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三十二章 必死之局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1/02 15:50字数:7062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苏清萱好不容易才捡回了智商,强装自己已经麻木的轻声道:“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大黄回答很苏北,“吃着吃着就吃成这样!”

  苏清萱扶额,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她也知道大黄再度大变活狼肯定和它这些日字吃下的那些乱七八糟丹药有关,她想问的是,大黄是怎么借助那些乱七八糟的丹药让自己返祖的,现在看大黄这模样,它自己应该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又是一个完全无解谜题。

  苏清萱已经认命了,在心底一遍一遍的告诫自己,再也不要和苏北、大黄这一对儿奇葩较真,太浪费脑细胞了。

  屏蔽掉自己心底叫嚣的好奇心,苏清萱认真的打量起再次返祖的大黄来。

  “待会回去给我抽一管血,我拿去比对比对,看你是不是纯种的啸月银狼。”

  “姐,啥叫啸月银狼啊?”

  “一种会抑制不住的对满月的冲动对月狂嚎,在有月光的夜里实力倍增的强大狼族异兽,嗯,啸月银狼在北冥狼妖中已经是属于高阶异兽了,只是数量极少,形不成狼群,大多时候都是独来独往咦,大黄你现在是什么境界?怎么还没化形?”

  大黄:“什么什么境界?”

  苏清萱额头冒起青筋,“来,和姑奶奶打一架!”

  大黄缩了缩大脑袋,警惕的盯着苏清萱道:“母狐狸你想干哈?想揍本老爷你就直说,想要本老爷主动找揍,不可能!”

  苏清萱脑门上的青筋猛跳,终于克制不住揍这个家伙一顿的**,尖叫轻轻一踮,空着双手就冲了上去。

  苏北见状长了张嘴,有心叫自家姐姐下手轻点,转念一想又觉得她心头有数儿,就什么都没说。

  大黄见到苏清萱朝自己冲来心头也是吓了一跳,本能的就抬起爪子使劲一巴掌扇向苏清萱它这一巴掌真是本能,和被非礼的大姑娘小媳妇喊“不要”一个意思,它自己都没想过这一巴掌能急退苏清萱。

  这货被苏清萱殴打了好几次,算是留下心里阴影了。

  结果却出乎了大黄的预料、苏清萱的预料、苏北的预料

  “嘭”,一声重物相撞的闷沉声响,苏清萱以比她冲上去时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来。

  苏清萱惊讶的挑了挑柳叶眉,“咦?”

  大黄狂喜的看着自己的爪子,“耶?”

  苏北愣愣的张大了嘴,“嚯”

  她竟然被它给击退了!

  苏清萱瞬间就恼羞成怒的伸手一招,她那柄青蒙蒙的四尺长剑凭空出现在了她的手掌间,紧接着再度一纵身,化作一道青光射向大黄。

  而终于看到报仇希望的大黄这会儿兴奋得直吐舌头,它可清楚的记着苏清萱一共殴打了它多少次,它可是等了好久才终于等到这一天,梦了好久才终于能把梦实现!

  这种时候它会怂?别闹了,大黄大老爷信奉的座右铭乐是“没什么是咬一口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咬两口”!

  当下大黄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直接纵身一跃,同样化作一道银光迎向苏清萱。

  一时间如同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打得是日月无光、山河变色、难分难舍当然是不可能的,小说看多了吧?

  真是情况是,大黄依然在接受着苏清萱的花式殴打:长剑单打、大耳刮子单打、拳头单打、长剑加大耳刮子混合双打、长剑加拳头混合双打、大耳刮子加拳头混合双打、大耳刮子加大耳刮子双打、拳头加拳头双打

  总之,自从开打后,大黄“嗷嗷”的惨叫声就没停过。

  苏北捂脸,不忍直视。

  但他不知道,苏清萱这会儿心里正惊骇着呢!

  看起来她是在毫无压力的殴打大黄好吧,实际上她也是在毫无压力的殴打大黄,但这种毫无压力和之前那种全方位碾压大黄的毫无压力是完全不同的!

