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三十七章 这里是北芦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1/04 16:09字数:5604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大黄瞅着眼前这尊铁塔似得彪悍老者心头发怵,偷偷咬着苏北的裤脚拽了拽苏北,“狗娃,咱们还没吃晚饭呢,要不回去吃了晚饭再来吧!”

  “哦哦”,苏北也猛然回过神来,拉了拉苏清萱的裙角,“姐,俺和大黄都饿了,咱们还是先回去吃了晚饭再来麻烦司徒大叔罢!”

  苏清萱正待顺坡下驴,司徒轰天就霸气十足的一挥手,声音响亮如洪钟,“修行中人,一顿两顿不吃饿不死,先说正事咦,这条狗会说人话!”

  怂狗大黄夹着尾巴缩到苏北身后,只露出一个大脑袋瞅着司徒轰天着鄙视道:“没见本老爷这么帅气的九州大狼狗么?少见多怪!”

  司徒轰天的表情有点怪异,想必被一条大狼狗鄙视在他不算短暂的修行生涯中也是头一遭罢。

  苏清萱的面容有点僵,她上前一步,挡住苏北和大黄,朝司徒轰天道:“司徒叔叔,许久不见,侄女再次带幼弟上门太过唐突”

  司徒轰天再次霸气十足的一挥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大侄女就别跟本座客套了,你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还能想得起本座来,本座甚感欣慰,这个小家伙你就放心的交给本座,别的不说,只要本座一日不死,他便能吃香的喝辣的做个逍遥二世祖,若他还有几分修行资质,本座也定当尽心竭力栽培他,定不负本座与长君兄一世交情!”

  司徒轰天一番抢白将苏清萱剩下的话给憋了回去,苏清萱几次张口都没能插上话她其实想说的是:这次上门太唐突了,我们还是先回去,递一递拜帖,走一走程序啥的。

  现在她被司徒轰天这一番抢白给架起来了,再要说走,可就真伤感情了。

  苏清萱为难的撇了苏北一眼,示意他说点什么。

  苏北一脸懵逼。

  司徒轰天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口问道:“对了,苏北侄儿是什么修行资质?”

  苏清萱看了怯怯的苏北一眼,咬咬牙,昧着良心说道:“肉身火行地灵体。”

  司徒轰天瞪大了牛眼。

  苏清萱见状微微松了一口气,心里得意洋洋的想道:地灵体这么差的资质,司徒叔叔总看不上眼了吧,只要他一露出为难的意思,自己就可以顺破下驴,带苏北回青丘!

  想到这里,她自己都忍不住的在心里夸奖自己,“苏清萱啊苏清萱,你真是冰雪聪明、蕙质兰心、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此处省略一万字赞一个!”

  那成想,司徒轰天忽然猛的一拍大腿,“秒啊,本座正嫌弃门下那一帮土行资质的弟子鲁钝迂腐、不堪造就,长君兄在天之灵就给本座送来一个火行地灵体的弟子,真是妙啊!不愧是本座的至交好友!”

  苏清萱:“”

  激动的司徒轰天一步窜到苏北身前,一手领着苏北的脖子,一手掰开他的嘴像是挑牲口一样的打量打量了一番他的牙齿和舌头,再翻起他的眼皮仔细瞅了瞅他的眼皮,大手捏了捏他的全身筋骨,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妙极、妙极,竟是罕见的冰肌玉骨之体,你们青丘的灵丹果然有些门道!”

  苏清萱翻了个白眼儿,一肚子吐槽憋在心里我家弟弟可是火行双圣体好伐?他还是全身经脉具通好伐?他的冰肌玉骨和俺们青丘的灵丹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好伐?

  苏北被眼前这张都快笑出花儿来的奔放老脸给吓住了,怯怯的扯了扯苏清萱的裙角,“姐姐,俺想回家。”

  “啪!”司徒轰天轻轻一巴掌拍掉苏北扯苏清萱裙角的手,努力板起老脸做严肃状,“好男儿志在四方”

  “嗷”

  “蠢狗,松口,松口!”

  “嗷汪汪汪”

  “哇呀呀,好痛好痛蠢狗,再不松口就先吃老夫一锤!”

  却是大黄看到司徒轰天一而再、再而三对苏北伸出爪子忍无可忍,终于不忍了,直接一个狗扑冲上去咬住了司徒轰天的手腕儿。

  司徒轰天一开始没把大黄放在心上,只道一条寻常的九州大狼狗能咬出个什么劲儿来,所以大黄扑上来的时候,他还坏笑着准备看大黄的笑话,那成想,大黄这一口下去,疼得他觉得手腕都断了他不知道的是,大黄除了是条普通九州大狼狗之外,它还是条帅气的九州大狼狗、帅气的北冥银雪狼、飘逸的九州山海啸月天狼!

  敢让它咬一口,就算是齐天也得喊痛!

  瞅着这一老一狗,苏北沉默的向苏清萱抛去一个眼神:姐,俺跟你回青丘成么?

  苏清萱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并给苏北回了一个眼神:我也想啊,但是不行啊。

  苏北再看了一眼正攥着一个榔头使劲敲打大黄脑袋的司徒轰天,又给苏清萱抛去一个眼神:那俺不跟着这个缺心眼好不好?

