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三十六章 别青丘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1/04 16:09字数:6317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说是要走,但等到苏北真要离开青丘的时候,已经是三天过后

  这三天里,苏清萱无时无刻不在不厌其烦、啰里啰嗦、絮絮叨叨的叮嘱苏北和大黄,哪怕是凌晨三刻,苏清萱一旦想起什么还没叮嘱过苏北和大黄的,都会立刻风风火火的冲到苏北和大黄的房中,将他们拉起来语重心长的叮嘱他们。

  搞得苏北又是感动,又是崩溃,一看到自家姐姐风风火火的朝自己杀来脑子就犯蒙,而大黄更是只要一闻到苏清萱的气息就绕着道逃得比兔子还快。

  至于吃穿用度,苏清萱给更是给苏北准备了足足十四个先天境就能打开的低级储物袋:吃的、穿的、用得、丹药、灵药、灵材、兵器、铠甲、功法、法诀、武技连给大黄准备的肉骨头都装满了整整一个储物袋!

  那架势,要不是老管家跟在苏清萱身后哭着喊着死谏着,她估计要把九尾府的藏书阁、丹房和宝库全部打包塞进储物袋里才罢休。

  走的这天,风往北吹。

  苏北背着一个大包裹站在九尾府大门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朝“自发”来送行的九尾府众多奴仆挥手道:“大家都回去吧,不要太想俺,俺一定会回来的。”

  被苏清萱强行拉来的众多九尾府奴仆一听,脸色都有点不好看,特别是老管家,一张老脸绿油油的,目光扫过苏北肩上的大包裹时,眼珠子几乎冒出火来了那个包裹里,装的可不是什么衣裳细软,而是十四个两立方米大小的储物袋啊!

  苏北只当众奴仆只是真舍不得他,最后深深眺望了一眼住了一个多月的九尾府,叹了一口气后牵起苏清萱的手,“姐姐,走吧。”

  苏清萱轻轻摸了摸他的头顶,一挥手,一股青光卷起苏北和站在苏北身后的银锁、大黄朝着九尾府正前方飞去。

  苏北一直望着九尾府,直到九尾府渐渐消失在地平线后,他才转过头问苏清萱道:“姐姐,北芦州远不远啊?咱们就这么飞着去?”

  苏清萱回道:“很远很远,要这么飞着去,至少也得飞上十来天!”

  苏北不由得长大了嘴,“这么远?”

  苏清萱笑着又轻轻抚了抚他的头顶,“没事儿,我托了一位族中长辈用法宝送我们过去,很快的。”

  苏北问的不是这个,“这么远,以后你怎么来看俺啊?”

  苏清萱闻言眼神一黯,强笑道:“姐姐会努力修行的,等姐姐进阶通玄了,从青丘去北芦州就只要五天了,如果能炼化一件飞行法宝,更快,两三日就能到你也要努力修行哦,姐姐也等你进阶通玄了,回青丘来看姐姐。”

  苏北使劲的点头,“俺一定是努力努力再努力,争取早些成为通玄大高手,打跑那些觊觎咱们家东西的坏人,保护姐姐你。”

  苏清萱强笑着点了点头,看苏北的目光总有一抹挥之不去的忧色。

  她决定送苏北去北芦州时想得好好的,什么离北冥州也比较近啊,什么人族修行宗门的昌盛之地啊,什么她爹生前的至交啊,但现在要送苏北去了,北芦州的缺点又一下子冒了出来,让她怎么都不放心送苏北过去。

  北芦州的缺点是什么?

  一个字儿:乱两个字儿:很乱三个字儿:乱得很

  只要想象一下,一块方圆数百万公里的广袤土地上,没有任何皇朝统治,遍地都是大大小小的上宗、中派、下门,比天上星星还多的千年世家、百年家族、十年家门,犬牙交错的坊市、仙宫,就知道北芦州到底有多乱了!

  苏清萱担忧的看着苏北,心里纠结着就苏北这善良单纯、优柔寡断的性子,去北芦州真是个好选择么?

  就在苏清萱纠结的时候,苏北忽然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小黑点,等近一些后,发现那个小黑点是个腰间别着个酒葫芦,胡须拉碴的儒雅青袍大叔。

  苏清萱散去遁光,“到了小北,来,这位是咱爹生前的至交好友苏长风,长风叔叔。“

  苏北笨拙的作揖施礼道:“小侄拜见长风叔叔。”

  苏长风微笑着冲苏北点头道:“好孩子,长君兄好福气,临走了还能收下你这么一个出色的义子。”

  苏北只是挠头。

  苏清萱:“长风叔叔,时候不早了,咱们起床罢!”

  苏长风点了点头,转身一挥大袖,一物便从他袖中飞出,迎风就长,眨眼间就膨胀会一条仿佛画中大豪用狼毫笔勾勒出的乌蓬小舟。

  苏长风回过神,潇洒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笑道:“上去罢!”

