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警 第五十章 女匪

作者:虾写书名:贼警更新时间:2016/10/25 22:43字数:356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听左罗不是开玩笑,苏诚干笑道:“哈哈,左罗,何必玩这么狠呢?对不对,我们还要合作的。我错了行吧?我不应该利用警方资源达到私人目的。”

  左罗道:“我接受道歉,我在梅乡派出所吃火锅,等你。”挂了电话。

  再拨电话,通知你没有呼出权限。

  卧槽多大的男人了,还玩这么幼稚恶作剧,有意思吗?苏诚无语,他知道左罗对他一些行为不满,但是他认为左罗无可奈何。但现在,自己确实有驾照,可以开车,投诉都没地方投诉。

  不就开车吗?苏诚换位置,折腾好一会,车竟然会走了,颇有成就感,掉头方向盘打死刹车差点冲到田里去。这要进田里去,那今晚只能悲惨的度过。

  倒车还是会的,挂倒挡,抬离合,慢慢抬,倒了,很好。不过方向错误,又倒回去了,还要再转弯。

  苏诚他真是一个机械白痴,动脑能力没得说,但是动手能力奇差无比。

  雨开始下了,苏诚花费了十多分钟终于是把汽车成功掉头。左罗完全没骗苏诚,这十多分钟连只鸟都没有飞过。

  准备去梅乡,不小心手臂撞到了灯光,灯光熄灭。苏诚摸索无能,只能打开车内灯,然后看灯光上的图标。要说倒车,开车还学了两三天,但灯光是完全没学。外面黑乎乎的,感觉挺吓人的。

  有了,苏诚成功打亮近光灯,然后成功切换成远光灯先尿一下,紧张来尿

  苏诚拿了伞下车,走到路边,随地小便。然后再回到车内,刚钻半个身子进去就看见一口手枪对着自己。副驾驶座坐了一名女子,身穿紧身褐色皮衣,短皮裙,丝袜,挺漂亮的的一双眼睛,双唇很薄很诱人,没想到梅乡还有一位这么漂亮的女警。

  苏诚很淡然的坐到驾驶位,关车门,将手枪压下去:“姐姐啊,不要玩了。”

  那女子莫名其妙,手枪顶在苏诚脑门:“谁和你玩,开车。”

  哥的智商不是你能达到的境界,标准警用手枪,虽然打扮有些骚包,但是眼神带有警察审视的味道,你不是左罗弄过来恶心自己的,自己就把枪吃了。

  苏诚很快看见了女子的大腿,女子左腿膝盖上方一片青色,肿的很严重。左罗有这智商?苏诚伸手摸了把女子大腿,女子惊愕的说不出话来。这神经病吧?第一次听说人质非礼歹徒的。

  完蛋,真肿,啊哈不会吧人生何处不相逢苏诚眼角看向女子的右边大腿,大腿和车门之间有一个手提箱。

  女子是个左撇子,左手收枪,顺手用枪柄砸在苏诚脑壳上,吼道:“开车。”

  “,不要着急,不要着急。”苏诚脑壳传来剧痛,知道这不是演戏了,那女子左腿是撞伤,并且很严重。看她衣服,应该是在雨中拖行了左腿走了好远。苏诚默念:“挂挡,松离合”奇怪,车怎么不走呢?

  苏诚踩油门,没错啊,档位上了,离合松了,没熄火

  “手刹。”女子有些崩溃的提醒了一句。

  “对不起,对不起,新人上路,今天刚拿到驾照。”苏诚转头看见枪口,松手刹,汽车朝前一窜,苏诚着急,完全松开离合,汽车熄火。苏诚一边打火,一边道:“不着急,不着急。”

  “今天刚拿的驾照?”女子问。

  “是的,姐姐。”

  “把驾照拿出来。”女子接过驾照一看,上帝啊,如来啊,王八蛋啊,有这么倒霉吗?在雨中拖行半小时,终于看见一辆车,谁能想到开车竟然是个菜鸟。女子把驾照朝苏诚脸上一扔,有绝望之感。女子内心是崩溃的,道:“开车,林远县郊区沙河采砂场。”

  苏诚开车了,这次挺顺利的,终于上路了,领赏一般看女子,女子却是不可思议的表情:“换挡啊,你个白痴,你怎么考的科三?”

  姐姐,你要听我怎么考科三的故事吗?换挡苏诚趴下去看档位,哪个是二档来着。女子急忙一抢方向盘,苏诚一紧张,汽车熄火,再看,险些又开到田里去了。苏诚看女子,女子看苏诚,两人静默看了五秒,女子道:“一档就一档。”然后绝望的拍下额头。

  “恩恩。”苏诚挂挡,这次一档顺利上路。

  电话响起,女子接电话:“急什么,货在我这里,钱准备好了吗现金,你和我开玩笑呢。现在谁还用现金做生意好我尽快,等着九五折好。”

  这是做交易,不知道手提箱里面是什么。

  苏诚电话响起,女子道:“停车。”

  苏诚停车,女子枪口指苏诚:“知道说什么。”

  苏诚点头,打开免提,接电话:“喂。”

  左罗:“我在吃火锅,你呢,到了没有?”

  苏诚回答:“我有点事,你们先吃。”大哥,我会这种态度说话,你应该要感觉有问题。

  左罗以为苏诚故作镇定,道:“好。”挂了电话。

  说好的默契呢?

  车上路了,女子也将手枪放下,左膝盖的疼痛感持续袭来,她咬牙忍受着。苏诚小心问:“你会杀我灭口吗?”

  “不会。”女子回答。

  我不信啊,你明显是持枪做非法生意的,让我看见你的脸,虽然很漂亮,但是哥真不想死。苏诚表面似乎松口气,继续开车,抓痒一般,左手伸到皮带位置,一拉暗扣,打开窃听器同时,发出求救警报。不过,自己下属在市,远水解不了近渴。

  不管怎么样,要先让自己的保镖知道自己目前处境,苏诚道:“姐姐,你刚才说去哪里?”

  “林远县郊区沙河采砂场。”女子看苏诚:“你是本地人吗?为什么开车到这条路上?”

  “我是一位海归,刚拿到驾照,就来人迹稀少地方练车,凑巧遇见了姐姐你。”

  “海归?学什么专业的?”女子问。

  “油画。”

  “在国外混不下去?”

  “瞧你说的,我这不是回来为家乡建设做贡献吗?”苏诚回答。

  “呵呵。”

  呵呵是什么意思?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