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警 第十章 始末

作者:虾写书名:贼警更新时间:2016/10/11 01:06字数:325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暴力是解决混乱最直接有效的手段。左罗终于到了,左手抓住了少妇的后颈,一个拖拽,将少妇甩空,将其脸按在桌子上,右手拿出手铐给少妇戴上。

  少妇拼命挣扎,恶狠狠的看着女孩喊道:“是他杀的,他和她合谋杀了他老婆。”

  “好好说。”左罗将少妇摁在椅子上。

  少妇喘气看着那女孩道:“我老公在国外有个家,花明趁我寂寞,花言巧语哄骗和我好上了。我一直在等花明离婚,但是他老婆不离婚,要死要活。那天又吵起来了,一会花明敲我门,说把他老婆敲死了。然后让我做假证。小****,你还敢说九点十分见过花明?”

  女孩很害怕,就是哭。少妇见此有些快意恩仇的味道:“他衣服上有血,还是我帮他洗的,那件衣服还在我的橱柜里……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这边的动静吸引了二组的几名探员,左罗招呼一下:“老王,麻烦你。”

  五十来岁的老王很上道,点头,走过来,让少妇站起来,道:“跟我来。”

  左罗走到巍颤颤的女孩面前,问:“你没事吧?”

  女孩脸色苍白的摇头。

  “你是孕妇我就不给你戴手铐了。”左罗道:“你们两个人都是从犯,是不是同谋犯我不知道。但是我告诉你,你现在很麻烦,她最少算是坦白交代,找个好律师话问题不大,你……”

  苏诚左手撑腰,被撞一下好酸爽。关门,走过来道:“介绍一下,这是七组组长左罗,这位是警察学校四年级的白雪。”

  “恩?”左罗没反应过来,见女孩拿出肚子内的填充物,想了想,明白了,看苏诚:“我需要解释。”

  苏诚微笑,拉过少妇那条比较干净椅子坐下,神闲气定道:“第一眼看见那少妇,我就怀疑她了。”

  “理由。”

  “单身。”

  “这不是理由。”

  苏诚道:“住在凶杀案的隔壁,单身……按照常理来说,一个女性在那种环境下,住的那么自在,还坚持做日常健美,很反常。为了证明我的判断,在我吃面时候,我发现这位女性丈夫是在国外,而且常年不回国。一个漂亮,健美的常年单身女性,当邻居发生凶杀案,并且还没有解封时候,一,会逃离这个环境数日。二,会让自己闺蜜朋友陪伴自己居住一段时间。”

  苏诚顿顿,继续道:“但是她没有,我从她家中摆设发现她并没有什么朋友,她对皮肤,身材有很高的要求。同时发现她储存了很多泡面等速食食品,拿辣椒面时候我发现冰箱内几乎没有需要加工的青菜,猪肉等等。结论,这位邻居是一位深居简出的单身漂亮性感的女性。同时因为她的早起可以排除夜晚出去消遣的可能性。她是木头人吗?显然不是。”

  苏诚道:“丈夫花明是一名网络工程师,常年在家工作。其妻子也就是死者是一名动车工作人员,每周只在家两天时间。死者四十岁左右,因为内分泌失调而导致脾气暴躁。你也补充了,花明在其妻淫威下过的并不快乐。再看花明,一表人才,比其妻子小三岁,这么一来,我脑海中就出现了奸夫****作案的画面。但是从现场证据看,属于熟人作案,属于激情犯罪,一时激动下了杀手。而且刑警未发现有其他女性留下的踪迹。我认为这位性感的邻居是从犯,并没有参与杀人过程,容易招供。再从我们了解来看,邻居和妻子之间是存在争执的。”

  苏诚道:“接下来,读心术。从物品摆设……好吧,我认真点,从交谈中我认为性感邻居占有欲非常强,从她的健美课程和食谱热量看出,她对自己也够狠。另外我侧面推断出,她的丈夫在外面有人,她不会是原配。理由,她三十岁左右,房间内没有发现生育之类的书籍或者药品,说明她和他丈夫都没有问题。但是没有孩子。我将她定位为情人,也许有结婚证之类的,但是她的地位在丈夫来看,就是情人。由此推断,她已经被一个男人背叛,成为附属品,加之其性格不甘,肯定忍受不了第二次成为附属品,被男人所背叛。最重要是,她具备对花明的掌控能力,她自认为控制和了解花明,肯定无法接受花明私藏一位小姑娘孕妇。也许花明杀妻不是为了她,是为了小姑娘。要知道花明一直都渴望要个孩子。”

  “从心理学来说,缺啥补啥。很多人有自卑的一面,这一面是他们所缺乏的,比如年龄。花明条件还算不错,月收入两万多,工作稳定,长得帅,没孩子,离婚后找个小姑娘还是可能的。特别是看白雪打扮,是刚从乡下之类来城里打工的女孩子,单纯,缺乏安全感。”左罗解释到这里,道:“然后一切搞定,就这样了。”

  左罗叼烟,没点,看苏诚好一会:“厉害。”

  “客气客气,好歹在大菠萝手下干了几年。”大菠萝一些粉丝对已逝的著名私家侦探的爱称,同时大菠萝还是一名作家,他的原型已经被搬到银幕上。

  左罗道:“但是相对冒险。”

  苏诚同意,道:“关键在成本低,我想过性感邻居会当场翻脸。我也想过有可能不翻脸,忍着。无论怎样,我都能判断出邻居是否和案件有关,我不认为她有能力掩饰。这点,应该是冒险。但是我认为邻居有问题,是肯定,不是冒险。”如果邻居没冒险,苏诚会让左罗监听邻居的电话,苏诚相信邻居一离开警局就会立刻打电话给花明。

  左罗接受了这个说法:“所以你昨天找她要面吃。”

  “我昨天找她要面吃,是因为我真的饿。”苏诚纠正这个说法,你把虐待我的行为,变成我的功绩,不接受。

  左罗无所谓,他必须承认自己没有观察和注意邻居。不过原计划不是这样,他会和邻居交谈,他相信自己能发现点东西。但是左罗用警察名义上门要饭实在让他无法接受,恨不得马上离开。

  同时左罗并不欣赏苏诚这样的做事方式,这是私家侦探的方式,不是警方的方式,遇见一个捣蛋鬼律师,能利用这点翻案,并且反控警方。不过就本案来说,左罗不认为邻居现在会想的这么多。即使凭借笔录录像,足够她喝一壶,再抓捕花明,两边隔离提审。对非预谋犯罪来说,根本不具备反抗的力量。

  ;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