,你们两个是男人,去杀人,还让老娘这个女流去杀人吗?去,速去。”

  秦王与白晖给骂走了。

  秦王与白晖再回到咸阳宫前宫的时候,秦王身披紫色丝袍,身穿黑色皮甲。

  而白晖,穿着纯白色的,不考虑防御力,只考虑帅气与轻薄的白铜铠,披白色丝袍,骑白马,然后提着自己的亮银枪。

  “征义渠……”秦王在咸阳宫前一声高呼,整个咸阳动了。

  为了出征义渠咸阳已经暗中准备了足有一个月的时间,无数民夫开始奔走,大军开始就地修整,四更天出发攻打义渠。

  高台之上,秦军将领齐聚。

  “寡人携带诸将,亲征义渠。百年来义渠……

  长达千字的缴文,秦王早就熟记于心。

  最后,秦王说道:“少良造与寡人同行,我大秦……战神,大良造白起,已经接到急令,领宜阳精锐北上义渠,此战,灭义渠。”

  “灭义渠!”

  秦国在咸阳的所有百将以上的武官都聚集在此了,他们不懂太多政治,只知道王上要征义渠,他们奋勇为先就是。

  白晖却是呆呆的看着秦王,他万万没想到,秦王竟然在正式的场合称呼白起为战神。

  天终于亮了,咸阳城大动员令,许多头发胡子都白了的老军们重新穿上秦军的铠甲,列阵在咸阳北,准备出征攻打义渠。

  “秦,秦王……”老昭阳扑倒在秦王马前:“秦王,外臣以为,秦王要三思。”

  五国使节都来了:“请秦王三思,外臣这是为秦国好,秦国主力还未回归,这贸然出征必不利。”

  秦王心说,你们这些人安的是什么心。

  不让我出征,是怕我秦国北方安宁之后,国力大增吗?

  秦王怒了,指着一位使节问道:“那义渠君入后宫,欲轻薄我母后,被我母后斩杀。你告诉我,我这个作儿子,要不要给亲娘出这口气?”

  “这……”

  五国使节心说,宣太后给义渠王生了两个儿子,这事列国那个顶尖贵族不知道,你现在说欲轻薄,这借口也太……

  可纵然是借口,五国却找不出反对的理由来。

  五国想阻止,至少不能让秦国立即发兵,毕竟义渠与魏、韩、楚都有秘密盟约,义渠虽然与秦暂时和平相处,但却每年得到来自魏、韩、楚的钱粮,作为压制秦国的一颗重要棋子,眼下秦国突然攻打义渠,让五国有些措手不及。

  这时,白晖拉马到军阵前,举自己的亮银色钢枪:“传本帅将领,北征义渠,出发!”

  大军立即启程。

  昭阳拉住秦王马头:“秦王,三思。”

  秦王冷笑着反问道:“昭阳公,你说寡人为什么要三思?”

  “观秦军,皆是咸阳老弱之军,外臣为王上着想,请调精锐出战,不差这十天半个月。”

  昭阳的话有理。

  白晖这时扔出一面金羽令牌给自己的护卫:“传我命令,宜阳调精锐八万,急行军北上,七天内给我赶路一千里,攻打义渠。”

  “诺!”

  此时,列国最高的行军速度为十天六百五十里,这是吴起的速度。

  魏、韩联军在打伊阙之战前,行军速度约为十天五百四十里,这已经是急行军了。

  白晖下令,七天千里。

  没有人怀疑,因为白晖之前就作到过九天一千里,就是在伊阙之战前。

  完了,义渠完了。

  赵国的赵奢突然对公子胜说道:“公子,请问秦王,白起在何处?”

  “白起不是说在路上吗?”

  “未必,门下细思过,白起或许已经在赶向义渠的路上,有可能已经在义渠百里之内。甚至更有可能的是,这次白起大婚本就是一次骗局,为的就是骗义渠贵族来咸阳,门下观察过,义渠真正称得上贵族的,十个怕已经死掉九个。”

  公子胜大惊:“你的意思是……”

  赵奢默默的点了点头:“请公子速回邯郸,此时怕有诈。”

  在不远处的白晖一直盯着赵奢。

  虽然听不到赵奢说什么,但白晖强敌名单上,赵奢绝对是排在前五的,战场上击败过秦军,谋略上压制过秦国。此人……

  白晖突然又拿出一只金羽令。

  秦王交给白晖的金羽令只有三支,只能在紧急的时候使用,其命令可代表秦王。也就是说,秦国上下多高的官爵都要受命。

  “传本帅令,此时意外惊扰五国贵客,我秦国深感歉意。现礼宾级别加一级,请六国贵客赴我秦国天池台,派侍女五百、乐团五百、戏团两个,珍奇百味供应。”

  白晖下完令,拉马来到昭阳公面前:“昭阳公,请!”

  “唉!”昭阳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清楚的很,这名为宴请,实为软禁。怕是秦国灭义渠这次是下定决心了,怕他们通风报信,所以软禁了五国所有的宾客。

  赵奢赶紧上前来到白晖面前:“少良造,我主公子胜回赵国还有要务,告辞。”

  “赵奢,我秦国攻打义渠之时,谁敢离开莫怪我白晖不留情面,我敬你是贵客。你若不当自己是客,秦国大牢我派人收拾一间屋,你可以进去给自己在列国面前留一份美名。你现在自己选,坐客,还是坐牢?”

  “狂充,你以为我赵国不敢战吗?”

  赵奢怒指着白晖。

  白晖仰天大笑:“你也配代表赵国?”白晖头一转,厉声问道:“公子胜,你赵国要向我秦国宣战吗?”

  “不,不。”公子胜那敢挑起战事,赶紧摆手。

  “来人,押他入大牢。在本帅回军之前,谁敢和他说一句话,斩!”

  “诺!”如虎似狼的秦军扑上来,将赵奢三两下就绑了一个结实,然后将一个麻核桃塞进赵奢嘴里。

  白晖双手抱着自己环首一礼:“各位贵宾,这次非是我秦国失礼。义渠乃是我秦国大敌,此战不能有失。之前的事,咱们心知肚明,既然六国盟约签订,那就请各位将之前的事情揭过不提,这些日子,我秦国好酒好菜招待,怠慢之处,请见谅。”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