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师父我人傻钱多 第二十九章

作者:莫晨欢书名:你师父我人傻钱多更新时间:2018/12/29 10:26字数:265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晚上, 众人回到戒色家酒店,再次聚餐。

  越老板不请客, 戒色实诚很多,主动介绍了许多价格并不昂贵的特色苏帮菜。大家一边吃,一边聊着游戏里的事。恰巧今天晚上游戏里有帮战,对战帮派又是玉星舟所在的江山如画。

  戒色义愤填膺:“玉星舟这个狗贼, 有七个CP,坐享齐人之福!兄弟们, 给我砍死他!”

  帝阁帮众士气高昂“冲啊!!!”

  大家吃完饭,坐在一起玩游戏, 把玉星舟和他的七个CP砍了一遍又一遍。

  这场帮战是越见春和现场指挥的。

  以前季小礼就听鸽子说过, 每当帮派, 都是越老板上YY,语音指挥。只是季小礼进入帝阁后,越老板很少出现, 没怎么参加过帮战,或者参加了不指挥。

  “他是我徒弟, 我徒弟要给我当奶妈,当然参加不了帮战……”季小礼小声嘀咕着。

  第一次听越见春和帮战, 季小礼被他分到了二队。

  阮风和的指挥秩序井然,他每次都简单地说出玩家名字,简明扼要地用三五个字告诉他要做什么。这时候他的声音不再仅仅是好听, 而是拥有一种特殊的力量。他的语气肯定而不容拒绝,声音里带着一股坚定的力量, 仿佛按他说的做,就一定能获得胜利。

  事实上,他们也轻松吊打了江山如画,地上躺着玉星舟和他的七个女人的尸体。

  打完帮战,季小礼抬起头,看到阮风和在喝水。

  他握着一只宽口玻璃杯,修长的手指按在有棱角的杯子上,脸微微仰着,喉结随着喝水的动作上下移动。喝完水,他低下头,目光准准地找到季小礼。

  季小礼一吓,立刻低头,装作玩游戏的样子。

  阮风和想说什么,最后又没说。

  十点多,这次聚会结束。

  肉包:“戒色已经给大家开好了房间。离得近的兄弟晚上回去的话,注意安全,到地了给我个电话。离得远的兄弟就住在这儿吧,明天再走。”

  老万大手一挥:“我回无锡,鸽子和我一起。敬礼老弟,你好像是苏州的吧?”

  季小礼懵逼地点点头:“啊,对,我苏州的。”

  “那顺路啊。走吧,你别坐高铁了,怪麻烦的。跟我一起,我送你回去,就稍微绕一下,很近的。”

  季小礼笑道:“好呀。”

  肉包和戒色把离开的帮众一个个送走。

  越见春和是上海人,他并没有走,也跟着他们一起送人。

  将季小礼送到老万车上时,肉包和戒色站在前驾驶座旁,和老万说话。越见春和一个人站在后座的窗户旁,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看着季小礼。夜色将阮风和这张俊美的脸隐去了大半,霓虹灯照在他的半张脸上,让他多了几分烟火气。

  “走了?”

  季小礼:“啊,嗯……”

  阮风和:“到家给我微信。”

  季小礼虽然是个心大的,反应也比较慢,但不是真的蠢。下午阮风和对他掉马后,他第一时间没感觉到生气,可是现在慢慢一品,上来了一点小脾气。

  徒弟骗他骗了这么久,生气!

  他还在徒弟面前说了那么多关于越见春和的坏话,更生气!

  这么一想,季小礼没回阮风和的话,直接一伸手,把车窗按上了。

  突然被挡在车窗外的阮风和:“……”

  老万开着车离开,阮风和看着车屁股,闻着车尾气,不由笑了。

  肉包正巧看到:“越老板,笑什么呢?”

  阮风和:“不觉得挺可爱的么。”

  肉包:“啥?”

  啥玩意儿可爱,老万???

