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一六三节 范雎之忠(七更)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7/01 00:20字数:396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白晖问范雎是否有仇人。

  白晖这样问不是没道理的,历史上的范雎大仇就是须贾、魏齐等人。可眼下这几位虐待范雎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所以范雎理论上应该没有生死大仇。

  可谁想,范雎却说道:“对主上不敢隐瞒,门下在列国游说,希望得到重用。但在赵国,原本有机会见到赵王,在等候的时候,别人都有饭,宦官令可却给我一碗狗食,我争辩,却被他门人将狗食倒在身上,污了衣服,也没机会见到赵王。”

  司马错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这种小事也值当算是仇人。

  这个范雎看来心眼很小。

  白晖却很轻松,笑着问道:“那么,你希望如何报仇?”

  “请主上作主!”范雎虽然小心眼,却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范雎妒忌心不小,他与公孙龙、崔壹葉在暗中争功,争地位。但却不敢对白晖有什么想法,忠主,倒也算是范雎的一项美德。

  白晖问道:“我把那个缪贤,应该是叫这个名字骗到秦国来,然后……”白晖作了一个杀头的动作,范雎赶紧行大礼:“谢主人。”

  白晖却脸色大变,冷声骂道:“愚蠢!”

  范雎愣住了。

  司马错笑着:“少良造骂你,是骂你眼光短浅,灭赵之时,你与那位宦官令会再相见。你认为那时会如何?”

  范雎眼睛一亮,赶紧施大礼:“谢主上教诲,谢太尉指点。”

  白晖从怀中摸出自己的令牌扔给了范雎:“秘密入蜀,找到栎阳君。就蜀侯赢恽谋逆之事打好前站,此事会计你一功,这等小事我信得过你。还有就是,伐齐之战后你为何没有领赏赐?”

  “主上正宅没建好,作门下的却先有宅。主上还在为秦国忙碌,作门下却享受锦衣玉食,娇妻美妾。这样是不对的。”

  白晖点点头:“你有心了。还有一事,你调任了曾经对你有恩情的人作官,我的意见是,他们的学识和能力还差点,调他们去咸阳学律法、农政一年时间,再重新出来作官。他们若是无能,影响的是你的声望。”

  范雎一躬到底:“谢主上。”

  白晖其实内心挺担心这个范雎的,范雎有优点,但缺点也不少。

  如果不趁着他还年轻好好教育,估计有一天白晖会忍不住杀掉范雎而让自己安心。

  范雎拿着白晖的令牌先一步离去。

  司马错对白晖说道:“你对他很看重?”

  “他是块璞玉,但若走偏了,为我大秦之基业,我会亲手除掉他。若走的正,他会千古留名。这样的话我给王上也讲过,还说过,万一我有什么不测,杀了他。”

  司马错默默的点了点头。

  当然若是魏王听老公叔的话,不用则杀,那么秦国也没有商鞅变法,魏国也不会丢了河西,再丢了河东,天下列国也不会有强秦这个敌人。

  “这个范雎,心眼太小。若无人降得住他,杀之!”司马错认可白晖的话。

  同时也认为,眼下只有白晖能管得住范雎。

  这时,文萝来报。

  “少良造,门下以为当调集人力,整修水务。南郑(汉中,这里原属于蜀国,被秦国占领还不到十五年,此时还没有立郡)上庸,良田远优于咸阳、定阳。初测算,一家田百亩,上田产量三百石,下田仅七十石,而上田与下田,差的就是一条浅水渠,或是一架水车。”

  文萝汇报了详细的资料。

  此时的一百亩,相当于后世的三十三市亩。此时的一石,差不多就是二十四斤七两。三百石也就是现代的八千多斤,用现代的亩来计算,就是亩产二百四十七斤。

  豆子,差不多是一百四十斤上下。

  “那就修!”白晖说的很轻松。

  文萝说道:“南郑的公务虽然在这里一并处理,但南郑不归少良造管。”

  “我写信给王上,接管南郑就是了。”

  “诺!”文萝立即施礼。

  白晖又说道:“还有,杜仲的事情怎么样?”

  “还在统计中,正在考虑是否在一些山林,人工种植一些。眼下计划是先种一万亩,由林匠负责照看,总结种植之法。取胶之法依然没有进展,此事门下以为急不得。”

  文萝的回答没错误,有些事情确实急不得。

  “吩咐下去,南郑必须成为我大秦的粮仓,不要毁林,上田的数量必然是全部耕地的七成以上,粮田数不得低于五百万亩。”

  (注:再提一次,秦时的五百万亩,也就是后世的一百五十万亩)

  “诺!”

  “还有,引种蜀地的茶树,不得毁林,三年内达到三十万亩。军用药材不得低于三十万亩,果林不得低于十万亩,种菜不得低于百万亩。然后渔业,年五万屯的产量。上庸等同。”

  此时的上庸,可不是安康这一个市,而是一直到十堰,面积远远大于汉中这一带。所以等同的要求,是合理的。

  “诺!”文萝在白晖说的时候,就用竹板记下。

  白晖提的要求没有容易的,但却不是不能完成的,只是各级官员会很辛苦。

  还好,南郑与上庸水资源丰富,只需要极少的大渠,大量的小渠在农闲的时候,各村、县就可以自行解决,所需的钱币也是极少的。

  文萝准备出去的时候,白晖又喊住了他:“还有两个要求,养鹅总量至少人均两只,豚十人一只,驴、牛的数量,你斟酌吧。”

  “诺!”

  文萝施礼后暗暗的叫了一声苦,当然,这两地的官员更苦。

  不过想比起伊川、宛城来说,南郑、上庸这些官员的苦还差些。

  “来人。”白晖轻呼一声,有人进来后白晖说道:“去问问我兄长,什么时候可以动身。”

  “诺!”

  上庸的军务非常多,各地城的驻防、边境的塞、营、戎、哨等设置,白起事必躬亲,每一项关系到防御的问题他都会过问。

  反倒是对付匪类,白起问的不多。

  因为在白起眼中,清剿匪类根本算不是真正的战斗,甚至于平叛也不是,只有对外的大规模扩张战役,才算是战争。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