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二十七章 先天大圆满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0/30 22:33字数:7079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当年?赐给?苏妲己?第九尾?

  这句话的信息量有些大,青丘六祖的脑袋都有点转不过弯儿来。

  倒是有妖族活字典之称的白泽眯起眼睛思忖了片刻,便恍然的点头说道:“原来如此……但是你怎么也不该用这种方式罢?”

  黑日妖王一脸“无奈”的摊开手,“你觉得本王要不把这窝骚、狐狸打疼了,就直接上门对他们说喂,把你们家的第九祖脉交给本王,那是本王当年赐给你们的东西,现在该还给本王了,他们会不会当本王是缺心眼儿?”

  这话听起来没毛病。

  但是白泽又扫了一眼战场上那一地尸体,就无法理解黑日妖王对“打疼”这两字儿是怎么定义的了……你这都快将青丘狐族打死了好吧?

  事实上,青丘狐族今日若是没有六位老祖撑场子,青丘这块万年金字招牌也真算是砸了:族长被杀,族人被屠戮大半,祖脉传承保不住,青丘狐祖瞬间就得从北冥州顶级豪门沦落为三流家族!

  从一个反派妖王的角度看黑日妖王,今日攻打青丘失利也真非战之罪,只能怪他的底蕴还是太浅,不知道青丘还有六位大荒老祖存在。

  九州时代开启以后,大地上所有仙境以上的仙人和大妖因为忌惮天劫,闭关的闭关、沉睡的沉睡,通通隐匿不出,造成很多九州开启之后才踏上的修行路的修士和小妖当真以为九州最强是齐天。

  黑日妖王虽然惊才绝艳,实力强横到足以越阶杀敌,但毕竟是最近两百年才成气候的妖怪,不知道青丘六祖的存在也很正常。

  青丘六祖听不懂白泽和黑日妖王的对话,只听到他们提起自家的第九祖脉,大祖苏君风当场就明确表态道:“军师大人,不是吾青丘狐族不给您这个面子,而是黑日小儿欺妖太甚,想要祖脉,断无可能!”

  从他口中都吐出“欺”这个字儿了,足见他心里的憋屈。

  想想也的确挺憋屈的,坐在家里祸从天降是什么感觉他们现在就是感觉,更憋屈的是明明他们六个谁都能一巴掌打死罪魁祸首黑日妖王,却突然跳出来一个地位、辈分和实力都能压得他们六个抬不起头来的白泽,愣是蛮不讲道理的保下了黑日妖王!

  这样的情况还想让他们把祖脉交给黑日妖王?做梦!

  黑日妖王闻言笑着又冲白泽一摊手,“你看,本王没错说错吧?”

  一战死了这么多妖,无天洞近万妖军在最后六祖大开杀戒之下都折损过半了,他竟然还笑得出来,而且还笑得那叫一个狷狂邪魅、嚣张霸道、肆无忌惮,任谁见了都想抡开双手把他扇成猪头!

  青丘六祖见了他脸上的笑容,恨得牙都快咬碎了,直想把他摁到茅坑中活活溺死!

  白泽见了也是愁得真想转过身撂下一句“我不认识这货”就走,但他不能,唉声叹气的挣扎了许久,才无奈的苏君风传音。

  苏君风皱着眉头耐住性子听,没过几息,也不知道他听到了什么,忽然大吃一惊的猛然转过头目瞪口呆的望向黑日妖王。

  黑日妖王负起双手,冷笑道:“知道本王是谁了?聪明点,老老实实的把第九祖脉交给本王,再送上千儿八百个宠姬给本王消消气,本王就大发慈悲恕了尔等今日的死罪!”

  或许是因为黑日妖王这番话和苏君风想象中的差距太大,他眼中的惊骇之色一下子就淡了许多,回过头嘴唇蠕动,似乎是在给白泽传音说些什么。

  这下震惊的换做白泽了,它瞪大了双眸看着苏君风道:“苏姐儿真的还在?你确定?”

  苏君风点头。

  白泽见状也点头道:“那我倒是真不好越俎代庖,你现在就去请示苏姐儿罢……将我对你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转达给她,我想她会很想见黑日的。”

  说道这儿,白泽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是真不擅长干这种杀了别人的族人、还要强夺别人祖产的腌臜事儿。

  和老好人苏长青一样,白泽的性子也很是出了名的随和善良,这一点,从他出现至今一直自称“我”,而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本座”、“本尊”、“本妖神”就可见一斑,,虽然他才是如今的妖族中最有资格自称这些的长者、强者!