  苏清萱也看了一眼越疼越咬的大黄一眼,再度给苏北回了一个眼神儿:你别怕,你家大黄比他还缺心眼,克他。

  苏北长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大黄,回来。”

  大黄松口,往后跳出一大步后咧着血盆大口骂骂咧咧道:“老家伙你下次再敢用榔头砸本老爷的脑袋本老爷就跟你同归于尽!”

  司徒轰天捂着手腕后退一步,同样盯着大黄骂骂咧咧道:“蠢狗,再次再敢咬本老爷,哦不,本座的手腕,本座把你全身骨头敲碎了煲狗肉汤!”

  大黄一裂嘴,“老家伙你试试!”

  司徒轰天一梗脖子,“试试就试试!”

  大黄不信邪的凑上去伸出脖子,“来啊,拿本老爷煲汤啊!”

  司徒轰天不甘示弱的伸出手腕,“来啊,咬本座的手腕啊!”

  苏北捂脸,向苏清萱抛去一个眼神:咱爹当年是怎么和这老货成为朋友的?

  苏清萱扶额,向苏北回了一个眼神:我哪里知道咱爹抽什么风交了这么一个挚友?

  好半天,一老一狗才终于扯完皮,司徒轰天转过脸,和颜悦色的对苏清萱说道:“苏北侄儿的就交给老夫大侄女你放一百二十心,老夫一定把他调教成一位名传北芦州的绝世天才!”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苏清萱只要不想恶了这位她爹生前的至交,不想答应也得答应了,“那小北就拜托司徒叔叔了。”

  司徒轰天:“时候也不早了,大侄女你交待苏北两句就早些回去罢了,漫漫修行路,总有再见之日的。”

  同样的话语却分别从苏长风和司徒轰天两位身份、地位、实力都截然不同的强者口中说出,令苏清萱和苏北心里都颇有感触。

  苏清萱慢慢走到苏北身前,伸手理了理苏北的衣领,温言道:“记住姐姐这两天对你说的话,好好跟随司徒叔叔修行,遇到危险就捏碎姐姐给你的玉符,姐姐一定会尽快来帮你的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修行,修行有成了,就回家看姐姐。”

  苏北的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拽住苏清萱的裙角就不撒手,“姐姐,俺舍不得你。”

  苏清萱的鼻子也有些发酸,明媚的双眼红红的,她轻轻抚着苏北的头顶,竭力放轻了声音说道:“小北乖,你是男子汉,你要长大的,姐姐还等着你回家保护姐姐。”

  苏北闻言,一下子就想到了苏天佑趾高气昂的走进义父灵堂时的模样、想到了苏鸿羽理直气壮的让九尾府交出祖脉的模样,想到还珠姐姐笑着死在自己怀里的模样他狠狠的一咬牙,使出全身力气松开了苏清萱的裙角,“姐姐你回去吧!俺一定会强大起来的,强大到能保护你,能保护咱们家,能保护俺想保护的一切的!”

  苏清萱红着眼点了点,“姐姐等着那一天!”

  说完,苏清萱再度深深的看了苏北一眼,然后松开了他的手一跃而起,慢慢的朝着苏长风飞舟所在的方向飞去她没有再回头,怕苏北看到她的脸上的泪痕会舍不得她走,怕自己再看苏北一眼会舍不得留下他一个人

  远去的苏清萱,长发飘飘,长裙飞舞,宛如九天玄女下凡,美的让人不敢直视!

  苏北咬着嘴唇,默默的目送苏清萱远去,直到苏清萱消失在他视线尽头的那一刹那,他猛地嚎啕出声,“姐不要丢下俺”

  大黄靠上去,默默的用大脑袋蹭了蹭他的肩膀,“好了好了,蹭也蹭了,不伤心了。”

  苏北搂着它,哭的越发伤心了。

  司徒轰天看不下去了,冷哼了一声,“哭什么哭,咱北芦州的男儿,都是肩上能跑马、拳上能站人、鼻孔喝烈酒、流血不流泪的纯爷们真汉子,你再看看你,不过是暂时离家,就哭得稀里哗啦的,真是在脂粉堆儿里待得太久,骨子里的血性都被脂粉气给磨灭了!”

  苏北不搭理他,哭得越发的大声了。

  稚嫩少年特有的撕心裂肺哭声吵得司徒轰天脑子都要炸开了,上前就不耐烦的一记大嘴巴子摔在苏北的脸上,然后摁住他的脑袋转过来,望着覆盖着皑皑白雪的无边山脉,“瞪大了眼睛看着,这里是北芦,是你死我活、死道友不死贫道、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的北芦,你要还想再见到你干姐姐,就挺起胸膛,踏着尸山血海高歌猛进,如果百年后你还没死,你就有资格八抬大轿回去迎娶她,如果你死了,老夫就会将你的骨灰和一张写着烂泥扶不上墙的纸条送回青丘,你选择那一个?”

  苏北楞他没想果娶姐姐啊。

  大黄:“嗷”。

  司徒轰天:“痛痛痛,蠢狗快松口,不松口老夫今儿不拿你煲狗肉汤老夫就不是司徒轰天。”

  大黄:“老家伙你给本老爷听着,你再敢动狗娃一根手指头,本老爷不咬死你本老爷就不叫大黄!”

  司徒轰天:“呔,蠢狗吃老夫一锤!”

  大黄:“吃就吃,谁怕谁!”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