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三十九章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1/05 02:30字数:5265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到了!”司徒轰天的遁光太快,苏北一路上啥都没看清楚,落地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一座庭院里,面前是一座破破烂烂的、半边屋檐都已经倾斜,还四面透风的阁楼。s

  苏北瞅着这一座阁楼,心里边竟然产生了一种久违的熟悉感……他和大黄在雁铩关栖身的那座破庙,就这模样。

  司徒轰天看了一眼破败的阁楼,一挥大袖,一股肉眼可见的狂风便像是灵活的双手一般涌入阁楼之内,将阁楼内的所有杂物、杂草尽数搅碎了混合着灰尘一起卷出来,难得的是,如此大开大合的清理方式,竟然没有伤到已经接近坍塌的阁楼主体结构,摇摇欲坠的阁楼纹丝不动,玄婴境大真人对自身力量的控制力可见一斑。

  末了司徒轰天一拍手对苏北道:“山里的内门弟子洞府早就满员了,一时半会难以调配,贤侄且现在这里安顿下,待你踏足真我境之后,本座再着地功殿为你安排洞府……嗯,这院子是破败了些,贤侄且先收拾着,本座回去后就派人前来修缮。”人越老脸皮越厚,谎话张口就来,脸都不红一下。

  苏北住惯了这种破烂地方,心里边倒也没啥抵触,“一切全听老祖安排。”

  司徒轰天笑了笑,“私下时,贤侄不必称本座老祖,还是称本座司徒叔吧”

  苏北应下,“弟子明白,老祖。”

  司徒轰天想了想,随手取出一块金色的玉石令牌递给苏北,“这是本座的手令,贤侄在山中有何事尽可到地烈仙府寻本座……那本座就不打搅贤侄安顿了,稍后本座会派一名管家到你手下,贤侄对派中各项事务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尽可问他。”

  苏北收起令牌作揖道:“弟子恭送老祖。”

  司徒轰天一点头,纵身一跃,化作一道土黄色光芒朝着山上掠去,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苏北松了一口气,他和司徒轰天也不熟,在他面前总觉得有些拘束。

  他回过头,就见到银锁正望着身前破败的阁楼发呆,“银锁姐姐,怎么了?”

  银锁回过神来,苦着小脸对苏北道:“少爷,这么破的地方怎么住人啊?”

  苏北“嘿嘿”的笑道,“俺以前住的地方比这里还破呢,而且是刚才老祖不是说了会派人前来修缮么?没事的啦!”

  “就是就是,这种地方儿住着才舒坦呢!”大黄连声接口道,瞧它尾巴摇来摇去的模样,竟然还挺高兴……有道是金窝银窝比不上自己的狗窝,这座破败阁楼让大黄想到了它在雁铩关的狗窝。

  银锁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主子都不在意,她一个侍女能说啥。

  苏北放下肩上的大包裹,解开后摊在地上,十四个枕头模样的储物袋码放得整整齐齐,细心的苏清萱知道自家弟弟分不出每一个储物袋里装的是什么,还特地给每一个储物袋都挂上了标签。

  苏北拨弄标签一一查看,“吃的,不是…功法,不是…灵丹,不是…用的,就是这个!”

  他高高兴兴的抓起一个储物袋,往扎袋口的“绳索”里注入一股真气,袋口便自动打开了,他把手伸进储物袋里,胡乱抓住一物往外一扯。

  “嘭”,一张崭新的千年金丝楠木雕花大床落了地上。

  “咦!”苏北惊奇了一下,伸手再扯。

  “嘭”,一张崭新的万年云杉木书案落在地上。

  “嚯!”苏北瞪大了眼,倒提储物袋往外倒腾。

  “哐当哐当”。

  “叮叮叮”。

  “噗噗噗”。

  绣花被褥、兽脸黄铜盆、鹤嘴天青瓷茶壶、厨具套装、座椅套装、字画摆设……甚至,连鎏金鸭嘴夜壶都有俩!

  苏北惊奇,他是听他姐姐说这些叫啥储物袋的布袋子里装了很多很多东西,但怎么都没想到这么大点布袋子竟然能装这么多东西啊!

  银锁一脸呆滞,小姐这是把她房中的东西全塞里边了么?难怪走的时候老管家瞅少爷时脸色绿油油的。

  大黄抽动着鼻翼左嗅嗅、右嗅嗅,不满的抬起头来冲苏北嚷嚷道:“狗娃,本老爷的肉骨头咧?母狐狸交待你的时候本老爷可听见她说给本老爷备了肉骨头,是不是被你给偷吃了!”

  “喔,我找找。”苏北蹲下身子挨个挨个翻看储物袋的标签,找到“蠢狗吃骨头”的标签后,笑道:“找到了!”

  打开储物袋,苏北伸进手就抓住一物往外一扯,一只金黄流油的完整羊腿就出现在了苏北手中。

  苏北瞪大了眼睛,“这是肉骨头?”

