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一零一节 吃不吃?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6/04 19:03字数:237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虽然魏军比齐军人数上还多,但未必打过的齐,齐国国力远高于魏。而秦,全民皆兵,其精锐至少三十万,仅白晖部下十万精锐真的不顾一切开战,就能打残魏国。

  所以田文不评价秦国,三王也不敢。

  更何况,秦国此时可不是二千多年后的关中,此时八百里秦川论土地肥沃与气候不比占据江南的楚国差。

  若这个疲秦之计,让秦增加百万亩良田,也是让赵、魏、韩三王心时不痛快的。

  但相比起,现在就面对秦军作战,不如等三人坐稳王位,变法图强之后再战。

  “我认为可行,不如就放在此次谈判之中提及。”

  “好,我赵国作为中间人,负责着推动此事。”赵王章认可了。

  田文眼下顾忌不到秦国,但这一计确实不是恶计,至少对于三位刚刚登基的年轻新君来说确实是一招缓兵之计。

  田文说道:“那么我就代表魏、韩与秦谈判。”

  公子遬问道:“秦国可能会派出白晖来谈判,此人……狡猾。”

  “他还年轻。”田文知道白晖出色,但确实太年轻,经验上还差的很远,就凭这一次白晖恶整洛邑周边各地,折磨的天子近臣各家族死去活来,在田文眼中这就是儿戏之举,对于大的图谋来说,这些动作无意义。

  只是他田文没想到的是,若有一天白晖强分了他的田,他如何面对自己食邑的那些农户呢?

  这些农户,可能把分到手的田地无条件的还给他吗?

  田文不会想这些,他眼下只想让齐王死,他要报仇,他自诩为君子,实为小人,此仇他一定要报。

  话说两边,白晖又用一堆自己眼中的废品换了许多金子。

  白晖很开心,回到庄园之后便吩咐道:“来人,准备四菜一汤,备酒!”

  白晖亲自翻了菜单。

  白晖的厨师连秦王都眼红,白晖吃不算珍贵,却神奇,美味。

  白晖点了四道菜,分别是红烧黄河大鲤鱼、肉片爆炒茭白、烧三鲜、小鸡炖蘑菇,汤是海带豆腐粉丝汤。

  这里要重点说一说爆炒茭白。

  茭白这东西整个战国也找不出一百斤,这种植物虽然种植的极多,不过战国人吃的是却是菰米,五谷之一的菰米。也就是茭白的结的米,而白晖吃的茭白则在特意寻常的那些没有结籽的,根茎肥大的。

  所以说,整个战国也找不出一百斤来。

  这爆炒,是因为白晖有战国唯一的一只铁锅,韩国铁匠花了差不多一个月时间才制作这么一只能用的锅,仅是打磨锅就用了二十天。

  然后说油,白晖用的是豆油,眼下白晖手上库存的豆油连二十斤都没有。纯手工以不足百分之一出油率给白晖整了二十斤豆油。

  细盐更难,多次过滤之后,白晖也只有不足二斤细盐。

  白晖平时都舍不得用的油,还有细盐,白晖为庆祝这一次拍卖会大成功要给自己改善伙食,不能光吃煮的东西。

  而且白晖反感动物油脂,那厚厚的肥肉秦军士兵狂喜,白晖连闻都不想闻一下。

  酒,自然是新秦酒,白晖的高粱烈酒,这可不是给士兵们喝的那种普通的酒,这是一流酒匠精心勾兑的好酒,现存量也不超过五百坛,属于珍贵精品酒。

  “你,吃不吃。”白晖坐在桌前后才问宰羽。

  当然,在这个时候白晖不知道宰羽的名字,所以就是以‘你’来称呼。

  宰羽摸了摸空空的肚子,她昨晚上就没有吃饭。

  当然不是为了减肥,而是家中粮食不足,身为贵族家晚餐连片肉都没有,只有稀的可以照到人影的粥,以及从来没吃过的粟米团子。

  她没吃,因为心情难受。

  原本期待着早上的时候有杯羊奶喝,结果没有了。

  听闻白晖占了她母亲娘家的宅子,提着双剑就出了门,跟踪了一段路程之后潜入院落,准备刺杀白晖,杀死这个恶人。

  此时,吃还是不吃。

  坐在桌前的是仇人!

  就在她犹豫的当口,半条鱼已经被白晖吃下肚子,闻到那香味,什么顶尖贵族不吃鱼之类的废话全部扔到脑后。

  宰羽扑了过来,抢过桌上的筷子就把一大块鱼肉放在自己小盘中。

  白晖拿起酒瓶,在宰羽面前放了一只非常小的酒杯问道:“要不要来一杯,这是秦酒。”

  “堂堂秦军少良造、护军都尉、郎中令竟然用这么小的杯喝酒,我用这个。”宰羽终于找到可以一决胜负的机会,将一只装米饭的陶碗摆在自己面前。

  白晖看着头皮一紧,那只碗再小也能装四两酒,这丫头会不会喝出问题。

  “你,喝不下,用小杯吧。”

  宰羽扫了一眼白晖面前的小杯,重重的一拍桌子:“我不怕你,要杀就来,要死也要作饱死鬼。”

  “好吧!”

  白晖给自己倒了一小杯,然后给宰羽倒了半碗。

  宰羽捧起来一猛灌一口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她感觉这一碗是毒药,如此辛辣。

  “说你喝不了,你还不服气。”白晖拿过那只碗,重新给宰羽面前的小杯倒满,这才把自己杯中酒喝掉。

  宰羽眼泪哗哗的看着白晖:“你,你是恶人。”

  “好象是!”白晖丝毫也不否认自己是恶人的事实。

  宰羽哭着咳了好半天,终于缓过劲来:“你把我家毁了。”

  “是吗?那又如何,洛邑的天子近臣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他们的家产比天子还富,他们吃的比天子还好,他们秘密把天子宫中的珍宝运回自己家中,他们的私兵装备比天子的兵马还好,再说这洛邑,还有多少是属于天子的土地。”

  白晖的三连反问,问的宰羽不知道如何回答。

  这一任周天子,史称史上最穷天子,比明末的崇祯还穷。

  “对了,你叫什么?”

  “宰羽,我爷爷一定会来救我的。”宰羽报上姓名之后又补充了一句。

  白晖托着下巴想了好久:“好古怪的姓。”

  “那里古怪了,只能说你见识少。”

  “你爷爷是谁?”

  “当朝太宰!”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