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独尊 第0579章 江尘你扮猪吃老虎(求月票)

作者:犁天书名:三界独尊更新时间:2015/06/15 22:26字数:434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先是杜立皇连续死而复活,再是木高棋无缘无故失踪。

  如果卫庆此刻还想不到是有人在作弄他,那他就白混这么多年了。

  “谁?到底是谁?”

  卫庆再怎么镇定,遇到这等诡异之事,也是有些慌了。站在中间,神识全开,东张西望,试图将捣鬼之人揪出来。

  便在此刻——

  咻

  一道道破空之声传来。

  迎面竟然连续几柄飞刀,以粉碎星辰一般的力量,激荡而来。

  肃杀之意,顿时漫溢整片密林。

  卫庆心头一惊,情急之下,却也没乱,脚步连连闪动,身形一晃,躲过这飞刀的攻击。

  同时袖箭看也不看,朝那飞刀来袭之处,飞射而去。

  只是——

  当卫庆身形刚刚立定的时候,忽然觉得脚下一滞。心中陡然一惊,低头看时,两只脚从小腿以上,竟然已经被一根根藤条死死裹住。

  是他

  江尘脑子里陡然闪过一道念头,想起了某件极为不堪的往事。顿时魂飞魄散,挥起手中短剑,便要去斩那藤蔓。

  只是,当他手臂挥起时,无数道藤蔓,纷至沓来,不断缠到他的身上。

  手臂,腰肢,脖颈,胸口。

  所有能够力的位置,全部被藤蔓缠死。

  无论卫庆如何挣扎,却是挣脱不得。

  “江尘江尘”卫庆几乎要狂,他看到这些藤蔓,第一时间便想起了第一次狙击江尘的情形。

  想不到,自己竟然再一次栽倒在江尘这些鬼东西的手上。

  卫庆忽然间,一颗心沉入了谷底。

  陡然想起了无痕长老对他说的那番话,当时无痕长老提醒他,以后遇到江尘,最好是掉头就走,有多远走多远。

  当时的卫庆,压根不服,觉得无痕长老是夸大其词,故意打击他卫庆,纯粹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

  他这么煞费苦心追踪木高棋,就是为了追杀江尘,一雪前耻,抢夺天级灵药,同时在无痕长老面前证明自己。

  然而,事实说明,无痕长老是对的,而他卫庆,就像一个傻子一样,同样的错误,竟然犯了两次。

  这种致命的错误,一次都已经够多了。何况他竟然连犯两次。

  卫庆知道自己完蛋了。

  上一次他被江尘抓住,好歹还有无痕长老救他。

  这次,他撇开所有同门,单独行动,却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他之前追捕木高棋,算计杜立皇,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只觉得天下之事,尽在掌握。

  不管是小元境的木高棋,还是元境巅峰的杜立皇,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这让卫庆的自信心膨胀过度。

  卫庆全力挣扎,只是被冰火妖莲一旦缠住,别说是他卫庆,就算是那些圣境一重的天才,也未必挣脱得了。

  卫庆心急如焚,他知道,如果挣脱不了这藤蔓,自己必死无疑。

  他现在内心充满悔意,悔不该不听无痕长老的话,悔不该去招惹江尘。

  面前人影一闪,江尘的身影落在了卫庆前方四五十米处。

  卫庆目中喷火,死死盯着江尘:“江尘小子,你除了暗中偷袭,就没有别的本事了吗?有种,你放开我和我单挑”

  江尘悠然一笑,如同看白痴一般看着卫庆:“别人倒有资格说这话,你卫庆一身的歪门邪道,似乎最没资格说这些吧?你别告诉我,刚才你杀杜立皇,是单挑搞定杜立皇的?”

  卫庆面色青一阵,紫一阵。却是无言以对。

  “你想怎样?”卫庆嘶声问道。

  “你说呢?”江尘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卫庆心中一动,他在二三十米的周围,布置了毒阵。如果这江尘进入他的毒阵攻击区,或许自己还有翻盘的机会。

  不过,卫庆自然不会表露出来,而是黑着脸道:“别告诉我你是为杜立皇打抱不平?”

  “杜立皇关我屁事。你抓木高棋,难道不是找我么?既然你找我,我怎么能不给你面子呢?”

  江尘嘴角的那点笑意,让得卫庆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以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最聪明的人。现在他现,比起江尘自己真是差远了。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卫庆于掉杜立皇,困住木高棋,自以为很厉害。

  结果这些事,人家江尘全部知道,而且江尘就盘踞在四周,他卫庆却茫然不知

  这么一对比,卫庆更是郁闷得要死。只是暗中祈祷,祈祷江尘步入毒阵,被毒阵攻击。

  只要江尘被毒阵攻击,自己就有希望反杀江尘。

  江尘似乎能够洞悉卫庆的心理一般,忽然诡异一笑:“你是不是觉得,如果我进入你的毒阵区域,你就有机会翻盘?”

