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皆妖 第二十五章 黑日妖王

作者:夕橙书名:万古皆妖更新时间:2016/10/29 20:54字数:6211

本站域名 www.boluoxs.com (菠萝小说) 手机访问 m.boluoxs.com
  青丘之外。

  厮杀许久的青丘狐族妖军与黑日旌旗妖军宛如潮水般退回各自大本营,只留下一地鲜血淋漓的断肢残臂和漫山遍野的断兵废旗。

  第一阵竟然势均力敌!

  双方的主事之人心中都有些凝重,似乎才发现对方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不堪一击!

  只是这种大局上的东西对青丘狐族一方的这些已经傲娇到爆棚的狐妖,和黑日旌旗下那些漠视敌人的性命顺道也漠视自己性命的残酷妖军而言,并没多大影响,双方退回本阵之后,迅速重振旗鼓转身刀兵相对,杀气不减反而跟火上浇油一样“蹭蹭蹭”的直往上窜,只等双方主事之人一声令下,便会再度扑出去打出狗脑子。

  但已经意识到对方不是软柿子的双方主事之人自然不会再这么糊里糊涂的打下去,只见一道姿态潇洒青影从青丘大军之中飞出,宛如没有重量的羽毛般飘然落于青丘大军阵前,而黑日旌旗之下,那个身披黑羽大氅、手持血焰方天画戟的妖异青年也化作一团黑芒霸气绝伦的砸在了黑日旌旗前方,掀起重重数尺高的土浪。

  王对王。

  青影是一位留着些许胡茬,腰间悬挂着一个硕大酒葫芦的清俊中年人,他远远的眺望着黑日旌旗军阵前的妖异青年,英挺的眉毛轻轻的皱了皱,然后抱拳长啸道:“可是无天洞黑日妖王当前?”

  这个妖异青年竟然就是苏清萱口中那个唯一以非青丘狐族之身获得九脉传承、以玄婴境的通玄修为在北冥建立妖洞的黑日妖王!

  黑日妖王同样远远眺望着对面的清俊中年人,见他主动说话,不由的眯起狭长的眸子,露出了一个邪魅的微笑:“正是本王,你是何人?”

  他的无礼让清俊中年人眸中闪过一丝不悦,但清军中年人还是沉声回道:“青丘狐族,苏长青!”

  他只报了姓名,因为他自信他自己的姓名便是比他任何头衔都更响亮的招牌,虽然他顶着的诸多头衔任意拿出一个也都是响当当的字号青丘狐族族长、北冥妖国十二大长老之一,合体境齐天大妖!

  在他的料想中,自己亮出招牌,任他黑日妖王再拽再狂,再是北冥妖族千年第一天才,也得说上两句“久仰”,然后心平气和的跟他掰扯掰扯,把今天为何攻打青丘的原因说清楚。

  但人偏偏就不按套路出牌!

  “哦”,黑日妖王面无表情应了一声,就像“苏长青”这三个字不过是阿猫阿狗的名字,“你可能做主?不能做主就退回去换一个能做主的出来与本王对话!”

  纵然苏长青是以和稀泥闻名北冥齐天大妖圈子的老好人,此刻被黑日妖王这么一个后进晚辈以如此轻蔑的语气挑衅也不由得勃然大怒,“放肆!黑日小儿,吾青丘一脉数万年来与世无争,与你无天洞更是井水不犯河水,今日你贸然领兵来犯,若不给本座个交待,本座说不得就得拼着退出十二大长老席位屠你无天洞满门了!”

  清朗的声音浩浩荡荡宛如闷雷降世,卷起阵阵狂风呼啸的刮过无天洞众妖军阵,在场所有妖族无不心惊胆战。

  怒是怒,不客气也的确不客气,但到底他还是将心底的疑问抛了出来了,他是真不知道黑日妖王抽哪门子风兴兵攻打青丘,他不记得青丘和无天洞有什么利益冲突。

  至于屠了无天洞之言,却也不是无的放矢。

  方才青丘与无天洞交战的双方看似打得激烈血腥,但实际上双方出动的力量最高也不过通玄,真正足以决定战场走势的齐天大妖一个都不曾出手且不论无天洞有没有齐天大妖,反正苏长青是有没有出手。

