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警 第一百九十四章 通缉

作者:虾写书名:贼警更新时间:2017/01/11 22:18字数:706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马丁请苏诚吃的晚饭是水煮大杂烩,马丁这货到A市后,特喜欢吃麻辣水煮,但是其吃辣椒水平非常有限,每次吃的鼻涕和眼泪横流。

  他们选的位置很好,墙角,苏诚身体遮挡别人视线,而马丁又能观察店内的人,马丁伸舌头,把自己嘴埋在大盆子清水中,他已经被辣透了。苏诚无语:“伙计,我觉得你成功吸引了80%的人注意。”

  “我乐意。”马丁回了一句,感觉火辣感烧舌头,又埋了下去。

  苏诚摇头,慢慢吃着东西,许久马丁才缓过来,道:“三无贼警,比利三天后到A市,玛顿集团总裁马顿安排了玛顿中心酒店二十七层,超豪华套房包层接待。前天国际刑警向马局发送了狼群可能攻击比利的传闻和一些证据,上面已经批准对比利的安排,警方公共关系科已经和比利达成了一致。”

  苏诚疑惑:“没听左罗说起。”

  “因为左罗目前主要任务是保护白雪,所以这案件落在周断身上。负责人是有可能接替许璇的,林远县调派来的女刑警,叫姜玉。”

  “啊?”苏诚完全不知道。

  “啊你妹子。”马丁爆了句汉语粗口:“有没有搞错伙计,我们工作是什么?你回答我,我们工作是什么?”

  苏诚必须承认,自己这两天思想不对路,苏诚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马丁无奈一笑,摇头,吃东西,问:“喜欢许璇吧?”

  “怎么?”苏诚不否认也不承认。

  “一组人都知道,私下他们议论过。你是大菠萝的弟子,你看其他人的眼神是这样的,你看许璇的眼神是这样的。”马丁做个平淡和睁大眼睛的表情:“现在怎么办?”

  苏诚道:“你让77号给左罗电话,给点假消息,左罗肯定要跟这案件。”

  马丁看苏诚:“一个人童年在福利院,少年在雾都孤儿院,又去英国,是不是很缺朋友?”

  “为什么这么说?”

  “我看的出你很喜欢七组和Z部门的气氛,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疑虑,你喜欢这种工作环境。”马丁低声道:“我只是要提醒你,你以为你和许璇能发展,你能控制好平衡。但是我告诉你,你不能,你绝对无法控制平衡。你的内心又充满了侥幸……我不希望你死在这里,明白吗?”

  苏诚微笑回答:“马丁,我和你不同,我从来没有好奇心,我知道的事情非常少,我能告诉许璇的事情也非常少。”

  马丁坐直:“但是你知道家里的态度,你做不了,只能换掉你,换掉你最好办法就是除掉你。”

  苏诚反问:“为什么提醒我?”

  马丁喝口饮料:“因为我不想和别人合作,苏诚,你在大菠萝的怀抱中成长,不是从恶人营中出来的人,天生做不了大恶人,你的考虑太多,你感情太多,这是要坏事的。这次比利贼警非常重要,关系到我们能不能隐藏好内奸,如果你掉链子,我一定会客观公正和家里说明。所以,当你掉链子后,最好自己逃命。”

  苏诚深吸口气,点头:“谢谢。”

  马丁问:“爱情是不是很难过?”

  “很难,我一直以为爱情就是***其实完全两回事。**可以控制,很容易控制,但是情感就相对比较难。”苏诚反问:“不过,这不是任何人成长都必须经历的吗?有时候知道玫瑰带刺,但是总想摘得玫瑰。”

  “凭什么?”

  “凭我的能力。”苏诚想想:“不过你说的很对,我们得把这三无贼警做了。”

  马丁满意点头:“我已经准备好了炸弹,有必要就炸辆车,实在不行,我们这次就胡搞瞎搞了,最少让塘鹅抓不着脑袋。”

  “我在奥地利胡搞瞎搞你开心吗?”苏诚道:“用脑子,不要用武力。你会介入吗?”

