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三十三章 成长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1/03 00:15字数:673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千钧一发之际,站在苏北身前的还珠突然猛地一纵身,将吓懵逼的苏北撞到在地,在合身扑到了他的身上。

  “叮叮铛铛”,这是箭矢射空撞击石地板发出的清脆声音。

  “噗噗噗”,这是箭矢射入肉中的闷沉声音。

  苏北的眼珠子猛缩,就像是傻了一样的死死的盯着自己面门前的箭头,一根穿透了还珠的身子,沾满了还珠血肉的狰狞箭头

  还珠还在笑,一边流泪一边笑,一边吐血一边笑,“小笨蛋还珠姐姐不能照顾你了对不起!”

  温热的鲜血混合着眼泪滴在苏北的脸上,湿哒哒的,黏糊糊的。

  “噗噗噗”

  “嗷”大黄终于落在了还珠的身上,它再一次仰天咆哮,刺目而愤怒的银光从它体内涌出,宛如湖面上激起的涟漪一般轰然荡开,将四面八方射来的所有箭矢全部荡飞。

  苏清萱赶到时候,就看到苏北垂着头,抱着身上插着十几根精钢箭矢、鲜血染红了衣裳的还珠跪坐在地上,豆大的泪珠子跟断线的珍珠链一样啪嗒啪嗒的直往下掉,大狼狗形态的大黄坐在他身旁,不停用大脑袋轻轻的蹭着他表示安慰,周围散落着一地尺长的精钢箭矢,密集到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只一眼,苏清萱心头的怒意就汹涌得要炸了,转身高声尖叫道:“苏正元!”

  闻讯赶来的老管家见到这一幕也是脑门一下子就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听到苏清萱的尖叫他的身子猛然一抖,连忙上前躬身作揖道:“小姐”

  “告诉我!”苏清萱指着脚下的一地箭矢,咬牙切齿的一字一顿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老管家额头上颗颗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流,他却不敢擦,“老奴、老奴,老奴这就去查。”

  “查你娘个蛋!”苏清萱爆发了,“姑奶奶上次是怎么跟你说的?你又是怎么跟姑奶奶保证的?你一大把岁数全活到狗身上去了?”

  老管家只是不停的点头,坑都不敢坑一声。

  “姐姐”,苏北忽然抬起头来,双眼红得跟兔子一样,“交给俺吧大黄,去把装弓弩的人找出来。”

  大黄点点头,转身抽动鼻翼嗅了嗅,跃起化作一道银光朝着九尾府某一个方向掠去,老管家见状,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连忙领着几个青壮家丁追着大黄去了。

  苏清萱转过头定定的望着苏北,她忽然发现,苏北似乎哪儿变得不一样了,具体是哪儿不一样,她一时间又说不上来,“小北,你没事儿吧?”

  苏北紧了紧怀中渐渐失去温度的尸体,摇了摇头,“姐姐,能麻烦你派人去还珠姐姐家里看看么?”

  苏清萱微微一皱眉头,沉声问道:“什么意思?”

  苏北低下头,红红的双眸凝视着还珠挂着淡淡笑意的面容,“没什么,还珠姐救了俺的命俺不能再让她的亲人被坏人欺负。”

  苏清萱多冰雪聪明,脑子一转就明白这次袭杀苏北还珠也有份,是到了最后关头才不知是心软还是舍不得伤害苏北反悔了,拿自己的命换了苏北一命。

  苏清萱凝视神色沉静的苏北,忽然就明白苏北那里变得不一样了他好像一下子长大了,脸上没有以前那股子没心没肺的傻乐劲儿,受到这么大的惊吓,他都没有像上一次那样惊惶失措的抱着她喊怕。

  大黄很快就回来了,以啸月银狼的姿态,口里叼着一个瑟瑟发抖的窈窕身影是紫薇!

  苏清萱皱起眉头,眼神有些疑惑。

  大黄跳到苏北身边,松口将紫薇扔到地上,“狗娃,就是她!”

  苏清萱一个箭步闪现到紫薇身边,一把抓住紫薇的衣襟将她提起来,暴喝道:“说,是谁指使你杀小北的?”

