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二十六章 白泽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0/30 12:37字数:7088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轰隆”,黑日妖王踩着苏长青的尸体重重的砸在了战场中心,澎湃的气浪将战场中心方圆数十丈内的所有妖族尽数震死,喧嚣震天的战场顿时为之一静!

  众多青丘狐妖呆呆的看着黑日妖王脚下踩着的那具胸口被方天画戟洞穿的尸体,脸上全是大写的懵比。

  “族长竟然陨落了?”

  “黑日妖王竟然能杀族长?”

  “什么情况?族长竟然会栽在黑日妖王手下?”

  “这不可能吧、不可能吧、不可能吧族长你特么倒是站起来啊!”

  只是无论他们怎么懵比、怎么难以置信,苏长青都不可能诈尸,他是真的陨落了,连玄婴都被黑日妖王打散了,真正意义上的魂飞魄散。

  不止是他们,连北冥州内诸多的以神念、神识关注这场战争的诸多齐天大妖、万年老怪都震惊了!

  通玄杀齐天?

  这若是放在大荒时代,倒也不算什么,大荒时代仙凡混居,灵气浓郁到呛鼻,各种惊才绝艳的天才妖孽层出不穷,阶位根本不能代表绝对的实力差距放在山海时代也说得过去,山海时代虽然仙凡有别,灵气也没那么浓郁了,但大地上仍有不少仙级修为的人妖出没,不缺大机缘和大奇遇,隔三差五的还是能冒出来一个能越阶杀敌的世之妖孽的。

  但这种妖孽出现在九州时代,可就真恐怖了

  九州时代,仙凡永隔,大地经过两次翻天覆地的变化,天地初开后留着的那些珍惜灵物基本上都消失得差不多了,灵气含量也一直在直线下滑,这样的大环境却遇上人族崛起,大量的人族踏入修行界,每日消耗掉的各类修行资源都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数量,再加上在两次大劫中遗失的各种传承,九州时代,可以说是修行最难的时代。

  这样的大环境下,无论人妖,每晋升一阶所花费的精力都是山海时代的数倍,大荒时代的数百倍,而这也照成了阶位之间的不可逾越的绝对差距,而越阶斩敌也已经成为了神话!

  今日,无数妖怪就亲眼见证了神话!

  先前一副大宗师、大长者风范的苏长青,青丘狐族族长,北冥妖国十二大长老之一,名传北冥数百年的齐天大妖苏长青,被崛起不到两百年、风头正劲的通玄后辈黑日妖王强行斩杀于阵前!

  这无疑是跌碎了一地眼珠子

  众多青丘狐妖被这一幕惊呆了,黑日妖王可没有发呆,他拔出血焰燃烧得越发厉害的方天画戟一指青丘入口,俊美无匹的脸上又起了招牌式的邪魅微笑,“砍死他们!”

  “吼!”无天洞一方士气暴涨,一个个屠夫似得妖怪举起手中的残破兵器仰天咆哮,再次宛如出闸的猛虎朝着众多青丘狐妖冲杀过去。

  青丘众狐妖一方自然是士气大跌,战意全无,且战且往洞天入口撤退。

  苏长青是青丘狐族族长,自然就是明面儿上的青丘狐族最强者,现在他陨落了,在众青丘狐妖的心中,这场战争就已经输了。

  但苏长青真的是青丘狐族的最强者么?

  不是!

  苏清萱就知道,青丘之内就还有六位大荒时代的老祖宗在!

  她运气不错,方才黑日妖王挟越阶斩杀苏长青的滔天威势砸进战场的时候,她刚好杀得手软了从战场中心返回来喘口气,避开了黑日妖王那一击,不然她这会儿也就满地尸体中的一员了。

  而当众多青丘狐妖都陷入被苏长青被黑日妖王斩杀惊骇之中时,她也是极少数还能保持清醒的可能是最近苏北带给她的震撼太多了,她那本就比寻常狐妖粗大的脑回路有点麻木,所以她除了惊之外,愣是没有呆。

  因此在无天洞妖军扑上来的时候,她也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

  别看她平日里对自家的众多同族没啥好感、怒起来更是把那些个同族骂得跟灰孙子似的,但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她竟然没有选择先保住的性命,而是站到了众多同族的最后方,挥剑放出“大河向东流”抵挡宛如海啸般无天洞妖军。

  但她不过真我阶的修为,那能抵挡得住如狼似虎的无天洞妖军?只是一个冲击,她手中的长剑就脱手飞出,身躯也像是出膛的炮弹一般重重的倒飞了出去。

  更要命的是,没了苏长青掣肘,黑日妖王也冲上了上来。

  只见他化作一道黑芒,在眨眼间出洞穿了几十个凌空抵御无天洞妖军的青丘狐妖,然后在溃败的青丘狐妖大军上空现出身形,手中方天画戟高高扬起,刹那间血焰暴涨,幻化成一柄长达十几丈的巨大血焰方天画戟。

  “无法无天!”

