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警 第四十五章 同床异梦

作者:虾写书名:贼警更新时间:2016/10/23 09:24字数:3446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许璇觉得这话题没法谈,看向苏诚,苏诚神情还是比较淡然,问:“到底怎么回事?”

  苏诚回答:“我在救护车上思考了一下,按照时间计算,这名歹徒潜入了保安室,但是明显他不是计算机高手,因为逗留了七到十分钟左右。同时我认为他并不是想删除资料,否则很简单,格式化录像就好。我认为他在剪切。另外以歹徒身体的装扮来看,他一直和一名技术高手联系,按照技术高手的指导来进行剪切。”

  许璇点头:“也就是说歹徒并不想让我们知道狼蝎真面目,同时也不想引起我们怀疑。为什么?歹徒在保护谁吗?歹徒完全可以暴力删除,甚至倒上汽油,物理破坏储存设备。”

  苏诚道:“我认为歹徒不是从公众渠道得到消息,而是从私下渠道得到消息,得知警方拉走了狼蝎租借的汽车。”欲擒故纵。

  许璇摇头:“不对,我们是从九点多开始大规模召集车辆,这时候已经惊动了公众,很多媒体一直在关注和打听,网络上也有各种传闻。歹徒潜入的时间是一点多,如果有私下渠道的话,不会这么迟。”

  我喜欢你这么想,许璇逻辑是对的,只不过事情复杂了一点。自己在菲洛娜客房等到十二点才离开,菲洛娜无法联系自己的手下。等自己离开,菲洛娜联系自己手下,她手下全部是老外,定位天运租赁行,而且距离可能比较远。同时菲洛娜也要做出一个临时计划,所以导致了歹徒一点多还在租赁行。

  许璇道:“应该是狼蝎后知后觉,发现警方行为后再动手。根据情报,塘鹅派遣都会有一个支援小组,主要提供给狼蝎所需要的材料,物品,提供出入境的方法。我认为狼蝎应该已经离开市,支援组还没有离开,他们临时接受任务。从案发现场看,歹徒行动很仓促,他们没有很完善的计划,没有接应的人,没有侦查的人,导致歹徒没有快速撤退,被警方包围。”

  苏诚点头:“大概是这样吧。”至于左罗被声音吸引,只是偶然,铁柜门因为温度变化,会发出一些声音。

  许璇看两人,左罗闭目假寐,完全没有兴趣谈论案件,道:“我去买点吃的。”

  苏诚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吃过夜宵后,小躺一会,醒来时候已经是早上六点多,身上还盖了条被单。苏诚站起来,全身酸痛,自己娇贵的身体实在不适合在手术室外的金属椅子上睡觉。

  手术室已经没人,苏诚走到急救柜台处询问,然后乘坐电梯到三楼。在三楼的重症监护室,左罗和许璇并排站立。苏诚走近朝里面一看,是白雪。苏诚打个招呼:“早。”

  “早。”许璇礼貌回了一个字。

  “怎么样?”

  许璇道:“暂时还没有脱离危险,不过医生表示乐观。好了,你们两人回去休息吧,这边会安排人守着。”

  左罗问:“歹徒的调查报告呢?”

  许璇道:“三组暂时负责这案件。”三组是涉枪组。

  “恩。”

  许璇拨打电话:“小马,把车开到急救中心门口送他们先回去休息,这一身血渍走不出去。”

  “谢谢,你真细心。”苏诚微笑一下,离开,左罗再看一会,也转身离开。

  许璇目送他们进入电梯,感觉苏诚很淡漠,很冷漠,不是指情绪,而是性格,很超然,不惊慌,语言组织,思考能力完全不受歹徒和白雪的影响。情绪控制能力满级,这不是天生的。有两种可能能让苏诚保持冷静和超然,第一种可能,苏诚见识过,常常见识这种场面,这个可能性很低,因为一个健身女都能撞飞苏诚,说明苏诚体力非常弱。常常见识刀光血影的人,一般来说都具备一定的防身武力。

  第二种可能,苏诚接受过专门的训练,让他抗压能力超强,能在任何压力下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苏诚显然做的非常好,那么疑点就出来,如同苏诚这么出色的水准,为什么圈子内没有人听说过他?为什么没有他的记录?

  他记录是在两个月前,因为涉嫌贩卖文物被捕,似乎他就是为水逆而出现的。许璇心中琢磨,苏诚这人绝对不是表面资料所反应的那样。这人有东西可挖。

  作为苏诚的情侣,菲洛娜很恰当时间和苏诚联系,苏诚简单介绍昨晚发生的事,菲洛娜万分担心,说马上过来看苏诚。

  两口子在电话里是浪的不行,一关起门来,立刻翻脸。

  “你他妈有病啊,老子告诉你不许动,你竟然会自作主张。”苏诚很生气,但是仍旧压着声音。

  菲洛娜不急不慢,先确认房间的安全,然后走到厨房位置,自己倒了杯开水:“我必须为家里的核心利益负责。你知道狼蝎有多重要吗?狼蝎的反戈一击,能让我们事半功倍。而你的理由太牵强,我不可避免怀疑你为家里做事的诚意。如果让我接受你的诚意,那我只能鄙视你的智商。”

  苏诚拿来威士忌,给自己倒一杯,问:“你还记得顾问对我们评论吗?你缺乏远见,目光短浅,只追求一时之利,难以成大事。”

  “记得,说你掌控有度,始终把握核心,是最出色的一员。”菲洛娜补充道:“但是,顾问同时也说你对家里忠诚度不高,并且建议家长不要完全信任你。”

  苏诚惊讶:“他这么说了?”

  菲洛娜回答:“我是董事之一的女儿,我在血缘上有天然的忠诚性。”

  苏诚恍然大悟:“所以家里派你做联络员,还给你了一支打手队。我好天真,我还以为这打手队是为我服务的。”

  菲洛娜回答:“可以这么说,他们当然也是为你服务。家长很信任你,相信你,但是他认为你的积极性并不高,他告诉我,当遇见犹豫不决时候,希望我能替你做决断。”

  苏诚道:“可是昨晚的事我很坚决。”

  “我不和你争论,你可以反过来看,因为我的指挥,最少帮助左罗保住了七组。”

  这是事实,之前左罗是孤注一掷,押对了宝。伴随着持枪歹徒出现,白雪受伤,等同是给七组加了筹码。就目前看,周全之死带给七组影响,已经降低到很低。即使有,也是许璇扛黑锅,因为是她负责周全的安保工作。

  :新书期间,票票很重要,谢谢大家。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