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警 第三十九章 黑锅

作者:虾写书名:贼警更新时间:2016/10/20 10:23字数:353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便衣不可思议问医生:“怎么死的?”

  医生道:“初步判断是心肌梗塞,但是具体是什么原因,还需要你们法医来验证。”

  便衣一把抓起道士帽甩到一边,骂了句粗话,无奈的拿出电话:“许队,周全死了。”

  许璇大惊:“什么?周全死了?怎么死的?”

  便衣回答:“医生说心肌梗塞。”

  “在哪?”

  “无尘观。”

  “我马上过来。”

  许璇是过来了,但是被高中生堵住的左罗并没有立刻脱身,技术人员正在断电清场,估计还需要半小时才能脱身。听闻周全之死,苏诚和左罗都倍感不可思议。无尘观已经安全到非常安全的地步了,狼蝎是怎么在两名便衣注视下杀人的?或者真的是周全命该绝,恰巧突发了心脏病?

  下毒,通过山泉水下毒,这是许璇到现场后第一个想法。

  但是今天下棋是很偶然的事,道家基本不会先讨论明天几点和谁去哪里下棋。其次,喝茶的道士完全没有问题。那就是药品被掉包了?可是如果能掉包周全的心脏病药,又何必掉包呢?

  怎么死的?怎么死的?

  ……

  苏诚和左罗到达无尘观时候,无尘观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一组征调刑警部门的技术人员,法证人员,连同自己部门的技术人员,还有法医等,全面对犯罪现场进行大规模取证。本是案件主办人的七组,如同无关人员一般,一组已经全面接手了这起案件。

  左罗和苏诚在一边听一组人员做笔录,又听见不远处许璇对着电话吼:“心肌梗塞?老子不相信是心肌梗塞,做毒理实验,全部做,不要告诉我过程,我要结果。”

  苏诚对左罗道:“有这么一个故事。有个老外来A市旅游,慕名拜访长寿村,他发现长寿者抽烟喝酒的都有,他很疑惑。经过一周的调查,他发现这村子里人每餐都吃咸菜,是用萝卜叶子腌制的咸菜。于是他带了咸菜回国,动用大量科研力量来研究咸菜的奥秘。第一次结论出来了,咸菜等于萝卜叶加盐巴。他不同意。第二次结论出来了,还是萝卜叶加盐巴,他仍旧不同意。第三次结论出来了,助手告诉他,咸菜是萝卜叶加盐巴,这两种物资会产生一种叫X的有益细菌,增强人体新陈代谢,提高人体免疫力,延缓衰老。老外很高兴,于是就此写了一篇论文,最后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

  左罗心情很糟糕,看苏诚:“这是个笑话?”

  苏诚道:“如果许璇把法医逼急了,法医也得编出点东西来让许璇放过自己。”

  “恩。”这倒是,人都是被逼的。

  “你不高兴是因为一组抢风头擦屁股,还是因为周全死了?”

  左罗道:“这件案子麻烦大了,扣除警方声誉受损不说。周全之死,警方难逃其咎,是谁做的计划,谁是主办人,谁的疏忽导致周全的死亡,内务局会介入调查。七组又要关门了。”

  苏诚疑问:“有这么严重?”

  “你之前就分析过,如果周全是在安全屋死去,和我们无关。如果周全是在无尘观死去,我们麻烦就大了。”左罗道:“只要法医或者物证确定周全死于谋杀,那么七组就要关门。你也可以快乐的回去看守所。”

  苏诚道:“我觉得许璇很乐意被黑锅……”

  左罗不可思议看苏诚:“哇,你好意思让一个女人去背黑锅?再说,这案件是我们发起的。”

  苏诚道:“可是保护周全是许璇的责任,许璇的组员。我们的工作是寻找任何接近假周全的可疑之人。”

  “不讨论这些,没有意义。我觉得脸上被盖一巴掌,很难受。我倒是希望法医能告诉我,周全死于谋杀,这样最少有个结论。如果法医告诉我周全死于心肌梗塞,无谋杀迹象,那么我仍旧会怀疑周全是被谋杀的。怎么死的?”

  苏诚沉思分析:“山泉水有没有问题,这个做毒理就可以知道了。目前来看,山泉水如果有问题,那死的不会只有周全。假设山泉水可以诱发周全心脏病,但是周全携带了特效心脏病药不说,而且道观里有两人心脏都不好,他们一点事都没有。我认为周全死纯粹是个意外,是可以接受的。毕竟有很多例子,即使及时服用心脏病特效药,也会发生无力回天的意外。”

  左罗疑问:“空气呢?释放毒气,诱发心脏病?这风始终朝一个方向吹着……”

  “左罗,你想太多了吧。”这不是谋杀,这是战争,生化武器都出来了。苏诚道:“不着急,现在就等法医和物证鉴定,有没有凶手还不知道呢。”

  ……

  早在一个小时前,距离案发现场十二公里的森林边缘,一个戴了太阳帽的男子从森林里走了出来,他的鞋子捆着青草,一步步的走向路边。他拉开一片掩饰的背景布,露出一辆汽车。这背景布和森林融为一体,除非用手去触摸,否则不会发现这是一块布。

  男子做事有条不紊,将布折叠,放在后备箱,打开车门,坐上去,卸掉草鞋装在塑料袋中,关上车门。正准备发动车辆,后座一把手枪从背后顶住他的后脑。男子微微看上方的后视镜,是一个穿黑色雨衣的人,戴了墨镜和口罩。

  “开车。”雨衣人发出的声音如同吸了氦气一般,说的是英文。

  男子打火,开车,十分钟后开到国道边,一辆货车恰巧到达。货车停下来,后车厢打开,跳下来两个雨衣人,从车厢内拉两块铁板移成斜坡。车内雨衣人道:“开上去,不要反抗,他们不在乎一起把我杀死。”

  男子看后视镜,一辆黑色轿车一直跟随自己车辆。犹豫好一会,终于是把车开到货车上。汽车一熄火,两个雨衣人就收了铁板,到货车后车厢,关上车厢的门。货车也朝前开去。

  “下车。”

  男子下车,被一名雨衣人摁趴在货车边缘,开始搜身,将身上的所有东西全部拿出来。雨衣人把男子拉回正面,另外一名雨衣人拿掉他的伪装面具,露出一张男性的脸,三十四五岁,褐色头发,蓝色眼睛,斯斯文文的。

  这过程男子一句话都没说,他知道这些雨衣人充其量只是执行命令的打手,和他们说话没有任何意义。

  货车内灯火通明,雨衣人将男子按做在一张椅子上,拨打电话,然后将电话放在男子面前,打开免提,自己人后退到一边。www.bolUOxS.Com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