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独尊 第1752章 伤心的晏万钧

作者:犁天书名:三界独尊更新时间:2015/09/06 22:39字数:391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黑玉灵珊梅自身,没有侵性,没有攻击性。但是,黑玉灵珊梅有一个极大的特性,就是他的兼容性,还有潜伏的属性。万钧长老可知道,黑玉灵珊梅,在灵药界,是用于炼制毒药的常见灵药?”

  “炼制毒药?”晏万钧勉强笑了笑,“炼制毒药?就算是炼制毒药的材料,只要没有用于炼制,它也不存在什么危害****?”

  “呵呵,长老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江尘淡淡道,“这黑玉灵珊梅的潜伏属性,就在于它非常善于刺激其他灵药的毒性。黑玉灵珊梅和不少灵药,都能兼容。而且,它和很多灵药组合,都能催生出至毒之物来。甚至,它们都不用直接炼制,单单是两株灵药在附近,彼此产生的气息,在虚空中融合,亦能产生极为可怕的毒性。”

  江尘这话一出,晏万钧顿时了然了。心中剧震,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震惊之色:“这……这是当真?”

  “千真万确。就是这株,这株梦源草,应该是万钧长老的得意手笔吧?那黑玉灵珊梅的气息,可以和这梦源草散的气息融合。这两种气息融合之后,便会催生出大量毒气。这种毒,甚至还有些淡淡的香味,也不会刺鼻。尤其是在午夜之时,这种融合会加,散出来的毒,数量会更大更多。”

  “有这么可怕?”晏万钧此刻,已经信了七八成,他很了解江尘的性格,这绝对不是一个信口开河的年轻人。

  既然他敢这么说,这件事,只怕多少都有些靠谱了。

  一时间,晏万钧的表情,也是生动无比。

  “这么说,此时此刻,这毒气,已经在蔓延了?”晏万钧双目充满了阴霾。

  “现在还没有到午夜,没有经过一个周天,这毒还不至于致命。等到明天这个时候,这毒就已经侵入全身五脏六腑,到时候,便是神仙下凡,也是难救了。”

  晏万钧全身剧震,震惊之余,又有些庆幸。

  “来人!”晏万钧怒吼一声。

  早有晏万钧的几个得力幕僚亲随,纷纷从暗处钻了出来,“长老。”

  “去,去吧云驼山那个王靖给老夫请过来。如果他肯配合,就让他自己乖乖过来。如果不肯乖乖过来,不管你们动用什么手段,绑也要将他绑来。记住,老夫要活口!”

  晏万钧能做到太上长老,手段还是有的,手下的死士,也是有一批的。等他想明白了一点来龙去脉后,晏万钧立刻就有应对之策。

  江尘淡淡道:“战决,不可拖沓。当然,还需要提防,是否背后的黑手还在这云驼山一带,是否会庇佑。”

  晏万钧沉声道:“难道要老夫亲自走一趟?”

  “呵呵,这却是不必了。”江尘摇了摇头。

  “如此说来,这株黑玉灵珊梅,岂非留着祸害?”晏万钧眼中喷火,便要上前破坏这黑玉灵珊梅。

  “待老夫毁了它!”

  江尘却是忙道:“不必,不必。只要将这两物分开五百米区域,这两株灵药,便无法形成共鸣的。不过,这还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一般最好的处理办法,便是将这黑玉灵珊梅单独培育,在其周围布置一个法阵,让其气息无法和其他灵药的气息融合。”

  一般培育黑玉灵珊梅的人,都会这么去做。

  只不过,晏万钧在这方面的本事,到底还是差了一些。对这黑玉灵珊梅,知道的并不多。

  晏万钧心中还存有一些侥幸,忍不住问道:“小友,这黑玉灵珊梅,那王靖送给我,是不是仅仅是一场误会?或者说,这是一个巧合而已?连他知道都不知道这东西有此毒害的一面?”

  江尘淡淡一笑:“不会是误会。”

  “何以见得?”晏万钧心中还是不愿意接受,他根本接受不了,家族内部有人会害他?

  就算家族内部各大派系之间有些争斗,但也不至于要动手残害吧?家族内部一旦开始互相残害,这个家族还什么前途可言?

