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六十二章 不去(补昨天的一章)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1/23 21:05字数:523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综合六通所说与今早君子山转交过来的万妖楼抗议书,此事十有**与王子丹和他大风堡王家脱不了干系!”

  说话的是一位身穿一袭湛蓝浪花宫装、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修,也是五行长老中唯一的女长老,执掌人和殿的水长老。

  天行派三山实行的是掌山首座制,而在各山掌山首座之下,又设有四位大长老,加上掌山首座,分属金木水火土五行,这其中,有门派表示对五行弟子一视同仁的意思,也有五行合击阵法、五行功法传承等等考量在里面。

  载物山以修行土行功法的司徒轰天为首座,他除了统帅全山之外,还直接执掌地功殿。

  司徒轰天之下,金长老管理雏鹰殿、木长老打理百草殿、火长老坐镇传功殿、水长老统领人和殿,不分高低、各司其职。

  苏北进入天行派的时间尚短,又不关注门派内部的各种道道,所以他并不清楚这些,他只是听到水长老的话,心中顿时就对这位看上去就十分和善温柔的“大娘”生出了几分好感。

  水长老话音刚落,火长老立刻就点头道:“水长老说得有理,本座赞成。”

  金长老闻言一瞪眼,大声道:“你当然赞同了,欣师妹是你老婆,你敢不赞同么?古六通所说不过一面之词,现在王子丹已死,死无对证,他当然怎么说都行!”

  司徒轰天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轻声问道:“那依你之见,此事该如何处理?”

  也不知金长老和王子丹是何关系,王子丹死了他似乎愤怒异常,想也不想的就大声道:“当然是执行吾载物山的戒律,内门弟子苏北,抢夺万妖楼的妖货在先,指使妖孽杀害同门师兄在后,两罪并罚,废其修为逐出门派!”

  司徒轰天:“够了!”

  大黄:“放你娘的屁!”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金长老转过头暴怒的望向大黄,伸手就要拔剑!

  司徒轰天更怒,不顾大黄的出言不逊和周围还有苏北、古六通这样的弟子在场,指着金长老的鼻子就爆骂道:“刘三金,本座知你私下收了王子丹为入室弟子,也知大风堡这些年给了你不少孝敬,但你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吾载物山四大长老之一,雏鹰殿之首,怎能在此等大是大非面前说出如此颠倒黑白、胳膊肘往外拐的话来你脑子是被驴踢了还是被门夹了?”前边还顾忌着金长老的长老身份就事论事,说到最后到底是忍不住人身攻击了。

  金长老拔剑的手一滞,老脸难看的紧。

  其余三位长老也都是皱着眉头看着金长老,神色都有些不悦。

  在他们心里,颠倒黑白什么的不重要,修行界又哪有什么黑白,关键是胳膊肘往外拐,这绝不能容忍!

  于是乎,司徒轰天说完,性子急躁的火长老便接口道:“刘师弟,不是我这个做师兄不顾及你和王子丹的师徒情分,他王子丹在门派内压不下古六通和苏北就动用家族势力使阴招也就罢了,没造成伤亡论罪不过是废除修为逐出门派,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对浮华坊市里的那些商号下手,这是砸咱家天行派自己的招牌、打自家的脸,这种弟子,天资再高也死不足惜!”

  火长老说话的语气很不爽,显然是对金长老拿他妻管严的毛病说事儿感到不满,所以他压根儿就不提古六通所说是真是假的问题,直接就把王子丹的罪名给钉死了,言下之意:为这种反骨仔胳膊肘往外拐,你脑子是被驴踢了还是被门夹了?

  火长老说完,水长老想也不想的就道:“附议!”语气也是十分不爽。

  一句话就得罪了人两口子,这不是脑子被驴踢了是什么?

  木长老看着金长老,轻叹了一口气摇着头道:“刘师兄啊,你这看人的功力,可是大不如以前啊。”

  到底是同门师兄弟,木长老关键时刻还是想着拉金长老一把,轻飘飘的一句“看走眼”就给金长老解了围。

  但金长老的老脸并没有因为木长老的一句话而变得好看多少,他努力的直视着司徒轰天,强自声辩道:“你们倒是说得轻巧,还天资再高也死不足惜?你们知道我雏鹰殿要培养一个王子丹这样出色弟子有多难么?每次大比完你们都怨我,现在我好不容易才培养出一个能杀进内门前十的王子丹,就给苏北这小王八蛋弄死了,你们自己说,今年的门派大比内门谁上?古六通?他连前十都挤不进去,能争回多少家当?难不成你们今年还想争第四?节衣缩食的苦日子还没过够?”

  他越说越起劲、越说越怒,好像他方才颠倒黑白、胳膊肘往外拐真是出于公心似的,老话儿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果真不错!

