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师父我人傻钱多 第二十八章

作者:莫晨欢书名:你师父我人傻钱多更新时间:2018/12/28 10:42字数:427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越见春和坐在季小礼的正对面。

  包厢里一共有两张大桌子, 三十多人。越见春和一来,大家都不再说话, 悄悄地偷看他。过了几分钟,这种情况才好起来。大家又吃吃喝喝,越见春和也和肉包、戒色几人交谈。

  除了长得出乎所有人预料,越老板和其他人似乎也没差别。

  只有季小礼知道:差别大了去了!

  阮风和!

  老同学口中的太子爷, 回去继承家业的那个,居然是越、见、春、和!

  这特么是阮风和啊!

  老同学在大学群里吹了不知道多少次的阮风和, 他竟然是越见春和!

  季小礼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原来成绩好的人也喜欢玩游戏”,接着才想起来:他该不会也认出我了吧?

  季小礼一边埋头吃饭, 一边摇摇头:“不可能不可能, 我就和他见过一面, 还隔那么远。他这种人怎么会记得我这种小人物。”

  桌子的对面,戒色正和阮风和说话。阮风和附耳听着,目光却微微抬起, 看着正对方的季小礼。

  季小礼今天穿了件蓝色的小棉袄,他皮肤很白, 深蓝色的外套一穿,更显得皮肤白嫩、年龄又小。

  这次没再穿反衣服了?

  看着季小礼一连喝了两碗汤, 阮风和皱了皱眉,找来服务员。

  “点了几份汤?”

  服务员小声报出几个名字。

  阮风和一听,接下来居然还有五份汤。他一下子明白怎么回事, 看向戒色。

  戒色双手挡在胸前,一脸无辜:“我可不是因为那些汤贵才点的, 明明是大家都想吃。不信你问大家。”

  阮风和对服务员道:“退了那几道菜,改成……”

  季小礼突然发现没汤喝了,不过很快上了几道大龙虾、大闸蟹。身为苏州人,季小礼双眼一亮,又开开心心地吃了起来。

  美美地吃了一顿,帝阁的聚餐并没有到此为止。

  越见春和去签账单,大家坐在包厢里聊天。

  “敬礼,你看上去好年轻啊,是不是还在上大学?”

  季小礼不是第一次被人说年纪小:“没啊,我今年刚毕业。”

  红烧乳鸽闻言也惊讶道:“看不出来啊,我还以为你大一大二呢。”

  有人问:“你在苏州上的大学吗?”

  季小礼:“不是,我在南京,C大。”

  “这么巧,我就在你隔壁!不过我今年才大二。”

  聊着聊着,话题不可控制地偏到了越老板身上。

  一个马尾辫小姑娘坐在沙发上,惊讶道:“我到现在都不相信,越老板居然长那样。这也太帅了吧。又有钱,长得又帅,还那么有气质,难怪北苑那么死心塌地地喜欢越老板了。诶等等,该不会北苑现实里也认识越老板,知道他长这样?”

  肉包哈哈一笑:“不错嘛,啾啾,这都被你猜到了?没错,以前我们一区的高修在上海聚餐过一次,当时北苑也来了。”

  叫我啾啾啊:“那北苑老板追求越老板我能理解了。我要没男朋友,我也要追越老板。”

  “有男朋友我也追,只要我是个女人!”

  “哈哈哈哈哈。”

  过了一会儿,越见春和和戒色一起回来。

  肉包道:“晚上还有一顿,咱们下午先找个地方玩?”

  阮风和看了眼包厢的人,季小礼觉得他好像在自己身上多停了一秒,但他很快看向肉包:“我朋友在附近有个俱乐部,我和他提前打过招呼,下午没人。”

  红烧乳鸽举起手:“走喽,吃大户喽!”

  季小礼挠挠头:他想多了。

  越见春和口中的俱乐部,位于静安区核心地段。很难想象在上海的市中心,还有这么一大片地方被绿茵覆盖。大家进了俱乐部,都兴致高昂。只有季小礼没精打采,他掏出手机,看着微信上自己给徒弟发的消息。

  好奇怪,这么久了,徒弟一直都没回复过。

  徒弟到底在哪儿啊。

  季小礼一下子对这次的见面会失去了大半的兴趣。

  到了俱乐部后,这种无聊感更加明显。

  这种高级俱乐部里,除了赌博外,还有一些室内高尔夫、保龄球、台球可以玩。然而季小礼一个都不会。

  肉包:“咱们是和谐聚会,赌博一类不玩。”

  季小礼本想说“我斗地主还蛮厉害的”,如此一来,他只能站在一旁干瞪眼,无事可做。

  季小礼坐在旁边无所事事,大家都有事可做,没人注意到他。

  这时,阮风和走过来:“不玩保龄球?”

