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师父我人傻钱多 第三十一章

作者:莫晨欢书名:你师父我人傻钱多更新时间:2019/01/02 09:42字数:255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阮风和看着图片上的字, 目光微微一闪。

  随即,他淡定地从架子上拿了条干净的毛巾擦头发, 一边单手给季小礼回复微信。

  【我的沙雕徒弟:嗯,怎么了?】

  季小礼:“……”

  你还说怎么了?!!!

  孽徒,欺师灭祖!

  季小礼恼怒地又发了一遍图片,这次用红笔在“脑子全是问题”这六个字上画了个圈:【你说说, 这个好友分组是什么意思。这里面只有一个人!】接着,他再把“老师立正敬礼”六个字画了圈, 发送过去。

  季小礼哼了一声,心想:这次我看你怎么解释。

  半分钟后, 阮风和回复了。

  【你说的是, 那个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分组?】

  那个……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分组。

  季小礼愣愣地看着这行字,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奇怪的感觉……

  等等,不对, 明明最大的问题不是这个分组里只有他一个人。也不对,确实, 只有他一个人显得徒弟更过分,可最重要的难道不是这个分组的名字吗?

  【你说我脑子里全是问题!】

  【我说了吗?】

  季小礼:【你自己看!】再把图片发一遍。

  【可是, 我只看到,这个分组里,只有你一个人。】

  季小礼握着手机的手指慢慢缩紧, 他看着这行字,想了半天, 发过去几个字:【睡觉了,明天就把你逐出师门!】

  阮风和垂眸看着微信页面,点击语音消息。

  “晚安,师父。”

  季小礼:“……”

  虽然挺不想点开听的,但是还是没忍住,点开听了一下。接着就忍不住又听了第二遍。

  阮风和吹完头发,拿起手机,发现季小礼没回复。

  估计是真的睡了。

  他点进游戏,准备进去做一下日常任务。然而刚刚进入“越见春和”这个账号,上百条私信消息塞爆了阮风和的邮箱。他微微皱眉,忽然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事。

  直接忽视所有陌生人消息,点开第一条好友消息。

  【玉星舟:哈哈哈哈哈,越老板你也有今天!】

  【玉星舟:我告诉你,你的墓碑我已经去观光过了。我截了100张图片,和你的墓碑合影留念。请你们帝阁下次打我们帮派的时候,放尊重点,给点面子。要不然我每天去贴吧论坛,把你的墓碑发一遍,保证一百天不重样。】

  阮风和扫了一眼,又看下一个人的私信。

  排行榜前一百名,除了借天一刀等几个和越见春和关系不好的大佬,其他人纷纷发来慰问。甚至有个不大熟悉的奶妈这样说道:【越老板,北苑说她被你拉黑了,没法给你发消息?她想问问,你怎么会死了。】

  阮风和从记忆角落里找出“北苑”这个人,然后顺手删除了这个奶妈。

  这么多幸灾乐祸的私聊信息,让阮风和大概拼凑出了事件的发生经过。估计是傻师父随手挂机——很可能是下了老万的车回家后挂了会儿机,结果正巧被人接了悬赏,然后杀了他。

  这时,玉星舟又发来一条私信。

  【私聊】玉星舟:越老板,你丢人的墓碑我已经发到我们帮派微信群里了。不用谢,好东西就要大家共享。

  【私聊】越见春和:也对,好东西就要大家共享。

  【私聊】玉星舟:?

  五分钟后。

  【喇叭】玉星舟:我艹你丫的越见春和,老子下次帮战,把你砍成棒槌!!!

  同一时间,有好事玩家发出喇叭。

  【喇叭】前线八卦记者:卧槽,大家快来汴京9线,坐标(911,134)。刚才越老板突然从天而降,砍死了玉老板,现在玉老板的尸体还热乎呢,墓碑也新鲜着呢,大家快来瞻仰遗容!!!

  玉星舟:“!#$@#%!@!!!”

