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五十七章 五妖一兽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1/20 19:07字数:6010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破烂长衫,气质儒雅,身后拖着一只灰色尾巴、黑黄眸的冷峻青年。㈧『ΔΔ㈠ 网w*w8⒈zcom

  苏北看了看他,目光再慢慢的扫过其余的四妖一兽。

  一个体格健壮得堪比撕衣版周老爷子,头生弯月牛角,浓眉大眼瞧着挺憨厚,穿着一身儿简陋兽皮,瞅着苏北直挠牛角的光头汉子;

  一个背生黑羽双翅,金眸鹰钩鼻、一头白,气质孤高、眼神睥睨,抱臂悬空而立的白衣青年。

  一个满头树叶、身上啥都没穿却啥都没有,脸上的褶子沟壑都能夹死苍蝇,却只有七八岁孩童那么高,分不出到底是老人还是小孩的老小孩。

  最后一个,是一个穿着一身破烂衣裳、满脸泥垢、蓬头垢面、背后拖着一条青色尾巴的半大孩子。

  除了这五个化形的妖怪,唯一一个还未化形的妖兽就是那个被大黄一耳光抽懵逼的大黑虎。

  打量完之后,苏北又将目光移回冷峻青年的身上,挠着后脑勺问道:“你没家?被抓之前你在干嘛?”

  “呵呵……”冷峻青年笑了笑,笑容没有嘲讽也没冷意,反倒有些悲愤、愁苦,“在一个小山村里教那里的孩子识字……就因为这条尾巴,让我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他说话的时候,撩过了尾巴紧紧的攥在手里,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一把扯掉自己的尾巴。

  苏北肃然起敬,“你是夫子?”

  冷峻青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算不上,我只教他们识字。”

  苏北面带敬意的点了点头,“你是个好妖!”

  他再转过头看向那个裸露岩石胸膛的光头汉子,“你是牛妖吧?你又是为什么不回家?”

  光头汉子摸了摸自己的牛角,“俺是牛妖,这里俺没来过,不认得回家的路。”

  苏北又转头看向那个飘在空中,看自己都是用俯视的白青年,“你呢?又是为什么不走?”他记得,这厮是极少数从铁笼里出来后没攻击大黄,也没挨大黄耳光的妖怪。

  白青年抱着双臂轻轻扇动着翅膀,骄傲的仰着头道:“我欠你一条命,还你一条命后我自然会离去。”

  苏北闻言连忙摆手,“不用不用,你的命是你自己的,不用还给我!”

  “哼!”白青年冷哼了一声,撇过脸不去看苏北,一副“你要不要是你的事儿、我还不还是我的事儿”的傲娇模样。

  “小白脸你拽个毛啊,再拽本老爷大耳刮子抽死你信不信……”大黄老爷一看有妖比它还拽,顿时就怒了,拼命的从苏北怀里挤出脑袋冲天上的白青年嚷嚷道。

  “哼!”白青年撇了大黄一眼,又转过脸去,一副“你是脑残我不和你一般见识”的表情。

  “哟呵”,大黄来劲了,当场就想冲上去教教他,这里谁是老二!

  苏北连忙扑上去摁住它,对空中的白青年说道,“别介意哈,它没恶意的。”

  “哼!”

  苏北转过头,望向那个分不清楚是老人还小孩的老小孩,“小朋友,你今年高寿啊?”

  “啊?”老小孩扬起脸,一脸呆萌的脆生生道:“你等等吖,我数数年轮。”说完他那双褐色的眼眸就变白了,苏北叫了他两声他也没答应。

  苏北无奈的将目光转向最后一个小孩儿,他方才看到这孩子背后那条大尾巴时就倍感亲切,说话时语气温和得就像是邻家大哥哥一样,“小朋友,你是狐妖吧?”

  小孩儿怯怯的点了点小脑袋。

  任北走上前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脑袋,“别怕,我姐姐也是狐妖,我不会伤害你的。”

  旁边的古六通一听,瞬间觉得脑子不够用了……苏北他姐姐是狐妖?

  小孩儿眨了眨黑白分明的眼睛,一开口,声音像是黄鹂鸟儿一样清脆,“我在你身上闻到到同族的气息,很淡。”

  “嗯?”苏北疑惑的嗅了嗅自己身上,“没有啊,我上上个月洗过澡啊,怎么可能还有姐姐的味道?”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和妖的额前都浮过一丝黑线……上上个月?

  “咦?”苏北忽然反应过来,“你是女孩儿?”

  小孩儿点了点头,“是啊。”

  苏北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圈,摇头道:“还真看不出来你是女孩儿……小妹妹,你爹娘呢?”

  一听苏北问起这个,她明亮的大眼睛里瞬间涌出阵阵水汽,泫然欲泣的小声道:“我爹娘、我爹娘,他们被坏人杀了……呜呜呜,就剩下小小啦…哇哇哇,小小没家了…”

  苏北心疼的揽住她,连声安慰她,“没事儿没事儿,你没家了,就跟着我吧,以后我的家就是你的家?”

