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师父我人傻钱多 第二十七章

作者:莫晨欢书名:你师父我人傻钱多更新时间:2018/12/28 10:39字数:434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寂静的深夜, 季小礼的卧室里亮着一盏台灯。他缩在被子里,双手拿着手机, 听着另一端传来的声音,心脏跳得快了几分,心思也渐渐飘远。

  忽然,他回过神, 发现自己竟然有一分钟没说过话了。

  可徒弟也一分钟没讲话。

  季小礼立即道“我不猜”

  奶茶小酥的声音依旧好听,仿佛蛊惑孩童走进沼泽的吹笛人, 低声说着“真不猜”

  季小礼有原则极了,他吞了口口水, 表示自己不受任何诱惑“不不猜”

  别说话了, 再说就猜了。

  “哦, 不猜算了。”

  季小礼“”

  你就不能再问一下吗

  季小礼有点郁闷,心里堵着不大舒服。他随口道“我猜不是。”

  “那你再猜。”

  再猜

  那不就是说

  呼吸骤然漏了一拍,季小礼愣愣地看着手机屏幕。高清晰度的屏幕上, 华山剑客站在星空之下,白衣峨眉紧紧地依偎着他。因为站久了没移动, 女峨眉自动做出一个仰望星空的系统动作。

  眉如远黛,宁静致远。

  季小礼的心情突然好了, 他语气都欢快了几分“猜什么,为师不猜了。爱咋咋地,我才不猜”

  徒弟轻轻笑了一声。

  季小礼微微红了脸, 心里哼了一声,开开心心地和徒弟继续放烟花。

  季小礼和奶茶小酥的等级越来越高, 实力也非常强。他们再也不是帮里的小号,需要大佬帮着带副本。他俩也开始带小号做副本。

  这些事都是由肉包负责的。他是帮主,招揽新人、分配任务,都是他的事。不过奇怪的是,季小礼慢慢发现肉包从来不单独喊奶茶小酥帮忙带新人。他总是喊季小礼,喊完季小礼后,再装模作样地问上一句敬礼,你徒弟有空吗让奶茶老板也来帮帮忙呀。

  季小礼去喊徒弟,徒弟当然会过来带人。

  找到空闲,季小礼私下询问肉包为什么每次都喊我,不直接喊我徒弟

  肉包一惊,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才道奶茶老板可是排行榜第三的大佬。

  季小礼不服气我也是总排行榜第28名的大佬

  肉包“”

  你说这话你自己有底气吗

  季小礼也觉得心虚。第三和第28好像确实差蛮多的。不过他还有理由你喊戒色和鸽子的时候,一点都不客气。他们一个排行榜第五,一个第八呢。也没比徒弟差多少。

  肉包意味深长地看着季小礼,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以后你就知道了。

  季小礼“”

  什么玩意儿。

  距离圣诞节还有半个月,一切都非常和谐,没发生太大意外。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特殊的事,就是红烧乳鸽某天走到月老庙散步,凑巧到了相思树飘落叶的时间,她随手那么一捡,竟然发现了自家c的红叶

  红烧乳鸽没想太多,非常开心地看了叶子上的字,然后

  喇叭红烧乳鸽葱烧海参老娘要和你离婚离婚离婚

  系统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玩家“红烧乳鸽”休书一封,与玩家“葱烧海参”发断情绝。“红烧乳鸽”寄出100万铜币,愿双方再会无期,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全世界的玩家“卧槽”

  帝阁全体玩家“卧槽”

  季小礼“卧槽”

  这一声声的卧槽,不是没有理由的。

  红烧乳鸽的c葱烧海参,是天山排行榜第4名的高修大佬。两人一向感情和睦,红烧乳鸽整天以欺负老公为乐,据说两人已经奔现,就等着葱烧海参海归回国,就结束异国恋。

  事后季小礼从肉包那儿听到了事情真相。

  原来红烧乳鸽捡到了两人当初结婚时写下的红叶信,葱烧海参在红叶上写的是

  老鸽脾气差成这样,除了我谁还要她。唉,被家暴的第一天开始了。

  季小礼“”

  这算什么离婚,这压根就是打情骂俏

  和季小礼猜的一样,没两天,葱烧海参就把媳妇哄了回来,两人又甜甜蜜蜜地结了次婚。这次葱烧海参遵循媳妇教诲,老老实实地在红叶上写下“我媳妇是全天下最好最美最善良的姑娘”,红烧乳鸽这才罢休。