  苏君风闻言再次抱拳朝他行了一礼,转身飞入青丘。

  ……

  界中界内,“熟透”的苏北终于“出锅”了。

  顶盖一揭开,鼎中的苏北就一跃而起,跳出九州鼎就跟个树袋熊一样的紧紧搂住“大黄”,嚎啕大哭,“哇哇,大黄俺好疼啊,哇哇,你个没义气的家伙,哇哇哇,竟然不帮俺!”

  “大黄”笑呵呵的抬起爪子拍了拍苏北的肩膀,“不哭不哭,狗娃你可是男子汉,男子汉流血不流泪,你现在又没流血,就别流泪了,你姐姐看了会不喜欢你的。”

  站在九州鼎旁的小狐儿捂着嘴偷笑,眼神瞥了一眼九州鼎内,果不其然,满满的一鼎纯净太阳真火一丝儿都没留下,全被苏北给吸收了,她心下吃惊之余不由想道:“不愧是最强先天独阳,肉身元神没有丝毫修为都能将这一鼎足以将真仙阶强者活活炼死的太阳真火给吸收一空……他不会真克老婆吧?”

  “哇哇…姐姐又没在这儿…”,苏北哭着嘟囔了一句后松开大黄,脸上还挂着豆大泪珠的瞅着“大黄”问道:“你真的是大黄?”

  “大黄”心里大汗,知道不能再装了,再装非得被苏北看出破绽,他和大黄相处十几年,太熟悉大黄了,“本老爷不是大黄是谁?狗娃你吃太多脑子坏掉了?嗯……女人,你能不能给狗娃找件儿衣裳,他总这样光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苏北闻言一低头,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竟然都光溜溜的,小脸儿当时就“唰”的一下子红得跟猴屁股似得,连忙蹲下来缩着身子尖叫道:“小姐姐你不能看、不能看,看了要长针眼的!”

  “咯咯咯……”小狐儿终于忍不住的爆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你还小…咯咯咯…奴家看了不会长针眼的!”“

  苏北大急,一边努力扯过大黄遮住自己,一边儿气急败坏的叫道:“小姐姐你不是好人,欺负俺!”

  见苏北真急了,小狐儿只能使劲忍住笑意,很严肃的说道:“好吧好吧,那奴家不笑了,你等等,奴家这就去给你找衣裳。s”

  说是不笑了,但她一转身双肩就不断的耸动,分明还是在笑。

  小狐儿离开了,“大黄”才问苏北道:“狗娃,你被煮了这么久,有没有感觉到身体有啥变化啊?”

  苏北抬起双臂看了看,“哦,好像变白了,还变滑了,哈哈,跟姐姐的手一样好看了。”

  事实上,他现在不只是皮肤变白了,身子还长高了几寸,也强壮了好几分,看上去非常的匀称面容的轮廓也立体了许多,虽然看上去和之前相差不大,但却多几分雌雄难辨的俊美味道……仔细看,竟然和青丘外的黑日妖王有几分相像。

  此刻的苏北,和之前那个骨瘦如柴、头重脚轻的小萝卜头几乎判若两人,只需要穿上简单的衣物,便能有一股子钟鸣鼎食的浊世佳公子范儿!

  低端粗俗下档次的小乞丐再一次全方位的进化,向着高端奢华上档次大大迈出了一步。

  “大黄”闻的显然不是这个,它朝苏北翻了个白眼,自己抬起爪子搁到苏北胸前,然后注入一道灵气在苏北的体内晃悠一圈,然后收回爪子道:“血肉骨髓纯净无暇,全身经脉尽通……恭喜你狗娃,你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一跃为先天大圆满的高手了!”

  超凡阶的主要修行任务就是打通经脉,后天境打通十二正经,形成体内小周天,让真气能顺畅的运转到四肢百骸,先天境打通奇经八脉,也就是俗世江湖上流传于世的打通任督二脉,就是要将自身的小周天和外界链接起来,形成大周天,让灵气从自身每一个穴窍涌入体内,冲刷肉身杂质的同时大大加快自身真气恢复速度……

  小狐儿用足以炼死真仙阶强者的恐怖太阳真火给苏北锻体,除了给苏北准备了许多他现在还用不到的好处之外,还顺道将他的肉身推高到了仙体的高度,而全身经脉俱通只是仙体的最低要求,换成修行境界,自然就是先天大圆满。

  一夜入后天,五天入先天大圆满,这要放到九州修行界,绝对是能吓死一大片天才的逆天修行速度,但相比他成为先天大圆满所消耗的那一鼎太阳真火和“大黄”曾说的只要“苏北”愿意便可一步入大罗,这似乎又算不上什么。

  漫漫修行长路的第一步和最后一步相比,当然是连九头牛身上的一根毛都算不上。

  这会儿苏北的注意力显然不在自己成为先天大圆满高手上,他双手抓住“大黄”的脸掰过来,眨巴着大眼睛歪來歪去打量,略有几分俊美的小脸儿上写满了狐疑,“你真是大黄?”