  “当然,因为狼群,我有借口介入。”

  “好,敬我们第一次合作。”

  “干杯,希望合作愉快。”

  “干杯。”

  ……

  第二天,就当苏诚摩拳擦掌,准备措施想说服左罗介入三无贼警时候,左罗和白雪竟然一早出去。苏诚到七组一看,左罗不在。不仅左罗,七组人全部不在。

  苏诚拨打指挥中心电话:“Z7苏诚,接特警蓝河。”

  蓝河:“喂?”

  “蓝叔,忙什么呢?一起吃早饭?”

  “苏诚啊,没空,回头再说。”

  蓝河挂了电话,哈,不仅七组不在,连特警队都出动了,什么案件?竟然不通知我?苏诚逛到二组,二组只有两名内勤值班,正在打电话,朝苏诚做个友好的手势,苏诚没有打扰他们,回应了一下,上楼。

  奇怪的是,一组只有几个人,苏诚找到比较熟的,许璇下属思南:“思南,什么情况,七组搬家了?”

  思南一愣:“你不知道?全城抓通缉犯中。”

  “谁?”苏诚问,谁这么拉风?能把Z部门人全部调走。

  “白令。”

  “纳尼?”

  思南道:“凌晨两点,从夜店回来的科曼儿子小科曼和他司机兼保镖被发现死在临平路路边。”

  收到报案后,巡警第一时间到达现场,刑警队到达,验明死者身份发现是科曼航运A市控股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小科曼,同时还是英国驻A市领事的儿子。刑警立刻通知负责刑侦的马局,按照规则应该是Z部门接手案件。

  马局一听小科曼被杀,立刻想到白令,抽调一组过去现场勘察,同时全城布控抓捕白令。原来这样,苏诚拨打左罗电话:“抓白令怎么不带上我呢?”

  左罗道:“你对这案件有热情吗?”

  “恩……这个嘛。”

  “你不仅没热情,十有**你还要捣蛋,所以你乖乖给我呆在七组。”

  “喂,这态度很不好。”

  左罗道:“你真要帮忙?”

  “帮不帮忙的,我可能可以提供下线索。”

  “那好,你去法医那里,了解下尸体的情况。”

  苏诚挂电话,牛啊白大爷……苏诚一听思南所说,就感觉白令很牛,牛的地方是小科曼去夜店,凌晨两点回家。去夜店不会是人固定的日常节目,白令能守在临平路多久?准确拦截了汽车。要知道,前两天白令还是洪泽乡,孤身一人,没有技术支援的情况下,将小科曼行踪了解这么清楚。

  职业杀手很讨厌突发情况的,他们喜欢一个人规律的上班,下班,最好连吃的东西每天都是一样的。对付生活不规律的年轻人,杀手只能寻找目标必须出入的时间和地点,再想办法动手。

  所以看似简单,拦截,杀人,其实一点都不简单。看新闻中预谋犯罪,即使预谋,也经常出现意外情况。抢劫没等到车,绑架没等到人情况比比皆是。

  ……

  苏诚在警局大楼法医处拿到验尸报告,坐在一边,拿手机,难怪科曼这么怕白令,苏诚打电话:“科曼和保镖都是被徒手搏杀。”

  “徒手?”左罗道:“虽然看不出外伤,但是你知道那司机兼保镖有多厉害吗?80公斤级的俄罗斯徒手搏击亚军。白令体重只有六十八公斤,身高相差十公分……有没有用防狼喷剂之类的?”左罗对搏击门清。

  “法医认为,保镖是受到偷袭,保镖把后脑全部交给了嫌犯,嫌犯打击在其脖子,重创迷走神经导致瞬间休克,心脏停跳,后被扭颈而死。”

  “等等。”左罗是专业人氏:“我知道迷走神经,我知道打击那个位置会昏迷。但是很多人不知道,当人体处于戒备状态时,脖子肌肉群会紧绷充血,能有效抵抗打击。”

  苏诚道:“左罗,法医不比你懂的少,法医认定是偷袭。”

  左罗道:“我们先说下硅皮面具,有非常真的硅皮面具,很难被发现。但是第一,我自认为白令弄不到间谍级别的硅皮面具。第二,保镖肯定有白令的照片。第三,作为一个保镖,即使对方面貌被掩盖,他也应该会注意对方身高之类的细节。”

  苏诚道:“第四,白令是如何让保镖离开汽车的?想那么多问题干嘛,反正你们认定是白令干了。”

