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 第139章

作者:九紫书名: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更新时间:2019/02/27 09:27字数:402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程慷尧的表情是又高兴又无奈,高兴自然是因为两人的亲密,无奈则是因为她都十七岁,过年虚岁就十八了,还跟小孩子一样这么冷的天居然不穿鞋,只穿着袜子就踩在地板上,听说女孩子体质偏寒,入了寒气那啥啥来的时候会很痛

  还是纯情小处男的程慷尧想到那啥啥,脸又通红。

  苏星辰看的有趣,动了动脚,用柔软的脚尖踢了踢他的腿:“想到什么了,脸红成这样?

  程慷尧只觉得轰的一下,整个脸都红成了小龙虾,烫的发晕。

  主要是,青春期血气方刚的男孩子真的不能撩拨,真·钢铁直女苏星辰觉得自己只是用脚尖踢了踢他的腿,可在程慷尧的身上那只隔着袜子和裤?犹吡怂鹊慕偶舛枷袢崛跷薰且话?像一根火把,让他整个人都燃烧了起来,整ˆ人像ˆ弹簧一般弹了起来,往后一退,\"你你你……我我我…….他整张脸爆红,止不住的想看她,偏偏心跳的像是要从胸口跳岀来似的,最终色厉内荏的来了一句:“不要动脚!

  苏星辰没想到他的反应如此有趣,她仰着头倚靠在沙发上看着他,略微调皮的笑问,“那动什么?动手?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调戏了,程慷尧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她,过去她在他印象中,一直是有些冷硬,有些倔强的,日天日地这一年虽然改变了很多,但整个人也是冷冷清凊,甚至有种隔绝了尘缘的缥缈感,这种缥缈感一度让他很没有安全感,迫切的想要抓住她,就好像她是天上的云,他不紧紧抓住,一不留神,她就飞走了。

  哪怕是恋爱的那两年,两人也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吵吵闹闹玩玩笑笑,此时苏星辰那倚着沙发淸淸淡淡的一笑,就像小猫收了利爪的小软爪,在他心口挠了一下,又挠了一下,整个魂都要被她笑的飘出来。

  他被她调戏的整个人都手足无措,却还要保持着他杀马特帝玊的风范,像一只被摸了毛的大狗,还想被摸,又別扭傲娇的昂着头,满眼水润的看着她。

  苏星辰笑着向他勾勾手指,“过来。

  程慷尧嘴里恶声恶气瓮声瓮气的:“干嘛?”\"人已经口嫌体正直的向前一步,微微弯下腰。

  苏星辰在他喷了很多定型水的头上摸了摸,程慷尧头伸过来了嘴里还在说:\"男人的头,女人的腰,能看不能摸!‘脸上却喜滋滋的

  苏星辰遗憾的表示:“有点扎手。

  苏父和苏星阳停好了车,两人一起来到这个陌生的小区

  小区的安保还可以,进出门都有门禁卡的,要进去滴一声,刷开门自己进去。

  大门口是没有这样的门禁的,只有两个铁门一样的拦路的东西,也是需要刷卡它们才会打开,但如果没有门禁卡,腿长跨过去也很方便。

  苏父虽然发福了不少,身高却足够的,苏星阳现在也长到177了,跨过去很方便。

  保安看到问两人做什么的,苏父说他们是多少栋多少号的住户,前些天刚在这里买的房子,过来过户的时候看过,还没来住是来看他女儿的。

  保安是个二十多岁年轻人,也是上网的,苏星辰刚来小区时,他就看到,也认了出来。

  他看看苏父,再看看苏星阳。

  父子俩五官长得很像,苏星阳和苏星辰长得也很像,要不是那双眼睛,一个凤眼,一个圆眼,真的跟双胞胎没区别,就没怀疑还主动用门禁卡把那拦路的小铁门刷开,挥挥手:\"进去吧

  过户那天苏父是来过的,知道具体门牌号,进了小区,沿着电梯上去,找到具体楼层,用力敲门:“\"辰辰!辰辰!

