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警 第三十五章 聊天模式

作者:虾写书名:贼警更新时间:2016/10/18 09:44字数:318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苏诚从行李袋拿出巧克力豆,然后坐下看面前的电脑,一共有九个画面,其中五个画面是周全家内部监控,另外四个画面是技术人员偷取的物业监控。左罗也有一台电脑,全部是外围画面,包括了小区入口处附近的一个物业监控和两个道路监控。

  左罗也坐下来,道:“就怕狼蝎不来,我实在想不出他刺杀的办法。”

  苏诚点头:“我也想不出来。”无死角覆盖的监控,而且这电脑是一组技术人员特别提供的,一旦有人用黑客技术切入画面,会立刻发出警报。除非狼蝎还具备超过一组计算机技术人员的黑客水平。不,如果是这样,狼蝎要先侦查一组的技术力量。可是当狼蝎去侦查一组技术力量时候,就代表他怀疑警方挖了陷阱。

  给狼蝎的时间还有十天,因为这是77号提供的狼蝎委托的最后时间。超过时间,即使杀死周全,狼蝎也不算完成委托。

  左罗问:“假设狼蝎发现警察,还会动手吗?”

  苏诚道:“一般要出动狼蝎这样四大金牌杀手的委托,通常是非常重要的,所以答案是不会收手。不过,如果狼蝎发现警方,并且认为自己无法刺杀周全,那么会联系塘鹅,塘鹅联系雇主,询问是否可以进行直接刺杀。一旦雇主同意直接刺杀,那么塘鹅就会派遣出杀手接替狼蝎的工作。”

  左罗道:“周全目前受到的威胁,来源他要收购美国某汽车品牌。为什么要使用狼蝎呢?为什么不派遣其他杀手呢?”

  “你认为的答案呢?”

  “答案我认为和收购案无关。”

  苏诚笑道:“也许雇主就想你这么想,所以才要求周全意外死亡。”

  左罗不为所动:“昨晚我查了周全的底细,他有三个孩子,都不在身边。我和管家通电话时候得知,今年五十岁的他因为心脏不好准备立遗嘱,将遗产全部交给二儿子,理由是二儿子具备将集团发扬光大的能力。如果我是三儿子或者大儿子,我就会想,不如在立遗嘱之前,杀死自己的父亲,这样,父亲的财产自己可以分一份。周全的资产以千亿计算,三分之一也有三百亿,三百亿的资产,你说会有多少人不动心呢?”

  苏诚哭笑不得:“左罗,你的调查完全没有意义,就算你知道是大儿子买凶,你的证据呢?”早就讨论过了,即使塘鹅配合警察,也未必能指证大儿子。

  左罗道:“中介公司最该死,让本不会犯罪的人有了犯罪的念头。”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大儿子是没有勇气杀害父亲,因为他知道自己要面临什么惩罚。但是在中介的照顾下,杀了父亲自己就赚了,杀不死父亲,自己也没赔几个钱。何乐而不为呢?

  监视工作开始了,很枯燥,很乏味。两人在比较安全时间轮流休息,看着一成不变的画面。食物充足,袋装方便面,还有个小型的随手泡。四层有水有电有洗手间,生存不是问题。但是作为苏诚,第三天早上醒来一看见监控画面,就有想吐的感觉。这种看监控和保安看监控不同,几乎就是盯着看,发现任何变化,不漏过一丝一毫。比较人性化是一组技术人员安装了画面扫描。当画面出现变化时候,就会提醒监视人员。

  左罗烟瘾很凶,两天一个八宝粥的罐子就装满了烟头。

  “很腻。”苏诚偏头,不想再看监控画面了。

  “有些工作就是这么枯燥,相比以前好的多了。”左罗点烟,吹上一口,道:“我刚入行时候,跟刘默蹲守一伙嫌疑人。整整七天。”

  苏诚不满:“我们是十天。”

  左罗不理会道:“我们蹲守的环境是一辆汽车,目标就住在对面街道的楼上。四个人,分两组,24小时前后盯住他。没有什么监控提醒,加上是夏天,没开空调,下午太阳暴晒之下,能把人烤熟。那七天可以说是我到现在最难熬的七天。刘默午饭之后,都会让我去附近的旅馆休息,他负责下午班。第三天就中暑了,拿了吊针挂葡萄糖,边挂边监视。”

  苏诚问:“成果呢?”

  “成果斐然,我们监视的是一伙电话诈骗人员,但是我们认为这伙人只是分支,在七天蹲守中,我们抓拍了很多进出团伙家的人,顺藤摸瓜,最终破获了建市来最大的诈骗案,涉及金额超过两亿。这也是七组第一次接触公司管理模式的犯罪团伙。”

  早年的团伙一般是家长制,老大说的算,老大说跑就跑,老大说干就干。伴随社会发展,团伙犯罪慢慢转型为公司管理模式的犯罪团伙。公司管理模式中,中上层一般不犯罪,底层人犯罪,抓到底层人,因为单线联系等原因,难以顺藤摸瓜捣毁团伙,春风吹又生。另外公司管理模式有完善的奖惩制度,避免了家长分配制容易导致内讧。

  在这两个优势下,公司管理模式可以连锁化发展,公司管理模式犯罪团伙也是跨国犯罪集团的基本雏形。分工明确,分配明确,奖惩明确。诸如塘鹅这样全球性的中介结构,他们不仅有业务部,杀手部等,还有人事部,培训部,猎头部,咨询部,售后部,理赔部等等。因为如此,信誉就建立了起来,信誉建立起来后,钱自然就来了,钱来了又能再招募人手,扩大经营,最后形成一个全球犯罪集团。全球犯罪集团听起来似乎高深莫测,实际上就是商业经营。

  苏诚道:“左罗,我们认识快三个星期了,貌似只听你说和案件有关的事,从来没听你说工作外的事。父母是做什么的?有过几个女朋友?”

  左罗道:“这叫**,你这个接受西方教育的人不会不知道问**是不礼貌的吧?”

  “西方教育?我初三才去的英国。”

  左罗问:“你怎么走上犯罪道路的?”

  苏诚回答:“我从来没有走上犯罪道路。”

  “你看,我们还能聊工作外的事吗?”左罗拿起电话:“小白,今天九点周全要出门。”

  白雪回答:“已经准备好了。”

  “恩。”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