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七十四节 苦肉计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5/20 19:02字数:235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当天,军营之中。

  向寿一副皇亲国戚的傲气,根本就没有正眼看王龁、白平一眼。冷漠的问道:“你二人是何军职?”

  王龁上前一步:“末将领军三千,暂为裨将。副手白平为军候。”

  “哼!”向寿冷哼一声:“什么时候边境要城区区一个军候就能作副职,你二人的军帖何在,拿来给本将看。”

  向寿是领军一万级别的将军。

  秦军军制从低往高依次是伍长、什长、屯长(五十人)、百将、五百将、军候(千人,也称为曲侯)。然后再往高,就是校尉,一校一部,一部有若干个曲。

  再往高,就是将军,每个将军管若干个部,将军下设四副将、若干裨将军。最高就是三军统帅,上将军、大将军。

  依本次作战的安排,白起、白晖就领大将军衔,他们还没有资格被称为上将军。

  向寿则是将军,就是管若干个部的将军。

  秦军边境城池的守将,那怕是小城,只要是城的话守将就是将军级。

  以一个裨将为守将,向寿自然有理由去找王龁的麻烦。

  “本将到此,你二人整理军务速速汇报。”

  向寿说完后转身离去。

  没多大功夫,向寿备下酒宴,一边吃喝一边听王龁、白平汇报军务。而且不让两人坐,一直站着汇报,连口水都不给喝,繁杂的军务汇报了足有两个多时辰。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向寿是故意的。

  傍晚,王龁、白平坐在白晖的屋内猛吃猛喝,向寿一脸紧张的看着司马错:“末将作的可好。”

  司马错放下手中的水杯,缓缓说道:“勉强算不错,你切记。你这是凭借太后的威势前来抢功劳,摘果子的。他们两人就是你的眼中钉,你要狠狠的整他们,让魏军潜伏在城中的探子看到这一切。”

  向寿猛点头:“末将一定用心。”

  白晖转头问司马错:“老将军,您以为安排士兵们打架如何?”

  “可以,但时机要选好。”

  白晖又说道:“那么打架之后,向寿将军第二次鞭打王龁、白平他们两人,然后王龁心生不臣之心,打算带部下逃离。而白平呢,则带本部人马声称要回北屈,找我为他讨还公道。”

  司马错点点头:“好计谋,然后让向寿安排在城中歌舞升平,颓废军务。”

  向寿问道:“若魏军不来攻打又如何?”

  “哈哈哈!”司马错大笑:“他们一定会来,白晖在半城羞辱了公子遬……”司马错停下了,猛的一拍大腿:“再加一计,你派人将咱们背后两城秦军明调暗回,在酒宴上声称要攻打魏国,一定要嘲笑魏人无能,尽其所能嘲笑魏军。”

  向寿思考片刻:“嘲笑末将会,这明调暗回末将如何安排。”

  司马错默默点了点头:“此事确实不太容易,想要骗过魏军要想些手段。白天让士兵入城,晚上再悄悄的回去。”

  思考片刻之后司马错吩咐道:“你去作好你的事,这调兵的事情本将来安排。”

  “谢将军。”向寿不敢保证自己可以作的天衣无缝,还好司马错亲自安排,此事可行。

  果真,仅仅三天后,谷邑守将就接到了探子的汇报。

  “这向寿……没听过。”

  有军中司马上前:“将军,这向寿是秦太后娘家的亲戚,投靠来秦国后本就是无名之辈,他打的白平却是白晖的亲信,他这么抢功必会有白氏兄弟起冲突。”

  “此人可有领军过,有几分才能?”

  军中司马再次回答:“十一年前,向寿还只是一小吏,秦使来魏国他连站在前面的资格都没有。十年前,现秦王即位,立即给他一个官职,还让他领军攻打宜阳。结果却是甘茂领军,他分到了一份功劳。”

  “这十年来,再无什么领军记录。倒是有一事,数年前他与甘茂不和,数次在秦王面前说甘茂的坏话,最终逼的甘茂逃离秦国。”

  魏军守将大笑:“这等人物竟然还能成为将军,秦军无人。”

  甘茂与秦世族甘氏没有关系,甘氏是秦穆公从龙之族,也是秦老世族中的顶尖大族。甘茂则是楚人,当年朝堂之争甘茂是牺牲品,向寿只是替人出头,真正要赶走的甘茂的是现秦王的叔叔,赢疾。

  赢疾因居樗里而称樗里疾。

  第四日,突然有人前来报告:“报国尉、报左庶长,细作探明魏国公子遬离开半城后没回国都,而是来到了谷邑,并且接管了谷邑防务。”

  “什么意思?”白晖脱口一问,来报信的人愣住了,他在怀疑自己是不是报告的足够清楚,司马错却听明白白晖这一问的意思了,当下回答道:“怕是他在你面前丢了面子,想来谷邑这边找回来。”

  “凭他,这是来送人头的。”白晖是当真看不起公子遬。

  司马错摇了摇头,很严肃的说道:“我秦军凭本事砍杀,魏军的人头也是我秦军士兵凭本事砍下来,如何能说送。”

  司马错的话让白晖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这个套路似乎不太对。

  当晚,向寿摆宴,大宴。

  宴会上向寿借着酒劲高喊:“各位将军,给我向魏国下战书,本将要活捉公子遬。”

  真正知道作战计划的在场的只有三个人,分别是向寿、王龁、白平,其余的将军完全不知道作战计划。虽然不知道作战计划,可将军们会想,白晖、司马错秘密的留在城中,除了亲信秦军将领之外根本就不见人。

  司马错更是对城中军务不闻不问,白晖也仅仅是在查看城中军备,以及秘密从北屈调的军用物资情况,更是没有露过面。

  这开战的号令,应该是白晖来下,不是向寿。

  向寿这会高喊,有些将军感觉可能是一计,更多的将军则是糊涂。

  王龁这时站了出来:“将军,末将以为不可。末将认为将军是醉了,说的是醉话。”

  “醉了?哈哈哈!”向寿大笑几声:“来人,将他给我绑了。”

  转眼间,王龁被绑在大厅的柱子上,向寿提着一根皮鞭上就上前,啪啪就是几鞭子。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