  季小礼摇头:“我不会。”

  阮风和似乎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他默了默,问:“你会什么?”

  季小礼非常认真地想了想,语气真诚:“我挺会钓鱼的。”

  “……”

  片刻后,阮风和找来俱乐部经理:“找点鱼,这位先生想钓鱼。”

  俱乐部经理错愕地看向季小礼,季小礼被他看得莫名其妙,不知道阮风和他和说了什么。这经理微微俯身:“好的,我们会尽快满足这位先生的要求。”

  季小礼:“?”

  什么玩意儿???

  十分钟后,季小礼和阮风和被经理带到俱乐部二层的游泳池。季小礼刚想说“我也不会游泳”,就见到一条红色的东西从游泳池碧蓝色的水中一窜而过。

  季小礼惊恐道:“卧槽,锦鲤?!”

  只见这池子里,赫然游着七八条锦鲤!

  经理:“如果不是想吃,只是单纯地想钓鱼,锦鲤应该可以。这是我们最快找到的鱼了,这是您的鱼竿,先生。”

  季小礼目瞪口呆地接过鱼竿,等经理走了,他惊骇道:“不是吧,还有这样的?这是游泳池啊,游泳池!都是消毒水、还有铜!鱼在这里面游真的没问题吗?”

  阮风和居然也拿了一只鱼竿,非常熟练地把钩子甩进池子里。

  “不会游太久,只游一会儿。”

  季小礼一下没反应过来,等他明白越老板的意思:“不是,就算鱼没事,我们居然在游泳池里钓鱼???”

  你见过有人在游泳池里钓鱼的吗!

  钓了半天,季小礼没钓上来一条鱼。他深深觉得:一定是游泳池不对!要不然为什么阮风和也一条鱼没钓上来?

  半个小时后,季小礼和阮风和结束了这场莫名其妙的钓鱼游戏。他们回到一层,红烧乳鸽一看到他们,便大声道:“我跟你们说,越老板的号特别牛批。我玩过他的号,简直是另一种游戏体验。越老板,今天大家都在,你要不要把你的帐号贡献出来,让大家都试试?”

  大家发出一阵欢呼,开始起哄。

  越见春和拿出手机,递给红烧乳鸽。

  红烧乳鸽打开游戏,所有人兴奋地围在她身边。红烧乳鸽是个天山,对华山的技能了解不多。她摆弄了一会儿,发现玩得不大好,于是她抬起头:“敬礼,你是咱们这儿第二强的华山,要不你来试试越老板的号?”

  众人的目光刷的转向季小礼。

  季小礼钓鱼钓累了,正坐在角落偷偷摸摸地吃蛋糕,突然被人点名,他差点一口蛋糕呛着。

  “啥,我来?”

  红烧乳鸽:“对啊。春和不算,青莲剑歌又没来。你不就是咱们帮最强的华山了?我记得你PK排行也很高啊,快,来试试越老板的号是什么手感。”

  季小礼蠢蠢欲动。

  打竞技场这么久,他也喜欢上了PK。能用越见春和的号PK……

  季小礼默默抬起头,看向越见春和。

  越见春和静静地看着他,浓墨般的眼眸里看不出特殊的情绪。他微微一笑,鼓励道:“试试?”

  季小礼捋起袖子:“试试就试试!”

  季小礼接过越见春和的手机,点开竞技匹配。

  越见春和是PK排行榜第一,又是全区修为最高的玩家。过了三分钟,才匹配到对手。

  对方竟然是另一个区赫赫有名的大佬,全区第一武当,修为2W3。

  发现自己和越见春和匹配到一起,对方发来六个点。

  季小礼气势汹汹地开始PK,武当道长不停躲避,季小礼就在后面猛追。抓住机会,季小礼打出一套连招,将武当控住,几乎一眨眼就打掉了对方大半的血。可季小礼还没松口气,就见这道长突然升天。

  季小礼暗道不妙。

  在场的一个武当也惊呼:“不好,给他开出大了!”

