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一一四节 收归门下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6/09 19:01字数:440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白晖到了陶熏屋中,陶熏手忙脚乱的准备招呼之时,白晖说道:“派人回家,请你父过来有要事商议,事关你陶氏中兴,切莫怠慢。”

  “是!”陶熏很是乖巧的回答着。

  陶熏心思很简单,白晖就是她的天,她的唯一。

  至于陶家会如何,嫁到秦国将军府中,自己就是将军府的人,与陶家已经没有多少关系,若有,也是为陶家与白府增加一点点有限的情分。

  然后……

  陶熏感觉到白晖的手在自己脑袋上揉了几下,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因为只有小孩子才被大人揉脑袋,自己是大人了。

  紧接着,陶熏看到白晖象是变戏法一样的拿出了一个木盒子。

  是礼物吗?

  陶熏心里期待着。

  木盒子打开,里面装着黑、蓝、灰、白、绿、红六色的漂亮小珠子。

  不是珠子,这个只有一半。

  却见白晖将木盒盖翻了过来,上面有划有的格子。

  “要不要来试一试,很有趣的。”

  “恩!”陶熏的眼神之中充满着好奇。

  跳棋!

  白晖也不知道这种游戏诞生于那个年代,自己小时候玩过。

  一局终,陶熏的眼泪都挂在眼角了,白晖的棋全部走完,自己的几乎全部在中盘。差距这么大,还能不能愉快的游戏了。

  “这个可以六个人一起玩。”

  听到这话,陶熏眼睛一亮,飞快的将棋收进盒中抱起就准备去找宰羽,可又想到娘亲教自己的事情,看看床,再看看白晖,陶熏的心中多了一份犹豫。

  白晖说道:“去吧,别忘记通知你父明天过来。”

  “恩!”陶熏抱着棋盒一脸喜悦的跑去找宰羽了。

  跳棋游戏对于宰羽等女来说,只听一遍规则就能上手,白晖不知道的时候,这个时代已经出现了跳棋的原型棋,叫格五。

  不过白晖那里见过格五,更别说懂规则了。

  白晖没留在陶熏房中,陶熏离开之后就去了自己的书房,白起依然还在作着出兵推演。

  白起瘦了,这些天太过辛苦。

  白晖想劝几句,可看到白起嘴角不时泛起的笑意,白晖放弃了劝的想法。

  白起是快乐的,他的快乐比起后世在网吧两天两夜不回学校层次高多了,白晖推门到外面,挥手叫过来一名亲卫。

  “派一小队人出去,弄几只鳖回来。就是水鱼。记住要……”白晖刚准备说一定要野生的,话到嘴边停下了,这个时代想要人工养殖的估计更难,白晖改口说道:“别太大,六寸就可以。”

  “然后吩咐厨房,给大良造炖好补一补。”

  “诺!”亲卫退离。

  这里是洛邑,周边溪水、河流、小湖、水塘无数,肯定能够找的到。

  秦军士兵之中,有许多都是优秀的水猎人,捕雨摸蚌都是专业级。

  次日,天还没有亮范雎就站在白晖屋门等候。

  对于范雎来说,此时此刻白晖就是自己唯一的机会,昨天晚上回去他用过饭之后,根本就没有回屋睡觉,而是将脑海之中所回忆的关于攻齐计划梳理了数次。

  他在这份计划之中并没有发现漏洞。

  白晖的这份计划得到了魏冉的帮助,不敢说完美但可以称为严谨。

  范雎也不敢胡说来体验自己的价值,不过他却在这份计划之中发现了一个机会,所以天不亮就到白晖的屋外等候。

  “范雎!”

  范雎听到白晖的声音猛的转头。

  他以为白晖应该在屋中休息,可却见白晖穿戴整齐站在自己背后。这时,范雎突然想到自己过来的时候,有间屋的灯一直亮着,或许那间屋是白晖工作的地方。

  “主上!”

  范雎执的是食客之礼。

  白晖摆了摆手:“你无须自这样,若你真有才便是我秦国臣子,若无才我会斩了你的脑袋。”

  “雎愿为少良造门下。”范雎再次强调。

  白晖点了点头:“随我来。”

  白晖起这么早并不是真有什么公务,而是这个时代的人睡得太早。如果不是夜里有活动,天不亮自然就醒了。

  后园花园内,一棵树下有亲卫挂上了一只沙袋。白晖这副身体在穿越前就非常强,否则那里有悍勇秦将之称。

  白晖一边打着沙袋一边对范雎说道:“今天我要去见天子,我问你,行军打仗最重要的是什么?”

  “主人,门下以为是军略!”

  白晖没有反驳,只是说道:“我认为是后勤。”

  范雎没接话,仔细思考片刻后起身一礼:“门下谢主上教诲。”

  “我现在需要在三年时间内准备粮食千万石,精铁千万石,千万金。那么你认为应该如何作到?”

  “门下无能。”这个数字吓的范雎一哆嗦,这巨量的军资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猛然间,范雎想到了自己昨夜准备好的计划,上前几步站在白晖身旁:“主上,门下有一计。关于楚国的。”

  “讲!”

  “门下所知,小楚王登基是受了齐王帮助,但却是付出代价的帮助。齐国要了小楚王淮北二百里之地,这件事情在楚国朝堂之上引起了很大的不满,这次伐齐或可离间楚国。”

  范雎的话让白晖心中很激动,但白晖依然很平静的说道:“继续讲下去。”

  “主上,或楚国参与联军却不出力,反而秘密谋化淮北之地。那么主上可对楚地有兴趣?”

  白晖停下了打沙袋,他就想找借口打楚国。

  范雎所讲,或许有可能。

  白晖轻呼一声:“来人,公孙龙回来了吗?”

  “少良造,还没有。”

  “吩咐下去,他回来之后带他立即来见我。”白晖吩咐之后又对范雎说道:“就楚国的话到此为止,改日再谈。”

  范雎施礼:“主上,还有一句须说完!”

  “讲!”

  “请太后赴洛邑,理由是观礼。”范雎这次没等白晖问,立即说道:“太后是楚人,太后在洛邑才会给楚国机会,否则楚国不出兵怕是王上不会同意,所以须太后在洛邑。”

  “好!”白晖轻轻的拍了拍手,立即有亲卫抬来书案。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