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三十四章 原委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1/03 21:32字数:737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苏清萱忘不了苏北落下那一箭时脸上的挣扎与痛苦。

  她明白的,要苏北亲手杀了紫薇,比让他原谅紫薇、放过紫薇要艰难无数倍,他可是天生恶魄缺失啊!

  越是这样,苏清萱越是心疼苏北她知道,苏北内心中不恨紫薇,也很想原谅她、放过她,但还珠那血淋淋的尸体却一遍一遍的告诉他,他必须要亲手杀了紫薇,给还珠报仇他的理智也一遍又一遍的告诉,紫薇该死!

  所以他才会显得那么的挣扎和痛苦

  苏清萱坐在书房里,一手托起光洁的下巴,定定的凝视跳动的烛火,似乎又看到了送苏北回房时他双目无神的茫然脸颊。

  “小姐”,老管家躬身走进书房,双手呈上一个巴掌大的檀木盒,“这是在还珠的房中找到的。”

  苏清萱伸手去打开紫檀盒,老管家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的手一滞。

  “您别看了盒子里装的是两大一小三根大拇指。”

  苏清萱双手微微一抖,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开口道:“您老怎么看。”

  她的声音有些嘶哑,轻柔的语气却让老管家心里一松。

  他沉吟了几息,低低的说道:“很明显,这是一场针对吾九尾府的阴谋。”

  苏清萱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老管家:“老奴认为,今晚的事和前段时间黑日妖王打上咱们青丘有关,紫薇这个贱人很可能就是被他手下的妖收买了。”

  黑日妖王为夺取九尾祖脉攻打青丘之事不是什么秘密,老管家自然有所耳闻,再结合这段时间以来九尾府接连出现叛徒的事,不难猜出黑日妖王就是幕后黑手。

  这一点不需要老管家说,苏清前番萱经过那场大战后心里隐隐的就有这个猜测,今晚的事不过证明了她的猜测。

  先前黄泉水事件后,苏鸿羽就曾说过,他从这件事里嗅到了北冥州的气息,她当时就猜到可能有一股青丘之外的势力在针对九尾府,后来苏北引发祖脉异动,引来黑日妖王,让她进一步的缩小了目标。

  事后,她也仔细的捋过这件事。

  她爹苏长君留下的手札上明确的记载了,黑日妖王两百年前曾来过青丘,而且以非狐族之身获得了九尾祖脉的传承。

  黑日妖王获得的具体是什么传承,苏清萱不知,她只能肯定,那必定是对黑日妖王极其重要的东西,所以黑日妖王才会对九尾祖脉如此念念不忘,建立起无天洞后就对针对九尾府展开了一系列布局。

  先前那个给银锁黄泉水的袁华和紫薇,应该就是无天洞这些年在九尾府埋下的暗子。

  至于为什么会两次对苏北下杀手,苏清萱现在心里多少也有点儿谱。

  上一次,是因为苏北的存在影响到九尾府交出九尾祖脉招来的杀身之祸,所以那次的黄泉水虽然阴毒,但手段却十分的隐蔽,事后杀了袁华灭口顺手嫁祸二尾府,应该也是不想过早暴露,引发九尾府的过激反应。

  而这一次,怕是因为黑日妖王已经知道了前番引发九尾祖脉异动的就是苏北那日无天洞打上青丘时,九尾府中唯独苏北不在,事后回九尾府时还外貌还变得跟换了一个人似的,以无天洞这些年对九尾府下的苦功,不难查出苏北就是引发九尾祖脉异动之人。

  以苏清萱那日对黑日妖王的观察,那厮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子,苏北引发九尾祖脉异动,怕是已经触碰到他心中某一根敏感的神经,所以这次袭杀苏北,手段才会如此的明火执仗,压根就不在意她九尾府的反应。

  还有一直困扰着她的那个这一切会找上九尾府的问题,她也从黑日妖王那日在青丘外说的话中找到了答案狐族的境界和实力以尾巴的多少来衡量,尾巴越多境界越高、实力越强,而根据青丘的各种记传,八尾似乎就是青丘狐族的修行上限,无数狐族前辈大能殚精竭虑,也无法突破八尾的桎梏,而万载以来,唯一有记载的九尾天狐,就是老祖宗苏妲己,所以就如苏鸿羽所说,九尾祖脉和另外八脉都不一样。

