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警 第五十四章 事态

作者:虾写书名:贼警更新时间:2016/10/28 10:02字数:344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虽然方凌努力控制事态发展,但是今天的事情没有一件是方凌能控制的。不说遇见个混驾照的苏诚,采石场交易中本应该逃跑的苏诚竟然把车开到沙堆里去,被人抓了过来。

  没问题,自己认了苏诚,苏诚不算笨蛋,应该不会揭穿。但是又发生不可控的事情,这个苏诚竟然是七组的人。

  方凌抱苏诚滚到掩体后沙堆边,准备战死沙场,但连死都不可控,龙哥人还没有动手,就全死光了。

  原本松口气,又出来一个左罗,武力也不可控,被左罗拷上。

  今天从头到尾,没有一件事是自己所能控制的,方凌也颇为沮丧。没办法了,采石场出了这么大事,老B肯定不会再露面,所以只能尽快抓捕黑山老妖,能捞一点算一点。

  这些事说完,特警直升机已经到达,直升机悬停半空,特警们索降而下,迅速到达左罗身边,形成一个圆形战术保护。为什么这么谨慎,有狙击手,不知道狙击手的身份,只知道目前这个掩体是安全的,也许是狙击手射击盲点。

  国道上警车如同流水一般出现,这时候左罗才离开掩体,招呼过特警头目:“蓝河,看看。”

  这名特警头目是Z部门御用的特警最高指挥官,四十岁左右,二十年的军龄,看了几个人伤口,道:“应该7.62毫米X51毫米北约标准弹,判断对方配备红外夜视,非常专业。可以判断出狙击手的位置是西北方向。”

  身边特警呼叫直升机,开始搜索西北方向。

  仇杀吗?龙哥的仇人吗?有可能,除了这个可能外呢?似乎没有别的可能。被禁锢了思维的左罗并没有怀疑是苏诚的人。在左罗看来苏诚实在不像一个暴力份子。

  苏诚哀叹,不是自己想做暴力狂,而是这世界上很有暴力狂,为了保护自己,无奈之举。他也很希望天下大公,没有战争,没有武器,但显然不现实。

  左罗没有释放方凌,特警自然也接手看守方凌的任务,一直到缉毒处的人到达。外围已经拉起警戒线,一名男子出示证件,说明身份后进入,问了一下,找到了左罗。特警通过指纹验证对方身份真实后,左罗这才释放方凌。

  左罗看一瘸一拐的方凌,问:“要叫救护车吗?”

  “叫你大爷,老娘卧底三个月成果,被你们七组全毁了。”这腿伤并不严重,治疗下就可以下地,几天就能痊愈。严重的是心伤。

  左罗没有反驳,颇有些歉意的目送方凌,他知道卧底三个月在坏人窝里,特别是一位女性,所要承受的压力是非常大的。不是**之类,毒贩们有自己发泄渠道,他们不会窝里玩。主要是生死之间,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身首异处。早几年,就有卧底警察被枪杀后,尸体在深夜扔在缉毒处门口的恶劣案件。

  苏诚不满:“喂,你做为警察,持枪挟持殴打市民,现在声音还这么大声?你要知道我可以让你把牢底坐穿。”

  方凌看苏诚,难以置信表情:“你现在就是市民了?”

  “怎么?”苏诚反问,你咬我啊。

  左罗一揽苏诚肩膀:“对不起,没事没事,对不起。”

  方凌一指苏诚给自己小心点,和缉毒处的男子转身上了救护车。

  ……

  因为缉毒处和七组发生工作碰撞,加之苏诚参与其中,内务部介入了内部调查。经过一晚的折腾,基本还原了事件的经过。内务部严肃的批评了苏诚使用警方资源取得驾照的行为,内务局会严格要求苏诚进行加强驾驶汽车技能训练学习。同时内务部对左罗发出警告,明知道苏诚不具备驾驶能力,还将其扔在黑山路段。

  内务部是专门打板子的,局长负责送萝卜,亲自看望了两人,高度表扬了苏诚的镇静,还有左罗的勇敢。同时说明,这案件已经移交涉枪组,三组办理,让他们不要插手。

  左罗对苏诚也有些歉意,早上九点离开警局时候,打车送苏诚回家,而后再打车前往医院。

  白雪恢复的很快,左罗到时候,听见白雪正在叽叽喳喳的说话,一屋子的人,全部是白雪的同学。左罗没进去,就在门口等了一会,一位同学出来打电话,看见了左罗,立刻进屋,然后同学们纷纷告辞离开,离开之前,都很有礼貌向左罗问好,左罗随意点头表示知道了。

  白雪很高兴左罗来了,这是可以被探望后左罗第一次来看她,甚至连马局都来过了。马局告诉白雪,左罗比较忙,同时他这人不会那一套,知道你没死他就放心了。

  左罗果然不太会看望病人,道:“白雪,伤好之后转内勤,等你通过实战考核后,再考虑转岗外勤。内勤要学的东西挺多,写报告,做报表,记录等等。你在医院闲着也是闲着,自己联系人事部,拿教材来看。”

  “恩。”虽然一开口就说公事,而且很不好的公事,但是白雪还能接受。

  “这花?”左罗指桌子上兰花水仙等花打包成的一束花。

  “我同学送的。”

  “我有用,先拿走。”左罗大手抓到花上,直接转身离开。

  “……”白雪当然不高兴了,哪有这样的。就算你要花也可以坐下来聊两句,你要花干嘛?

  左罗走了,出病房,乘坐电梯到骨科病房,询问下护士,走向1302病房。1302病房是走廊最后一间,一个身穿夹克的中年男子在窗户边吸烟,浑然不管贴满医院墙壁的戒烟小广告。不过他还是努力把烟雾吐到外面。

  即使如此,他从窗户的反光看见了左罗接近。把烟头一弹,左手摸到右侧腰间看左罗,左罗很上道拿出ID牌:“七组。”

  “左罗。”那男子没看ID牌,敲下门,让左罗自便。

  缉毒处的便衣和普通刑警,乃至Z部门刑警相比,他们有一种不同的东西。他们带有一种淡漠生死的东西,看破红尘,对谁也不恭敬,对谁也不客套,或者他们已经懒得去应付这些东西。缉毒处警察殉职率高居警察行业的榜首,第二名还有的争,第一名绝对是他们。当去年一年,就有三名缉毒警察牺牲,还有两名协助缉毒处的特警重伤,其中一人致残。

  毒品,暴利,死刑,亡命之徒……这些就需要亡命警察来对付。左罗本身很尊敬他们,今天想来干坏事,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们。www.bolUOxS.Com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