  “哇哇…真的?”小小一边哭一边睁大了一双泪眼朦胧的大眼睛看着苏北。

  苏北连忙点头,“真的,比真金还真!”看到小小,他就想到了当初的自己,当初姐姐给了他一个家,让他不再无家可归、不再挨饿受冻,他觉得他现在也应该给这个小狐妖一个家,让她也不再无家可归、不再担惊受怕。

  “哇哇哇……”小小一头扎进了苏北的怀里,死死的抓着他的衣裳嚎啕大哭。

  苏北一边安抚她,一边望向一旁蜷着身子趴在地上、一副“我很乖”的大黑虎,“大猫,你又是为什么不走?”

  “吼”,大黑虎冲一旁正对着白青年呲牙的大黄吼了一声。

  大黄吓了一跳,转过头就冲大黑虎咆哮道:“大猫你咋呼啥?欠抽么?”

  “呜……”大黑虎又怂了,使劲的缩了缩身子,把一颗斗大的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得。

  得,原来这位是被大黄一耳光抽成死忠了。

  苏北一手轻轻拍打着小小的后背安慰着,目光慢慢扫过身前的四妖一兽,“所以,你们现在的意思是,跟着我?”

  他不傻,不会连这都没听出来。

  冷峻青年捏着自己的尾巴点头,“你是我生平仅见对我们妖族没有恶意的人族,我想跟着你,求一方安身之所。”

  光头大汉摸着自己的牛角点头,“俺老牛家里除了几把锄头也没啥了,回不回去都一样,你救了俺的命,俺就跟着你呗,你放心,俺不吃白食,你家有地吧?俺种地可是一把好手……嗯,没地也不打紧,俺开荒便是!”

  白青年傲娇的说道:“还了你一命后,我自会离去!”

  “吼”,大黑虎点着大脑袋嚎了一声儿,被大黄瞪了一眼,又赶紧改成“呜”了。

  小小紧紧的抓着苏北的衣裳,啥都没说。

  “啊啊啊,数完了,我今年高寿八百岁了!”老小孩抬起头,雀跃的拍着手说道。

  “八百岁?”苏北吓了一大跳。

  冷峻青年插言道:“世间有灵者皆可成妖,但草木成精是比较难的一种,有些草木老前辈足足活了上万年才生出灵智,他八百岁便能成精、炼化本体,已经是草木一族的绝世天才,小朋友,你的本体是什么?”

  老小孩闻言警惕的望着他退了几步,“你问这个干啥?”

  冷峻青年笑了笑,忽然问道:“你是芝人罢?”

  “咦,你怎么知道。”老小孩本能的答了一声,回过神儿来连忙捂住自己的嘴,迈着一双小短腿儿跑到苏北身后藏起来。

  “果然不错!”冷峻青年点了点头,“草木一组八百年便能炼化本体者,唯有芝人!”

  老小孩从苏北身后探出一个皱巴巴的脑袋,瞅着冷峻青年脆生生的喝道:“坏蛋!”

  苏北哭笑不得,从自己身后拉出老小孩道:“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也要跟着我么?”

  老小孩想了想,回道:“以前住在我旁边的榕树爷爷叫我小不点……你是个好人,跟着你不会被欺负。”

  冷峻青年看着苏北道:“你果然是个好人。”

  苏北一头雾水,“为什么这么说?”

  冷峻青年指着小不点道,“古老相传,芝人得天地至善灵气,生来便有识别人心善恶的天赋,他说你是好人,你就绝对是好人,错不了!”

  “有这么神奇?”一旁的古六通诧异的嘟囔了一句,走到小不点身后蹲下来,笑呵呵的指着自己问道:“小不点,你瞧我是好人么?”

  小不点瞅了他一眼,张开,“呸!”

  “他爷爷的”,古六通擦着口水站起来,脸黑得像锅底,“什么古老相传,假的!”

  苏北将目光投向冷峻青年,“你知道得不少啊?你的本体是什么?怎么称呼?”

  冷峻青年拱了拱手,“在下姓柯,柯无邪,本体么,是狈,狼狈为奸的那个狈……以后就劳烦主上多多关照。”

  他说出狼狈为奸的这个贬义词的时候,脸色没什么正常,也很大方,没有什么羞愧、遮掩的意思。

  苏北是觉得“狼狈为奸”这个词儿不怎么好听,但也没多想,拱手还礼道:“我叫苏北,不叫主上。”

  他还不知道“主上”是啥意思。

  柯无邪也不解释。

  见他拱手,那个光头大汉也憨憨的挤上来似模似样的冲苏北拱手道:“俺叫牛大力,以后东家有啥体力活计尽管派给俺,俺别的没有,万把斤的力气还是有的!”

  苏北也笑呵呵的给牛大力还礼,并没有因为他是妖就有丝毫的不自然。

  完了苏北将目光投向飘在空中的白青年。

  白青年扬着头颅,拽拽的吐出三个字儿,“鹏万里。”

  “吼…呜…”

  “知道你叫大猫。”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