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独尊 第0346章 怒焰狂潮?太弱了!

作者:犁天书名:三界独尊更新时间:2015/06/15 22:26字数:410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两人一言一语之间,其实已经交锋数次。

  欧阳剑表面依旧沉稳如山,但是内心却是震惊莫名。他刚才一心营造的氛围,试图将对手拉入自己的节奏中。

  可是,看对方这云淡风轻的样子,显然是完全没有吃他这一套。

  “这个乡野畜生,果然有些鬼门道难怪郭仁会被他吓出心魔。”欧阳剑心中对江尘的评价,也是略提高了一些,“不过,在这烈火擂台上,遇到我,他只能只怨倒霉了”

  陡然,欧阳剑双目一瞪,两臂一阵,擂台四周,顿时火海一片,无数火浪如同贪婪古兽一般,将整个擂台四周都熊熊燃烧起来。

  “小子,在这火焰擂台,你就是我的猎物,哈哈哈……”欧阳剑右手一抓,一柄宽阔的长剑,在他手臂上若隐若现,好似一头蟒蛇缠绕在他的手臂上。

  “这是火蟒剑”台下传来紫阳宗弟子的一片惊呼。

  “啧啧,欧阳剑终于炼化火蟒剑,这一下可谓是如鱼得水,要在这地灵区出尽风头了”

  “说起来,这世俗小子也是倒霉,撞到欧阳剑手里。不但在烈火擂台上,还让欧阳剑催动了火蟒剑。”

  “不错,炼化火蟒剑,这欧阳剑的实力,至少提升一倍。再加上烈火擂台的优势。恐怕地灵区排名最强的几个人,在烈火擂台上,也很难战胜这种状态下的欧阳剑。”

  这倒不是夸张,每个武者,天赋不同。

  这烈火擂台,对欧阳剑来说是一种优势,对其他火灵脉天赋一般的武者来说,却是一种煎熬。

  “哈哈,那小子要完蛋了。这是欧阳剑利用烈火擂台,不止的怒焰之潮,他被怒焰之潮包围,不用欧阳剑动手,恐怕烤也被烤死。”

  “这就是和我紫阳宗作对的下场,该死”

  “没错,犯我紫阳宗威严者,杀”

  “他妈的,老子原来觉得欧阳剑这小子,怎么看都不顺眼。现在绝对,这小子也没有那么混蛋嘛”

  下面的紫阳宗弟子,一个个都是热情高涨。看到紫阳宗的人在擂台上耀武扬威,他们自然是觉得脸上大有光彩。

  江尘站在原地,仿佛入定一般,四周的熊熊烈火,在他眼中,仿佛虚幻一般。在他身上,在他脸上,完全看不到半点惊慌的样子。

  欧阳剑双目一挑,陡然射出赤色光华,大喝道:“小子,在我怒焰狂潮下,你能挺过一刻钟,才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欧阳剑手诀一引,手中火蟒剑连续舞动,引动周围怒焰气流,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朝江尘的身躯不断逼近,包围过去。

  下面的紫阳宗弟子,顿时沸腾起来。他们知道,精彩的一幕到了

  这怒焰的包围圈一旦将对手包围,那么剩下的,就只有烈火炼狱一般的摧残,是绝对的碾压,虐杀

  欧阳剑脸上露出狰狞之色,一切,都尽在掌握。

  强大的火焰,从擂台的四面八方,不断朝江尘靠近,一团团火苗,好似被赋予的生命一般,如同一头头猛兽朝猎物逼近。

  只是,江尘依旧不动如山,甚至,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动一下,连睫毛都未曾跳动半下。

  “这小子,装神弄鬼,故作镇定。莫非想等灵火包围的那一刻,再跳出圈外?哼,一旦被我怒焰狂潮包围,怎么可能跳得出来?怒焰狂潮,环环相扣,他跳到哪里,都躲不开我这怒焰包围”

  欧阳剑脸上,几乎是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死吧,小子”欧阳剑的火蟒剑加快率,四周的怒焰,也是度加快,轰然朝江尘所在的区域席卷而去。

  “这种级别的灵火,也拿出来丢人现眼吗?”

  一直不动如山的江尘,陡然眼皮一抬,瞳孔之中,也是精光爆射,双手微微一抬,手掌向外一翻,做出一个拒之门外的手势。

  便在这时,奇怪的事情生了。

  那熊熊逼近的怒焰,戛然停止了前进的度,仿佛忽然间撞到了一堵无形的气墙,又仿佛忽然间主动停住了脚步似的。

  在江尘周身一丈左右的位置,这怒焰合围之势,戛然而止。一团团火苗,在一丈外的位置,形成一个包围圈,却再也不前进半步。

  看那怒焰的势头,竟好似这一丈之内的地盘,有着让它们悸动,让它们恐惧的力量,一团团火苗,竟然出现了渐渐微弱的态势。

  “什么?”

  “这是怎么回事?”

  “欧阳剑在搞什么鬼?故意戏弄猎物吗?”

  “战决,不要再搞什么鬼名堂了。”

  “嘿嘿,我猜他一定是想折磨猎物,慢慢虐杀。你们不觉得,一下子就灭杀对手,很无趣吗?”

