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四十五章 冬去春来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1/11 16:53字数:221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载物山那个高冷、霸道、腹黑、不可一世……的王子丹被人给揍成了猪头!揍他的人还是一个入门才两天,连屁股都还没坐热的先天境粉嫩新人!

  才一天的时间,这个消息就像是插上了小翅膀一样呼哧、呼哧的传遍了三山一峰,不知道惊掉了多少人的眼珠子,笑掉了多少人的大牙!

  王子丹作为天行派四大天灵体之一,在天行派修行了二十多年,参加了四五届三山一峰大比,实力在整个天行派内都是众所周知的,三山一峰千余内门弟子,敢拍着胸脯说稳压王子丹的,绝对不超过一手之数!

  他都翻了,换其他雄霸天行派内门界的翘楚上,也没几个能保证自己不被那个凶猛的新人给操翻!

  没有人会说什么“王子丹是被那小子座下那头会说话的银狼异兽揍趴下的,那小子不过是补了一刀,算什么天才?”这种蠢话,炼妖本来就是修真百艺中的一门,难道谁死在对头的妖宠下还能诈尸从坟墓里跳出来大喊不公平么?别逗!

  就这样,苏北两个字就以如此强势的姿态硬生生的挤进了所有天行派所有三代弟子的耳中,苏北的头上自然而然的多了无数个诸如“七百年最猛新人”、“狗带新人”、“最强打脸新人”等等令人啼笑皆非的外号,而三山一峰的诸多天才内门弟子也将苏北两个字放在了可以与自己比肩的高度上。

  一时间,天行派内不知多少外门弟子、内门弟子、真传弟子、执事长老对苏北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浓厚兴趣!

  苏北本身对他们的兴趣是不感兴趣的,但当这种浓厚的兴趣变成人潮踩破他家的门槛后,他就算不感兴趣也得感兴趣了,最后在管家老王的询问提醒下,他直接将司徒轰天给他的令牌挂在了大门外,才终于挡住铁了心不踩塌他家门槛不罢休的狂蜂浪蝶!

  但令牌也有挡不住的人。

  比如古六通,在苏北把王子丹殴打成猪头的第三天,他就是提着一麻袋包裹好河底泥的山鸡大摇大摆的顶着令牌进来了。

  苏北对古六通还是很有好感的,大黄对古六通那一麻袋山鸡也挺有好感,于是乎,两人一狗进行了一次愉快的庭院烧烤,对加强联络走动、加深师兄弟感情等事宜进行了亲切而友好的交谈,事后两人达成一致,定下了三天一小聚、六天一烧烤的约定,初步形成了载物山前乞丐同盟。

  除了古六通,传功殿上门给苏北送来了一整套载物山先天术法、武技典籍,叮嘱苏北多去传功殿走动,还跟苏北拽啥“开卷必有益”的文儿,绕得苏北晕乎乎的。

  百草堂上门给苏北送来了一年的内门弟子月例,点明了百草堂所有灵药苏北都可以以八成功勋值兑换,当然,来人一转头,那些个瓶瓶罐罐就全进了大黄的肚皮里。

  地利殿上门给苏北送来了载物山主峰尚空缺的洞府分布图,暗示只要是他想要的,无论什么位置、多高的灵气浓度,都好商量。

  人和殿上门给苏北送来了内门弟子本命令牌,以及内门弟子的标配:上品法器级的法衣、中品法器级的佩剑、中品法器钻山锥,以及三个年轻力壮的仆人,直言以后在载物山有任何需要帮忙的皆可前往人和殿求助。

  这四殿的人就像是约好了一样,几乎是脚跟脚来,给苏北留下一大堆物件和三个大活人,搞得苏北懵比了好久。

  最后依然得了管家老王的提醒,苏北才恍然大悟……四殿示好,除了和他这个声名鹊起的小天才结善缘之外,还隐晦的传达了四殿背后长老的收徒意向。

  这让苏不由的感叹,世人都到神仙好,却不知神仙也有人情世故!

  这是他第一次尝到强者为尊的滋味儿,很甜美……但却不是他所求!

