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 37、客栈里的失忆总裁(一)

作者:盛夏的小扇书名: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更新时间:2018/11/09 08:46字数:219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程妍穿过来的时候就在一辆车上。

  加上她自己, 车上一共四男三女, 除了那俩女的,剩下的全是从小混一起的富二代,这次出行应该就算是富二代们的一场说走就走的潇洒旅行。

  他们前往的目的地是梁山, 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一个风景真他妈迷死人的旅游圣地。

  程妍没听过这么个地方, 原主记忆里也没这么个地方。

  大概是怕她知道剧情又不小心破坏, 这回系统给的信息很有限, 总结起来只有两点:

  一:这是一本披着悬疑恐怖外衣的言情甜文《客栈诡事》。

  二:男主叫梁琛,人形的护身符,要想活命,就跟紧他。

  她要完成的任务也没有变, 只要成为梁琛的白月光又将他甩掉,最后让自己活到他和女主终成眷属大结局就可以。

  程妍再三向系统确定:这次的任务不会又失败吧?

  系统:你照着人设走, 也就没问题。

  程妍就稍稍想了下原主的人设, 原主家也是厉害, 祖上就是名门贵族, 过了千百年,现在居然还是巍然不倒的豪门大户,原主就是这个大家族的嫡系子孙,她父母就只有她这么个女儿,所以对她要求非常严格,当然也是非常溺爱的。

  也正因此,原主打小就是那一类别人家的孩子, 考试回回拿第一,懂礼貌,温柔又乖巧,尤其是还长了一张貌美若仙的脸,谁见了都喜欢。

  如果只是扮演这么一个温柔完美的小姐,除了累点儿,倒也不难,可这位大小姐她表里不一啊,就是那种温柔地笑着说好喜欢你哦,暗地里却对你下狠手,等你质问时还能一脸无辜茫然的女孩子。

  当然,车上的这几位都是不知道她的劣根性的,还拿她当女神似的捧着。

  原主和几个富二代家里是世交,打小就认识的。

  她就坐在后排靠窗的位置,坐在她左手边的是言默,面色苍白,又高又瘦,戴着一副眼镜,微垂着脑袋似在发呆。

  原主和他的关系不算亲近,觉得他这个人很邪气,看着沉默寡言的,骨子里却很风流,她十回见他,他有九回都在拉着女孩耳鬓厮磨,回回还都是新面孔,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勤快。

  连这回出来玩儿,他还带了个女大学生秦诗,看着清秀干净,有些害羞,就坐在言默的身边。

  坐在前排的是一对疑似情侣关系的人,之所以说疑似,是因为靳驰玩儿得很开,对感情也不认真,比较放荡花心,不一定拿人家当女朋友还是玩物,他身边的女人叫胡佳佳,花枝招展的,长得还行,一双眼睛看男人就像是在放电。

  此时,他俩还在亲亲抱抱的,黏糊得很,程妍就将目光看向了最前方。

  坐在副驾驶的是姜旭,二十七了,是他们这群富二代里最大的,大家也很喜欢他,他长得温文尔雅的,身材修长,说话时微微笑着,慢条斯理,让人有种温暖阳光的感觉。

  他正和开车的徐彦平说话,不知提到了什么,徐彦平忽然盯着车前镜里的她,兴奋地笑着说:“妍妍,妍妍,你不是喜欢吃鱼吗,到了地方,我去给你钓鱼!”

  程妍还没说话,前排的靳驰就嗤笑一声,懒懒地搂着女人靠坐着:“可别,就你那技术,掉水里了,我可不管捞。”

  徐彦平咬牙:“老子会游泳!”

  靳驰耸肩:“行吧,那您就慢慢儿游,别被鱼吃了。”

  徐彦平这会儿还没抓住他嘲讽的重点:“鱼敢吃老子?老子天下第一!”

  其他人都笑了。

  说话时,徐彦平才发现前方有个岔道,他该走左边,结果拐到右边去了,他忙又一个急转弯拐了回来。

  拐弯太急,车子颠簸了下,程妍没坐稳,倒进了言默的怀里。

  她忙又回去坐好,说了句“对不起”,转头看他时,只看见他皱了皱眉,似乎很不高兴似的。

  她就收回了目光,看着窗外,也觉得这人很怪。

  言默没吭声,只是闻到她身上的香味,触碰到她纤细的腰时,镜片下的眼眸似有些光,薄唇微抿,似乎忍受着什么。

  又过了十来分钟,车子开上了山里的公路,视野里的景色也越发幽静漂亮,没多久,在一家客栈门口停了。

  三伏天,阳光很热,徐彦平很体贴地打着伞请她下了车,其他几个就忙着搬行李。

  程妍接过了伞,笑着说:“我自己来吧。”

  徐彦平被她的一笑弄得恍恍惚惚,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去后备箱拿东西了。

  程妍抬起头,看了一眼客栈,匾额摇摇欲坠,上面写着梁山客栈四个字,不大像是为游客准备的旅店,看起来古香古色,简陋得像常年没有生意而要关门似的。

  这本小说叫《客栈诡事》,她却没看出这客栈有什么可怕诡异的地方。

  男主应该就在这家客栈里了吧?是游客,还是老板?

  “程小姐。”胡佳佳也打着把伞,笑着说,“还不进去?这地方居然这么破,也不知道有没有网,从没听过还有梁山这种地方,谁来这儿旅游,靳少他们到底怎么想的?”

  听起来,她也不知道梁山?

  程妍心底闪过一丝怪异的感觉,她正要跟着进去,头却晕了晕,她想起来,这具身体是有低血糖的,所以随身带着巧克力糖果之类的。

  她记得还有几颗巧克力就放在包里,包却忘在了车上。

  其他人已经搬了行李去客栈,她就自己折回去。

  车门关着,她也没多想,只是拉开门的时候,她就愣了。

  言默就在车里,他自己衣衫整齐的,面色也平静,倒是旁边的秦诗一张脸已经红透了,连头也不敢抬,手忙脚乱地穿着裙子,裙摆还被撕碎了,露着雪白的腿。

  程妍自觉尴尬,转身就走。

  言默跟上来:“头又晕了?”

  他将她的包也一起拿着,从里面拿出巧克力,剥开想给她,只是他们在车里或许太激烈,连包里的巧克力也被压得粉碎。

  “……”程妍没去接,“不必了。”

  言默看着她。

  程妍也不太喜欢和他接近,有些膈应,连自己的包也没要了,里面也没什么重要东西。

  言默望着她的背影,阳光很明亮,她挽着清爽的花苞头,露出的后颈雪白滑腻。

  他微微抿唇,压下情绪,忽然转身大步回了车里。

  秦诗刚穿好衣服,窘迫地正要出来,眼前落下一道黑影,只听见两个冰冷的字:“将头发梳起来。”

  秦诗僵了片刻,只能从命,刚扎好头发,便被他压住了。

  车门也随之关上,这回落了锁。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