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警 第五十二章 交易地

作者:虾写书名:贼警更新时间:2016/10/26 22:31字数:348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方凌说的竟然是市方言,苏诚在市很多年,知道市的历史。市其实是两个乡,一个县,加上二十几个村为基础建设而县目前在市的南区,就叫城关。本地方言不少,但是都大同小异,说的人也挺多的,目前在小学还有专门的方言课。方言主要流行在城关,还有孙家这样城乡结合部。

  苏诚是完全听不懂,一分钟后,方凌挂电话,两人慢慢的回到车上。该死的小姑娘,你难道不能抬头看我一眼吗?难道你没发现我被人挟持吗?玩手机真的那么重要吗?活该半夜上班,活该没男朋友。

  无奈之下,苏诚回到了车上,方凌脱掉西装还给苏诚,从自己的皮衣内侧拿出一个弹匣,褪下手枪内原本的弹匣换上。苏诚叹气,这枪应该开过,否则不会这么蛋疼换弹匣。既然开过一枪,不会在乎再开几枪。或者是方凌准备面对一场恶战?

  苏诚开车,方凌从口袋拿出几颗子弹,装满弹匣,将弹匣放在皮衣内,看得出她神情也有些紧张。和苏诚聊天缓解自己紧张:“开过枪吗?”

  苏诚摇头:“我一向以为使用暴力是不好的,无论如来,上帝还是阿拉,都是反对暴力。”姑娘,你的信仰是什么呢?

  方凌淡淡回答:“枪只是比刀方便的工具而已。”

  说话间,汽车又进入夜雨之中,前方几十公里都没有人烟。

  不过方凌也没有白蹭车,手枪交给右手后,左手放在方向盘上,偶然帮苏诚纠正下方向:“看见喷雾器了吗?喷玻璃水的这点黑点。”

  “看见了。”

  “新手呢,需要一个参照物,你尽可能端正坐着,以黑点为参照物,三点成一线对着路边的白线,这样你就可以控制车身到白线的距离。”

  “恩恩。”原来还样的作弊器。

  “开车要专心。”

  “恩恩。”不是苏诚不专心,而是自己皮带位置收到了震动,是摩斯密码,自己的下属距离自己十公里。苏诚如同抓痒一般,左手按住皮带内扣发出电波,意思是,稳住,去地点,不要突袭。按照苏诚判断,到采砂场之前,自己还不会死。

  “你很紧张?”方凌手摸上苏诚手背,凉的。

  苏诚苦笑:“姐姐,你说呢?”

  方凌坐好,道:“放心,我不会杀你。”

  关键我不信啊,苏诚很感激道:“谢谢姐姐。”

  左罗疑问:“一直没有看见车?”

  对讲机传来巡逻车人员声音:“是的,黑山段没有发现汽车。他会不会朝左边拐了。”

  左罗道:“这小子想耍我呢我记得十几公里外有个加油站,那边有道路监控?”看手表定位,这家伙是朝林远县去了。有骨气。

  “是的。”

  “我过去看看。”不怎么放心,不会把手表扔在某车上,自己跑路给自己难看吧?

  左罗和副所长握手,先告辞,上了派出所提供的便车,开车前往加油站。

  左罗开车很溜,很快到了加油站,下车,进入小超市,出示证件:“警察,我要看下监控,可以吗?”

  小姑娘放下手机:“可以。”监控就在柜台位置。

  “一个小时前到现在。”左罗在小姑娘调取监控时候,将手机伸过去:“见过这个人吗?”

  小姑娘看了点头:“见过,四十多分钟前吧。”

  “哦。”

  “他和一个姑娘在一起,打了电话,没买东西就走了。”

  “姑娘?”左罗看监控,小姑娘已经调取了画面。如同情侣一般,看不出什么。左罗拿电话拨打苏诚电话:“在哪?”

  苏诚回答:“路上,那个不用等我了。”

  左罗问:“你一个人?”

  这时候一个女声传来:“轻点,恩”还有人体撞击座椅的声音。

  “啊?”

  “啊”苏诚看枪口:“我,那个什么,有点事,先挂了。”

  卧槽,这家伙路上拐了个妹子,拿自己车去车震?什么情况?莫名其妙。

  不对啊,黑山路段没人,黑山路段出来,到加油站一路无人烟,路上也没有坏掉的汽车,哪来的女人?女鬼吧和副所长吃火锅聊天时候,副所长说黑山附近村民赶集时候说山上有鬼火,因为路段施工,村民近期都走另外一条路。

  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左罗点根烟,思来想去,调取监控,看见苏诚从驾驶位出来,那位姑娘也从驾驶位出来,很奇怪好吧,是某人开车技术不行,副驾驶位的车门被加油站柱子顶住了。这家伙不是有女朋友吗?怎么还乱搞?

  跟上去看看,到底在干什么。

  采砂场在距离林远县十五公里的沙河边,挖的是河沙,采砂场内堆满了小山一般高的沙子。目前采砂场已经被勒令停工,环境保护部门要对水纹情况进行勘察后再决定是否关停这家采砂场。

  采砂场面积很大,有一些建筑,挂有几盏灯火。

  到了入口处,方凌拿走苏诚雨伞,看苏诚:“你走吧。”

  啊?真不杀好吧,自己不会犯贱的去问这问题,恭敬道:“姐姐你慢点。”一个红点在车窗前出现,苏诚手指伸到鼻子前,轻轻摇动。红点上下摆动,意思是自己知道了。

  苏诚这时候当然不去管什么交易,什么罪案,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先跑路再说。掉头,倒车,我转,卧槽开到了沙堆中。倒车,貌似开不出来,打方向盘,油门到底不要这样啊,大哥,听话,出来啊对不起,自己好像挂错档位,倒车挡挂成一档,这是朝沙堆里钻的节奏。

  好吧,自己输了,走路行不行。

  苏诚下车,然后背部出现一人,一手抓了苏诚的后领,一把枪顶上后背:“走。”

  “”苏诚无语,跟随着走,转过几道沙堆,出现一盏灯,灯的左边站着方凌,灯的右边是三名男子。方凌人靠在一砖瓦房边,小手提箱在灯光右边的石桌上,一个男子正拿了试管和测试纸验货。在灯光黑暗处,可以看见还有两个人。

  三名男子中最高大一位道:“三娘,这次很不地道,既然带了帮手来,应该光明正大一点。”

  方凌无语的看了眼苏诚,道:“我路上抓的一个司机,和他无关。”

  “现在就有关了,见过我龙二面的人,只能死。”龙二道:“把他沉了。”

  方凌忙道:“好了好了,是我的兄弟,和龙哥做生意,总要留个报信的人。”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