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六十九章 日月同辉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1/27 22:46字数:612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天黑了,苏北化身的小月亮太扎眼,许多载物山内门弟子都发现了,一些好奇心强的直接驾着遁光就过来查看了。

  司徒轰天和四大长老也坏,明知道苏北周围有大黄守着也不吭声,愣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个倒霉蛋去撞南墙。

  对于这种喜欢凑热闹的货,大黄老爷连身都懒得变,来一个它抽飞一个,来两个抽飞一双,然院的上空就接连不断的“啊”、“哦”、“额滴个娘诶”、“请转告我二舅姥爷”等等凄厉的尖叫声。

  对此,司徒轰天他们几个的反应是这样的。

  司徒轰天:“嘎嘎嘎,又一个”

  火长老:“哦哦哦,过瘾,左勾拳、又勾拳,踹哦,又飞了”

  木长老:“哇哈哈,早就该刺激刺激这些小家伙了”

  水长老:“哦呵呵,你们太坏了”

  金长老:“一群弱鸡,连那条大狗的真身都逼不出来,白瞎了老子这么多年的心力!”

  同样侯在院子里的柯无邪和牛大力听到这五个老不修的对话,竟无言以对。

  大黄因为忌惮司徒轰天和四大长老这五个老货,没下死手,可下手也不轻,基本上一爪子下去,被拍飞的内门弟子不修养了一两天是别想再在天上窜来窜去的了。

  它一连拍飞了三十多个好奇心连自己都能害死的、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傻缺后,就没有内门弟子再敢靠近了,但相应的是,载物山上所有没闭关的内门弟子都被这三十多声惨叫给吸引过来了,全飘在阁楼上空一里范围内,指指点点的打量着变成小月亮的苏北。

  只要他们不靠近,大黄老爷也就懒得搭理他们,打着哈欠晒月亮。

  这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天,东方开始泛起鱼肚白的时候,苏北身上的银光渐渐暗淡了下去。

  “难道还要至阴转至阳一次?有没有完!”火长老坐了整整一夜依然精神抖擞的火长老见状骂了一声。

  木长老的精神头也挺好的,他探出神念仔细观察着苏北的气息,“很可能还要转一次,他身上的气息没有丝毫变化,也不见破阶灵压,应该是积累不够。”

  金长老点头应和,“这很正常,他修的毕竟是经级功法,天资再高,也肯定需要大量的时间去积累。”

  水长老将目光望向司徒轰天:“那咱们几个是先撤还是怎样?下个月便是门派大比,我殿中还有一大堆事务等我回去拿主意。”

  “唔?”坐在椅子上打了一夜瞌睡的司徒轰天少伸了懒腰,“再等等吧,天亮了小王八蛋要还不醒,咱们就先撤。”

  顿了顿,司徒轰天扫视了一眼空中的三百多个内门弟子,“刘师弟,你后边叮嘱叮嘱这些毛头小伙子,什么能告诉外人,什么不能告诉外人,心里要有个谱儿。”

  金长老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天越来越亮,东边已经射出道道万丈晨光,天上的星河已经渐渐隐入,只有颗颗明亮的星辰还无在顽强的散发着暗淡的星光,满月也已经西陲,光芒不再皎洁。

  而苏北身上的光芒,再一次从银光变幻成了金银双色只是连数长外的大黄和鹏万里都没发现,这一次苏北身上散发出的金银双色光芒,并没有出现金光压制银光的情况,而是呈现出了绝对平衡的态势,还有,他周身盘旋的黑白二气,比苏北刚从石室中飞起之时变粗了数倍,看上去就宛如两条黑白蛟龙般围着他不断盘旋。

  庭院里的司徒轰天见苏北身上再度出现了金银光芒,轻叹了一口气,站起来道“看来那个小王八蛋今天是醒不过来了,咱们就先撤吧,不能因为他耽搁各自的正事。”

  四大长老点头,“理当如此!”

  就在他们准备运起遁光离去之时,东边天际的火红太阳终于冒出地面,明净的晨曦迅速也散了大地,也照射在了天空中的苏北身上。

  “嘭”,一声闷沉的起爆声,围绕着苏北盘旋不休的黑白二气轰然爆开,化作纯黑纯白阴阳鱼在苏北身后换换转动,与此同时,苏北身上的金银光芒大炙,放射出几乎能刺得人双目失明的强烈光芒,落到地面上,竟然出现了一边植物枯萎、直冒青烟,一边植物凋零、瞬间结冰的异象!

  司徒轰天他们几个走不动了,齐齐抬起头直视天空那个背后转动着一个房屋大阴阳鱼的金银光球。

  没过多久,火长老身上忽然涌出阵阵赤红的真元,将站在他身侧的木长老的大袖给点燃,若不是站在他另一侧的水长老身上同样涌出阵阵湛蓝的真元,及时木长老袖子的赤红真元给扑灭,只怕木长老就不止是大袖燃起来了。

  夫妇俩同时脸色大变,齐齐原地盘膝坐下,双手呈掌徐徐从身前压下。

  又是被火烧又是被水泼的木长老回过神来,脸色陡变,“王师弟、欣师妹,你们怎么了?怎么会突然真元失控?”

  听到木长老的话,司徒轰天和金长老同时回过头来,见了身上还在蹿腾着火苗的火长老和身上是不是冒出一团水雾的水长老,同样也是脸色大变,“这是怎么了?”