  苏清萱一点头,卷起苏北等人飞入乌蓬舟中。

  乌蓬舟外边看似不大,不过两三丈的模样,但苏北进入船舱之中后,却发现里边竟然是一座亭台水榭俱全的庞大府邸,府中有成片女仆来回走动,府后似乎还有一座在云雾中时隐时现的翠绿青山,最令人惊异的,府邸的天空竟然似乎没有任何遮挡,晴空如洗、万里乌云。

  苏北、银锁、大黄巨是目惊口呆,苏清萱的脸上也满是惊叹之色。

  苏长风的身影出现苏北等人的身后,负手微笑道:“芥子纳须弥的小把戏,不值一哂。”

  苏清萱转过身作揖惊叹道:“长风叔叔这条飞舟,怕是已经踏入灵宝的范畴罢?果真好宝贝。”

  九州修行界的武具法宝分为法器、灵器、法宝、灵宝、仙器五等,没一等又有下品、中品、上分、绝品之分,灵宝已经是很难得的好宝贝了。

  苏长风混不在意的一摆手,“我这人就喜欢浪迹九州、四海为家,一身家当全在这条水墨舟上,倒是让侄女见笑了。”

  苏清萱笑呵呵的回道:“哪敢,长风叔叔潇洒不羁,侄女好生羡慕。”

  苏长风再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里边喝口热茶,水墨舟速度快,不消一日便能抵达北芦州。”

  苏清萱拱手,“那就叨扰了。”

  苏北见了,也连忙学着苏清萱的模样拱手道:“叨扰叨扰。”

  水墨舟的速度果然很快,苏北才小睡了一觉,苏清萱就来通知他,到了。

  他走出休息的客房才发现,天已经黑了。

  苏长风负着手站在府邸大门外,看见姐弟俩领着奴仆宠物出来,道:“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我的气息贸然出现在外边,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苏清萱点头表示理解,“侄女明白,那侄女去去就回,小北,给长风叔叔道别。”

  苏北连忙上前一步,一揖倒地:“小侄告退,多谢长风叔叔万里相送。”

  苏长风凝视苏北,微微叹了一口气,“好生修炼,漫漫修行路,总有再相见的一日!”

  苏北点头,“小侄铭记于心。”

  道完别,苏清萱牵起苏北的手,卷起大黄和银锁朝着水墨舟外飞去。

  出了水墨舟,苏北就感到一股凌冽刺骨的寒风迎面吹来,他转头一扫视,茫茫天地间银白一片,山河万物都银装素裹宛如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絮。

  青丘无寒暑,他在青丘待了一个多月,原来九州早已入冬。

  苏清萱带着一行人落在了一座小山包上。

  “哈欠,什么鬼地方,冷死本老爷了!”憋了一路的大黄打了个响亮的哈欠,跳着脚叫骂道。

  苏清萱回过头看了它一眼,“别忘了我这两日叮嘱你的话,当着外人的面儿,一定不能说人话,还有就是别冲动,被一看到小北跟人发生冲突就跟吃错药似得往上冲,要学会用脑子,分辨小北是不是真需要你帮忙”

  一见苏清萱又有停不下来的趋势,帅气九州大狼狗状态下的大黄身子一抖,连胜高叫道:“俺知道了、俺知道了,别啰嗦了,说好的来接狗娃那老头呢?在哪儿?”

  苏清萱转过头看苏北,“司徒前辈为人方正霸道,你可要做好心里准备。”

  苏北点头,心里却是在疑惑,方正是怎么和霸道扯上关系的?

  苏清萱却不知道苏北心里的疑惑,伸手取出一张散发着淡淡土黄色光辉的符箓激活,符箓立刻化作一道土黄色光芒朝着东北方射去,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没过多久,东北方就传来一阵儿宛如闷雷般的“轰隆、轰隆”爆炸声,隐隐约约的,还能看到东北方的天际闪烁着土黄色与金色的交织的光芒。

  苏清萱疑惑的歪了歪脑袋,苏北挠后脑勺,大黄吐舌头,银锁茫然。

  爆炸声渐渐靠近,苏北等人周围的积雪开始“簌簌”的往下掉,前一刻还寂静的天地似乎一下子就活了过来。

  已经感受到前方灵气絮乱、真元激荡的苏清萱脸色渐渐凝固,她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哼使剑的,老夫还有要事,不欲与你过多纠缠,今日就此作罢,来日再做过一场!”

  “本座干你大爷,司徒石头你说打就打,你说不打就不打,想得美,看剑!”

  “当本座是怕你还怎样?吃我一锤!”

  “本座再干你大爷,司徒石头你竟然敢玩阴的,本座与你拼了!”

  “多说无益,手底下见高低,再吃我一锤!”

  “铛铛铛”

  听着前方越来越响亮的大喝声和咆哮声,苏北的脸色渐渐僵硬了,转头朝苏清萱露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姐,这就是您说的那位司徒前辈?”

  苏清萱一咬牙,二话不说,牵起苏北的手就往回走,“走,咱们回家!”

  苏北可劲儿的点头。

  可惜两姐弟刚转过身,背后就又传了一声大喝。

  “可是清萱大侄女?稍等片刻,老夫料理了这厮就过来!”

  苏清萱和苏北的脚步同时一滞。

  “本座再再干你大爷,司徒石头你来接侄女无聊了就拿本座消遣?老匹夫欺人太甚,再吃本座一百剑!”

  “改日吃一千剑都没问题,现在走你。”

  “铛!”

  “老匹夫你给本座等着”

  下一刻,苏清萱和苏北面前,一位身披土黄色道袍,须发狂乱,一身虬扎肌肉将道袍顶的高高隆起的八尺老者从天而降,落地砸出一个大坑。

  “大家好,本座司徒轰天。”

  第一卷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完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