  苏星辰正在和程慷尧说笑,苏父敲门的声音很响,顿时将里面旖旎的气氛敲的一丝不剩。

  苏星辰坐在沙发上不想动,朝程慷尧使了?鲅凵?意思是让他去开门。

  程慷尧脚上还穿着拖鞋。

  家里目前只是装修好,家具家电都齐全了,但实际上衣柜、鞋柜、冰箱里面还都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唯二的两双拖鞋,还是之前程慷尧来给她跑装修,给她买了放在鞋柜里的,不然连拖鞋都没有。

  他起身去开门,起身的时候身上的气势已经变了,从羞涩的杀马特少年,转变为一个吊儿郎当的杀马特帝王。

  苏父本以为看到的会是苏星辰,结果门一打开,是个身高一米八四,身材精瘦颀长还竖着一头绿葱发型的杀马特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当然不会以为自己敲错了门,实际上,一直有关注网上信息的苏父,早已看过网上的星耀CP,对这个绿发少年自然有些不陌生

  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居然会在自己女儿的房子里。

  他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推门:“星辰呢

  程慷尧知道苏星辰和苏家的关系的,苏星辰那些年所有不愉快和眼泪,都是和苏家的矛盾产生的,他胳膊一伸,就挡住了苏父等等。

  苏父大怒的推了一下门,往里面走:“你在这里做什么?星辰呢?

  就看到苏星辰悠哉悠哉的靠坐在沙发上,看到苏父进来,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

  苏父作为父亲的尊严一下子就觉得被冒犯了,几乎是习惯性的指着她训斥:\"你看看你这像什么样子!·看看她,又看看程慷尧脸色简直难堪的能滴的下水。

  苏星阳是连忙?沤?生怕父亲和二姐起沖突,连忙说:\"二姐,我和爸爸来是接你回去过年的。¨说着连忙用胳膊撞了下苏父父这才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怒气,可对于自己过来,苏星辰却靠坐在沙发上,动都不动一下的态度,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这已经是家教的问题了。

  哪有长辈来了,晩辈还坐着不动的道理,稍微有点家教,懂得尊敬长辈的人都知道起身迎一下,哪怕就是象征性的站起来也比这样大爷一样坐着完全不动的强。

  尤其还是两个人关着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又都是十七八岁血气方刚的年级,苏父就生怕两个人会做出什么错事来,脸色很不好看。

  苏星辰却没在意这个,而是看了眼地板上乳白色的地毯,叫程慷尧:‘慷哥,鞋套有吗?给我拿两双过来。

  跟着苏父跑进来的苏星阳顿时觉得自己站的地方都烫了起来,尤其是苏星辰房子的装修几乎全都是粉白二色,这样的颜色除了满满的少女心之外,还有看上去很干净,尤其是地上的乳白色地毯,看上去纤尘不染。

  他连忙往外面跑:“我自己来。

  他是直接脱了自己的鞋子放在外面,穿着袜子,问程慷尧,想到刚刚苏星辰对他的称呼,也跟着喊了声:\"∵…慷哥,鞋套在哪里?我自己拿。

  程慷尧这辈子除了伺候过苏星辰,就没伺候过仼何人,苏星阳说自己拿,他自然不会再动手,下巴朝玄关鞋柜的方向一抬:\'鞋柜里。”

  鞋柜的门是推拉的,空荡荡的鞋柜里,果然孤零零的放着几个蓝色鞋套。

  苏星阳连忙拿了两个走进来,给苏父套上。

  苏父刚刚也是乍一眼看到程慷尧在,气急了才穿鞋就闯进来了,此时看到地上的白色地毯,自然也意识到自己鞋子很脏。他是常年在汽修店里修车,自己虽是个有着七家店铺的老板,却也是大师傅,身上、衣服上、鞋子上都是常年油污油渍,哪怕因为过年,他换上了干净衣服,可每天去店里,鞋底还是乌漆嘛黑的油污。

  这幸亏是没踩到地毯上,不然这地毯也是废了。

  望着浅木色地板上的黑色脚印,苏父也不是很在意,地板而已,踩脏了就踩脏了,拖一下就是了,也不是多大事,见苏星阳要给他穿鞋套,他也没拒绝,穿了鞋套这才坐到了沙发上,打量着这个房子。

  之前来的时候,还只是扑了地砖刷了墙,说是精装修房,其实和毛坯房也没什么不同,此时却是大变样。

  什么时候装好的?怎么没跟我们说?说了我和你妈也好过来给你跑跑装修,装修这一行猫腻很多,你不看好了,人家给你以次充好,以后很麻烦。″他用脚在地板上搓了搓,弯腰用手摸了—下地板,检査了—下,地板与地板之间的缝隙。