  火长老一边竭力压制体内乱窜的三焱真元,一边苦涩无比的轻声道:“修行不到家,体内的真元被那个小王八蛋搅乱阴阳所扰乱,失控了。”

  水长老的情况比火长老更眼中,压制体内真元的时候连说话都显得无比吃力,“我、也、是。”

  司徒轰天和金长老面面相觑,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骇然一个看看一只脚踏入真我阶的准修士,修炼时竟然能让两位通玄阶都快要圆满的大真人体内真元失控?

  这他娘的到底是什么怪物?

  回过神来,司徒轰天当机立断的喝道:“江师弟、刘师弟,速速送王师弟和欣师妹返货长老堂。”

  金长老和木长老不敢耽搁,上前扶起火长老和水长老众身就化作一金一青两道遁光朝着载物山外掠去。

  司徒轰天再回过头来往向天空中的苏北时,面上忽喜忽忧,片刻之后突然苦笑着喃喃自语道:“老友啊老友,你可是给我了一个大难题啊!”

  这会儿他心里的确是喜忧不定如果只从苏北此刻展现出来的堪称恐怖的天资看来,他当然是该感到高兴的,远得不说,只说近在眼前的门派大比,苏北越强,载物山得到的好处就越多,甚至,极有可能凭借苏北这支奇兵打上一个翻身仗。

  但司徒轰天不是第一天混迹修行界的毛头小伙子,他是一个在北芦州这滩浑水里摸了三百多年鱼的老鱼人,他深知一个道理,事有反常必为妖,天资高的苏北这个程度,就已经是超出了正常的范畴,是为妖孽,而这样的妖孽并不是天行派这种小池塘养得起这就和一个小富之家如果生出一个志在九五至尊之位的盖世英雄,不是福气而是灾难一个道理。

  在司徒轰天忽喜忽忧的眼神当中,朝阳终于爬出地平线,而此时,西边的满月还尚未落下。

  “啊”在就太阳忽然爬出地平线的那一刹那,空中的苏北突然长啸出声,身上的金银光芒一亮再亮,连他身后的纯黑纯白两个阴阳鱼都转动得越来越快快了。

  下一刻,金银光球之中再次传来苏北的大喝声,“两仪合太极、自成天地成!”

  苏北的大喝声落下,他身上的璀璨金银光芒尽数朝他身后的纯黑纯白阴阳鱼涌去,纯黑的阴鱼渐渐变成了银色,中间还有一个金色的圆点,而纯白的阳鱼则渐渐变成了金色,出现同样也有一个银色的原点!

  阴阳太极!

  “嗡”,太极成型的刹那间,一道粗大的金银光柱自苏北的头顶百会冲天而起,直抵九天之上!

  “那是真元气柱?”

  “应该是吧?”

  “卧槽!这是真元气柱?金银光球里那厮是在破阶?还在先天境就能搞出这么大动静儿?”

  “这是重点么?重点是你他娘的见过这么粗、这么长的真元气柱?”

  在远处围观的那些内门弟子沸腾了。

  庭院里,并肩而立的柯无邪和牛大力也是满脸惊叹的仰望着天空中那道直上九霄的真元气柱。

  牛大力摇头晃脑的感叹道:“啧啧,东家不愧是东家,连真元气柱都要比俺的粗、比俺的长!”

  这混妖根本就不知道苏北头顶上那道真元气柱代表着什么。

  柯无邪没说话,眸子里又是惊叹又是疑惑,他这些日子倒是在苏北从青丘里带来的那些古籍里看到过有关真元气柱的记载,但那些记载里的真元气柱,了不起高达百丈,而苏北头顶上这道真元气柱,一眼都望不到头,这差距也太大了。

  他还不知道,百丈高的那都是青丘狐族里的绝世天才,载物山这些内门弟子的见识里,十几丈高的已经是了不起的天才

  阴阳太极成型,代表苏北终于将阴阳百炼经修至第九层“两仪合太极、自成天地”!

  金银双色真元气柱冲天而起,代表苏北终于破阶真我,成为一名霸体修士,踏上漫漫修行长路的第一步!

  就在苏北身后阴阳太极成型、头顶真元气柱冲天而起的那一刹那。

  北冥州深处那座狰狞的玄色宫殿内,冲出一道黑焰,朝着北芦州的方向歇斯底里的咆哮道:“擂鼓、摇旗,杀进北芦,屠尽人族修行界!”

  “嘎嘎嘎”

  “哇哇哇”

  “大王千秋万代、一统九州!”

  同一时间,北芦州某一片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里,一头安静的低头啃着青草的白鹿突然抬起头,望向天行派的方向,深邃得宛如夜空的眸子中翻涌着狂喜之意。

  “吼”就在这时,一条丈二长的斑斓猛虎从灌木从里冲出,气势汹汹的扑向白鹿。

  白鹿转头淡淡的看了斑斓猛虎一眼。

  “嘭”斑斓猛虎如被一座飞行的山峰迎面撞上,当场倒飞了出去,在一连撞断数颗需要三四个成人手牵手才能抱住的大树后,重重的砸在了一座土丘上,当场就在土丘上砸了个黑漆漆的大洞,从外边看上去一眼都望不到斑斓猛虎。

  白鹿收回目光,撒开蹄子急速朝着天行派的方向奔去。

  过了许久,斑斓猛虎才从黑洞中哆哆嗦嗦的出来了,硕大的虎头左右一看,没发现那头白色的食草动物后,斑斓猛虎瞬间就又恢复了丛林之风的威风,咆哮着逃似的朝山下跑去,它那浑浑噩噩脑子里,头一次出现了和食物、母老虎无关的念头:这里太危险了,本王得换个山头。 第六十九章 日月同辉个人作品是 由【无*错*小-说-网】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