  这武当一开大,季小礼整个人被他控住,压根动不了。

  对方修为只比越见春和低1000,两人PK,胜负就在伯仲之间。这人眨眼间就打空了季小礼的血条,幸好这时触发了越见春和的极品金色技能“回光一现”。季小礼的血条完全空了,但是得到5秒无敌状态。

  武当道长心如死灰地从空中落下,几下被季小礼打死。

  大家都松了口气,红烧乳鸽接过手机:“我就说吧,越老板的帐号有多好?全区最强!要不是碰到的是第一武当,随随便便,几下打死了事。”

  季小礼没说话,心情却不大好。

  他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游戏。

  别人可能没看出来,但是他知道,自己刚才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

  那个武当一看到对手是越见春和就发来六个点,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是越见春和的对手。越老板每次和他PK,都把他打成棒槌,打的他时时刻刻想退游保平安。然而换成季小礼和他交手,季小礼差点被他打死。

  要不是越老板的帐号实在太好,季小礼早就死了。

  如果是越见春和来玩,肯定打得很轻松。

  如果是徒弟来玩,应该也非常简单……

  季小礼慢慢想远了。

  “你刚才有个小失误。”

  季小礼猛地回过神,扭头看向身后。

  不远处,红烧乳鸽等人疯狂研究越老板的帐号,在得到后者允许后,他们打开越见春和的仓库,看着里面堆积如山的极品装备发出一声声惊叹。越见春和本人却走到了季小礼身后,他低头一看,发现季小礼正在匹配竞技。

  正巧他匹配到了一个对手,也是一个非常强的武当。

  季小礼没时间和越见春和说话,赶忙低头操作PK。他的帐号没越见春和那么好,打起来有点费力,伤害也不够高。就在那个武当即将开出大、控住季小礼时,一只手猛地握住了他的手机。

  季小礼身体一震。

  “这里,你的技能操作不够连贯。”

  四只手握在小小的手机上,肌肤相贴。这个人从背后伸出手,几乎是以一种抱住他的姿势,帮他打PK。季小礼清晰地感觉到阮风和的呼气微微吹在他的后脖子上,又痒又热。他用好听至极的声音,轻轻说着:“这个时候不要接‘流星逐月’,用一招‘快雪时晴’……”

  这声音清润明越,仿佛山风吹过竹林。

  游荡在每个字节间清朗的触感,让季小礼头皮发麻,浑身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可他还在说,用那好听又熟悉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非常有耐心地教着。

  二十秒后,对手武当倒地身亡。

  季小礼却感觉过了一个小时。

  忽然,他扭过头,看向身后的阮风和。

  两人四目相对。

  良久,阮风和松开手:“你操作很不错,但是具体实操还是差了点经验。”

  季小礼张了张嘴,没说出话。

  他睁着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认认真真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然后,他没有移开视线,依旧看着对方,却忽然用右手退出游戏,同时打开微信。

  找到“我的沙雕徒弟”,连季小礼都没发现,他的手指在微微颤抖。他点进聊天框,随便输入了一个表情。

  下一秒,红烧乳鸽手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微信消息提示音。

  红烧乳鸽一愣:“春和,有人找你。”

  既然有人找越老板,红烧乳鸽等人当然不会霸占他的手机,决定去玩桌球。他们把手机还给阮风和,季小礼眼也不眨地看着他,只见阮风和同样定定地望着他,盲打操作,打开微信界面,按下了语音说话键。他看着季小礼的眼睛,说出了一句话。

  “嗡——”

  季小礼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看着徒弟发来的语音消息,忍了半天,还是按了下去。

  清润如月的声音立刻传来。

  宽敞明亮的高级俱乐部中,帝阁玩家们嘈杂的背景音令阮风和的声音显得更加好听。他的目光凝视在季小礼身上,那双好看的眼睛正望着他,那张好看的嘴唇在对他说话,还有一股清新好闻的味道,萦绕在季小礼的鼻间,这味道属于阮风和。

  他说的是:

  『对不起,师父……我就是越见春和。』

  这一瞬间,看着这个人,季小礼的第一感觉竟然不是被欺骗后的暴怒,而是心脏扑通扑通的急促跳动。

  阮风和:“小礼,对不起……我是奶茶小酥,也是越见春和。”

  心脏仿佛被人猛地攫住,扔进了充满棉花糖的大床垫。

  没有来得及生气,季小礼忽然意识到——

  他好像真的,喜欢上了他的徒弟。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