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三十八章 天行健,君子厚德载物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1/05 02:30字数:584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时间:九州历八四八年,腊月。

  地点:北芦州,天行派,护山大阵之外。

  人物:霸气彪汉司徒轰天、修行新嫩苏北、帅气九州大狼狗大黄、透明小侍女银锁。

  苏北仰着脖子,瞅着数十丈高的巍峨门楼发出“哇哇”的惊叹声。

  司徒轰天面有得色,“怎么样,咱们天行派的大门气势非凡罢?”

  乡巴佬苏北可劲点头,“高,真高,大,真大!”

  司徒轰天笑得胡须都翘起来,一招手道:“走吧,跟本座入山门。”

  苏北紧了紧肩上的大包裹,一手牵起银锁暖烘烘的小手,一手拍了拍趴在他旁边的大黄,“走着!”

  刚才司徒轰天卷起苏北和银锁回山的时候,报复性的扔下了大黄,急的大黄追着他一路狂飙,这会儿正累的跟死狗一样呢。

  听到苏北的招呼这厮不情不愿的爬起来,吊着眼瞅司徒轰天,“老家伙你就可劲儿折腾你家大老爷吧,等那天你落到本老爷手里,本老爷才会让你知道本老爷的大名儿怎么写!”

  “呵呵”,司徒轰天冷笑,“你放心吧,不会有那一天的!”

  “呵呵”,大黄笑的更冷,鼻子朝着前方的山上使劲儿的嗅了嗅,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苏北撇了这家伙一眼,心知这厮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当着外人的面儿他也不好斥责它,只是轻轻的拧了一把它的大黑耳朵:别乱来。

  大黄转过脑袋看了苏北一眼:放心吧,本老爷心里有数儿。

  苏北朝它撇了撇嘴:你有个屁数儿!

  司徒轰天开启门楼的护山大阵后领着苏北一行人走进去,一跨过护山大阵入眼便一条直入云端的宽阔阶梯,阶梯两旁全是大块大块打磨得光可鉴人的大青石,人走在阶梯上面,不自然的就会产生一种渺小感。

  在阶梯口的两边,一边竖立着一块数人高的石碑,右边的石碑上刻着“天行健”,左边的石碑刻着“君子厚德载物”,字体方正,磅礴大气,遒劲古拙,入石三尺!

  司徒轰天指着两块石碑对苏北道:“看看吧,这就是咱们天行派的立派真言!”

  只是勉强认得出这几个字儿的苏北那看得出个啥门道,只能随口奉承道:“好字儿、好字儿。”

  司徒轰天当然看得出苏北只是敷衍他,哈哈一笑也不放在心上,领着苏北走上入云登山梯后一边走一边豪气的给他介绍道:“咱们天行派在北芦州虽然不是什么绝顶豪门上宗,但也是创派足有七百年的老牌大派,至少在这在方圆万里内是说一不二的,而且派中诸位长老不但实力强横,而且最长于因材施教,这些年调教出了无数放到整个北芦州都算决定英才人杰的天才弟子,妥妥的有大兴之势,你上辈子绝对是治水的大禹,今生才有幸拜入咱们天行派!”

  一番话有理有据、滔滔不绝、拈手即来,就算苏北不太会察言观色,都看得出这番话他肯定背过无数遍!

  瞅着苏北不感冒的模样,洋洋洒洒背完的司徒轰天才觉着这番话套在苏北身上不合适,脸色略有尴尬的笑道:“啊哈,看本座这脑子,平日里和其他大派争弟子都争糊涂了,你出身青丘,和其他没跟脚的凡人当然不一样,但是拜入咱们天行派也绝对不会辱没了你!”

  他再自大,也不敢拿天行派和传承了数万年的是青丘相比。

  苏北点了点头,觉着这位司徒大叔虽然满嘴跑马车,但是为人还算诚恳,不似奸狡计滑之徒到底是太年轻,如果是苏清萱在这儿,肯定能反应过来,自己方才是被这位看似粗犷豪迈的司徒叔叔给忽悠了。

  作为苏北的铁杆走狗,大黄虽然啥都不明白,也并不妨碍它鄙视司徒轰天,“切,你们上一世才都是治水的大禹,今生才有幸能和狗娃一起修行,本老爷要是你,就赶紧大鱼大肉的狗娃供起来,免得以后狗娃一飞冲天后一脚把你们踹了!”

  苏北反手扇了它一巴掌,严肃道:“忘记姐姐前两天是怎么叮嘱你的了?再胡说八道我这就叫她回来把你拎回青丘!”

  大黄一缩脖子,耷拉着脑袋不吭声了大黄老爷无法无天,谁都不放在眼里,就算是条五爪真龙它都敢冲上跟它比比牙口,唯独对苏北,它从来都是言听计从,让它追鸡它就绝不会撵狗。

  不过说,有时候无心之言才是最接近真像的!

  可惜司徒轰天没远见,直接忽略了大黄老爷,继续给苏北介绍道:“咱们天行派有三山一峰,三山分别是君子山、厚德山、载物山,一峰是天行峰,天行峰是咱们天行派的掌派一脉,记住了。

  本座是载物山首座,你入了咱们天行派,也就是载物山三代弟子以后当着外人的面儿,你就得称呼本座一声老祖,当然,私下里你依然可以称呼本座为司徒叔叔,修行界的辈分向来各论各的。”

  苏北一听三山一峰的名字心中就无语的紧,心道原来那立派真言是这个意思。

  登山梯当真很长,苏北踏上登山梯的时候天还是黑的,走上山顶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

  银锁没修行过身子柔弱,才走了一刻钟就累的走不动了,后边的阶梯全是苏北背着她走的,而苏北即便是背着一个大活人,登上山顶之后也依然面不红气不喘,看得暗中观察他的司徒轰天啧啧称奇。

  一路上司徒轰天都在不断给苏北介绍天行派,等到登上山顶时,苏北已经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北芦大派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天行派三山一峰,除了走绝对精英弟子路线的掌派一脉天行峰之外,其余三山,各有外门弟子数千、内门弟子数百,外门弟子均为超凡,入得真我自动晋升内门弟子,而三山的执事基本上都是如龙境的真我强者和明法境的通玄真人,至于三山的首座,则全是玄婴境大真人!