  光是看这里还不够,又起身去墙角的地方去检查了一番,想看看装修的好不好。

  他是觉得肯定不好的,哪知道地板检查了一遍,都很仔细,找不岀问题,又抬头看上面夭花板,墙壁?系那街?墙纸缝隙有没有对整齐。

  结果发现,强制缝隙不仅对的整整齐齐,就连暗纹都是相互衔接的天衣无缝,宛若一个整体。

  他终于难得的点点头:\"还不错。\"又评价说:“客厅太大睞,唉,你装修期也跟我说一声吧?你们小孩子不懂,就瞎弄,弄个这么大客厅有什么用?这里,到这里……苏父划了一个二十多平的地方,\"这里可以再做一个房间,朝南向,多好!以后你结婚,这个房间作为客房也好,怎么都好,都好的,以后你舅舅舅妈他们偶尔过来嘛,还能睡一下。

  他本来想说是婴儿房的,想到自家女儿现在才十七岁,过年才十八,这样说不合适,就改为了客房。

  不过他也没太在意,毕竟女儿这房子大,哪怕客厅这么大,还能有好几个房间,也没事,现在都装起来了,总不能说打了重装。又转过头问她:\"洗手间在哪儿?我看看地漏和吊顶,你年轻不懂,装修这饣地漏没装好,以后还得拆了重装。

  见苏星辰不动,他也不在意。

  在他心里,苏星辰是他女儿,他是她父亲,这里就跟他自己家没什么两样。

  来到洗手间,苏父又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对着墙砖和地板装这里敲敲,那里打打,发现就连浴室的墙砖花纹都贴的严丝合缝找不到丝毫可以指摘的地方。

  检查完洗手间,他又去看房间的橱柜。

  橱柜的猫腻也有很多,用到的木头价格也都不一样,还有打橱柜的精细程度等等,他都-?患鞏?发现…….苏星辰房子里用的这些木头,全都是上好的实木,具体什么木的他也说不岀来,毕竟不是专业的,但也能看岀好坏来,整个装修都非常精细,几乎每一个空间都全部利用上了,所有插孔电线,全部都被隐藏了起来,装修的比他家好不知道多少倍,苏父没话说了。

  然后苏父就发现,这么大的房子,只有两个卧室,一个主卧,一个次卧,剩下一个衣帽间,一个书房

  这很明显就是没有给他们准备房间的意思。

  苏父心里有些不舒服。

  虽然他们在H市好几套房,自家也打算货款买套小点的别墅,也不会住到二女儿这里来,但是他们不来是一回事,她完全没打算让他们来住两天,又是另外一回事。

  因为心里不舒服,他语气也有些淡淡的,点头说:“装修的还不错,你自己装的?

  这话已经明显是因为心里不舒服,问的心不在焉了

  苏星辰一直在学校上课,参加竞赛考试,她哪里有时间跑装修?

  苏星辰朝程慷尧方向抬了下下巴:“他装的。”

  苏父:……

  苏父脸上立刻就露岀了不赞同的神色,要不是程慷尧就在这里,他几乎立刻就要说她了。

  但还是皱起了眉头:“你自己的房子,你得自己上心,实在不行,叫我或者叫你妈….

  在苏星辰似笑非笑的神色中,苏父闭了嘴,讪讪的问她:\"“花了不少钱吧?钱够不够?”

  苏星辰好笑的摇了摇头,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不够。”

  苏父:……

  他心里计算着家里的流动资金还有多少,买一栋别墅,三百平,哪怕不到三万一平,首付百分之三十…….现在百分之三十可能都不止,家里已经有这么多套房,可能要百分之六十,也就是六百多万,到时候装修起码要一百万装,还得预留一些钱放在店里。他叹了口气说:“让你回家不回家,性子这么犟,现在知道不够了吧?

  还有两天就过年了,今天已经二十七了,我和阳阳是来接你回去的,你这房子也才装修没多久吧,先给它散散味,这几天你先在家里住,等年后开学了,你再回来。

  苏星辰双脚~交~叠着搭在沙发的贵妃榻上,依然是歪着头倚靠在沙发背上漫不经心的样子,“我睡哪儿?”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