  或许就是这个“不一样”,才让黑日妖王唯独对九尾祖脉念念不忘。

  现在苏清萱心里唯一还不能确定的,就是他爹苏长君的死,背后到底有没有无天洞的影子。

  苏清萱慢慢的闭上了双眼,“您老先回去休息罢,明早天一亮,您老就带上几个人去还珠家一趟,如果她的亲人还活者,就全接回府。”

  老管家没动弹,站在原地犹犹豫豫的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点什么。

  苏清萱没睁开眼,却似乎看到了他欲言又止的模样,轻轻摆了摆手道:“我心里数儿,您老就别操心了。”

  老管家心里轻叹了一声,知道自家小姐这是不愿意和自己多说,当下行了一礼后躬身退了出去。

  夜深了,屋外的寒风灌入书房内,吹动着房中的烛火不停的跳动,宽敞的书房也随之明灭不定。

  苏清萱抱紧双臂,身子无助的往大椅里缩了缩她很累,她是那么想守护这个家,守护苏北这个弟弟,可直面无天洞这样强大而疯狂的敌人,她觉得独木难支、力有不逮。

  “九丫头”书房内忽然响起一道清朗的声音。

  苏清萱一睁开眼,便见书房内不知何事多了一位身穿青色长袍,身后托着两条蓬松青色长尾的俊逸中年人。

  苏清萱一注意的那两条溜光水滑的蓬松尾巴,慌忙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躬身行礼道:“晚辈苏清萱,拜见前辈。”

  他爹苏长君是天心境都只有一条尾巴,眼前这位,至少也是玄婴境,甚至,很可能是齐天大妖!

  情袍中年人微微一笑,“你应该听过我名字,苏长风,你爹的好友,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

  苏清萱想了想,惊讶的连忙再施了一礼,“原来是长风叔叔,清萱小时候常听我爹提起您,他说您升任执事殿大执事。”

  苏长风面带笑意的点了点头,“没错,看来你爹是真提起过我。”

  苏清萱:“不知长风叔叔深夜前来,所为何事?”

  苏长风看了一眼周围,“你就准备让我这个叔叔站着说?”

  苏清萱一拍额头,不好意思的连胜道:“是侄女的错,长风叔叔快请坐。”

  二妖分别落座后,苏长风才轻声道:“我这番前来,是为了你那个人族弟弟”

  苏清萱一皱眉,就要站起来。

  苏长风摆手示意她别急,“你先听我说完,你这些日子应该也察觉到周围有同族的气息了吧。”

  苏清萱迟疑的问道:“难道,这些日子一直是长风叔叔您在保护九尾府。”

  苏长风一点头,“不错,前吾青丘狐族和无天洞大战之后,我就接到了长老会的法旨,率领十二位通玄同族前来保护九尾府准确的说,是保护你和你那个人族弟弟苏北。”

  苏清萱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她想问,既然有你们在周围保护,那今晚苏北怎么还会受到袭击。

  苏长风看出来了,一摆手道:“你以为今晚对付你们的只有那些无用的小玩意?昨日我和诸位兄弟一共挡下了五波进攻,从晌午一直持续到午夜,击杀各族通玄妖将十八个,根本无暇顾忌你们九尾府内。”

  苏清萱闻言心头巨震,为了杀苏北,黑日妖王竟然动用这么大的阵仗?这都够打一场小型的战争了吧?

  “你也觉得阵仗够大吧?”苏长风的表情很严肃,“这还只是昨日,上次大战之后,我和诸位兄弟一共挡下了十七波进攻,击杀真我小妖、通玄妖将过百,昨日的攻势尤为激烈一明一暗,名为佯攻,你九尾府内的暗子才是真正的杀招,不过我估计,昨日若是我们挡不住他们,只怕你九尾府阖府上下鸡犬不留。”

  苏清萱手脚冰凉,背心一阵一阵的冒着冷汗,“这,这怎么可能,这里可是青丘,这些妖是怎么进来的。”

  说到这儿,苏长风的神色也有些无奈,“可青丘并不是只有咱们狐族。”

  苏清萱一下子就明白了。

  正如苏长风所说,青丘是狐族的,但青丘不并不是只有狐族妖族天生地养,青丘既然有灵气,能修炼,那么青丘里的所有生灵皆有可能成妖,那些妖怪同样是青丘土生土长的,狐族再势大,也不能将他们全杀了或全赶出青丘吧?