  之前她殴打大黄,无论大黄如何挣扎,她都能用一根手指头轻轻松松的将其镇压,因为那时候她和大黄完全就不是一根重量级的选手,殴打大黄完全就是八尺彪悍欺负光屁股熊孩子现在她虽然依然在殴打大黄,但却是占了剑法和身法的优势,直白点说,她现在就像是一个剑法精妙、身法高超的武林高手在欺负一个庄稼汉,她能打到大黄,大黄却打不到她。

  这一点很重要以苏清萱秀外彪中的粗线条性子,她要能无视大黄的攻击的话绝对不会花这么多心思玩这么多花活儿,她绝对会堂堂正正的全方位碾压大黄,就像她之前殴打大黄那样,现在她在躲避大黄的攻击,唯一的解释就是,她不敢扛大黄的攻击!

  换言之,如果大黄的战技和身法也提升到和苏清萱同一水平,它基本上就能和苏清萱打个旗鼓相当、不相上下!

  也就是说,苏清萱和大黄已经是同一重量级的选手,只是技法上的差距略大。

  而苏清萱,可是神象级的强者!

  大黄才从一只帅气的九州大狼狗变成银雪狼几天?哦不,现在啸月银狼了。

  这是嗑、药流要崛起的征兆么?

  直到玉盘似的皎月都挂到树梢上了,气息沉重、衣衫凌乱的苏清萱和脸肿得跟猪头一样却斗志昂扬,瞅着苏清萱蠢蠢欲动大有再战三百回合的大黄才回到山顶上。

  这样搁以前,大黄要敢提挑衅苏清萱,妥妥的要再挨上一顿毒打,但这次,苏清萱却是眼神闪烁的别过脸,装作没看到大黄的挑衅表情她心里也在咆哮,为毛老娘的手都打软了,这货却除了脸肿了些屁事儿没有?

  苏北不知道苏清萱和大黄之间的明争暗斗,凑上去仰起头看着足有三个自己那么高的大黄惊叹道:“哇,大黄你变这么大以后跟谁住啊?俺先说好哟,俺那房间可装不下你!”

  苏清萱眼角抽搐,再一次被苏北那天马行空的脑洞华丽丽的击败。

  大黄一愣,然后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表情严肃的使劲点了点水缸大小的大脑袋,“是个问题让本老爷想想。”

  苏清萱转过身,假装不认识这俩货,结果她刚转过身就听到身后响起一声大喊。

  “变!”

  她一转过头,就见到庞大俊朗飘逸的啸月天狼不见了,原地多了一只帅气的黑背黄毛九州大狼狗!

  苏清萱的眼珠子呆滞了。

  “大黄大黄”苏北欢呼着冲上去搂住大黄的脖子,使劲的摇啊摇。

  大黄吐舌头翻白眼,“狗娃你轻点轻点,要狗命了”

  下山的过程中,苏清萱一直都处于心神恍惚的状态,走路脚下都轻轻飘飘的像是走在云端上一样,嘴里还在不停嘟囔着“这不九州”“这不修行”之类神头神脑的词语,看苏北和大黄时,都是一副活见鬼的模样。

  苏北见她这模样心里怕,一路上不断唤魂,但苏清萱总是说不了几句话就走神儿了。

  好在一踏入九尾府,一直在后院等他们姐弟俩的紫薇和还珠就迎了上来,苏北让紫薇送苏清萱回房休息,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啊哈,今儿可真累!”苏北伸了懒腰,转身回房,“还珠姐,今晚又给俺做了啥好吃的啊?”

  九尾府习惯了过午不食,苏北是唯一的特例,在经过上一次的黄泉水时间之后,苏清萱就吩咐过还珠,每天晚上单独给苏北开小灶,让他吃饱了睡觉,长身体。

  大黄仰起头,一对儿倍儿精神的大黑耳朵使劲抖啊抖,“是啊是啊,本老爷现在都能吃下一头牛!”