  不过他这番话的确说到了点子上,司徒轰天与三位长老都沉默了。

  门派大比是一种激励门派蓬勃向上的手段,但天行派这种门派大比的玩法却玩得太大了,强者恒强、弱者恒弱,载物山已经连着拿了好几届门派大比第四,颓势已经影响到了载物山的方方面面,他们几个这些年都撑得十分辛苦。

  站在一旁的古六通尴尬的抓了抓脑袋上的鸡窝,不敢吭声金长老说的不错,他的确挤不进门派大比的内门前十。

  他能在载物山和王子丹斗个不相上下,凭借的是他和王子丹从后天境一路打到如龙境的知根知底,真论实力,王子丹还是要比他强出不少的,这也是为何载物山数百内门弟子公认的内门大师兄是王子丹,而不是他古六通。

  沉默了一会儿,司徒轰天突然转过头看向苏北,老脸上努力挤出一抹笑容道:“小北啊,这次大比,你上咋样?”

  “我上?”苏北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自己的鼻子,“我还是先天境呢,古师兄去都不顶用,我去能有用?”

  古六通在旁边泪流满面,这是躺着也中箭啊。

  司徒轰天也伸出一根手指头,指了指还在天上飘着的大黄,“你不有大黄吗?通玄之下,没几个人打得过它!”

  古六通在旁边颇有感触的连连点头,何止是通玄之下,只怕寻常的明法境通玄真人都不一定奈何得了大黄老爷!

  木长老双眼一亮、水长老双眼一亮,火长老双眼一亮,金长老双眼一黑

  是啊,不还有苏北么?虽然他现在还是先天,参加不了三山一峰的内门弟子战,但是只要集全山之力,就算他是条狗也能赶在门派大比之前把他硬砸进真我阶吧?到时候就凭这条连金长老都能撞开的大狗,卧槽,笑傲三山一峰内门弟子组、跪求一败啊!

  同样躺着也中箭的金长老似乎从三位长老瞄他的目光中猜到了什么,老脸当即一黑。

  “不去!”苏北想也不想的就一口回绝道,“刚才还有坏蛋要连着我家大黄一块儿砍了呢,不去!”

  说完,苏北就冲空中的大黄和鹏万里招了招手,“还愣着干啥,真等坏蛋把你们俩一块儿砍了啊,回家吃饭睡觉打呼噜!”

  司徒轰天和木长老、水长老、火长老同时转过头对着金长老怒目而视,“看你丫干的好事儿!”

  躺着连中五发连珠箭的金长老脸色一下子黑得跟锅底似的。

  “哦哦哦走了大鸟,回家吃饭!”大黄应了一声儿,身躯一抖,在银光中化作大狼狗模样,歪吐着长长的舌头撒着欢的就奔回了苏北的身后。

  弄死了王子丹,大黄老爷可算是身心愉悦。

  火长老和木长老他们早就听说过苏北“狗带新人”的名头,今日却是第一次得见巨狼变大狗,个个都啧啧称奇。

  司徒轰天早就见过大黄大变活狼,并不觉得惊讶,但心底却瞬间就绝了绕过苏北诱惑大黄跟随其他内门弟子参战的心思他又不傻,自然看得出大黄的实力虽然比苏北高出整整一阶,却依然对苏北言听计从,苏北不松口,它就绝无参战的可能。

  这一人一狗具是奇葩啊!

  远处的柯无邪见到这一幕,提起的心也慢慢的放下了,他知道,这一关算是扛过去了,此刻他看向苏北的目光中,真正的有了一丝丝的认同。

  他是狈妖,虽然本体长的和狼妖很相似,但却和狼妖凶残成性、桀骜不驯的性子截然不同,狈妖是天生就比狐妖更出色、更忠诚、更纯粹的军师种族,因此他自从决定跟随苏北之后,就一直在暗中关注苏北,看苏北是不是他心目中的明主。

  自古谋士多矫情,妖也不能免俗

  结果令他很满意,他在苏北的眼中看不到一丝对他们几个的鄙夷、防备和轻视,真正做到了以平常心对待他们。

  方才鹏万里杀死了王子丹后,其实连他都已经做好了舍弃鹏万里,弃车保帅的心里准备,结果他却没有在苏北的脸上找到一丝想要放弃鹏万里的意思他方才看得分明,是苏北拍了大黄一巴掌,大黄才反应过来,冲上去撞开金长老救下鹏万里的。

  这样的人若还不是明主,那明主这两字都该从他们狈妖一族的字典里删去了。

  ps:港真,兄弟们对我的更新速度好强的怨念,隔着我十三寸的电脑屏幕都能感受堪比贞子的怨念,书评区更是已经沦陷为催更的阵地,我去看了一眼,就吓得赶紧去喝了一口八二年的矿泉水压压惊。

  没的说,这一更是补昨天,今天照常两更,对了,还没投推荐票的同志赶紧去投票了啊,本老司机马上就要开车了,目标秋名山,过五连发夹弯连漂移都不用我告诉你们,头皮硬就是这么任性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