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 客栈里的失忆总裁(二十一)

作者:盛夏的小扇书名: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更新时间:2019/01/17 11:22字数:337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梁王拉着她坐上了龙椅。

  他之前答应过要给她解释的, 程妍就做好了听一段曲折又漫长的往事的准备。

  梁王没有立即开口,而是先沉默了一会儿, 仿佛在回忆什么的样子, 缓缓地说:“三百年前炼制出的长生不老药只有一颗,被你吃了, 巫族又逼迫着要毁药, 无奈之下我就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将假的丹药封存在了陵墓里, 以阵法和护卫的后代保护着。”

  说完, 梁王就定定地盯着她看, 眸光深邃, 晦暗不明。

  他沉默的眼神里透出的感情令她有几分不自在, 程妍抿了抿唇,问:“然后呢?”

  梁王一怔, 表情明显是“已经讲完了还要什么然后?”的片刻茫然, 只是看她又追问,他就沉吟着又补充了一句:“然后,我们重逢了。”

  程妍:“……?”

  她面无表情地盯着梁王,梁王看似平静地和她对视, 只是下颚有些绷紧, 仿佛被她给看得分外紧张, 生怕自己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显然, 他不是在跟她开玩笑,而是真的惜字如金。

  程妍揉了揉眉心, 只好采用了问答的方式,总算将她想要知道的信息问出来了。

  三百年前的事情和老板娘告诉她的也差不多,只是要更具体一些。

  她的真实身份的确是巫族的巫女,当时梁王拥有长生不老药的消息已经传到巫族,她就受族长之命进了宫,名义上是做国师的助手,帮着占卜算卦之类的,实际上却是去执行毁掉长生不老药的秘密任务。

  只是,她在刻意接近梁王的时候,两个人之间自然也免不了发生很多事情,梁王风姿卓绝,巫女也是貌美少女,时间久了,梁王就先对巫女动了心,还因一时情动就在书房里要了她,发下誓言要立她为后。

  巫女那时也只是个涉世不深的单纯少女,梁王待她那样好,她就应了他,想着两人这么亲密,到时候偷偷毁掉丹药就更加容易了。

  只是,巫族在宫廷里也有眼线,见巫女和梁王关系日益亲密,就以为巫女已经背叛了巫族,将消息传了回去,巫族几位长老商议之后,依据族规判处了巫女死刑。

  巫女收到族长要她速回的消息,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只留下一句“很快回来”的话就匆匆走了,并不知道自己死期已定,这一走就没能再回来。

  梁王找到的也只是她的尸体而已,给她喂下了长生不老药,只是如果巫族的人知道她吃了药也必定不会放过她,所以他就和巫族商议好了,每人各退一步,巫族不毁长生不老药,梁王也永不动用长生不老药。

  于是,就由巫族派出的每一任巫女和梁王的护卫后代一起守着墓,也只有巫女的血才可以开启墓门,而巫族是绝对不会开启墓门的,所以巫族长老们才放了心。

  程妍听完,心底已经有几分猜测,还是忍不住问他:“老板娘就是巫族的后代?可她的血不是没用吗?”

  梁王的眼眸闪过几分冷意,语调冷冰冰的:“巫族早就没什么后人了。”

  过了整整三百年,梁王提起巫族似乎也还带着恨意。

  他虽然没说什么,程妍也能猜到他不会放过巫族,就算当时顾忌着巫族的庞大势力,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总能一点一点地将巫族毁灭。

  然而,就算巫族已经没了人,他又为什么要找人冒充巫女,引得护卫的后代们为夺宝而争得头破血流?

  如果只是怕她长生的秘密泄露,那么就让巫族已经灭族的消息传下去不是更好吗?那样大家都以为没了巫女,也就打不开墓门,自然就不会起了贪恋,更不会发现墓中的长生不老药是假的。

  更重要的问题是……梁王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或者说……他还算是活着的吗?

  程妍看向梁王的目光有几分探究,梁王显然对她有所隐瞒,而且隐瞒的还不是什么小事。

  梁王仿若未觉她的目光,看着她,语气有些低幽地问:“阿姝可是怪我?”

  “有什么好怪的。”顿了片刻,程妍直直地望进了梁王的眼眸,笑了一声,“就算你告诉我,是你亲手灭了巫族,和如今的我也没什么关系,反正我都不记得。”

  梁王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僵硬,眼眸也如深海骤起波浪翻涌,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了口:“你是死后才吃的药,昏睡了几百年才醒,失忆大概也是后遗症。”

  程妍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她怕自己一开口会笑出来,梁王如谪仙般清冷高傲地端坐着,一本正经地对着她编瞎话,语气还那么沉痛忧伤。

  虽然不知道他隐瞒的到底是什么,但她好像也没非知道不可的必要。

  谁还没有几个秘密呢。

  程妍也不揭穿他,转了话题:“我们这就下山吧。”

  她轻飘飘的几个字就令梁王变了脸色,她也没想到梁王反应这么大。

  梁王抓着她的手,像是怕她跑了似的,清冷的语调也带了几分急切:“你要下山?”

  程妍不明所以:“不能下山吗?”