  “大黄”暗道了一声“糟了”,知道自己刚才的架势露馅了,但这会又没法再转移苏北的注意力,只能嘴硬道:“狗娃你啥意思?成了先天大圆满就不认兄弟了?”

  苏北没上当,他挠了挠后脑勺,看“大黄”的眼神儿越来越疑惑,“怪了,你耳朵上有上去咱们去抓野鸡时被野猪啃的伤疤,的确应该是大黄没错,但俺怎么就觉得你不是呢?”

  也就是他现在的眼界还浅,不然绝对会怀疑大黄是不是被其他玩意给夺舍了……和大黄用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方式交流了十几年,他们之间早就熟悉到不用看对方就知道对方想说啥的地步,所以哪怕“大黄”装得再像,也骗不了苏北。

  “大黄”停在耳中,表面上依旧不满的咋呼,心中却是暗自警醒,暗道在“苏北”还未彻底苏醒之前,不能过多的接管身体,不然要是刺激得“苏北”提前苏醒,很可能就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大黄”讨厌不必要的麻烦,特别是在它看丢了“苏北”恶魄之后,它就越发的讨厌不必要的麻烦。

  另一边,小狐儿站在一面足有一人高的落地铜镜面前,静静的听完苏君风的禀报后,淡淡的说道:”回去告诉白泽大人,小乌鸦精就是个冒牌货,不必搭理他!”

  “冒牌货?”苏君风惊讶的望着苏清萱,“可军师大人亲自确认过,那黑日妖王身上的确有陛下的气息,而且当年黑日妖王来青丘的时候,大姑您也送过他一股太阳真火啊。”

  小狐儿眯起好看的妩媚杏眼,眉眼间威严暴涨,“哟呵,小风儿,求知欲还挺强的嘛?难道你那短寿的老爹没来得及告诉你,知道得太多是会死人的?”

  苏君风好歹也是活了几万年的老妖怪,愣是被小狐儿一声“小风儿”吓得额头直冒冷汗,连忙解释道:“不是不是,大姑您别多想,侄儿只是想问清楚一点,毕竟那个黑日妖王杀了咱们好几百儿郎,要是确认他不是陛下的转世,侄儿也好杀了他报仇。”

  铜镜前的小狐儿双眼眯得就只剩下一条线了,嘴角还挑起一抹很是灿烂的笑容,“原来你不止是求知欲强,胆子也不小啊……”说到这里她双眼猛然睁开,爆喝道:“混账!”

  “噗”,铜镜另一头的苏君风毫不犹豫的给跪了,磕着头弱弱说道:“大姑您老人家别生气,侄儿知错。”

  小狐儿余怒未消,一根葱白的食指似乎是要透过铜镜戳在他的脑门上,“你要嫌命长可以吃砒霜、可以抹脖子,也可以找颗歪脖子上吊,至少你小子死了还能去幽冥之地找你爹告姑奶奶的状……掺和大荒密事,一百个你捆起来死了都装不满一个骨灰翁!

  还有另外五个小王八蛋,你告诉他们,要活腻味了,都来姑奶奶这儿,姑奶奶给他们个痛快,没活腻味的,就老老实实的找个地儿闭关,没事儿别到处装大尾巴狼!”

  苏君风磕头,喏喏的说道:“侄儿明白了……那以后吾青丘一族该如何对待黑日妖王?”

  骂也骂了,小狐儿心头这口气儿也顺了,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风闻而退会不会?”

  “会会会……”苏君风点头如小鸡啄米。

  小狐儿想了想,特地强调道:“尽量不要和他发生冲突,就算是发生冲突,也不能杀他,他啥都不值钱,就他那条命值钱,谁要敢杀他,姑奶奶第一个出手宰了他!”

  苏君风闻言,瞬间又出了一脑门汗。

  他这会儿真想抱着白泽亲一口,大喊一声“您就我亲祖宗。”

  刚才要不是白泽及时出现制止了他们,他们就真宰了黑日妖王了,虽说是老六动的手,但就自家这位大姑的脾气,他们六个一个都跑不了,全得脱上十层皮!

  他不是那五个旁支出生的小王八蛋,他爹是小狐儿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所以他从小就多少听过一些自家大姑的八卦,也隐隐约约的猜到了自家大姑为什么要毁了大夏皇朝的原因。

  正是因为知道,他才发自内心的憷这位名传千古的亲大姑……一个就为了替羡慕的男人出一恶口就下狠手毁掉开天第一皇朝,直接引发山海终结的奇女子,谁知道谁憷!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