  大黄“嗖”的一声窜到苏北身前,流着口水、遥着尾巴使劲儿扑腾道:“本老爷的、本老爷的!”

  苏北转着身子用屁股顶住大黄,抱起手里的羊腿就啃。

  大黄见状焦急的围着苏北狂转,“那是本老爷的,狗娃你不能抢……坏蛋,给俺留两口,别啃了别啃了,快没了……”碎碎念归碎碎念,却始终都没跳起来去苏北手里抢。

  啃到一半儿,苏北才满足的长出了一口气,将手里的羊腿扔给嘴角的口水都拉出长线的大黄,横起衣袖就准备擦嘴,眼前却突然多了一条绣花的雪白手帕。

  苏北转过头,看到的却是银锁笑靥如花的俏脸,“少爷,给。”

  “谢啦!”苏北回以微笑,接过手帕胡乱抹了抹嘴,雪白的手帕眨眼间就沾满了肉丝儿和油污。

  完事儿苏北将沾满了油污、皱成一团的手帕随手往银锁银锁手中一塞,“银锁姐,咱们是先把这些搬进去,还是等修房子的人修完后再搬?”

  银锁将手帕收进袖中,“还是等他们修完再搬吧,这些桌椅家什都是老管家给小姐准备的好东西,被让修房子的人给弄坏了。”

  “哦,有道理。”苏北点头,接着左看看、右看看,觉得没事儿,就随口对银锁说了一句:“银锁姐,俺打会儿坐,等会儿来人了你喊俺啊。”

  银锁点头应下。

  苏北就安心的从那一堆杂物中扯出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实际上是以万年菩提树的嫩枝编成的蒲团坐下,抱元守一,很快就排空杂念进入了入定状态。

  大黄见状,叼着只剩下骨头的羊腿走到苏北身边坐下,继续啃骨头,银锁刚准备来过来苏北身边取水壶给苏北冲一壶茶,大黄就抬起嘴皮子冲她龇了龇牙,吓得银锁赶紧后退……这个时候的大黄,是除了苏北谁都不认的。

  入定中的苏北,已经指挥着丹田内越来越凝实的真气散入体内所有经脉穴窍,蕴养全身的经脉和穴窍。

  当初苏清萱发现苏北接受了祖脉传承后全身经脉尽通,也着实头疼了一两日。

  按照苏北修行的阴阳百炼经,是需要不断借助日精月华逐步逐步的洗练肉身和魂魄,慢慢达到一种阴阳调和的状态,从而打下直通三十三天的雄浑根基。

  但苏北全身经脉穴窍在一夜之间全部打通,他自身的阴阳协调就已经打破了,直白点说,就是阳盛阴衰。

  如果他在现在的基础上继续修行下去,他修行的阴阳百炼经就废了。

  苏清萱也因为不知苏北的肉身已经被自家老祖宗一鼎太阳真火炼至堪比仙体的程度,觉得以苏北的天资就这样破阶入真我太浪费了,才强行以一拳打死象和我要打十个强行压制了苏北的破阶的趋势,让他的境界停留在先天大圆满,让他慢慢的将阴阳百炼经修至大成后再进阶……虽然她也不知道,这样做对苏北有没有用,但阴阳百炼经已经是她能给苏北最好的功法了。

  苏北很听苏清萱的,苏清萱要等到阴阳百炼经修至大成再进阶,他就老老实实的修至大成后再进阶,纵然他压制自己破阶的趋势非常非常幸苦,他也绝不会放弃。

  但即便是这样,他破阶踏足真我的日子也不远了。

  他的肉身堪比仙体,为什么说是堪比呢?是因为他的肉身纯净无暇,不含任何“法”和“道”的印记,牵动不了周天灵气,所以才丝毫没有仙体移山填海的盖世威能,但也正是因为纯净无暇,才可以像一张纯净无暇的白纸,轻易烙下任何印记,更何况他原本就是最强先天独阳,要将肉身烙上“阳”的印记,本就有如天助,再加上他全身经脉穴窍具通,连过程都省了。

  至于要在他魂魄上烙下“阴”的印记,对他而言原本是不可能的,他是先天最强独阳,容不下“阴”的存在,但有道是阳极阴生,他的魂魄现在已经虚弱到极点,只要轻轻推一把,就能自然而然的诞生“阴”的印记,而且绝对和他最强先天至阳同一等级的最强先天至阴!

  届时阴阳调和,破阶之势将如天河倾泻、四海倾覆,谁来都压制不住!

  这也算是苏清萱无心插柳柳成荫罢!

  需知他的本源,诞生于太阳,先天至阳至刚,却也局限于太阳,独阳不长、过刚易折,从天地初开到他陨落的万万年间都跳不出这个桎梏!

  他如今魂魄虚弱到了极致,反而拥有了这一丝突破桎梏的大机缘,而因为苏清萱一心想给苏北最好的,苏北牢牢的抓住了这一丝大机缘!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纵然是诸天圣人,也掌控不了因果命运之道!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