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之军师崛起 第六十四节 这是累的

作者:晨风天堂书名:战国之军师崛起更新时间:2018/05/17 09:01字数:372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魏使离开后秦王问白晖:“西乞和真的病了?”

  白晖如实回答道:“回王上的话,真的是病了。而且是连病三次,性命无忧,可需要点时间调养。”

  “什么病?”

  “王上,最初是劳累过度,累的。调养了几天有所好转,紧接着定阳县南鄜城(现洛川)交界处,新水渠注水他放心不下亲自去看了,结果淋了一场大雨,又病了。”

  听到这里秦王微微点头:“为公而病,当赏。”

  “谢王上,要赏等秋收后再赏不晚,这次秋收西乞和报以极大的期待。倒是这第三次病,是臣的错。”

  秦王笑着问道:“你要指使他去作才能为难的事情了?”

  “臣纯粹就是关心,王上知道臣在齐国田文硬塞给我上百名美人,我安排了四个人吩咐去照顾他,结果四个美人似乎误会了臣的意思,这个……”白晖一脸的尴尬,秦王指着白晖大笑:“不用讲了,寡人明白,寡人明白。”

  这时,秦王挥手示意屋内的人退离。

  门被关上之后,秦王才问白晖:“白起亲自去各地实地勘察地形,此事寡人欣慰,秦有此将是寡人之褔,是秦之褔。”

  白晖转过身面对秦王而坐后开口说道:“王上,这是我们兄弟的本份,身为秦人,既为秦臣,自当为秦效命。更何况,此战若有失,不知道多少户人家失去了儿子、兄弟、父亲。臣斗胆问王上,向寿将军如何安排。”

  “既在军前,自然是统帅来安排。”秦王这是在放权。

  可白晖却不能不讲,所以白晖说道:“王上,谷邑会有一场恶战。”

  “寡人。”秦王停下了,心中也在思考向寿能不能担此重任,恶战不是谁都能当统帅的,不但要打胜,而且还要控制战损,并不是傻傻的与敌死拼,亲自上战场拼命就能成为统帅的,这需要足够的能力。

  秦王没回答而是反问:“向寿现在何处?”

  “随我兄长一同去勘察地形,而后直接在函谷关整军待命,先解决了韩秦之场假战,然后就地驻定。等命令强攻谷邑,后死死的钉在谷邑。”

  白晖说完后秦王又思考了一会这才开口:“请司马老将军暂时在函谷关视察军务,向寿是否能够担此重任,最终让司马老将军拿个主意,或不合适的话,军中猛将还有可选之人。依你们兄弟的计划,谷邑是一处要地。”

  “王上英明!”

  白晖还能说什么,秦王已经非常支持他们兄弟的,向寿是否合适秦王并没有任人唯亲,所以白晖只能支持。

  下午的时候,白晖与魏使一同去了西乞和的住所。

  西乞和已经瘦了两圈,眼窝深陷,脸色腊黄。这一半是真病,一半是装的,还有一小部分是秦越给他用了一点特殊的药物让人感觉他病的很厉害。

  魏医看过之后,一脸的遗憾,在门外连声自称无能。这转脸就给魏使说,这西乞和可以准备棺材了,这样子活不了多少天,强撑也不会活到年底。

  魏使给白晖赠送了珍贵药材一盒,带着魏国来的所谓良医离开。

  正门前,白晖看着魏使离开,树后走出一人,白晖抬手给了一个大拇指:“干的漂亮,河东五城半管事的文官重病,对于魏国来说是件好事。”

  秦越在一旁躬身一礼:“这都是门下份内的事。”

  “恩,先生继续去忙咱们的要紧事,大事功成之时,功勋者名单上必有先生之名。”

  “谢左庶长。”秦越再次施礼后离开。

  西乞和和卧室,白晖坐着床边看着西乞和只是不停的笑。

  西乞和也是在干笑。

  过了一会,白晖与西乞和同时开口:“你在笑什么?”两人又是一阵大笑。

  白晖先说道:“你不行,四个齐国美人就能让你大病一场,你也真是虚。有机会派兵进山打一只老虎来给你补一补。”

  西乞和也丝毫不示弱,当下反击道:“就那四个齐国美人说,你守着一百多个齐国美人却从来不进她的院子,在齐国的时候也一样。你们兄弟可是要为白家传宗接代的,若真是不行,咱们有良医。”

  “放屁!”白晖怒了,男人绝对不能被人说自己不行。

  西乞和非常淡定的在耳朵上挖了挖,完全不在乎白晖吼着,慢吞吞的说道:“行不行,明天早上就有答案。”

  一个完美的将军,白晖给将住了。

  西乞和却猛的坐了起来,盯着白晖很严肃的看着:“难道,上次大战伤到了?”

  白晖瞪了西乞和一眼摇了摇头,可又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事是一个死结,总不能说自己看不上那些美人,要知道田文的身份地位可是很高的,而且其中一些还是出自齐宫的。

  想了好一会白晖才说道:“这些,不是我的战利品。”

  “好!”西乞和重重的在塌上一拍:“不愧是我大秦男儿,送来的没有抢来的好,这次征河东之战,我告诉你新绛城中有魏公族两个分支,我亲自带人给你抢来。”

  “恩。”

  话说到这份上,白晖还能说什么。

  紧接着白晖换了话题:“鄜水那边的新水渠如何?”

  “还需要再增加两条水路,眼下只是解决了几十个村子吃水的问题。挖水渠的时候咱们遇到了一个大问题,浮土之下有成片的煤,让水渠不得不暂停。怎么绕开那片煤矿,还需要大量人手实地勘测。眼下只增加了两万亩左右的水田,煤矿与良田,我选煤矿。”

  西乞和又补充了一句:“这事知道的人不多,只当是水渠第一步就只挖到那里。”

  白晖问道:“原计划呢?”

  “旨聿津河水入渠,这样水量才够一直往东,然后再汇入仙宫河水流水渠转向南,与浦水、石川二河汇流,增加支线水渠二百里,可保三十万亩水田,五十万亩梯田用水。水工计算,需要八万壮劳,五万轻劳作工一年才能挖出来,可遇到煤矿的话,绕道要浪费些人力和时间。”

  白晖听完后再问:“那么水渠可以走船吗?把煤运到定阳。”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