  红烧乳鸽你小心点,以后我没事就来相思树看看,万一让我知道你写的不是这个呵呵。

  葱烧海参

  经过这件事,季小礼突然有点好奇,自家徒弟在红叶上写的是什么。

  他完全没长脑子,有了想法,直接就问了徒弟。

  老师立正敬礼徒儿,当初咱们结婚的时候,你在红叶上写的是什么啊。

  奶茶小酥

  奶茶小酥红烧乳鸽的事

  季小礼你也知道啊。徒弟,快说你写的是什么,你该不会也说我坏话了吧

  嘴上这么说,季小礼心里却在反思徒弟不至于写他坏话吧他可是全天下最好的师父了,有他这么好的师父,完全是徒儿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奶茶小酥你猜。

  季小礼“”

  你猜我猜不猜

  这次奶茶小酥是打字问出的话,没有声音加成,季小礼完全不吃这一套。他暗下决心,以后每天都要去月老庙看看,万一哪天就捡到徒弟写的红叶了呢。

  半个月后,终于到了圣诞节。

  一大早,季小礼火急火燎地吃完早饭,赶到火车站。抵达上海后,他按着肉包给的地址,很快找到戒色家开的酒店。

  这家酒店位于南京路附近,酒店正面朝着黄浦江。道路两旁人来人往,全是游客。季小礼是苏州人,家离上海近,是最早到达的玩家之一。他有些紧张,站在酒店门口不知道该找谁。

  另一边,肉包和戒色刚从酒店走出来,就看见一个穿着蓝色短棉袄、皮肤很白的年轻人。

  这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岁出头,长得很嫩,又秀气。手里拿着一只手机,眼睛四处乱瞟,一副不知所措的懵逼样。

  肉包走上去,对暗号“侠客行,帝阁”

  季小礼听到这话,惊喜地直点头“对对对,我是来参加聚会的。”

  肉包哈哈一笑,伸出手“来得这么早,说话还有点苏州口音嗯,我猜猜,敬礼”

  季小礼被这推理能力惊到了。他伸出手握住对方,用自己仅存的脑细胞想了想,也推理道“你看上去30岁的样子,还在门口等人。你是肉包,还是戒色”

  “我才是戒色。”站在一旁、穿着羽绒服的平头青年走过来,他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阿弥陀佛,施主,可别认错人喽。”

  季小礼对着戴眼镜的肉包说道“那你就是肉包”

  “哈哈哈,我媳妇是肉包,我是保护我方肉包。走吧,昨天晚上已经 来了好几个了,他们都在屋里。”

  季小礼连连点头,进酒店的时候他想到“对了,我徒弟来了没”

  戒色“你徒弟奶茶小酥”

  肉包“春咳,你徒弟没来呢。等他来了,我叫你。”

  季小礼双眼发亮。

  肉包可不知道他和徒弟的赌约,徒弟也不会瞒着肉包自己的身份。到时候肉包一来叫他,他不就知道谁是徒弟了

  季小礼“好咧,我在里面等你们。”

  季小礼打着如意算盘,美滋滋地进了酒店,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一层的某个大包厢。

  一进去,他就被房间里的玩家团团围住。

  这房间里已经来了八个人,三男五女。大家互相介绍了一下。原本季小礼还有点忐忑,但是大家都很热情,一旦报上游戏id,把人对上后,季小礼立刻觉得熟悉起来。

  “我是老师立正敬礼。”

  闻言,一个高挑的短发女生站起来“敬礼”

  季小礼笑起来,嘴边有个不深的小酒窝“鸽子”

  大家聊成一团。

  不知是谁提议可以玩游戏,九个人开了一个队,一起下副本刷怪。

  红烧乳鸽感慨道“没想到我参加游戏聚会,还得带小号刷副本”

  季小礼操控华山剑客正在打boss,完全没时间说话。随着时间过去,来的人越来越多。

  十二点多,肉包和戒色回到包厢。

  肉包无奈地说道“有几个人航班延迟,中午赶不上了,只能和咱们吃晚上那顿。咱们先开始吧。大家都认识了”

  一个女孩子忍不住问“帮主,越老板也航班延迟了”

  肉包“没,春和堵车。他上海人,刚才我和他打了电话,他好像堵高架上了,一会儿就到。”

  听到越见春和的名字,季小礼还是有点呼吸混乱。不过他很快平复,问道“那我徒弟呢”

  肉包面色古怪地看着季小礼“奶茶啊应该很快也到了吧。”

  红烧乳鸽“不等他们了。老万也堵在高速上了。我早跟他说,咱们从无锡过来坐高铁好了,他非要开车。这下好了,堵着了吧。咱们快吃饭,饿死我了。”

  肉包哈哈一笑“嗯,你们越老板刚才在电话里也和我说,让咱们先开始,他说他等会儿来结账。”