  他是在极力克制,避免这场糊里糊涂的战争升级成不死不休的死战。

  这是北冥妖国的规矩。

  如今九州习惯性的称呼北冥州内的妖族为北冥妖族,连北冥州内许多山海时代终结之后才成长起来妖族都以北冥妖族自居,但事实上,北冥妖族从来都不是一个种族,也不是铁板一块。

  要知道,北冥妖族是当年山海破碎之时从各地撤到北冥州内避祸的大荒妖族残裔,其中既有走兽妖族、飞禽妖族、水生妖族,也有虫类妖族、草木妖族、金石妖族这么多无论是从生理和心理上都八竿子打不着的妖族能是一家人?能铁板一块?

  当初山海破碎之时谁都没得选,不想死、不想灭族就只有拖家带口来北冥州避难,当时也谁都没想到,这一来就出不去了,当后来暂时的避难变成了永久定居,鸡鸭同笼的问题就一下子冒了出来,先不论那些从大荒时代开始就彼此打出了狗脑子天敌种族,就是种种不同生活习性产生的摩擦、地盘划分、修行资源分配等等问题就足以让整个北冥州打成一锅粥。

  这若是放在大荒时代,倒也不算什么,打就打吧,反正那时候是妖族的天下,打打内战就权当锻炼身体了,但现在可是九州时代,人族的时代,大商皇朝以及众多人族修行宗门可一直都在旁边虎视眈眈呢,自家还这么打,真想相爱相杀到同归于尽么?

  不能打,就只能坐下谈。

  说起来这还得感谢人族日渐强盛带来的强大压迫力,才催生出了北冥妖国这么一个种族制的松散联盟。

  北冥妖国不设妖帝,因为谁都不清楚北冥州内到底还潜藏着多少大荒时代的妖族天庭成员,在那些实力变态到秒天秒地秒空气的万年老妖面前,谁敢称妖帝?那不是嫌弃和谐社会太平淡,自己吃砒霜找乐子么?

  不设妖帝,就设太上长老、大长老以及长老、大执事等等职位,太上长老就不说了,那都是留给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万年老妖的,真正管事的,就是大长老,基本上由各底蕴深厚的大族族长出任,苏长青作为青丘族长,就是如今北冥妖国十二大长老之一。

  正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北冥妖国再松散,也是有制度的,当然这个制度是建立在尊重妖族天生“活泼好动”,喜欢把打架当锻炼身体的客观事实上,这也就营造了北冥州大战没有,小战不断的特殊环境也正是多亏了这个制度,北冥妖族才能在如日中天的人族步步紧逼之下顽强的生存下来,偶尔喘过气儿来还可以发兵去其他州找找乐子。

  今日黑日妖王领兵前来攻打青丘,就属于“小战”的范畴,而北冥妖国对小战的定义是:可以打,但得带脑子,不能动真格的,至少不能灭族!

  苏长青身为北冥妖国十二大长老之一,自然不愿违反北冥妖国的基石制度,因为他是智者,很明白这条基石制度对整个北冥妖族的意义。

  但很显然,黑日妖王敢蹬鼻子上脸,就不怕苏长青发狠,只见他提起血焰滔滔的方天画戟眼神睥睨的一指苏长青,“屠我无天洞?就凭你?别闹了大叔,你老了,牙口有那么利索么?”

  以玄婴境的通玄修为挑衅一位合体境的齐天大妖,这是何等嚣张,何等的不可一世!

  苏长青自以为的最后通牒再次被黑日妖王当成驴肝肺砸在了他的脸上,气得他脸色发青,他瞪着黑日妖王,一字一顿的说道:“黑日小儿,今日当真要找死?”

