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警 第五十八章 会议

作者:虾写书名:贼警更新时间:2016/10/29 22:16字数:2863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左罗送苏诚回家,苏诚虽然白天睡的不少,但是晚上睡眠一样很好。早上七点起床,泡茶,享受清晨,即使是阴雨连连的清晨也能让苏诚感觉到新的一天到来。

  左罗上了一辆出租车,在后座问:“出租车赚钱吗?”

  司机没回答。

  “但是开出租车自由。”

  司机回答:“自由是建立在温饱基础上,这一个多月出租车开下来,我已经倒贴了七千多。”

  “给你加工资……菲洛娜不受控。”

  “是。”司机回答。

  “但是她目前行为确实是为家里考虑。”

  司机回答:“是。”

  苏诚问:“有资料了吗?”

  “菲洛娜在市的人一共六位,一女五男,是家里雇佣的亡命徒,被左罗击毙了一人。武器以手枪为主,战斗力相当不俗。”

  苏诚道:“我就是漂泊在大海上一片叶子里的蚂蚁,左边的浪会将叶子打翻,把我淹死。右边的浪也会让我葬身大海。不是我愿意走这条路,是被逼上路。菲洛娜失言告诉我,说家里一直就不信任我的忠诚度。”

  司机许久后道:“老板,还继续吗?”

  “这方面我还是有把握的,而且不能不做。没什么了不起的,这天下总是要有个皇帝,不是刘邦就是项羽,谁当了皇帝都是那么回事。我希望能学刘伯温建功立业后全身而退。”

  司机道:“老板。”

  “恩?”

  “刘伯温是明朝的。”

  “那汉朝是?”

  “张良。”司机道:“其实我更欣赏赵匡胤。”

  “为什么?”

  司机道:“他早年在唐朝混,立下赫赫战功,但是反被皇帝猜忌,最后把握自己命运,自己当了皇帝。”

  “哈哈……你想太多了。”

  ……

  苏诚到七组,被吓了一跳,方凌竟然出现在七组……

  不科学啊,她这伤怎么也能赖床十天半个月,怎么就来了呢?难道意志坚强的人可以违反物理原则吗?

  左罗看见苏诚,招手一下,道:“手续已经办好,以后方凌就是我们七组的外勤组员。”

  苏诚看拐杖,看方凌问:“你的脚?”

  “动脑可以不用动脚。”方凌回答。

  “哈哈……”说的你好像很有脑子一样……苏诚感觉到杀气:“哈哈,说的好,女中豪杰,佩服佩服。”

  方凌原本就是怒视,等苏诚解释完,已经有揍苏诚的冲动,苏诚这转折完全没有诚意,非常随便,是个人都能听出这意思。但是……今天签字之前,左罗只有一个条件,不能欺负苏诚。方凌当时还纳闷,一口答应,现在一听苏诚说话,就明白左罗为什么约定条件。同时也颇为佩服左罗,能将人看得那么透。

  功劳是苏诚的,苏诚很清楚方凌是一个可以合作的人,但是方凌忍受不了自己的一些习惯。比如说自己和许璇磨磨蹭蹭,喝咖啡,吃牛排,许璇因为求人,所以忍气吞声。换了方凌,直接把自己拖走……这不需要对方凌有多了解,只要知道她的一些性格,考察下忍耐力就可以知道。

  左罗才不关心这些,也没观察到苏诚和方凌已经碰撞了一次,招呼两人过来,打开电脑市区地图:“这个区域是湖海区,东南这一片是城乡结合部,也是孙家人的地盘。这片地方,十间店面有九家属于孙家村部所有,本地人相当集中。最东南位置是孙家码头,主要接待对象是渔船。”

  苏诚问:“不对吧,孙家人每年坐吃分红每人就有十万块,还有人去做渔民?”

  左罗道:“刚开始确实是每人每年有几万块,有人做生意,炒股,赌博亏钱,没钱怎么办呢?分红就是债主拿了。而这些人的孩子呢,分红已经被父母折腾干净了,只能自谋生路。另外,这些渔船是孙家的,但是渔民却不都是孙家人。很多渔船是租出去承包给外人的,有些不法分子就利用渔船进行走私。另外据说还有海上赌场,开出去是渔船,到了公海位置就是赌船,打电话,刷卡到账,拿到筹码下注。很安全,警察因为输家举报,抓了几次都没有实质证据,赌船上没赃款就很难定罪。”

  左罗道:“我昨晚去拜访了海关负责人,他告诉我,这些都是小猫小狗,真正让他注意的是隶属孙家商贸公司的三条贸易商船。这三条贸易商船不算大,他们业务是去东南亚运输水果,然后送到水果批发市场,关税、手续非常透明,表面上完全没问题。”

  苏诚道:“问题在于他们的利润是很低的。”正常来说大货船载重量是七万吨,三条贸易船各只有一万多吨的载重量。自然运输成本就更高,在竞争上处于劣势,为了能卖出水果,只能降低利润,甚至是亏本卖出。

  “对,孙家商贸公司是去年上半年成立,按照海关负责人初步计算,去年下半年最少亏损五百万以上。今年上半年因为水果价格的原因,预计会亏损超过千万。即使这样,这家公司还在经营,并且人员待遇普遍高于散货船公司的员工待遇。”

  方凌道:“那海关部门有没有查出问题?”

  “海关部门在境内对三艘船进行了突击检查,无论是出去的,还是回来的,都没问题。出去的货是东南亚散货,回来的都是水果,他们和马来西亚一家公司有签订供应合同。奇怪的是,有时候没散货,他们也宁可空船跑一趟马来西亚。询问他们老板,老板就说,为了公司将来的发展,马来西亚那边有需要,宁可亏钱也得跑。”

  左罗补充道:“两个月前,海警,海关,海事三部门连动,在公海拦截一艘回航的商贸船。用了警犬,特殊警犬,甚至把货船翻了底朝天,仍旧没有发现任何违禁品。”

  方凌道:“我猜没错的话,黑山老妖的硬货就是从这条线拿的,然后批发国内各条供给线。”

  如果是这样,苏诚若有所思:“你们说,会不会塘鹅已经知道他们非法勾当,以此要挟,让他们运输4?并且找个地方放置4?让我们把力量放在这条线和他们进行争斗。塘鹅根本就没打算利用这条线做长线,纯粹是一次性利用。”

  左罗道:“按照你的推测,孙家这片地盘内很可能储存了大量的4?”

  “是,但是这些4只是摆设品,无足轻重。并且4很安全,我们可以不用理会这条线。”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