  “拿抓到白令也得要有证据控告他。”

  苏诚回答:“我不觉得白令在密谋杀人的情况下,会留下证据。左罗,你要小心点,之前我认为白雪危险不大,但是独生儿子被人做了,这问题……”

  “我先接个电话。”

  苏诚先挂电话,左罗这时候要接电话,肯定是很重要的电话。呵呵,这是外交问题吗?看热闹的不怕事大,我就不提醒你,小科曼还有一对双胞胎儿子,今年十二岁,在外交区国际小学就读。话说,警方应该会采取保护措施,不知道科曼现在心情如何?哥早就和你说了,不要乱搞,你一个穿鞋的和人家光脚死扛干嘛?

  左罗打电话过来:“科曼妻子死亡。”

  科曼和其妻子都居住在领事馆内,警方早上六点通知小科曼死讯,并且派人到领事馆做笔录。科曼妻子有高血压,闻知消息后身体一直不对,十点左右送到最近的第三医院急救,抢救无效死亡。

  怎么死的,还不知道,但是在救护车上,医生就数据看,科曼妻子服用了药后,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到了急救室,接通各种管,挂上吊瓶,然后发现科曼妻子越来越不对劲,在上急救台三分钟后,科曼妻子死亡。

  “肯定是被杀,连环杀。这叫杀手模式,科曼妻子是无迹可寻,深居简出,住在安保严密的领事馆。但是小科曼死亡,科曼妻子必然会出现连锁反应。这在犯罪学上称呼为激迫式连锁反应,在这种情况下,必然会出现有规律的行为。科曼妻子有高血压,儿子死了,郁闷总是会的。然后病发,可能送医,可能不送医,但人家是领事妻子啊,死在医院比死在领事馆好,而且考虑到健康等因素……”

  怎么杀的?左罗不想问,很少人有去急救的经历,左罗作为警察看的多了。救护车联系好了,车一到,后门一开,病人就上推床,送到急救室,会有最少五名急救护士响应。她们要按照规则采血,挂点滴,连接生命体征仪器,检查外表伤等等。正常情况一到三名急救医生会到病床进行评估,是否要拍片,通知专科医生等等。你能看见的是,就是一群戴了口袋的人在围绕病人。去医院并没有警察陪同,警方只是请科曼不要轻易离开领事馆,实在要外出,会派遣警察保护。

  左罗只希望法医和物证组能提供证据,证实是白令干的。

  “风骚点情况呢,白令现在现身,然后你们抓捕他,没有证据控告他。风险是白令毕竟被关押很多年,对警方技术并不了解,不排除警方有先进设备能将自己定罪。冷静点情况,白令继续潜伏,反正你们找到他再说。左罗,白雪和你在一起吧?”

  “恩。”

  “淡定,淡定。”苏诚道:“科曼现在一定恼羞成怒了,白令等同发起了战争。”

  左罗道:“苏诚,我不明白,我理解白令杀害科曼亲人是泄愤,给科曼心理压力。但是这和他最终目的可是大有冲突。科曼必然受到警方严格保护,甚至可能因为安全问题,被召回英国。”

  苏诚道:“也许白令知道自己和科曼无法对抗,能收一点算一点。”

  左罗压低声音:“但是白令就没想过,科曼会雇杀手对付白雪为小科曼报仇吗?”

  “不知道,白令未必对白雪有很深感情吧。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谁知道,哥不仅知道为什么白令要这么干,还知道白令接下去要怎么干。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我有许多的秘密,就不告诉你……

  再次说明苏诚并不是好人,上次去拜访科曼,苏诚本着中立态度,他不指望科曼和白令恩怨两消。他希望科曼和白令之间有个规则的较量。但是科曼态度很不好,自以为是,忘记了自己和白令相比最大劣势是,白令除了白雪,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而科曼有无数东西可以失去。既然这样,你们打吧。从公来说,作为贼警人员,目标就是打击塘鹅,科曼雇佣塘鹅,自己为家里做贡献。从私来说,苏诚不了解科曼的为人,他不知道白令即使刺杀未遂被击毙,科曼是不是还会为难白雪,特别是科曼表现出的恶劣态度让苏诚拿不准。(未完待续。)www.bolUOxS.Com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