  阮风和没回答,走向停车场,开车回家。

  上海离苏州很近,晚上车又不多,老万开着车,三人在车里有说有笑。

  季小礼心想:越见春和是阮风和又怎么样,他徒弟是越见春和又怎么样,和他有关系吗。

  这次聚会后,季小礼加了帮派的微信群。群里正聊着今晚线下聚会的事,来参加聚会的成员兴奋地向其他人描述越老板的“美貌”。大家聊得兴起,忽然有人问道:【诶,奶茶老板没去?前几天帮主不是说,奶茶老板也会去的吗?】

  【对啊,今天奶茶老板没来啊,帮主,出什么事了吗?】

  【保护我方肉包:哈哈……奶茶老板啊,奶茶老板今天临时有事,就没来。下次我们聚会再喊他好了哈哈哈……】

  季小礼关了帮派群,冷哼一声。

  奶茶老板有事?

  你们奶茶老板今天中午请你们吃了一顿,下午还带你们去私人俱乐部玩!

  有些事季小礼一想,突然琢磨出不对来。

  他抬起头:“那个,老万,鸽子……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徒弟是谁?”

  老万和鸽子一愣,回过头齐齐道:“咦,你也知道了?”

  季小礼:“……”

  果然嘛,肉包、老万和鸽子都知道奶茶小酥就是越见春和!

  鸽子:“咱们帮知道的人不多,就你、我,老万,肉包还有杨修。我以为春和练个奶妈是给自己当绑定奶的,但是不知道他什么意思,突然还批了个马甲,搞得好像真存在奶茶小酥这个人一样。现在可好,他自个儿没绑定奶了,我看他都成你的绑定奶了,敬礼。”

  老万也觉得莫名其妙:“就是。这么牛批的一个奶妈,也花了春和不少心思,氪了不少。但他居然不给自己奶了……我也不懂他在想什么。敬礼,你徒弟对你真好。”

  鸽子也点点头,只能用这个理由来解释:“春和居然这么尊师重道,我以前没发现啊。”

  被他们这一说,季小礼也发现,奶茶小酥几乎是他的绑定奶。

  当初他问徒弟,作为男人为什么要练奶妈号,徒弟告诉他:我要奶一个人。

  那个人肯定不是季小礼,按道理说,就是他的大号越见春和了。

  可是徒弟现在完全不去奶大号,每次下副本、PK都是奶季小礼。

  想着想着,季小礼心里乐了,原本就没多生气,现在又开心起来。

  这时,他的微信响了一声,打开一看。

  【我的沙雕徒弟:[图片]】

  徒弟给他发图片了?

  季小礼赶忙点开。

  这竟然是一个微信聊天截图,是阮风和和一个人的对话。

  【酹江月:越老板,救救孩子,做个人吧。每次PK匹配到你,我都被你几下锤死,能不能给点面子,让我赢一局?就一局?】

  【酹江月:越老板,夸你呢,你都不给个回复?】

  【Cyril:今天打败你的不是我。】

  【酹江月:???】

  咦,酹江月?这不是今天下午被他打败的武当么。

  这时,季小礼又收到阮风和的消息。

  【我的沙雕徒弟:他夸你,你觉得下次要让他吗?】

  季小礼忍不住乐了,非常严肃地打字:【不!全服第一武当了不起嘛,比越老板差远了。谁让他修为不够,要让他知道这个世界有多么的残酷。】

  【好,不让他。】

  过了一分钟,阮风和又发来一张截图。

  【Cyril:他说不让你。】

  【酹江月:???】

  【酹江月:姓越的,不让就不让,下次老子把你吊起来打你信不信!】

  阮风和又给季小礼发消息。

  【他说要把我吊起来打。】

  季小礼:【怕他?别说你了,就是我上,我都能打他十个来回!】

  【不生气了?】

  季小礼一愣。

  【其实老万的车窗没贴防偷窥窗膜。】

  季小礼:【?!】

  【到哪儿了?】

  季小礼反应过来,这是问他车开到哪儿了。

  【告诉你干嘛?】

  阮风和回到家中,给自己倒了杯热水。看着这行字,他一边喝水,一边发了句语音。

  季小礼下意识地点开。

  老万:“咦,我刚刚是不是听到春和的声音了?听错了?”

  鸽子:“哈哈哈,你可别吓人。”

  季小礼捂住手机,偷偷摸摸地戴上耳机。

  “要怎么做,我的小师父才不生气,嗯?”

  季小礼被这个故意拖长的尾音迷了几秒,等他回过神,想了想,脑子一抽,打字:【让我上你的号,我要试试成为越老板的感觉!】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