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警 第六十九章 审讯

作者:虾写书名:贼警更新时间:2016/11/04 22:42字数:320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左罗上任后,七组每一次行动,都要朝医院送一个人。还好,方凌什么事都没有,等药效过去就能醒过来。不过因为摊上了案件,苏诚想休息,那也是不可能了。

  缉毒处是警局各部门中最为森严的地方,办公走廊位置都有特警站岗。在一楼走廊的尾部,有两名武装特警看守在一个房间的门口,左罗告诉苏诚,那里面是仓库,全部是毒品和常年数千万的赃款,里面一层还有四名特警。每一件案件结束之前,所有的毒品和赃款会暂时留在缉毒处。因为方凌之前卧底的案件,涉及十几个省市的毒贩,缉毒处是相当繁忙。

  一个戴手铐的人冲出审讯室,眼泪鼻涕一大把,人处于疯狂状态,嚎叫的扑向最近的苏诚。苏诚很镇定的朝后退了一步,左罗一把捏住嫌疑人脖子,嫌疑人努力的用流着口水的嘴去咬左罗的手。随后两名特警从审讯室出来,将其摁在地上,拖回去,用铁镣将其和椅子固定在一起。

  左罗看审讯室门关上道:“这人没救了,没毒品他活不下来。缉毒处正在利用这点榨干他所有知道的东西。”左罗知道缉毒处的杀手锏,就是拿一点毒品出来,等毒贩毒瘾犯了之后,他连亲娘都会出卖。

  苏诚跟随左罗上二楼,道:“国外一些特别是南美金三角他们对自己的亲信有一个要求,不能吸毒。吸毒的手下都是炮灰。”

  “是的,这边也一样,不过这类人知道的东西肯定很有限。”

  到二楼,一位便衣和左罗握手,道:“四间审讯室,你们自便。”帮忙打了擦边球,他就不管了。

  左罗打开携带的文件夹,看上面四名嫌疑人的照片,问:“哪个?”

  三男一女,很多人会选择女性,认为女性比较柔弱,更容易突破。而苏诚认为相反,女性更难以让她们招供。大菠萝告诉苏诚,和警察面对面时候,女性招供的机率只有男性的一半,不排除因为案件细节可能这个数据有偏差,但是大菠萝建议如果将来有可能,选择男性审讯比女性审讯要容易一些。

  接着是块头选择,强壮和瘦弱,不是一竿子打死,研究表明强壮的人更容易服从强者。

  最后两名强壮男性中,一人佩戴了粗大的金链,苏诚一点他的照片。炫耀的同时也是自卑的升华,一种属于我只有钱,没有别的,只能炫耀钱。一种属于我很穷,但是我还要炫耀钱。炫富代表着其某种精神的缺失。

  左罗和苏诚讨论一会后,走到四号审讯室,门口特警开门,一名嫌疑人就坐在位置上,身后有一名特警站立。

  “站起来。”左罗走到嫌疑人身边道。

  嫌疑人看看左罗,慢吞吞站起来。

  “坐下。”

  嫌疑人正准备慢吞吞坐下,左罗一摁其肩膀:“坐下。”直接将嫌疑人摁坐在椅子上。这是表明在力量上,左罗占据绝对上风。

  左罗坐到对面,苏诚则在窗户边摸着窗帘,不时的看看嫌疑人,这是分散嫌疑人注意力。嫌疑人被审讯时候,会反过来揣摩审讯者的底细,掌握了多少资料,知道多少东西。审讯中很重要一条,不要给被审讯者太多的思考空间。

  “要律师吗?”左罗问。

  “要。”

  “没有,这里是缉毒处。”

  “缉毒处?”嫌疑人愣了半晌,他是被戴头戴送到这里的。

  左罗问:“姓名。”

  “孙嘉全。”这点他没否认,他有前科,指纹已经被采集。

  左罗问:“孙家谁在运毒?”

  这问题问的嫌疑人一愣,想了好一会回答:“我不认识谁在运毒。”

  苏诚心中有数,这嫌疑人知道有人运毒,但是不是一个系统的。根据推断,他不应该知道黑山老妖供货者的身份,只知道有这么个人在走私硬毒品。

  左罗道:“有孙家人从海外购买硬毒品,然后在夜晚,通过海路运输到黑山,将黑山当成批发点,你做为孙家人,一点都不知道吗?”

  孙嘉全摇头:“不知道。”

  苏诚走到孙嘉全侧面,对左罗点下头,左罗从文件夹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推到孙嘉全面前,孙嘉全看见是一份检察官签署的豁免文件,左罗道:“上面没名字,文件只有一份。谁能回答我两个问题中的一个,这份文件就归他。你的另外三名同伙也正被审讯,谁先让我满意,文件就是谁的。”

  苏诚道:“走私奢侈品罪名其实并不算大,我不认识值得去出卖别人。”

  孙嘉全转头看苏诚,对,我就这意思。走私物品罪最最高只有无期,走私物品不包括黄金,白银,武器等物品。

  “但是武装拒缉,杀害警员,就是死罪。”苏诚走到桌子边,放下一张照片,是方凌刚进入医院,送到急救室时的照片。苏诚道:“同谋共罪。”

  孙嘉全知道自己人袭击了一个女人,但是老大再三交代,不要弄出人命。很简单逻辑,拒捕弄死一个警察,他们同谋罪成立,全部死刑,几乎不带任何折扣的。如果没人死,那就是普通的走私物品罪,有可能没收全部物品,有可能补上关税就可以,判的一般都不重,从犯五年就顶天了,首犯在没有暴力反抗情况下,最多也只是十年。

  孙嘉全一看照片立刻紧张起来,问道:“她死了?”

  “她没死。”苏诚回答,道:“但是很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医生说麻醉剂的效果太强,很可能醒不过来。”苏诚在说谎吗?不能说谎,这边有监控录像,说谎上庭警察会很被动,苏诚说的是实话,医生告诉苏诚,麻醉剂可能会导致方凌醒不过来。

  这时候需要给孙嘉全思考的空间,因为他不会再去思考警方的底牌,而是会去衡量自己的得失。苏诚如果说方凌死了,孙嘉全未必信,但是苏诚否认了最糟糕的局面,孙嘉全反而是相信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四分钟后,孙嘉全问:“你们想知道什么?”

  “第一个问题,孙家谁在运毒?”黑山老妖只是批发商。www.bolUOxS.Com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