  戒色闻言双眼一亮“春和请客来来来,大家随便点,我和你们说,我家最贵的是波士顿龙虾、这个三色素糕好不好吃管他好吃干嘛,好吃重要吗越老板请客,咱们吃大户啊”

  有戒色这个地头蛇在,他拿过菜单,毫不客气地点了两桌子菜。什么贵上什么。

  半个小时后,大家吃吃喝喝,聊得热火朝天。季小礼没心情吃饭,随便吃了两口。他莫名有点心不在焉,忍不住拿出手机询问徒弟到哪儿了。可是不知为何,徒弟没回复。

  季小礼想了想可能在开车,没看见

  对了,徒弟好像也是上海人,今天也说要开车过来呢。

  吃到一半,忽然,肉包接到一个电话。众人停下筷子,好奇地看他。

  肉包说了一会儿话,神秘兮兮地看向众人“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要听哪个”

  我就是肉包直接踹了一脚自家老公“都说卖什么关子”

  妻管严肉包老实交代“好吧,好消息是,你们越老板终于来啦,我得去门口接他。”

  玩家中一阵窸窸窣窣的交流声,有人问“坏消息呢”

  肉包语气冷淡“哦,坏消息是,老万正好也到了,在门口和越老板碰上了。我还得顺便去接他。你们等会儿可以猜猜哪个是越老板,哪个是老万。猜中没奖,重在参与。”

  肉包很快离开包厢,玩家们全都好奇极了,不停讨论。

  除了肉包,红烧乳鸽和戒色是在场唯二见过越见春和的人,大家赶忙问他们俩越老板到底长啥样。

  “越老板帅吗他到底多大,有人说他才17岁,有人说他都40了。”

  戒色“阿弥陀佛,你们越老板要请客呢,贫僧不说话,万一暴露他身份,他不请客怎么办。”

  红烧乳鸽更直接“不说。我看你们谁能猜中。春和和老万一起来,啧啧,他俩完全是两个样子,视觉冲击啊。”

  大家的好奇心一下子被勾了起来。

  等了五分钟,包厢大门被人轻轻敲响。所有人都伸长脖子,好奇地看向大门。

  季小礼心里也打起了鼓。

  越见春和就站在门外

  他忽然觉得特别没有安全感,忍不住又打开手机,给徒弟发了条微信徒儿,你什么时候到啊。

  刚发完,一道清脆的手机消息提示声在门外响起,季小礼愣了愣,抬头看向大门。

  包厢的门被人打开,第一个进来的是肉包。他嘿嘿一笑,众人不给面子地齐齐嘘声。

  肉包“这不就来了么猜猜看,谁是越老板,谁是老万”

  说完,肉包走进包厢,往旁边让了让。第一个走进来的是个魁梧的大汉,长得有点凶,即使穿着棉袄,都藏不住他一身剽悍的腱子肉。

  包厢里的女孩子们二话不说,赶紧道“肯定是老万,肯定不是越老板”

  有男玩家不乐意了“为什么不是越老板,我看挺像的啊。”

  老万压根不知道肉包和包厢里玩家打赌的事,他摸了摸头,有点懵逼“我是不是不该进来那我走好了”说着,他故作失望地转身离开,一副十分受伤的模样。

  众人正准备出声挽留,只见老万还没走两步,就被一个人挡住去路。

  这人微微一楞,似乎也没想到老万会突然转身离开。他站在门口,眉头微微蹙起,墨色的瞳孔打量了老万一眼。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静默片刻,反问“不进去了”

  房间里一片死寂。

  季小礼睁大眼睛,错愕地看着门口的那个人,脑子里瞬间浮现出一幅画面。

  铺着金色落叶的大学里,被学弟学妹们仰慕敬重的传说级师兄。长得太过好看,好看到让人不能一下子把他和那些牛逼的学术成就联系在一起。可他又气质清冷,那时候季小礼能感觉出来,即使这个人看他的时候笑了,可对他并没有任何好感,只是礼貌性地笑了一下。

  “越越老板”有玩家不可思议地问出口。

  戒色直接拍了桌子“春和,说好的你买单,不许反悔”

  越见春和走进包厢,目光环绕一周,最后停在季小礼身上。

  季小礼顿时挺直了背,下一秒又觉得不大对,赶紧把头低下。

  越见春和微微一笑,还是那种根本没笑到心里的、礼貌的笑,却让包厢里响起一道道短促的惊呼声。

  “嗯,我请客。”

  “越老板仗义”

  季小礼恨不得把头埋进桌子底下。

  妈呀,为什么越见春和会是阮风和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