  巨大血戟挟持着恐怖的威压砸下,就像是一座倾倒的山峰般无可阻挡,入口前的所有狐妖都不由得抬起头惊恐欲绝的看着血戟,心神瞬间就被血戟的死亡阴影所笼罩。

  “这,真的只是通玄阶的力量?”

  千钧一发之际,青丘入口门楼中间的青光漩涡突然探出一只堪比房屋的巨大秀气手掌,曲起手指对着那柄凶猛可怕的血戟轻轻一弹。

  “啵”,只听到一声好似氢气球被戳破的响亮声响,黑日妖王手中那柄由熊熊血焰组成的巨大血戟轰然破碎,连带着黑日妖王的身躯也化作一道黑忙射了出去,一眼都看不到他射出去多远。

  这就尴尬了。

  前一刻还如狼似虎的追杀众多青丘狐妖的无天洞妖军一下子就跟中了定身咒似得,讪笑着看着自己大刀下的狐妖。

  前一刻还哭爹喊娘恨不得现出原形四脚逃窜的青丘狐妖大军瞬间雄起士气爆棚,调转兵器狂笑着走向追杀自己的无天洞妖兵。

  很有戏剧感对不对?但这就是修行界的战争,强者间的胜负直接左右整个战场的胜负和士气。

  刚从地上爬起来,脸色苍白的苏清萱也松了一口气,心道那几位老祖宗总算是出手了。

  随后,只见六位青丘老祖鱼贯的从青光漩涡中走出,一字排开后一步一步的走上虚空,慢慢的朝着无天洞妖军一方前行,所过之处,无天洞妖军就像是割麦子一样成片成片的倒地,诡异的是,他们既没有发出惨叫,全身上下也没有丝毫伤口,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突然倒地,气绝身亡。

  诡异得直叫人毛骨悚然!

  面对诡异万分的青丘六祖,无天洞一方的妖军别说是反抗了,连想逃身体都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从自己头顶上走过

  果真咬人的狗都不叫,青丘六祖出现后,一句狠话都没有放,直接大开杀戒!

  青丘六祖的脚步似慢实快,短短几息,近万无天洞妖军就已经倒下了一半。

  “混账,给本王住手!”眼看无天洞妖军就要全军覆灭,一道难听的嘶哑咆哮突然远远的传来,苏清萱一凝神,便见一道黑忙从前方电射而来。

  正是方才射出去的黑日妖王。

  青丘六祖是什么妖?那可都是从大荒时代活下来的万年老妖怪,会听黑日妖王这么一个小小小小辈儿呼来喝去?而且黑日妖王刚刚还杀了苏长青!

  只见上次坐在九尾府大厅末座的那个麻衣老者上前一步,抬起手对着急速朝这边奔来的黑日妖王一抓,黑日妖王的身前就凭空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青光大手,张开五指朝他抓去!

  “轰隆”,麻衣老者一出手,九天之上突然炸开了一声响彻云霄的雷鸣,高空之中的云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合拢,天色迅速暗了下去。

  青丘六祖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泛起丝丝涟漪,其他五祖同时侧过头望向第六祖,眼神分明有催促之意。

  而第六祖的额头上也冒出了丝丝的汗迹?一咬牙散去了抓向黑日妖王的青光大手,身形微微一动,直接闪现到黑日妖王的身后,一掌拍向黑日妖王的脑袋。

  只从第六祖微微动用一点修为就能引发天劫这一点,便知道他这一掌若是拍实了,十个黑日妖王绑在一起也得死!

  到底是从兵荒马乱的大荒时代挺过来的万年老妖,下起杀手来干净利落得可怕!

