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九十八节 白晖的宝库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6/04 09:00字数:424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历史上白起,娶的是一普通秦女,让白起没有半点可依靠的势力。白晖心说,估计历史上自己就死在秦楚之战上。

  秦王这时低声说道:“公族老叔公这两天也要到了,你心中有数。”

  “臣!明白。”白晖心中大概明白秦王的意思了。

  魏冉又补充了一句:“你兄弟二人这次依秦律,应该是少良造与右更爵,公族在旁帮你们说话,王上也正好借这个机会给你们多升一级爵位,这个人情你只记得,是公族帮你讨的,你可明白?”

  “明白!”白晖重重的点了点头。

  秦王这时说道:“陪寡人去看看你的珍宝,放心,寡人一件也不要。”

  “诺!”

  魏冉站了起来:“王上,臣就不去了。臣要以秦国相国的身份去面见天子,就祭祀大典的细节与天子近臣讨论一翻。”

  “也好。”

  白晖这时摸出那只玉笏:“穰侯,这是陶司空的。他以此物作价一万金,说白了就是以一万金换了他对王上的效忠。”

  “他,值这个价吗?”秦王不认为陶司空值一万金。

  白晖解释道:“其实是周穆王九鹤灯,臣作价一万金给了他。”

  秦王这才点点头:“恩,一件死物无所谓,若真是一万金,他不配。”

  “王上英明。”

  魏冉接过那只玉笏很是满意:“有了这个,许多事情会很好办,区区九鹤灯倒是值。”

  魏冉告退。

  秦王这才更衣,然后让白晖陪着去白晖的仓库。

  进了仓库,秦王示意其他人离开。

  “白晖,你如何看相国?”

  “王上,相国有功于大秦,有功于王上。其余的话,臣不敢讲。”

  秦王点了点头,他没有再追问白晖不敢讲的话,因为他也不敢讲,毕竟魏冉的背后还有宣太后的存在。

  秦王又问道:“你如何看公族?”

  “王上,臣更不敢讲。”

  “讲一句不怎么可怕的,寡人也很为难的。”秦王这话不是假话,他确实是左右为难,他身为秦王,更是赢氏子弟,公族也是他至亲的人,他登基公族也是出了力的。

  白晖思考再三,回答了一句:“王上,臣有一句真是斗胆了,这话估计会要了臣的命。”

  “你尽管说。”

  “义渠!”白晖说是一句话,事实上仅两个字。

  这两个字,秦王听完后闭上了眼睛,他心中在称赞着白晖,事实上白晖说的没有错,公族在意的事情有三件,第一件是就是义渠,其次才是宣太后与魏冉,最后才是公族在朝堂上的影响力。

  后两件都好商量,唯有义渠,是公族过不去的心结。

  “此物倒是有趣!”秦王再没提这个话题,拿起一只铜兽灯。

  白晖在一旁陪着,他也是在赌。

  秦王单独问话,有些话确实不能不答,这代表着他对秦王的忠心以及秦王对他的信任。

  义渠确实是死结,义渠必须要灭,秦王的两个弟弟赢悝、赢芾必须要死。

  看到白晖在发呆,秦王知道刚才的问题给白晖的压力太大,又说道:“白晖挑两件真正的好珍宝,燕王要到了。”

  “燕王!”白晖一愣,马上反应了过来。

  燕王无所谓,但燕易王后却是当今秦王的亲姐姐。

  看着白晖找出一盒上上等珍珠,秦王小声对白晖说道:“燕王是一个耳根子软的人,你定有办法和他好好谈一谈,王姐是上代燕王的嫡母,依礼法,燕王他是寡人的孙辈,十七年前先王为支持燕国复国,派出了重兵攻齐。”

  “懂了!”白晖用力的在胸口拍了两下。

  “懂了就好,燕国与齐国是死仇,这次六国合纵攻齐,燕国必是主力,但这还不够,燕国太弱,纵然全力攻齐也不会有什么大作为,当今天下唯齐与秦为当世强国,但为秦之大计,齐国却不能灭。”

  白晖当然明白,历史上有记载这一战打的齐国只留下两座城。

  然后是田单复齐。

  白晖伸出两根手指:“王上,臣以为给齐国留两座城,然后齐国在秦兵撤退之后还有翻身的机会,让齐与三晋还有燕国消耗他们的国力去。”

  “很好,很好。”秦王大笑。

  与此同时,身在宋国的苏秦正在给齐国加最后一把柴。

  苏秦写给齐王的信已经送到齐都临淄,齐王的手中。

  信中大概意思如下:

  六国在洛邑会盟,其心可诛,必是为图我大齐而来。恐六国借我齐国灭宋有借口联兵攻齐,臣请王上速作决断。

  眼下攻下宋国都城只日可待,我大齐军是战,是和?

  战,则速速攻下宋国,在宋国布下重兵防御六国联兵,同时请王上在北布下重兵防御燕国来犯兵马。

  和,则立即退离宋国,派重臣前往洛邑参与会盟,放弃些许利益以求和,免受六国联军的攻齐之苦。

  苏秦这封信让齐王当场撕碎,并且下令,全力攻宋。

  原因很简单,齐国攻宋太顺利,其攻击速度竟然比白起、白晖两兄弟当初攻打河东还快,所以齐王内心有些涨。

  齐王忘记了重要的一点是。

  白起、白晖攻河东靠的是真本事。

  而齐攻宋,宋王还有一个称呼,叫桀宋。

  其人残暴荒淫,所以才有此称号。

  齐军攻宋,宋人百姓几乎不抵抗,许多士兵也根本不愿意作战,甚至有许多城池都是见到齐**旗直接投降的。

  从某种意义上讲,齐国算是正义之师,解救被压迫的宋国百姓。

  但,对于六国,对于田文,对于白晖来说,这就是借口,联兵攻齐的借口。

  数日后,白晖亲赴洛邑,作为会盟的谈判中的秦国正使,摆足了自己九卿郎中令的架势,带着五百精锐甲兵大摇大摆的进了洛邑,并且强占了洛邑最好的一座院落,名义是借,租金仅仅就是几只东周初其的青铜宫灯。

  休息一晚,白晖带着白平、王龁两个人准备在这天子之城转转。

  出了门,白平一脸堆笑的问白晖:“晖哥,你说我以后叫你少良造好,还是叫都尉好,或是叫郎中令,还是叫公孙,那个听起来更舒服。”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