  玉星舟万万没想到,他就是嘲笑越见春和挂机被人砍死,越见春和居然会亲自悬赏他,接着亲自接了悬赏,接着不怕辛苦地亲自动手……把他砍死。

  白衣剑客收剑入鞘,那清冷潇洒的身姿仿佛在说:看,你不用挂机,也能被我砍死。

  玉星舟:我靠你丫的越见春和!!!

  越见春和的墓碑过了半个小时的时间限制,早就消失。但玉星舟的墓碑还热乎着。

  玩家们兴奋地从杭州西湖跑到汴京,围观玉星舟的尸体和墓碑。

  玉星舟气得脸都绿了,可他只能眼睁睁看越见春和抬步离开。

  《侠客行》一区着实是个818绝缘体质,一天内,华山大师兄、武当大师兄纷纷被人砍死街头,都没在论坛、贴吧引起关注。玩家们围观大佬的墓碑后,又一心一意地投入到“如何提升修为”的伟大事业中。

  这一晚季小礼睡得极为香甜。

  可能是因为赶了一天路,玩了一天,确实累了。也可能是因为那个对他说晚安的声音,太过好听。季小礼一下子没忍住,听了十几遍。

  等到第二天,直到上线,季小礼看着帮派频道里的讨论才想起来……

  卧槽,他忘了昨天自个儿挂机,害得越见春和被全服的玩家围观墓碑了!

  季小礼顿时心虚到不行。

  他偷偷摸摸打开好友栏,发现越见春和不在线。再去看徒弟,奶茶小酥也不在线。

  松了口气。

  【帮派】老万:听说春和昨晚上死了?被一个小号给砍死了?

  【帮派】保护我方肉包:老万,你居然不知道这事?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帮派】老万:当然不知道啊,那时候我和鸽子正在回无锡的路上呢。

  【帮派】大森太甜:大佬们,我有截图!发到微信群里啦!

  众人去看了截图,立刻笑成一团。

  【春和死得太搞笑了!】

  【越老板居然也有这种时候……咳,有点想笑。】

  【虽然很不厚道,但我也想笑2333】

  【你们居然敢在帮派里笑越老板,难道你们不知道,昨天玉星舟笑了越老板后,被他当场杀了,血溅汴京城?】

  大家一吓,那人解释起来。

  很多帝阁玩家昨天因为帮派聚会,早早就睡了,压根没关注游戏里发生的事。经这人一解释,他们才知道,昨天越见春和被杀后,据说玉星舟私底下挑衅嘲笑得太过分,越老板亲自动手,让他体验了一把“成为墓碑”的感觉。

  帝阁帮众:“……”

  安静如鸡。

  同样安静如鸡的季小礼,却愣愣地看着这些字。

  所以说……徒弟没揭穿他,还帮他扛下了所有嘲笑?

  季小礼沉默半晌,又思索了一会儿,给徒弟发去一条微信。

  【香烤可达鸭:听说你昨天杀了玉星舟……徒儿,你嫉妒他有七个老婆?】

  发完消息,季小礼就下楼吃饭去了。

  餐桌上,他吃着鸡腿,就见季爸爸放下筷子。

  “过两天咱们去你二叔家玩,小礼,你记得收好行李。要不行,让李婶帮你。”

  季小礼咬着鸡腿,一愣:“去二叔家?”

  季妈妈惊讶地看儿子:“前两天不是说了么,你二叔家新买了个房子,咱们去给他热炕。”

  季小礼:“啊,好。”

  埋头吃完饭,季小礼要走的时候才想起来:“二叔家是在上海?”

  季妈妈呆了:“儿子,你不会真傻了吧?你二叔一直在上海啊,什么时候搬过家!”

  季小礼:“……”

  回到房间,季小礼收到一条微信。

  【我的沙雕徒弟:今天不把我逐出师门了?】

  季小礼:“……”

  【香烤可达鸭:孽徒,住口!】

  撩人要适可而止,否则再撩下去,可能就炸毛了。

  【我的沙雕徒弟:或许不是我嫉妒他,而是他嫉妒我。】

  季小礼:【???】

  玉星舟能嫉妒你什么?你连一个老婆都没有!

  【我的沙雕徒弟:他嫉妒,我有一个很会挂机的相公。】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