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独尊 778.第778章 诡丹流的偶像

作者:犁天书名:三界独尊更新时间:2015/06/15 22:27字数:418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现场九大裁判监督,想作弊自然是没有任何可能。

  毓丹王道:“赌斗双方,准备材料。时间有限,不要蹉跎。”

  江尘自然无需准备什么材料,这些丹药都是他炼制的,材料他身上自然备得很足。

  爆虎丹,半步芝仙丹,还有七品真龙丹,这三种丹药都是江尘之前精挑细选,打算拿出来作为太渊阁主打丹药的。

  如果不是太渊楼搅局,江尘完全有信心,凭借这些丹药,打开琉璃王城的丹药市场,在神农街市获得一席之位。

  哪想到,王庭大阀半路杀出,直接将他的计划打乱。这才逼得江尘忍无可忍,不得不出手反击。

  “事到如今,与王庭大阀注定要结下死仇。今日这赌局,必须要赢。必须将太渊楼镇压下去!”

  江尘也很清楚,只有自己赢得这个赌局,太渊阁才能顺顺利利开张。

  至于和王庭大阀结仇,这些事,暂时已经顾不得考虑那么多了。反正韦家和王庭大阀注定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

  只要王庭大阀不要在对面开张,今日的势头被打压下去,就算是王庭大阀,颜面受损之下,一时三刻想恢复元气,也是很难的。

  一念至此,江尘不再犹豫。

  这三种丹,都是江尘通过诡丹流的手段炼制出来,选材别具一格。

  见过了之前江尘的三生丹,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

  与江尘这边胸有成竹不同的是,荣丹王那边,显然心中还是有些阴影的。毕竟,万寿丹他炼制不了。

  万寿丹炼制不了,这一局他的胜算就微乎其微。这一点,荣丹王心知肚明。

  王腾见荣丹王这种状态,忍不住再度传音:“荣丹王,不要分心。就算这一局赢不了,后面还有两局的机会!你若这般自暴自弃,就是王庭大阀的罪人!”

  荣丹王浑身一震,全身冷汗直冒,不敢再胡思乱想,努力集中精力,全力以赴地炼制起来。

  不过,这一局荣丹王的确是没有任何胜算。

  此刻的江尘,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意境中,控火,热鼎,炼丹……

  整个过程,可谓是如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那种娴熟的手段,那种让人惊艳的技艺,当真是让得现场所有人大开眼界。

  神乎其技!

  大家一直都听说诡丹流很厉害,但是真正诡丹流的代表,他们也没见过几个。

  而今天,江尘向世人证明了诡丹流,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诡丹流之所以能够赢得这么多拥趸,绝对是有它的道理。诡丹流也绝对不是很多人贬斥的旁门左道!

  不管是不是诡丹流的粉丝,这一刻,大家几乎没有人去关注荣丹王在干什么。

  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江尘那边。

  是的,诡丹流的狂热粉丝,此刻自然是身心愉悦,享受着这种美妙的视觉盛宴。

  而中立党,则惊叹于诡丹流的手段和技艺,绝对是神工鬼斧,让人叹为观止。

  甚至是原来那些诡丹流的反对者,看到这般技艺,也是哑口无言。很想找点素材来抨击一下,却现根本无懈可击。

  丹道如海,海纳百川。

  炼丹流派很多,但诡丹流为什么能够吸引那么多粉丝,今日一见,大家终于知道了原因。

  围观的很多人,心中都是激动不已。尤其是那些狂热的诡丹流粉丝,都恨不得对江尘顶礼膜拜。

  这些人一直都是诡丹流的狂热粉丝,他们也一直致力于诡丹流的研究。只是,诡丹流这个标签好贴,但真正要进入诡丹流的大门,却是很难。

  现在市面上很多的诡丹流作品,诡丹流丹师,其实大多数只是挂羊头卖狗肉而已。

  他们只是打着诡丹流的招牌,实际上却只是粗通皮毛,有些甚至是狗屁不通。

  真正集大成者的诡丹流,几乎没有。

  近几百年来,诡丹流这一块,各种牛鬼蛇神有很多,但真正可以让人信服,让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膜拜的诡丹流代表人物,一个都没有!

  而今天的江尘,却是填补了这个空白。

  诡丹流的粉丝们都隐隐约约现,诡丹流的代表人物,终于浮出水面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本来,比斗的过程是很枯燥的。大家都更期待比斗的结果。

  可是,此时此刻,大家却非常享受这种比斗的过程,只恨不得时间能够走慢一些,能够让他们更清楚,更详细地观看诡丹流的炼制过程。

  是的,江尘的技艺,的确征服了很多人。

  虽然这三种丹药在等级上,的确不出众,算不得什么顶级丹药。

  可是,诡丹流的手段和技术,却是真真实实的。

  在大家看来,就凭这一点,这韦家的甄丹王或许称不上顶级丹王,但绝对称得上一代宗师。

  宗师是什么?