  这一点让已经记清楚修行四阶十一境划分的苏北咂舌不已,他清清楚楚的记得,他姐姐苏清萱也不过是神象境的真我修士,而天行派的真我阶修士竟然有千余他不知道的是,他姐姐苏清萱那种真我阶和天行派这些真我阶是完全不能相提并论的。

  青丘狐族作为九州极少数拥有大荒传承的古老种族,他们的修行路远比九州修行界九成九修士的修行路强悍、浑厚,强悍、浑厚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苏清萱只是神象境,但她能打十个天行派的如龙境!

  这种差距,远不是说嗑几颗逆天的丹药、练一两门凶猛的法术神通、抢一两件强大的武具法宝所能弥补的,那是十几万年的底蕴,是从根儿就已经固定了的差距。

  就比如说苏北,他现在拿青丘狐族都只能瞅着流口岁的真我锻体拳法我要打十个当饭吃,真要放开了打,一百个天行派的先天大圆满都近不了他的身!

  这些苏北现在还不知道,等他慢慢的知道了,他才知道他姐姐到底给他打下了多深厚的根基当然,这里边最主要还是小狐儿那一鼎太阳真火的作用,只是苏北短时间内不会知道罢了!

  天行派除了弟子各教各的之外,三山一峰的藏书阁、炼丹房、宝库、灵药田,以及各项修行资源的来源都是分开的,三山一峰就像是一个个派中派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每过三年,天行派内部就会针对各项修行资源的来源,例如周边坊市的收入、灵石矿脉的开采权、一些小型山海遗迹的拥有权,展开一场大型的内门大比,除了各山的首座与掌门不动手之外,下边超凡打超凡、真我对真我、通玄战通玄,一窝蜂的打出脑浆子,分出个一二三四来,完事了老大吃肉,老二啃骨头,老三吃剩饭、老四喝残汤。

  最近的一次是内门大比在一年之后。

  山顶之上是一座巨大的宫殿,宫殿内部的正上方挂着一副慈眉善目的白发老者画像,宫殿前有一座一人高的庞大青铜鼎。

  站在宫殿前,司徒轰天问苏北:“小侄儿,你是想直接成为载物山的内门弟子,还是循例先去外门磨砺一番,进阶真我后再入内门?”

  苏北想了想问道:“内门弟子吃的、住的比外门弟子好么?”

  司徒轰天哭笑不得一点头,“那当然,内门弟子的各项福利都要远远高于外门弟子。”

  苏北再想了想,又问道:“那俺直接成为内门弟子会让大叔你难做么?”

  司徒轰天欣慰的捋了捋下颚乱糟糟的花白胡须,心道苏北还是个能为他人考虑的好孩子,“是有些于理不合,山中的弟子也会说三道四,众多执事也难免会有意见,但只要你想,本座还能勉强为你操办的。”

  说这么多,其实就是想告诉苏北:你要直接成为内门弟子老夫的确会很难办,所以你就识相点先去外门吧!

  苏北点了点头,“那俺就听您的直接成为内门弟子吧,给大叔你添麻烦了。”谁说好孩子就没心眼儿了?

  司徒轰天的眼角一抽,心说老夫什么时候叫你直接成为内门弟子了?

  但苏北的话都说到这儿了,司徒轰天瞅着苏北也寻思道:这孩子已经是先天大圆满了,又是地灵体的绝高资质,不需要几年便能踏足真我,让他直接成为内门弟子也不是太离谱。

  于是他就点了点头道:“那你就上给祖师爷三拜九叩,敬上三柱清香罢!”

  苏北顺从的走上千去,在青铜大鼎前跪下,恭恭敬敬的朝着宫殿内的祖师画像三拜九叩后,点燃三柱清香,恭恭敬敬的插进了青铜鼎当中。

  司徒轰天站在一旁,严肃的高声喝道:“礼成,苏北,即日起,汝便是吾天行派载物山内门弟子!即日起,吾派规章,汝当遵守,胆敢逾越,罚吾派威严,汝当捍卫,丑化摸黑,逐吾派长辈,汝当尊敬,欺师灭祖,死吾派利益,汝当维护,吃里爬外,死汝可铭记于心?”

  苏北老老实实的应声:“弟子铭记老祖教诲,不敢遗忘。”

  司徒轰天脸上的严肃散去,弯腰扶起苏北,“行了,你以后就是咱们载物山的内门弟子了,本座刚才说的话你可一定要记住了,走吧,本座领你回山。”

  言罢,他一挥大袖,遁光卷起苏北、银锁、大黄就朝着宫殿的左方掠去。

  司徒轰天不知道的是,他走后,宫殿内的祖师画像无火自燃,进香的青铜鼎无端炸裂,引来天行派诸多长老查探,却一无所获,只得重新换上祖师画像和青铜鼎。

  上至三十三重天之上,下至九幽地府,当得起苏北三拜九叩的人和物,屈指可数!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