  黑日妖王都这样挑衅了,也就苏长青这个这个老好人还愿意和他废话,提醒他,这是时候服个软、给他的台阶下,事情就还没到不死不休的地步,要换其他齐天大妖,早就冲上去把它的肠子扯出来系在他脖子上勒死他了。

  但黑日妖王还真就是个不识好歹的主儿,“你来试试,看到底是本王死,还是你死!”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苏长青要再磨叽就真对不起他齐天大妖的身份了,只见他一张口,一对儿指甲盖大小的日月阴阳宝轮就从他口中飞出,迎风就涨,眨眼间就膨胀到了足有人高,燃烧着金银烈焰环绕苏长青不断旋转。

  下一刻,苏长青脚尖一点,身形化作一道肉眼不可见的青光闪电般的射向黑日妖王。

  黑日妖王眯起狭长的眸子,不闪不避的斜举血焰方天画戟格挡。

  “铿”,一声刺得耳膜生疼的尖锐金铁相击声响起,快到肉眼不可见的青光显形,推着举戟格挡的黑日妖王飞速倒退,狠狠的撞进黑日妖王背后的庞大妖军之中,所过之处,凌厉无匹的气劲宛如千百把旋转的锋利铡刀,般将方圆十丈之内的所有妖军全部搅碎成一堆拼都拼不出人形的碎肉。

  这还是黑日妖王挡下了苏长青九成九真元的结果,齐天大妖,果然恐怖之至!

  苏长青动手就像是一个信号,几乎是在瞬间,严阵以待的青丘狐族大军和无天洞妖军同时海陆空三路迸发,好似两股决堤的洪水般狠狠的撞在了一起,荡起漫天血花!

  一身华丽的镂空银甲,别有一番勾人英气的苏清萱此时也在青丘狐妖大军之中,只见她挥舞着一口长剑一会大呼“大河向东流”,一会小叫“天上星星的参北斗”,愣是给血腥残酷的战场带去了一股不一样的泥石流。

  这个奇女子连上战场都上的和其他狐妖不一样

  另一边,界中界内的“大黄”和小狐儿还蹲在九州鼎旁边,等待鼎里的苏北“熟透了”起锅。

  小狐儿觉得似乎有好一会儿都没听到鼎立的苏北叫喊了,心里的有些忧虑的问一旁的“大黄”:“咱们是不是打开鼎盖看看啊?他都好一会儿没出声儿了,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

  “大黄”朝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儿的说道:“你见过被水淹死的鱼?”

  小狐儿茫然的摇摇头,“他现在是人族肉身,不算鱼吧?”

  “大黄”都懒得和这个关心则乱、胸大无脑的狐狸精讨论,“你担心他还不如担心担心你的老巢。”

  只要不说苏北,小狐儿就不茫然了,她轻轻捋了捋额前散落的长发,风轻云淡的说道:“区区一只乌鸦精,即便是得了天大的造化也成不了金乌,用不着担心。”

  “大黄”扭过头望着一方虚空,火蓝色的眸子中渐渐亮起一阵灰蒙蒙的光晕,几息之后,它就一脸嘲讽的摇着头道:“还真是九幽魔气呵呵,那群练肌肉练进脑浆子里的夯货倒是长进了不少,还学会落闲子儿了嘿!”

  小狐儿抿着嘴笑了笑,“兴许不是闲子呢?也有可能是逼他出来的阴招呢!”

  “大黄”也笑,“他们长十二个脑子都时候都斗不过他们哥俩,现在十二合一了就能逆天了?一群被人当了枪使还不自知的蠢货,白瞎了盘古大神的血肉!”

  听“大黄”提起这个,小狐儿的脸色黯淡了不少,“也不算是无用吧,至少他也沉睡入轮回了,不是么?”

  “大黄”闻言挺起了胸膛,很严肃的看着她,一句一顿的说道:“本尊告诉你,当年他完全可以选择明哲保身,也有绝对的实力硬抗过那一劫,有本尊在他身边,就算那群伪君子窃取了大道之力,也奈何不得他他是不愿独活,你懂么?”

  小狐儿又茫然的摇了摇头。

  “哎,女人啊”,“大黄”叹了一口气,“脑子里就只有情情爱爱,永远不明白啥叫兄弟、啥叫大义、啥叫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啥叫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亿载悠悠,数豪杰,他当为一绝!”

  小狐儿又捋了捋额前的乱发,轻轻巧巧的展颜一笑,“奴婢是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奴婢只愿永生永世做他脚边那只叼球球的小狐狸。”

  “大黄”一怔,眼眶忽然就湿润了。

  它回过头看着九州鼎,轻轻呢喃道:“你没想到罢,当年你一时兴起随手救下的小狐狸,却用了她一生来还你的恩情” 第二十五章 黑日妖王个人作品是 由【无*错*小-说-网】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
网站地图导航:1 2 3 4 5 6 7 8