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神捕 第四百五十五章 苏园第一高手

作者:狗狍子书名:通天神捕更新时间:2018/10/30 20:11字数:330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小子,任你舌灿莲花,我们也不会再上当受骗的了。”杭非讥笑道。

  “杭非,你说,一个医者愿意用项上人头担保治病,你说,他是真心还是假意?”苏母问儿子道。

  “这个当然真心占多,但是,也不能排除另有所图。”杭非沉吟了一下答道,“只不过,母亲,如果治不了还害了仙儿,即便是他死一百一千都补不来。咱们仙儿可是凤体之身,岂是一些平常之辈所能比肩的。”

  “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人?

  萧大人愿用项上人头作保,说明他至少有八成把握能治仙儿的病。

  不然,他将成为可怜的陪葬品。

  救还是不救,你这个父亲作决定吧。”苏母这次把主导权交给了杭非。

  “我这唉”

  这对杭非来讲的确是个艰难的选择,良久,才一拍大腿,道,“救!”

  “萧大人,你直接说我们该怎么样配合你?”苏母点了点头道。

  “杭大人上阵还是不行了,得换人。实力越强越好,要在动手的一瞬间劈裂床靠挑出猫耳眼。”萧七月道。

  “叫陈公公上来。”苏母想了想说道。

  不久,一个虽说看上去削瘦,但精气十足的太监匆匆上了楼。

  苏母交待了一番后陈公公转头看着萧七月问道,“萧大人,要怎么做,你说来。”

  不过,此货嘴里虽说配合,实则口气含有命令的意思,而且,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神情在看着萧七月的。

  “你不行!退一边去。”对于这种宫庭出身的太监,因为侍奉的主子都是皇族中人,自认为高人一等,没把别人看眼中。而自然,萧七月也没给他好脸色看。

  “哟哟哟!苏母你看,萧大人好大的口气。

  说我陈善中都不行,好歹我陈善中也出身于宫庭,还侍奉过宫里的小爷们。

  现在给他打打下手,他居然还嫌七嫌八,横挑眉子竖挑眼的。

  苏母,这份子气老奴我实在受不了。”陈公公脸都给气黑了。

  “萧大人,陈公公曾经还侍奉过皇上几天。而且,实力比杭非强大得多。”苏母说道。

  “我想请问苏母,你是真想给孙女治病吗?”萧七月皱了下眉头。

  “你这什么话,老身难道还会害了自家孙女不成?”苏母脸一板,有些恼了。

  “我刚才说过,实力越强成功的机会越大。”萧七月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老身还藏着一个更强大的不肯叫出来?”苏母一愣。

  “在这苏园内还有比本公公更强大的存在,本公公倒要认识一下?”陈善中一听,也恼了。

  “这位前辈,你一直暗中锁定我,可是令小子我随时处于惊恐之中。小子我可是在治病救人,要是一时慌乱出了什么岔错可就罪过大了。”萧七月突然抱拳朝着空气喊话道。

  “陶公,是你吗?”苏母突然间想到了一个人,那人叫陶渊,是皇上亲自交待自己给他在苏园安排一个独门小院。平时不要去打扰他,只要提供饭食就行了。

  而此人脾气古怪,不喜欢客人。

  开始的时候苏母还过去了一两趟,只不过想关心关心此人。

  后来发现人家明显的不高兴了,居然当着自己面闭目睡着了,苏母也觉得无趣,自此后,基本上没再去打扰过。

  而且,有秘信写给自己的老情人皇上,埋怨他怎么弄这么个榆林疙瘩样的人到苏园来,住着别扭。

  可是皇上的复就是再别扭也得忍着,就当他不存在就是了。

  几年过去了,要不是萧七月突然的这么一着,苏母都差点快把此人给彻底忘记了。

  墙壁泛起一道涟漪,透壁而出一个身穿布衣布鞋,颌下一小撮胡子,面色白晰,长相英朗的中年男子来。

  看着此人,萧七月突然的愣了一下,在记忆之中狠狠的搜索了圈下来。

  可以肯定,自己是头次见到他,不过,又似曾相识。

  他的出现,倒是让陈公公一时哑了火,脸涨得有些红了。

  陈公公是有些傲慢,但是,人并不笨,人家这种炫酷的出场方式他就办不到。

  此刻才知道,以前的自己太井底之蛙了,真正的苏园第一高手在这里。

  “你的刀借给我看一下。”陶公朝着萧七月伸开了手。

  “还不跪下!”萧七月突然的横抬起虎鲸刀,像拿着尚方宝剑一般的朝着陶公一声喝问。

  这可是差点吓破了杭家人的肺,就是陈公公也觉得这小子是不是脑门子给驴踢了。明晓得此人是超级高手了居然还敢如此,不要命了?

  “你!”陶公一指萧七月,一股火爆的杀气瞬间逼近,那气势瞬间可以活撕上萧七月七八的。

  “心中有刀,要刀何用?”萧七月一脸冷凌。

  “唉罢了,陶渊见过萧公子。”陶公叹了口气,一甩袍服,尔后抱拳躬身,朝着萧七月居然单膝跪下行了一个大礼,顿时,跌碎了一地眼镜。

  “各位别误会,他是在拜这把刀并不是拜我。”萧七月一边解释一边示意陶渊站起。

  “萧公子,你错了。”这时,陶渊摇了摇头。

  “呵呵,不会是专门拜人而不拜刀吧?”萧七月开了句玩笑。

  “没错!陶渊我拜的是持刀之人。

  因为,好些年了,这把刀我们陶家人都知道在江都省的战捕居中。

  而且,也有多位陶家高手跟青年才俊光顾过此居所。

  只不过,可叹可悲。居然没人能拔出刀来。

  想不到,多年之后,这把刀居然给一个外人得到,这对我们陶家来讲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陶渊脸现愤然。

  “所以,在你见到我的一瞬间,你下意识之中就想杀了我夺刀?”萧七月说道。

  “没错,陶某的确有这种冲动。不过,幸好没有行动。也许,这是祖上的安排,是天意。”陶渊点了点头。

  “他年有成,我会考虑把‘撒豆成兵术’还给陶家。”萧七月点了点头,陶家对自己有恩,当然,投桃报李。

  “我陶渊代表陶家感谢萧公子的大仁大义。”陶渊又一个真诚的弯腰相谢。

  在陶渊相助下,萧七月一气呵成保护、挪移,成功把杭仙儿从船魂的折腾之中救出。

  “把她带出去,请南宫和顾大师两位联手检查一下,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只是调料就行。”萧七月喊道。

  “萧萧大人,你怎么啦?”杭非都吓了一跳,因为,在萧七月抛出杭仙儿后,整个人好像中风似的扭曲变形,极度痛苦盘坐于地。

  “我要收拾掉这个让令受生病的邪恶妖孽,你们关闭房门,不要进来。”萧七月说道。

  “好,需要什么萧公子尽管出声。”杭非出去了。

  “萧公子需要帮助的话可以喊我,我就在门外守着。”陶渊像个尽职的保镖斜插宝刀站在门旁。

  当房门关上,萧七月是暗暗叫苦。

  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这船魂如此的难缠,当抛开杭仙儿的一瞬间萧七月也夺下了陶渊拚了全力挑出来的两颗猫儿眼。

  可是一接手,萧七月才感觉到那根本就是两枚烫手山芋,沉重得令人不堪重负。

  而且,因为米丘共鸣的缘故,想抛开它都办不到了,一夺到手就好像粘上自己似的。

  勉强能拿捏住它们了,可是,船魂又来捣乱,彼波斩浪前行。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