  紫薇委屈的眨着眼,一憋嘴哭了出来,“小姐,奴婢冤枉啊,奴婢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动少爷一根汗毛啊。”

  “啪”,苏清萱抬手就是一记大耳刮子,横眉怒目道:“说不说?”

  紫薇嚎啕大哭,“小姐奴婢真是冤枉的啊,奴婢伺候您这么多年您,什么时候做错过事?您怎么能不相信奴婢呢?”

  苏清萱闻言手一松,眉宇间浮现起动摇之色紫薇和还珠不一样,还珠是九岁时被九尾府买来进府的,而紫薇是在九尾府出生、长大的家生奴,哪怕同为苏清萱的贴身侍女,紫薇的地位也要不比还珠更高一点,也更得苏清萱和老管家的信赖。

  相处这么多年,苏清萱和紫薇名为主仆,实为姐妹,九尾府里的很多事,都是紫薇代苏清萱管理,就算是老管家,平日里与紫薇说话的时候都是和颜悦色的,可谓是有名而无实的二管家。

  与她相比,还珠才是真正的贴身侍女,干的是奴仆的活计,出了错该挨骂该处罚苏清萱也不会护着她,苏北入府后,苏清萱将她派到苏北身边也没什么不舍。

  苏清萱从感情上是不相信相伴十几年的紫薇会背叛她、背叛这个她们共同的家的从理智上她也想不出紫薇有什么理由会背叛她,论利益,九尾府不缺金银她要什么苏清萱都给了,论地位,她在九尾府也就只在自己和小北之下,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就在苏清萱犹豫迟疑的档口,追着大黄离开的老管家等人回来了,“冤枉,那你倒是说说,这些是什么?”说完,他扔出一个沾满泥土的黑色包裹,包裹落地,散落出一地弓弩零件和尺长箭矢。

  “小姐,这是从紫薇房间旁边的花坛里挖出来的。”

  苏清萱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铁青铁青的。

  而紫薇的脸色却是一下子就变得煞白。

  苏清萱拧着紫薇衣襟的手一下青筋暴起,眼神冷得似乎要将紫薇冰冻起来,“你还有什么话说?”

  紫薇惨然的摇了摇头道:“奴婢还有什么好说的?”

  铁证如山,已经不容她再辩驳!

  苏清萱看着她,眼角慢慢溢出泪光,“说你为什么要背叛姑奶奶,为什么要背叛九尾府,难道姑奶奶对你不好么?九尾府对你不好么?”

  紫薇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您对我再好,九尾府对我再好,奴婢不还是奴婢么?您一生下来就是九尾府的大小姐,我一生下来就要在九尾府的奴婢凭什么?”

  苏清萱闻言杏眸中几乎要喷出火光,“就为了这个?你觉得你开口,姑奶奶不会还你自由身么?”

  “哈哈?”紫薇突然笑了,“自由身?青丘里还有人是自由身?小姐,奴婢只是笨,不是蠢,青丘里的人族,就是你们狐族圈养的牲口,你们现在跟我们讲道理,只不过是你们觉得好玩儿罢了,某天你们玩累了,我们人族是生是死还不是你们说了算?”

  苏清萱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这一刻,她突然就想到了她爹苏长君为之奔走了大半辈子的梦想,她忽然想到了九尾府延续了一百多年的全府人不分主仆人妖公进午餐的家规她突然觉得特别的迷茫。

  人妖真能和平共处?

  “呵呵”,苏北忽然抬起头来,嘲讽的望着紫薇,“你以为只有青丘是弱肉强食?你以为只有妖会欺负人?你以为只有青丘才把人分为老爷和仆人?你以为你离开了青丘就能奴仆翻身做主把歌唱?

  蠢货,妖有善恶之分,人何尝没有善恶之别?你这种天灵盖儿上生反骨的白眼儿狼,纵然是离开青丘,迟早也逃不过被人打死的下场!”

  他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说过话,像一个成年人那样的说话谁都不知道,那一根根穿透了还珠单薄的身体射到他面门前的狰狞箭头到底带给了他怎样的冲击!

  那些箭头,就像是一只只冷酷的大手,将他从十几年的浑浑噩噩、没心没肺生活中拉了出来,强迫他睁开看这个残酷的世界,告诉他,童谣里都是骗人的!