  宗师就是一个流派的杰出代表。只要他代表的这个流派被认可,而他本人也被认可,那就是宗师。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江尘炼制三颗丹药的度,显然比大家想象的要快很多。

  在限定时间走完之前的一刻钟,江尘便将三枚新炼制出来的丹药上交到九个裁判面前。

  而此刻的荣丹王,第二枚丹药还在收尾阶段。

  毓丹王等人接过丹药,验明了真身,确定这丹药是新鲜炼制出来的成品,也是赞不绝口。

  再看看荣丹王那边,胜负已经尽在不言中了。

  王腾虽然已经早早就猜测到这一幕,但胸口还是如遭重锤一样,脸色阴晴不定。

  赌局展到这一步,即便他不想承认,处于不利局面的,绝对是他王庭大阀,绝对是太渊楼。

  因为,太渊阁那边,已经出现了赛点。

  对方只要再赢下一局,整个大赌局,最后的赢家就会属于太渊阁!

  而他谋算了这么久,策划了这么久的太渊楼,将会成为笑柄,将会全部成为对方的产业!

  而他王庭大阀,也将成为太渊阁崛起的踏脚石,还会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笑柄。

  作为裁判,毓丹王却没打算照顾王腾的心情,中气十足地宣布:“第三环节,第一局,太渊阁胜出!”

  这没有任何偏向性的一番话,却如一柄利刃直接刺入王腾的胸口,让他简直有暴起杀人的冲动。

  毓丹王笑了笑,目光温和,带着几分试探性的意味问向江尘:“甄丹王,老夫有个不情之请。”

  “毓丹王但说无妨。”江尘倒没有装逼,人家对他客客气气的,江尘自然也没有理由黑着脸。

  “这些丹药,当真是鬼斧神工,让老夫深感佩服。不知道老夫可有幸得赠一枚,回去之后,好好观摩把玩?”

  江尘笑道:“长者问,不敢辞。”、

  他刚才炼制了三炉,每一炉都有好几颗。当下拿出九颗,每个裁判都兼顾到了。

  这般周到的做法,也让其他丹王裁判对江尘的观感大为提升。

  不管怎么样,这任何一颗丹药,价格都是不菲。随随便便就送出九颗,可见这韦家的年轻丹王,的确不是一般之人。

  江尘这般举动,外面围观的人,倒没觉得他是在贿赂裁判。毕竟,这只是丹王之间的友好交流而已。

  如果是行贿的话,断然不至于就拿这么一颗。而且更不可能公然行贿。

  但是,王腾却不这么觉得,阴着脸,冷冷笑道:“诸位大人,这小子公然赠送丹药,这似乎有点不妥吧?”

  毓丹王似乎早就猜到了王腾会这么说,淡淡一笑,手中抛出一枚储物戒指:“甄丹王,这九颗丹药的钱,老夫出了。公平买卖,免得授人话柄。”

  王腾的脸顿时绿了。

  心里暗恨,只觉得今天诸事不顺,好像整个琉璃王城,整个神农街市都跟他王庭大阀过不去似的。

  这几个裁判,平素都是中立的人,与他王家也没有翻脸,怎么今天一个个都好像跟王庭大阀有仇似的?

  他哪里知道,这些中立裁判,其实是被他一次又一次的举动和言语所激怒的。

  姬三公子见到王腾这般失态,悠悠笑道:“王腾,每一次都是你话最多。要说这赌斗的风度,你堂堂大阀子弟,还真得跟韦家学一学啊。你看人家韦家,多沉得住气?”

  四周围观之人闻言,都是哄堂大笑。

  的确,韦家父子一直都没怎么说话。相比之下,倒真是王腾上蹿下跳,说的话最多。

  几乎每一小局,他都有说不完的话。

  这么一比,倒还真显得他王庭大阀最缺乏风度。

  “少阀主,沉住气。”寒竹丹王传音劝道。

  那童家家主童先威,也是暗暗传音:“少阀主,不要中了对方的诡计。他们是故意激怒咱们,让咱们心浮气躁,影响荣丹王的挥。下面还有两局,只要正常挥,荣丹王六级丹王,还会斗不过一个二级丹王?这小子只不过是运气好,诡丹流的手段占了些优势而已。”

  王腾闻言,也是暗暗吃惊,努力让自己沉住气。

  赌局到这一步,也没有退路。

  几个裁判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会儿,嘀嘀咕咕了许久,终于商议出了下一局的赌斗方法。

  毓丹王道:“第三环节第二局,经过我们九个裁判的商议,决定每人拿出一种丹药,总共九种丹药。每种丹药一人一颗,分到赌斗丹王手中,各有九颗。而你们要做的,便是在规定时间内,分解这些丹药,将丹药的原材料写出来。在规定时间内,分解的丹药数目更多的人,赢得此局。”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