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警 第四十七章 孙家线

作者:虾写书名:贼警更新时间:2016/10/24 10:18字数:323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左罗连苏诚带椅子拉到一边,将邮件保存到本地,打开邮件,慢慢的看77号提供的资料:“火药、炸弹专家……对某企业工厂进行为期一个半月的炸弹恐吓……三十五到四十五岁,南美黑人,还有两枚残缺指纹。”

  左罗打字问77号:“什么工厂?”

  “这是我知道的所有资料,祝你好运。”77号回了一句话,弹窗消失。

  A市大园区是工业区,在A市东面,距离东郊大约十五公里左右,原本是几个村庄,后来市政府规划搬迁,将这片区域转变为工业区。工业区分为外向型和内向型。外向型指的是对外招商,内向是本土的企业。工业区占地面积达到七平方公里,涉及汽车,药品,饮料,手表,衣服,空调,玩具等项目。

  左罗推测道:“从资料上看,这是一次恶性商业竞争,有人希望某企业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生产,背负沉重的违约金。”

  苏诚道:“反过来说,有可能是企业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再生产,骗取保费。”

  看,从这句推测就可以看出这人心里有多黑暗,不过也有这可能。保险五花八门,虽然不会保完不成订单的损失,但是有第三者企财险。比如爆炸导致的损失就包含了停工损失。

  左罗道:“对方一定会用一颗真炸弹,这样才能取得有效的恐吓。”

  苏诚点头:“同意,不过就七组接的了吗?”唉……倒霉催的,自己本来想去一组的,怎么混到了七组呢?

  左罗沉思良久,道:“有几个方向要查,首先是C4的走私渠道,怎么把爆炸品运进来的,存放在哪。其次资料上说只运输了C4,而没有雷()管,要么是额外运输一次雷()管,要么是火药对A市有一定的熟悉,他可以很轻松自制雷()管。走私渠道,找炸弹,这些我们可以交给一组,我们的工作是把火药找出来。”左罗知道自己胃口有多大。

  苏诚很好奇:“怎么找出火药?”

  左罗解释道:“和普通制作不同,火药如果是在A市自制雷()管,混合C4做成炸弹,需要一个工作场所。酒店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是居民楼也不合适。他需要一个落脚点,独门独户的别墅,地下室之类。C4是走私到A市的,量不小,需要一个存放点。”左罗道:“行有行规,本地走私团伙灭了再生,生了再灭,他们有个共同点,排外,不喜欢抢生意的。只要能接触到这些人,我想他们肯定会知道一些消息。”

  没错,七组有着从人方面去办案的习惯传统。理论是没错的,塘鹅刚开亚洲线不久,对于走私团伙来说,会很敏感的感觉到有另外一股势力进入。因为走私没那么简单,首先要有船,其次要有中转仓库,送货人,接货人,很多方面需要本地人帮助。

  苏诚问:“有没有可能塘鹅的走私线是和本地团伙挂靠的?”

  左罗道:“本地走私团伙稍有规模就会被警方捣毁,对于塘鹅来说,他们都不是很稳定的合作对象。”

  “除了……”

  “我没说除了。”

  “我知道你想说,你就说吧。”左罗怎么变这么墨迹了?

  左罗无语,他只是不喜欢被人猜到自己想说的话,很不爽的,道:“除了一伙比较特殊的团伙,A市东南位置是湖海区,湖海区是一个城乡综合结构的区,本地人基本都姓孙,他们四十年来一直保持着偷渡的传统,这十几年来偷渡客不再通过海路偷渡,偷渡也朝技术化发展。孙家有一伙人走的是东南亚走私线,怀疑是某位东南亚华侨为首,他们利用城乡结合区的特点,对走私品进行销赃。有人戏称,A市十部苹果,七部是水果,走私手机也称之为水货。警方对这伙人进行打击,但是一直没有根除,原因是他们忠诚度很高。孙家人以出卖本家人为耻辱。”

  苏诚有些明白:“就算邻居知道他们在走私,也不会告发和举报的。”

  “是的,这是一个独立在A市的群体,他们有完善的族谱,祠堂。同时他们很不好招惹,美国众议院,州议会,华商代表,甚至美国国会都有早年偷渡移民孙家人,即使他们现在这身份,他们每年也要回来祭祖,拜祭祖先。没有确凿的证据动他们,有可能会被冠上外交人()权纷争。族内冲突他们从不报警,都是宗族长者在祠堂开会讨论谁对谁错。”

  苏诚道:“我认为因为文化的侵袭,应该不会完全团结吧?”

  “是的,但是宗旨还在,他们以出卖本族人为耻,因为全家会被逐出祠堂。法律上祠堂又不具备约束力,无法管束。海关部门对付他们唯一办法就是海上拦截,只要找到走私品,就能定罪。但即使这样,只能定一两个人的罪,他们是不会咬出别人的。即使是定罪,每次都要面对一个庞大的律师团,可以说让司法部门疲于奔命。”

  苏诚点头:“大城市的本地人通常都很有钱。”特别是这样团结的本地人,他们的族长不会私吞的情况下,土地房租一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有些地区每年每人分红就是几十万。女儿不外嫁,只招上门女婿。(路边社某一小城新闻:百名外嫁女儿联合起诉村部,村部赔偿数千万。)

  左罗道:“再优良的群体总会有几个害群之马,有些人赚的少花的多,有塘鹅找他,他一边对宗族隐瞒,一边帮塘鹅做事运货。帮塘鹅做事肯定比走私手机赚的更多。假设塘鹅和本地团伙勾搭出一条线,我认为这条线的线头就是孙家村。”

  看,左罗绝对不是笨蛋,只不过被禁锢了思维。他这番推断完全是逻辑推断,属于禁锢范围内的推理。有一定可能,有一定道理,但是因为缺乏犯罪细胞,想象力还不够。

  苏诚问:“怎么入手?”

  “我得先和一组分工,拿到调查权再说。”

  苏诚忍不住笑:“原来警察也要分赃。”

  “分工,油动诺?”

  “随便,反正就一个意思。我有个大生意,一个人吞不下去,可以给你吃,但是给我留口肉。”

  差不多这意思,左罗觉得必须招人,再不招人没法工作。

  PS:票票!

  PS2:写都市最烦这点,几乎每几章就有敏感词,偏偏人家不告诉你什么是敏感词,没有一定政治觉悟的作者是不可能写都市的。www.bolUOxS.Com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