  苏北当真了,瞪大了眼弱弱的说道:“一头牛?一头羊能顶饱么?不然姐姐再家大业大也经不住你这么个吃法儿啊!”他是想到了啸月银狼状态下的大黄那小房子大小的体积。

  大黄眼睛一亮,流着口水道:“顶饱顶饱,羊在哪儿呢?烤的还是红烧的?反正只要别是清蒸的就好,太膻了本老爷就只能吃半头了!”它其实只是想从苏北的嘴下多抢俩包子。

  还珠今儿似乎有些反常,一直垂着头自顾自的走在苏北前边,都没听到苏北喊她。

  苏北和大黄贫了好几个回合后,忽然发现似乎一直都没听到还珠的声音,当下奇怪的一个赶了两步走到还珠身边,才发现她的脸色煞白煞白的,还不停的冒汗,因为隔得近苏北还听到她“咚咚咚”跟敲锣似的心跳声。

  “咦?”苏北拉住还珠,一手轻轻贴在她的额头上,另一只手轻轻贴在自己的额头上,认真的感应自己和她的温度差距。

  还珠这才抬起头,眼神儿满是压抑不住的慌乱,“少,少爷,怎么了?”

  苏北严肃,“别说话,俺在给你瞧病呢!”

  还珠的身子有些僵硬,勉强的挤出一抹牵强的笑容,“少爷,奴婢没病,只是今儿身子有些不舒服。”

  苏北收回手,有点生气的拔高了吼道:“什么不舒服,你额头这么烫肯定是染上风寒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俺说呢走走走,俺这就送你去找元叔,他老人家肯定有办法治你的风寒的。”

  在他当乞丐的十几年里,最恐惧的就是生病,因为买不起药,生了病就只能拿命熬,很多时候,一点小风寒都能逐步逐步的演变成要人命的大病,小时候和他一起讨饭的好几个小乞丐都是病死的。

  还珠一听苏北要去找老管家,一下子就急了,死死的拉住苏北的手哭道:“少爷,奴婢真没生病,只是今晚活计太多了累到了而已,你别去找老管家,他会骂死奴婢的。”

  一想到老管家那总气十足的大嗓门,苏北也不由得缩了缩头,转头望着还珠问道:“你真没生病?没骗俺!”

  还珠使劲点头,“没生病,真没生病。”

  无论她怎么说,苏北看她那跟墙灰一样白的脸色就觉得放心不下,“那俺就先送你回房休息吧,吃的俺等会自己去伙房拿就行了。”

  还珠放下心来,顺从的跟在苏北身后往她的房间走。

  苏北和还珠的房间就在一座院子里,所以他送还珠回房也要经过他往常回房的必经之路。

  两人一狗走到院子外的长廊上时,一直垂着头的还珠突然抬起头来问道:“少爷,你为什么对奴婢这么好?”

  苏北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干嘛突然问这个?”

  还珠慌乱的目光忽然就坚定了下来,“奴婢就是想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苏北歪着头想了想,有些迷惑的反问道:“俺还觉得还珠姐你对俺才叫好呢,俺除了给你添乱之外好像也没帮上啥忙啊。”

  “你啊你”,还珠突然凄然一笑,泪眼朦胧的伸出一根食指点了点苏北的脑门,“还真是个小笨蛋儿啊”。

  苏北傻笑,“反正有你和姐姐在,俺笨点就笨点呗!”

  说着,他就要伸手去推院门。

  “少爷”,还珠拉住了他,流泪满面的摇头道:“别进去了,快去找小姐!”

  没等苏北反应过来,周围突然响起无数低沉的“砰砰”声。

  刹那间,宛如山崩海啸般的危险信号潮水般涌进苏北的脑海,惊得他心跳骤停,全身上下所有汗毛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嗷”大黄忽然仰天咆哮,跟普通九州大狼狗没什么区别的身躯内突然爆发出无穷银光,在瞬间照亮了周围的空间,苏北这才发现,自己的周围竟然全是黑幽幽的尺长箭矢。

  下一刻,一头巨大的啸月银狼暴怒的从银光中扑向苏北,想要将苏北压在身下替他挡下所有的箭矢!

  但太迟了,箭矢来得实在是太突然,又太过密集,铺天盖地的几乎算计到了苏北周围每一个刁钻的角度,等大黄变成啸月银狼扑出来的时候,数十支最先发射的箭矢已经射入了苏北周身数尺之内!

  必死之局!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