  下面的紫阳宗弟子,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他们依旧认为,这是欧阳剑在故弄玄虚,戏弄猎物。

  不过,台上的欧阳剑,却是双目一凝,一脸震惊地望着战圈之内。

  是的,他也现了,这怒焰狂潮,竟然渐渐减弱,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怕力量一般,这些拥有灵力一般的怒焰,竟然止步不前,竟然消极怠工了。

  虽然,这些怒焰没有完全形成生命实质,但的确已经隐隐有些通灵之意,一种原始的恐惧,让得这些灵火,竟然不敢再前进。

  仿佛,再向前涌进一步,就会坠入无尽的深渊,被直接吞噬。

  江尘淡淡出一阵长啸:“欧阳剑,这就是你所谓的怒焰狂潮吗?简直太弱了给老太太取暖烤火都嫌你火力太弱,给我破”

  江尘袖子一甩,强大的力量,产生强大的覆盖之力,一下子镇压虚空,吞噬周身所有怒焰。

  那不可一世的怒焰,仿佛就像一盏盏烛火一般,咻咻咻,眨眼间全部熄灭

  这一幕,让得台下那些叫嚣的紫阳宗弟子,一下子石化了。前一刻他们还在那里聒噪,叽叽喳喳,耀武扬威,仿佛人家已经是瓮中之鳖,必死无疑了。

  可是,下一刻,他们不断吹嘘,引以为荣的怒焰狂潮,就像可怜的烛火一样,被人袖子一甩,全部熄灭

  这……这是在战斗吗?

  这也未免太轻松了吧?欧阳剑的怒焰狂潮,何等威势?竟然被袖子一扫,全部镇压?

  这等力量,简直是一头巨象碾压一只小兔子。

  都说不费吹灰之力,人家灭这怒焰狂潮的这一下,顶多也就算是吹灰之力了。

  最郁闷的是,欧阳剑引以为豪的怒焰狂潮,竟然被人家讽刺的一钱不值,连老太太烤火取暖都嫌不够,这……这是彻彻底底的打脸。

  欧阳剑整个人也凌乱了。

  这一幕,已经彻底出了他的理解范围内。他想过各种可能性。推演过各种可能出现的战况。

  比如说,对手用什么宝物,挡住怒焰攻击,顽抗之后,慢慢被破开防御,最终落败。

  又比如说,对手完全没有抵抗力,直接被怒焰狂潮吞噬,烧成焦炭。

  或者,这家伙度奇快,试图跳出怒焰狂潮的包围,但是最终逃无可逃,在怒焰狂潮的包围下,最终阴狠。

  总而言之,欧阳剑推演的各种可能出现的战局,压根就没有眼下这种情况。他在这烈火擂台上,压根就没有考虑过失手的可能性。

  正因为这样,所以,当这一幕出现时,欧阳剑整个人也傻了。一时间,他的脑子都转不过来,只有一个念头,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怒焰狂潮,如风中残烛一样被人家一把熄灭,欧阳剑的道心,忍不住抽搐一下,眼角深处,一道恐惧之色一闪而过。

  在这烈火擂台中,欧阳剑本来是绝对自信的。

  可是,此时此刻,一道无法抑制的恐惧感,袭上心头。

  这对手,简直太诡异了。

  一个再自信的人,当他最擅长,最拿手,也最引以为豪的手段,却被人轻轻松松破了。

  这种打击绝对是致命的,对于一个人的自信来说,是致命的摧毁。

  “你刚才说什么?说我在你的怒焰狂潮下,能挺过一刻钟,才有资格做你的对手?”

  江尘悠然一笑,淡淡道:“现在,我同样要告诉你,这点本事,你还真不配做我的对手。”

  这番话,堪比最可怕的利刃,直刺欧阳剑的道心。

  欧阳剑全身一抽,脸上露出凶悍狰狞之色,怒吼道:“小子,你定是用了什么作弊的宝物,你狂什么?怒焰狂潮只是开胃菜。你能接下我怒焰狂蟒十六击不死,再跟我吹牛也不迟”

  说话间,欧阳剑身形化为一团红芒,手中火蟒剑席卷虚空,化为漫天剑气,度奇快,疯狂地朝江尘斩来。

  怒焰狂蟒十六击,乃是一门疯魔式的剑技。几乎可以说是为欧阳剑量身定制的一套强大剑技。

  度奇快,剑势狂暴,配合怒焰技能,一旦施展起来,威势惊人,往往能以弱胜强,迸出无穷的战斗力。

  欧阳剑在这套剑技上,浸淫十年不止,早就将这一套剑技演绎到圆满境界

  “火影滔天,剑如狂蟒,好快,好强”

  “看来,欧阳剑是彻底被激怒了”

  “是啊,看家本领一出,再加上狂蟒剑这至少六炼的灵器,这家伙,看来是深深触怒了欧阳剑,必死无疑啊”

  “也对。这家伙刚才破了欧阳剑的怒焰狂潮,一定是有什么作弊宝物,绝非其真实水平。这怒焰狂蟒十六击,狂暴剑势之下,看他还怎么作弊”

  紫阳宗的那些弟子,说到底还是不服的,他们不觉得这世俗小子,是靠真实本事镇压了怒焰狂潮。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