  梁王看着她的神色有几分怔松,像是从没见过她似的,抓着她的手也缓缓松开了,模样倒像是有几分失魂落魄的样子。

  程妍试探着开口:“怎么了?”梁王恢复了清冷镇定的样子,说:“没事。”他忽然转头朝那边看了一眼,又转过头看着她,语气很认真,“天色晚了,你在这儿住一夜,明天再走。”

  他话里的意思不像是也要下山。

  程妍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说:“明天走也行,你这儿有吃的吗?”

  梁王一愣。

  程妍又说:“我一天没吃东西了。”

  *

  梁王带着她出了陵墓,只是也还在陵园的范围之内。

  走到墓门口的时候,她发现蔷薇花又恢复了花苞的样子,长在血池里,花苞还是第一眼见时的纯白色。

  姜旭和梁琛的尸体也不见了,至于昏迷的老板娘也没看见。

  注意到她的目光,梁王平静的声音响起:“我将他们送到山下了。”

  他口中的他们应该也包括了墓里面死了的人。

  程妍回头看了一眼梁王,他穿着明黄色的龙袍,身长如玉,面容俊美,浑身还透着君王的强大气场,看着和活人似乎……区别不大。

  不过……她也基本可以确定他可以归为非人类种族了。

  见她望着他,梁王似乎心情很好,唇角浮出几分笑容,温柔的弧度冲淡了他冷淡的气质:“阿姝,闲来无事,我种了些果树,你吃果子吗?”

  程妍:“……也行。”

  很好,对于他的了解又多了一些,显然他不是常年昏睡的,还能在无聊时种果子打发时间。

  不知怎么,她想起来进陵园时看见的奇异鲜花,还有那一间有人住过的密室。

  很快,她就知道那间密室的确是梁王住的了,因为他带着她摘了果子以后就去了那间密室。

  梁王将一堆五颜六色的鲜艳果子堆在桌上,又将唯一的一把椅子让给了她。

  程妍有些怀疑:“这些……真的能吃吗?”

  梁王表情很镇定,只是眼神里还是流露出几分期盼,说:“可以的,很甜。”

  程妍一种果子也不认得,梁王就一一给她说了名字,应该是他们梁国的特产水果了。

  她吃了几个就饱了,味道很新鲜,也的确很甜。

  梁王就在一旁看着她低头吃果子的样子,眼神变得如水一般柔软,满腔的柔情和爱意仿佛都要溢出来。

  程妍抬头的时候看见的却是他转头看向另一边,侧脸精致如画,浑身冒着仙气味道,她就拿起一颗果子递给他:“你要吃吗?”

  梁王怔了一怔,仿佛有些意外,又有些欣喜,只是语气还维持着镇定:“嗯。”

  “你这几百年都没下过山吗?”程妍问他。

  梁王:“没有。”

  程妍仿佛只是随口一问,又拿了个果子咬了一口,瞥见他修长的身影立在身边,双手还捧着个果子,低头看着它的表情就跟看什么宝贝似的,也没吃,就这么捧着,有些傻气。

  程妍忍不住问:“你不吃吗?”

  梁王迟疑片刻,说:“这是阿姝送我的第一件礼物。”

  程妍默了片刻:“……以前没送过吗?”

  梁王看她一眼,似乎是怕她生气,说:“我什么也不缺,没什么好送的。”

  程妍就觉得这人怎么对她的态度总有几分小心翼翼呢,她有什么好生气的,只是莫名觉得他这样有些可怜,就将剩下的果子全给了他:“这些都送你吃。”

  明明是她拿他送的果子转送回去,梁王居然高兴得愣住了,看了她好一会儿,才低哑着说:“阿姝,你对我这么好。”

  我又怎么会舍不得为你付出一切?

  程妍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又低头咬了口果子。

  梁王唇角有些笑意,他看了眼手里的果子,顿了片刻,将它放到了唇边。

  很快,他就将她给的那十几个果子吃完了。

  程妍惊讶:“你这么饿的吗?”

  梁王没说话,只是神情有些不对劲,却还是对她温柔地笑了笑。

  “我出去一趟,阿姝你先坐一会儿。”

  见他出去了,程妍就也跟了上去,他径自出了陵墓,走到了墓门口不远的大树下面,将吃下去的果子都吐了出来,还咳得撕心裂肺的。

  程妍听着心情有些复杂,脑海里却浮现出他那张神情欣喜的脸,明明不能吃东西,为什么不找个借口拒绝了呢?

  他这么喜欢那个阿姝,她却还没达成白月光的任务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在他眼里,他还没彻底地将她当成阿姝。

  只是她也没必要变成梁国的阿姝,他可以喜欢以前的阿姝,就也可以喜欢上现在的程妍。

  程妍思忖着该怎么办的时候,听见了梁王往回走的脚步声,她正要赶快回去,却忽然感觉腹部疼了起来,仿佛有刀子搅动一般。

  疼痛来得突然又剧烈,她几乎站立不住,差点儿摔倒的时候,忽然被人抱进了怀里,梁王的神情惊慌失措:“阿姝,你怎么了?”

  程妍却已经昏迷了,一句话也不能回答他。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