  狗娃终于长大了,以最残酷的方式!

  苏清萱怔了怔,散乱的眸子慢慢的恢复清明,她终于理解了她爹的梦想:撇开种族成见,单以善恶论,人妖皆一样!

  紫薇没有苏清萱的智慧和高度,她只会歇斯底里的反驳,“你算什么东西?你就是个吃不饱穿不暖人人喊打的臭要饭!你要不是走了运你现在还在雁刹关乞讨,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我只想自由的活着,有什么错?”

  “杀你全家”,大黄一听就怒了,跳着脚跟个泼妇一样骂道:“就你这种心比炭还黑的小贱人也好意思骂狗娃,狗娃是讨饭,但他不偷不抢,不杀人不放火,还经常给关里的老人干活,他活得堂堂正正,为什么没资格骂你个小贱人?要不是想要狗娃亲手杀了你解恨,本老爷刚才就生吃了你”

  苏北痛苦的闭上双眼,轻声打断了大黄的叫骂,“我的确是个臭要饭的,如果姐姐不将我带到青丘,我的确还在雁刹关乞讨但我有心,我有肝,我知道什么对,什么是错,什么叫善,什么叫恶,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你呢?你想自由没错,你错在不该为了自由伤害善待你的家,伤害还珠姐姐这么善良的人你不配做人。”

  他终于不再自称“俺”了,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改口。

  苏清萱听完,心底对紫薇最后的那点情分也消散了,苏北说得对,她不配做人,更不配自己为她伤心、愤怒。

  她抬起手,面无表情的一记耳光将张嘴还欲说些什么的紫薇满口牙打掉,冷淡的说道:“说吧,是谁指使你来杀小北的!”

  紫薇满嘴鲜血的凄厉惨笑着,看着苏清萱的目光中竟是无尽的怨毒,“哈哈,还能是谁,你九尾家的死对头呗!”

  苏清萱皱眉,加重了语气问道:“谁?”

  紫薇笑得越发的凄厉,“想知道啊?求我啊,我求了你一辈子,现在也该你求我了吧?只要你求我,你求我我就将一切都告诉你。”

  苏清萱展眉,忽然也笑了,“算了,你这样的小卒子能知道多少有用的东西?嗯,让姑奶奶猜一猜,是不是有人承诺你,只要你一切听他们的,事成之后就会把你送出青丘,嗯,可能还答应你会给你一辈子都用不完的金银珠宝,让你也成为大家小姐,也过上前呼后拥的幸福生活?哦,对了,是不是还告诉你,今晚事成之后会有人来接应你?”

  苏清萱毕竟是苏清萱

  紫薇慢慢的睁大了双眼,像是活像鬼了一般的望着苏清萱。

  “你还真是蠢啊”苏清萱神情索然的低声呢喃了一句,抬起手,一掌拍向紫薇的额头。

  “姐”,苏北开口了,“让俺来吧!”

  苏清萱的手定在了紫薇额头前,她转过头望着苏北,似乎在问:你下得去这个手?

  苏北没解释,他轻轻的将还珠的尸体慢慢放到地上,伸出沾满鲜血的双手替她理了理散乱的衣襟,然后才双手从她的身上拔出一根箭矢,拿在手中站起来慢慢的走向紫薇。

  死到临头,紫薇终于知道恐惧了,或许她之前以为自己不怕死,但真当死亡降临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远远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不怕死,她惊恐欲绝的望着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的苏北,拼命的挣扎着,但也是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家小姐那柔若无骨的白嫩手掌竟然像一把铁钳。

  苏北走到了紫薇面前,举起手中的箭矢,双手剧烈的颤抖着,眼眸中激烈的挣扎着,箭矢始终落不下来。

  “小北”,苏清犹豫着开口道,“让姐姐来吧,别勉强了。”

  苏北倔强的摇了摇头,转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还珠的尸体,再回过头的时候,眼睛再度红的跟兔子一样。

  咬牙,闭眼,双手不顾一切的落下。

  “噗嗤”,血溅了他一脸,他伸手一抹,是冷的。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