  还有大荒破碎之时,九尾天狐苏妲己收容了一大批走投无路的妖族进入青丘,其后是有一些妖族陆陆续续的搬出了青丘,但依然剩下一小撮就在青丘扎根了,有道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对这些妖族狐族也不好强行将他们赶出去,如今几万年过去了,这些妖族都已经在青丘繁衍了很多代,和青丘狐族一样称得上是青丘的本土妖怪。

  这就造成了,青丘狐族名传天下,但事实上,青丘的狐族还没有其他妖族多的窘境。

  这些妖怪在青丘内开智、化形,进阶真我、通玄、齐天,手里边自然也就有出入洞天大阵的令牌

  她双腿发软的站起来,面朝苏长风一揖到底,“侄女代表九尾府全府上下拜谢长风叔叔与各位世叔救命大恩。”

  苏长风扶起她,“侄女不必如此,我与你爹相交数百年,你九尾府遇上难关,我这个做叔叔自当全力以赴。”

  苏清萱惊魂不定的坐回去,双手抓着座椅扶手捏得发白,“那长风叔叔此番前来,可是传达长老会的法旨?”

  苏长风:“聪明,不愧是长君的女儿,我此番前来的确是传达长老会的法旨。”

  苏清萱强行定了定心神,道:“您说吧。”

  苏长风看她一眼,吸了口气后徐徐说道:“长老会的意思是,九尾府先将九尾祖脉交予长老会代为保管,待你爹三年守孝期满,再行定夺。”

  苏清萱想也不想的点头,“可以,侄女自知,以九尾府的力量守不住祖脉。”

  九尾府的力量当然不是指的九尾府里这些奴仆,作为一个传承近千年的守护家族,九尾府暗地里肯定还是有些底蕴的,但以无天洞的攻势激烈程度看来,她就算是动用九尾府的千年底蕴,也无法守住九尾祖脉,而且老话说只有千日做贼,那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他们在明处,无天洞在暗处,她也不可能时时刻刻将九尾府的底蕴带在身边防备无天洞袭击。

  苏长风点了点头,苏清萱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第二”

  苏清萱挑了挑蛾眉,“还有第二?”

  苏长风轻叹了一口气,“你那个人族弟弟苏北,不能继续留在青丘了。”

  苏清萱“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急声道:“为什么?”

  苏长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是以她坐下慢慢听他说。

  苏清萱心里虽然着急,但也只能坐下耐住性子听苏长风说。

  苏长风轻轻扯了扯下摆,慢悠悠的说道:“你想过没有,只要咱们狐族不点头,黑日妖王就算是派上十个八个齐天大妖来也抢不走九尾祖脉,那他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派手下来送死?甚至不息暴露他安插在你身边的暗子?”

  苏清萱茫然的摇头,她还没想到这么远。

  苏长风点点头,“我也不知道,不过前两天长老会就分析过,黑日妖王派来的那些狗腿子,只是为了杀人,至于杀谁,今晚你已经知道了虽然长老会也不知道原因,但能确定,黑日妖王非常想杀你那个弟弟,只要他还留在青丘一日,黑日妖王就不会善罢甘休,你还不知道,就这几日,咱们狐族布置在北冥州明面儿上的那些据点,这些日子都受到了无天洞的袭击,损失不小。”

  苏清萱心里豁然开朗问题还是出在九尾祖脉上,苏北作为除开黑日妖王之外唯一一个以非狐族之身获得九尾传承的人族,这里边肯定有着什么她不知道的原因让黑日妖王一定要杀了苏北才安心。

  苏清萱眉头紧锁,“长风叔叔,那黑日妖王都已经蹬鼻子上脸了,长老会为什么不出手剿了无天洞?别说打不过,有六位老祖在,黑日妖王、无天洞再蹦跶也不过是秋后的蚂蚱!”

  苏长风露出一个无奈的神情,“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但不能和黑日妖王爆发正面冲突的法旨正是大祖亲自颁下的,长老会也不能违抗。”

  苏清萱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苦思冥想许久,她才再次开口道:“那让我弟弟离开青丘是谁的意思?长老会还是六位老祖的?”

  苏长风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自然是长老会的,六位老祖已经再次逼死关,言明不是狐族生死存亡的大事不得去打扰他们的修行,又怎么可能为这点小事儿颁下法旨。”

  苏清萱心头一松,只要不是六位老祖的意思,事情就还有回转的余地,她手里边可是还有一块老祖宗的贴身令牌。

  她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她要不要动用那块令牌让长老会收回法旨。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