  感受到第六祖这一掌所蕴含的恐怖力量,黑日妖王既不嚣张也不邪魅了,一边运气遁光拼命逃窜一边嘴歇斯底里的尖叫道:“白泽你个乱臣贼子,真想看本王陨落不成!”

  白泽?

  青丘六祖悚然动容!

  “哎”

  下一刻,一道轻叹声忽然在天地间荡开。

  青丘六祖同时转过头望向旁边的大泽之上,便见一头通体雪白、肋生双翼、身披星光,头上的犄角则断了一只的白鹿静静的站在大泽之上,用一双沧桑而睿智的眼睛望着这边的战场。

  第六祖收回了已经拍到黑日妖王面门前的手掌,转过身和其他五祖一起朝大泽上的白鹿躬身行礼道:“苏君风苏永舜、苏永辛、苏永邑、苏在康、苏在长、苏心伯见过军师大人。”

  “哗”听到他们的称呼,地面上的所有妖族都沸腾了!

  竟然是白泽大人!

  白泽,大荒妖族天庭十大妖神之一,妖族千万大军之军师,帝俊和太一两位天帝最依仗的心腹,他也是大荒十大妖神之中唯一活下来的妖神、如今北冥州的实际掌控者、北冥妖族的最强者!

  白泽朝着青丘六祖微微颔首,“多年不见,近来可好?”

  大祖苏君风上前一步,朝白泽抱拳拱手道:“劳军师大人挂念,青丘一切安好军师可否告知属下,您今日为何要保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账?”

  青丘狐族是大荒妖族的一支,而当年白泽统领妖族天庭千万妖军,青丘狐族当然也在其中之列,所以哪怕苏君风诞生在大荒末期,并未入选过妖族天庭妖军,自称一声属下也是没错的也可以理解为,苏君风这是在为自己脸上贴金。

  白泽转过头,目光慢慢扫战场上一地尸体,沧桑而睿智的眸子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悲苦,过了许久才轻轻摇头低声道:“不能说。”

  白泽心善,向来以理服人,大荒时代便很的两位天帝尊重,这一点,同样是从大荒时代挺过来的苏君风很清楚,所以此刻听到白泽言“不可说”,他心中惊讶之余又有些凝重,他回过头望向黑日妖王,猜想他到底是哪位大荒巨擎的后裔。

  感应到苏君风的目光,黑日妖王转过头朝他露出了招牌式的邪魅微笑,紧接着,身形一动,忽然出现在了身旁不远处的六祖苏心伯的身侧,抓起一柄黑雾缭绕,明显不是凡品的血红匕首便狠狠的捅进了他的腰窝。

  所有人都惊呆了!

  竟然还有妖敢当着白泽的面行凶?

  “桀桀桀”黑日妖王抽身飞速后退,口里边还不断发出比夜枭聒噪还难听的怪笑,“就凭尔等乱臣贼子也敢伤本王,统统该死!”

  六祖呆呆的一摸腰间,入手血红一片,双眼当场就红了,重重的一跺脚化作一道青光追向黑日妖王,“卑鄙小人,本座吃了你!”

  黑日妖王后退了一段距离后,就不动了,抱着双手一脸邪魅笑容的望着暴怒的冲过来的六祖。

  “哎”眼见六祖就要追上黑日妖王,大泽上的白泽又低声叹了一口气,轻轻一抬头,一道璀璨如银河的星光就先一步将黑日妖王包裹了起来。

  暴怒的六祖撞在星光罩上身形登时就倒飞了出去,只怒得“哇哇”大叫却伤不到星光罩中的黑日妖王。

  星光罩中的黑日妖王见状,满意的转过头冲白泽说道:“不错,军师果然忠心耿耿,本王当年没看错人,好好服侍本王,本王重回帝位之日,必定重重有赏!”

  大祖苏君风听不懂这些胡言乱语,他只是愤怒的再次冲白泽一抱拳道:“军师大人,您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白泽只是摇头,“不可说就是不可说黑日,你今日来青丘到底是要做什么?”

  黑日妖王眯起狭长的眸子,笑呵呵的轻声道:“倒也没什么大事儿,只是青丘内有叛逆动了属于本王的东西,本王前来斩杀叛逆,顺道取回本王的东西。”

  “你的东西?”白泽的眸中闪过一丝疑惑,“青丘内有什么是你的东西?”

  黑日妖王慢悠悠的说道:“本王当年赐给苏妲己的第九尾!”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