  事情的后续发展,却出乎了许多人的预料。

  苏北既没有去传功殿开卷有益,也没有去百草堂求药炼丹,甚至连洞府也没换,还将人和殿派来的三个奴仆送了回去……他在门外竖起了闭关谢客的牌子。

  其后,除了王来福经常出入购买日常必需品之外,庭院中再没有任何人出来过,嗯,那条能变成巨大银狼的黑背大狼狗倒是经常晃晃悠悠的出来溜达。

  这个举动持续了一段时间后,甚至引来了载物山首座老祖司徒轰天亲自驾到。

  司徒轰天在得知苏北真不是对载物山有意见,没想着回青丘后,放心的哼着小调走了……落到那些暗中注意苏北的人的眼中,就似乎演出了别的涵义。

  其后的日子里,“狗带新人”的风波渐渐平息,很多人都逐渐遗忘了昙花一现的苏北,只有在谈论王子丹时,还有人会说一句“哦?那孙子啊?不过是绣花儿枕头罢,以前多拽啊,多狂啊,最后却被一个入门没两天的先天境新人打成了猪头,好几个月都没敢出来见人了”云云。

  而苏北,则关起门来一遍一遍的练习我要打十个锻体压制境界,昼夜不息的修行阴阳百炼经。

  这不苏北多少年老成,也不是他不愿出风头,而是他在雏鹰殿讲道那天所见到的世界末日般的场景里,看到了自己的渺小,他在被王子丹两脚踹飞两次的屈辱经历中,看到了自己的弱小。

  他渴望获得真正的力量,不依靠他姐姐苏清萱和大黄依然存在的力量!

  当他一身不断膨胀的真气在我要打十个压缩得已经呈现出金红色的火光时,他终于在体内练出了第一缕先天阴气,天可怜见,阴阳百炼经也总算是突破到第五层先天初期了。

  但有道是万事开头难,开了头后边就不难,苏北觉得自己既然已经练出这一缕先天阴气,那离阴阳百炼经第八层先天大圆满就不远了,届时只需要阴阳交融,突破自成天地,他就终于完成姐姐的叮嘱,将阴阳百炼经修炼到大圆满后再突破真我阶了!

  而经过数十天不间断练习我要打十个炼体的情况下,苏北又长高了几分,身高终于和成年人的肩头一样高,而看似白白净净的皮肤下,他只需要微微一使劲儿,虬扎如精钢铸就的肌肉便会高高隆起,整个人都会膨胀上一大圈!

  苏北有试过,银锁做饭的菜刀劈在他身上,他自己什么感觉都没有,菜刀卷刃了,他有心试试用内门弟子的中品法器级佩剑劈自己两剑,可他拿着长剑在自己身上比划了好一阵,都怕疼下不去这手,最后只得作罢他还和化作啸月银狼的大黄掰过手腕,他双手上阵,勉勉强强的能在大黄的一只爪子下维持三息不倒。

  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肉身有多强,反正自忖应该还打不赢王子丹,准备抽空了练练剑法啥的,免得以后跟人打架还空着手往上冲。

  他在不断的变得强大,大黄也没闲着。

  别瞧大黄每天晃晃悠悠的出门溜达,似乎除了追野鸡赶野兔就不干啥正事儿,但只有苏北这知道,这厮每次外出回来,睡觉的时候体内都会涌出一股股宛如水银般的凝实银光……虽然远不如它当初进阶银雪狼时候的光茧强烈,但那一股股水银般的银光依然释放着阵阵令苏北不安的威压。

  苏北不是没逼问过这厮,可无论他怎么问,这厮都啥都不说,只是一股劲儿的和他打闹,笨拙的转移他的注意力,问不出结果,苏北一想这厮当初在九尾府时围绕丹房和老管家斗智斗勇的光辉事迹,就放弃了,他相信大黄不会笨到被人抓现行。

  他一直宅在家里,当然不知道天行派内最近出了一名丧心病狂的大盗,流窜三山一峰偷灵药偷灵丹偷灵石,各山诸多长老执事屡次布下天罗地网,都被此名大盗盗取灵药灵丹后从容离去,最后甚至引得天行派掌门易天行亲自出手布阵,依然无功而返。

  就好像那名大盗对天行派的所有阵法禁制都了如指掌!

  好在也是因为这一点,天行派的诸多高层一直将怀疑的目光望向各山的高层,疑心是那个穷疯了的师兄弟不择手段行下此等恶迹,不曾将目光对准派中弟子,不然……

  冬去春来,时光一去不复返……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