  晏万钧对家族,还是非常有感情的。他自然是不希望,家族内部会有人对他不利。

  “如果那王靖承认这黑玉灵珊梅是人工培育的,我还不敢下定论。但他既然一口咬定是天生天养,野生挖掘的,这谎言就比较明显了。因为这黑玉灵珊梅,人工培育的手笔,非常明显。绝非天地自然野生挖掘的。或许,他说天生天养的野生之物,更容易取得长老您的信赖。但是,这株黑玉灵珊梅人工培育的迹象,我一看便知。这个疑点表明,这王靖一开始就是居心叵测。把人工培育的灵药,说成天生天养的先天灵药。”

  晏万钧轻叹一声:“就算是这样,也可能是这王靖想讨好我,故意把东西说贵重点呢?”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所以我问长老你自己培育的那些灵药,是否有其他人知道。就是这个道理。我想,一定是有人知道这黑玉灵珊梅能和梦源草的气息结合。而长老你拥有梦源草的事,也一定早就被有心人算计在内了。不得不说,这是非常高明的布局。”

  晏万钧还是摇摇头,痛苦叹道:“老夫还是希望,这只是一个巧合。”

  巧合的概率,也不是完全没有,但绝对不足一成。江尘从各种角度看,这里头的疑点都太多太多。

  江尘也不好继续劝说什么,话他已经点名了。至于晏万钧怎么处理,这就不是江尘方便多说的了。

  江尘自问,自己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该做的。

  如果晏万钧一定要对晏家抱有幻想,抱有甜蜜的情感,这是晏万钧的事,他江尘也不可能强行让他做什么。

  那几名心腹扈从,很快就有人先行回来了。

  带来的消息,却是让晏万钧的表情更加坏了。

  “长老,那王靖,不在云驼山了。他在这边没有家室,也没有其他特别亲近的人。所以,其他人也说不上他去了哪里。”

  “不可能,他上午才送来这黑玉灵珊梅,这才多久过去,他就能失踪不成?”这事展到这一步,蹊跷就更严重了。

  江尘却是没有评价,只是在那黑玉灵珊梅上,开始布置起法阵来。这黑玉灵珊梅是好东西,却是没有必要糟蹋点。

  布置好法阵后,江尘又将那梦源草,也做了一些保护性的法阵。

  这么一来,这两种气息,是绝对不可能在这片虚空生交集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江尘还是让人将这黑玉灵珊梅搬离一些。

  晏万钧神情黯淡,任由江尘施展,他只是呆呆地看着,看他的神情,显然一下子颓废了好多。

  过不多时,又有亲随6续回来:“长老,找遍周边许多地方,找不到这王靖,好像他从这里离开后,就在人间消失了。”

  “会不会是畏罪潜逃?”又有亲随低声嘟囔。

  “逃?”晏万钧神情一愣,“若是想戕害本长老,本长老一定要他上天无路,下地没门!”

  晏万钧的神情,充满了怒意,显然是愤怒到了极点。

  他现在,越来越清醒,越来越觉得,江尘的推断是正确的。而他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他顾全大局,又有什么用?

  家族内部,果然还是出现问题,果然还是有人要来催他的命了!

  晏万钧对家族忠心耿耿,甚至有时候都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去守护家族。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愿意莫名其妙就死去。

  这样不明不白被害,这可不是他晏万钧能够接受的死法。

  死,要死得其所,要死的有价值。

  最没价值的死法,就是死在自己人手中。你把他们当自己人,恨不得掏心窝子,他们却时时刻刻惦记着你,恨不得置你于死地。

  晏万钧一时间,心中万念俱灰。

  “族长,族长……你要杀我晏万钧,何不再族老会上动手?兜兜转转,到了云驼山再下手,不觉得太拖沓了吗?”晏万钧似乎在自言自语,但这喃喃的声音,又不算轻。

  江尘看得出来,这晏万钧长老,是伤心到极点了。

  晏万钧没有了一厢情愿的想法后,脑子也是慢慢清醒。这么一看,想他死的人,最大可能性还是族长!

  晏万钧很清楚,这里头如果真有一个黑手的话,那么这背后的黑手,必定是族长,不会是别人。

  因为,知道他晏万钧培育灵药品种的,除了晏家族长,其他晏家高层,几乎没有人知道。

  因为,晏家其他高层,要么和晏万钧关系一般,要么对这种培育灵药的事根本不热衷,没心情去了解。

  从动机上分析,晏家的族长,也有充足的理由这么做。

  便在这时,晏万钧派出的随从中,又有一个人火急火燎地窜了回来,全身血污,肩膀有一处惨烈的伤口,看上去触目惊心。

  “长老,我们兄弟几个,寻找那王靖,却在王靖的洞府附近,遇到一个陌生面孔。这人见到我们,二话不说撒腿就跑。属下等人立刻拦截,却不想那混蛋手段了得,一招偷袭,差点要了属下的命。现在,兄弟们已经追击此人去了。”

  陌生面孔?

  江尘闻言,心中更加坚定自己的判断了,轻叹一声:“万钧长老,或许,给你送这黑玉灵珊梅的王靖,已经不在人世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