  这一句话,便如一柄利刃直接刺入。

  让得卫庆最后一丝防线,如同薄纸一样被彻底洞穿。

  “你……”卫庆瞪大眼珠,完全不可思议地盯着江尘,胸口如遭重锤袭击。他这毒阵,是临时布置,极为巧妙,根本没有什么迹象可循。

  可是这江尘,却一眼就看破了毒阵

  等于他卫庆的底牌还没亮出来,人家就已经喊破了他的底牌。

  就好像一个鼓着气的气球,忽然被刺破一下,卫庆顿时泄了气,面如死灰。嘴里却是不住念叨。

  “江尘,你不能杀我你绝对不能杀我”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江尘目光湛然,杀意已决。

  “你杀我,势必引起宗门战争”卫庆情急之下,说出一个极为拙劣的借口。

  这话让得江尘忍不住笑了:“似乎之前木高棋和杜立皇都用过这个理由,你当时是怎么回答来着?”

  木高棋和杜立皇的确都说过宗门战争的事,只不过卫庆那时候作为杀人者,春风得意,回答的自然十分嚣张。

  没想到现世报,来得快。

  转眼,他卫庆就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他之前拒绝木高棋和杜立皇的那些话,反而成了笑柄

  “你……你若杀了我,我逍遥宗的人,必定能调查到你”卫庆慌了。

  “似乎某些人一直说我是区区元境五重蝼蚁,杀你?似乎说出去也未必有人信啊。”江尘似笑非笑。

  卫庆嗷嗷叫道:“江尘,年扮猪吃老虎,我家无痕长老早就叮嘱过我,让我提防你。你杀我,无痕长老一定猜测到是你”

  “那又如何?”江尘面色一沉,“难道我不杀你,那老狐狸就会放过我?就会不惦记我的天级灵药?”

  卫庆一呆,忽然想起一事,眼睛一亮,忙道:“你杀了我,木高棋的毒就无人可治你杀我一个,就等于杀你同门”

  “是么?”

  江尘悠然一笑,忽然手中多出一只瓶子:“锁灵真一散,似乎我早就有解药了啊?”

  这解药,是当初在木灵之泉于掉卫无道夺得的,还给龙小玄解了毒。剩下这么一瓶,江尘猜测早晚可能会用到,所以一直收着。

  没想到,这么快就用到了。

  “你是哪里来的解药?”卫庆看傻了眼,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和绝望,木高棋的毒,是他最后一张牌。

  这牌打出之后无效,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似乎有一个叫卫无道的家伙送给我的。”

  卫庆全身一阵:“你……你连无道长老都杀了?难怪,难怪……”

  卫庆两眼空洞,透着深深的绝望。他此刻真是后悔莫及,悔不该不听无痕长老的劝阻。

  江尘手诀一引,几株火莲陡然直立,喷出熊熊妖火,转眼之间,就将卫庆炼化成灰。

  几道隔音罩一打,卫庆连惨呼声都传不出去,便从这个世界蒸了。

  江尘本来还真没打算对付卫庆,因为他在卫庆身上留了梦神之木提炼出来的毒,十天半个月后,自然会作,到时候也是死路一条。

  不过这家伙狼子野心,终于成功惹动了江尘的怒火。

  不远处,木高棋盘坐在地,看着这一幕,也是百感交集。

  之前,他已经绝望,认为自己必死无疑。

  没想到的是,尘哥再一次救了他。那不可一世的卫庆,在尘哥面前,就跟三岁小孩一般,反手就被炼化成灰。

  什么叫强大,这才叫强大

  “高棋,好点了没有?”江尘灭了卫庆,便如拍死一只苍蝇一样,心中没有半分波澜,脸色淡定自如,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尘哥,我好多了。”内服外敷,卫无道的解药还是货真价实的。

  “嗯,你坐一下,我去捡个漏。”

  江尘说着,走到卫庆炼化之地,随手将几枚储物戒指捡了起来。

  “尘哥小心,那上面有毒。”木高棋忙提醒道。

  江尘微微一笑,露出一个自信笑容,随意一摆手:“不妨,些许小毒,难不倒我。”

  炼化了金蝉血脉之后,江尘百毒不侵,岂会在意这点区区毒性?

  杜立皇的戒指,卫庆的戒指,全部落在江尘手中。

  杜立皇的戒指内,东西不多,却有两株地级灵药,其中一株进阶紫灵芝,江尘拿了出来。

  “见者有份,高棋,这个给你。有这进阶紫灵芝,你回去炼制芝仙丹,可解大部分的毒。”

  木高棋一愣,一股暖流激荡。

  “尘哥,你救了我,还分给我东西,我……”木高棋鼻子微微一抽,有种酸酸的感觉。

  兄弟兄弟,尘哥对他的照顾,简直比亲兄长都更亲。

  从探访木灵之泉开始,一次次,都是尘哥照顾他,帮助他,关键时刻救他。如果没有尘哥,这般险恶的江湖,木高棋都怀疑自己至少死过三四次了。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