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警 第四十九章 荒野

作者:虾写书名:贼警更新时间:2016/10/20 10:22字数:356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会议室就三人,许璇、左罗和一组组长周断,周断是一位很和蔼的胖子,今年四十五岁,从警经历之丰富让人敬佩不已,从最底层的派出所,巡警,经警,便衣刑警,一直到一组组长,是目前业内的大哥大。最牛的不是他的破案能力,而是他的用人能力。他三十五岁才成为刑警队的一名小头目,一旦给了他一定用人权利后,上级就发现了非凡的领导才能。他从来没有很出彩的地方,但是他的下属个个都出彩。他和左罗也很熟悉,曾经想尽办法挖警察学校尖子左罗,但都被马局卡住。

  周断几乎不发言,他知道许璇和左罗有能力做的很好,需要什么他来处理就行。

  许璇运气不坏,遇见这样一个老大,能尽情发挥,许璇道:“事实不好,但是我们必须接受事实,就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我们无法阻止第一颗炸弹爆炸。我们要做的是第一时间定位炸弹的材料,进行全部暗查,不能惊动火药。如果没有太大伤亡,我们可以先拖延几天示弱,借口警方无法确定是炸弹,还是生产事故。”

  左罗不耐烦道:“我就说把案件拆开,你们管这摊,我们管那边。”

  许璇点头:“行,左罗,还有件事。”

  “恩?”

  “那个你看,狼蝎也好,火药也好,都不是你七组能对付的。不如这样,把苏诚转过来吧。”

  左罗拿西装:“我能吃多少自己心中有数,绝对不会噎着。苏诚落你手上,我连汤都没得喝。我很喜欢七组和一组合作的模式。周队,走了。”

  周断举手,微笑道:“有任何需要,尽管开口。”

  许璇目送左罗离开,带上会议室的门,道:“周队,看来左罗不想放人。”

  “未必不是好事,我观察了苏诚一段时间,这人和狼律师不同。狼律师现在是挤牙膏,慢慢挤,苏诚这人如同深水一般,你想挤是挤不出来的。他不在乎你要什么,他只在乎他想给你什么。这人要么是个油条,要么是一条深水恶狼。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是在做好事,先放着。另外,你可以和苏诚进行生活上一些接触,他这种人,自命不凡,你不够档次被他看在眼里。”

  许璇点头:“行。”

  周断问:“你刚才给左罗出了什么馊主意,还得避着我?”

  许璇呵呵一笑:“那我先联系下爆炸处理小组的主管。”

  “去吧。”

  第二天,苏诚迈进了科三的考场,牛人就是这么牛,两个小时后,苏诚很满意的离开考场。

  第三天,苏诚进入了科四考场。

  第五天,苏诚拿到了驾照。

  驾照放在左罗的面前,左罗看驾照点头,拿起电话:“财务部,我左罗,申请可以批了。”

  不详的预感,左罗怎么转性了?左罗似乎知道苏诚所想:“一组老大周断想挖你,我没同意。我觉得你还是做出一些贡献,这工资应该加。不过你今晚要加班,我们要去林远县。”

  “林远县?”林远县距离市一百二十公里车程,以农业为主,同时还有很多农业商贸部门的试验田。但是这和火药有什么关系?

  左罗解释道:“林远县梅乡派出所的副所长是孙家人,和我有过一次合作,我这次想请他帮忙。但是我不认为我能说服他,需要你的帮助。”

  “他是警察不需要说服吧?”

  “他宁可不在市当警察,也要跑到县城的乡下去当警察,就是不想和孙家人有关案件扯上关系。”

  既然你加了工资,那我肯定要意思一下,苏诚点头:“行,你们好像不着急?”

  左罗道:“第一颗炸弹爆炸之前,我们着急也没用。全市那么多工厂,怎么查?全面清查等同是全市工业停顿。这是77号无能,竟然不知道对方要袭击哪家企业工厂。我们只能做好准备,等爆炸声响起,立刻进入状态。希望不要有人因为爆炸而受到伤害。”

  “不,应该不会,就我对犯罪者心理了解来看,第一颗炸弹一般不会伤人,最少会少伤人。原因是罪犯不想提高警方的预警等级。假设是普通爆炸,警方要花费数天时间去证明是炸弹还是生产事故。但如果出了人命,第一时间就会进行权利追查。火药的目的是恐吓工厂停产,他没有兴趣去挑战警方。所以我认为第一颗炸弹造成大面积死伤可能性比较低。”

  左罗点点头,这和许璇分析的差不多,看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多,拿起西装道:“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就出发,对了,出城我们要把牌收了,使用标准证件。”

  市到林远县是高速公路,林远县到梅乡是国道,林远县因为是农业大县,所以地域是比较大。晚上七点半左右到林远县,上国道,国道上车辆很少,到八点半左右,苏诚看见了梅乡,未曾想,左罗加满油后左拐,上了一条黑山路的省道。

  苏诚疑问:“不是去梅乡吗?”

  “副所长在家。”

  苏诚疑问:“你怎么知道他在家里。”

  左罗挤出点微笑看苏诚:“因为我知道。”

  感觉不太对,看这条路,完全没有车辆的踪迹,是要杀人灭口吗?不至于吧。要刑讯逼供吗?没必要跑这么远。

  苏诚还想问,看见了一辆巡逻的警车在路边,左罗下车和警车人交谈了几句,警车就在前面带路。苏诚放心了,这家伙是突然袭击,根本没联系副所长,只是联系到派出所的人。

  警车开着,左罗跟随,到了九点左右,左罗停车到一边,下车,关上车门,而后对苏诚道:“你不是拿了驾照吗?你自己把车开到梅乡去,路就一条,祝你好运。”说罢,也不理会苏诚,上了巡逻车,巡逻车就这么掉头开走了。

  卧槽,开什么国际玩笑

  电话响起,苏诚接电话:“有病吧你,烧那么多公款汽油,就为了耍我?”

  左罗道:“第一件事,汽油每月额定报销,多的我自己掏钱,和公款无关。第二件事,我真的要去找副所长了解孙家祠堂权利结构。第三件事,我很高兴和你合作,但是我很不高兴你利用警方资源来达成私人目的,这是一个小小教训。第四件事,这条路没有悬崖,前方封路施工,夜晚没人,所以也不会有车辆来接你。第五件事,我已经把你电话呼出功能关闭。第六件事:晚上温度是十度左右,有雨。”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